揭露黑龙江伊春洗脑班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为了执行中共强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政策,黑龙江省政法委、“六一零”在五常、鹤岗、伊春、密山、阿城、齐齐哈尔、大庆、牡丹江、建三江青龙山、鸡西等地设立“洗脑班”,用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过无数法轮功学员。其中伊春洗脑班在近期尤为猖獗。

“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类似法西斯纳粹党的盖世太保。

一、伊春洗脑班是“六一零”迫害黑窝点

伊春洗脑班是实施黑龙江省“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三年计划”的黑窝点之一。(注:“三年计划”即“六一零”内部称为“2010-2012年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

黑龙江省共辖十二个市和一个地区,其中伊春、佳木斯、鹤岗、双鸭山、大庆、黑河、哈尔滨、牡丹江、鸡西等九个城市,都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迫害;另外黑龙江省铁路系统、医疗卫生系统、教育系统、邮政系统、林业系统矿业系统、油田系统、石化系统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到此迫害。

伊春洗脑班藏匿在伊春市和平街122号的星星索歌厅楼的四楼。歌厅楼左边是武警部队,右边是一家浴池,对面是伊春市老政府楼。歌厅楼内二、三层都是铁门,四层的门是铝合金外带铁网,进出有专人看守,约有十个房间,每个房间四张床,窗外焊着铁栏杆。有些房间关着门。

'没有任何标志的洗脑班大楼门'
没有任何标志的洗脑班大楼门

四楼窗外安装有铁栏杆
'四楼窗外的铁栏杆'
四楼窗外的铁栏杆

'根据明慧网资料统计,自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零一二年八月底的二十二个月内,伊春洗脑班至少关押、迫害了黑龙江省九个城市的六十位法轮功学员,其中男性二十二人,女性三十八人,关押时间几天至几个月不等。'
根据明慧网资料统计,自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零一二年八月底的二十二个月内,伊春洗脑班至少关押、迫害了黑龙江省九个城市的六十位法轮功学员,其中男性二十二人,女性三十八人,关押时间几天至几个月不等。

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的六十人中,包括律师、教授、医生、护士、教师、干部、各单位职工、退休工人、个体商户等社会各界人士,如:良心律师韦良月、大学教授姚凯、医护人员吕迎春、刘莹;教师佟英、吕佳君、马桂琴、王福娟;干部吴宝库、单位职工孙辉、孙茹雁、王刚、李涛、戈宝军、曹景栋、孙玉富;个体商户王秀青、赵国华、郑红丽、李春林、王晓敏;退休工人李淑华等。

这些善良的人有的是工作岗位上被绑架,有的是在上街买菜时被绑架,还有的被绑架时正在家中服侍病弱的老人,甚至有的法轮功学员刚刚结束长期冤狱,就被“六一零”指使监狱、派出所、居委会人员劫持到洗脑班。

二、伊春洗脑班的迫害手段

伊春洗脑班的恶徒们为中共邪党卖命,想尽各种手法进行迫害。比如,他们会根据每位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不断变换嘴脸和手段。

首先,洗脑班与外界完全隔离,有警察把守大门,日夜轮流巡逻,外人进入洗脑班至少要经多道关卡。被强行绑架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一进门就会被象犯罪嫌疑人一样强行搜身、照相,然后被隔离关在一个房间里。每个房间和走廊墙上写满了攻击大法的标语和挂着诽谤大法的图片,每位法轮功学员由两个“陪教” 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不许随意走出房门半步,就连上厕所、洗漱都由“陪教”跟着,不许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见面、交谈,企图制造一种孤独、寂寞、无助的环境。

洗脑班恶徒每天逼法轮功学员看中共诬蔑法轮功的诬蔑片,并逼写观后感。法轮功学员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陪教”记录在案;随时汇报,“帮教”和“管教” 每天开会分析,作为制定“转化”方案和调整“攻坚”策略的依据。

洗脑班恶徒开始会表现出无微不至关怀的样子,告诉说:这里伙食比家里吃的还好,象住宾馆一样,有吃有住有空调,如何如何幸运;进监狱那会如何如何遭罪,如何如何受苦等等。

所谓“管教”会不断会找法轮功学员“交心”、“谈心”、套近乎,他们一般从家庭、工作、生活、个人情趣入手,谈的大都是与“转化”无关的话题;“犹大”们大多都是“现身说法”,炫耀自己过去如何如何付出,如何如何坚定,如何如何遭罪,如何如何被抓被打的“辉煌”历史。最后,突然话锋一转,反问一句:结果呢?暗示自己过去上当了。经过“六一零”培训的“犹大”,有的能大段大段的背法,他们故意断章取义,企图让学员对大法产生怀疑。他们每天从早到晚,轮番上阵,死皮赖脸的围着学员,胡搅蛮缠。

上述手法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恶人马上就会原形毕露,撕下伪善的假面具,不但以开除工职、停发工资、退休金、劳教、判刑来威胁和恐吓,平时的“温柔转化”也会迅速变为“暴力转化”,动用酷刑等手段就开始了:“熬鹰”、长时间罚站、野蛮灌食……期间恶徒们还会软硬兼施,一帮人唱红脸,一帮人唱黑脸,有的劝吃饭、倒水、削水果、谈家常、让散散步;有的则破口大骂,进行人格侮辱、恐吓:不转化就关你一个月半年,再不转化就判刑。

洗脑班恶徒还利用家属急切想让法轮功学员回家的心理,蒙骗和蛊惑家人、亲友到洗脑班哭闹、跪求、辱骂,或以断绝关系、要挟离婚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向恶人妥协。

一旦有人在高压下违心被逼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洗脑班恶徒就会得寸进尺,步步紧逼,接下来就逼签“认罪、认错书”、“悔过书”和“决裂书”等,最后还要写“感悟”及“自述书”等,妄图彻底洗脑。

三、伊春洗脑班部份迫害案例

◇李翠玲肋骨被恶警踹裂 杜秀芹至今仍被关押

尽管洗脑班极尽邪恶之力迫害,几乎所有被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违心的,回到家后很快就在法轮大法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表示自己在迫害中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更有李淑华、康爱芬、杜秀芹、李翠玲等法轮功学员即使在如此严酷的迫害下,也未向邪恶妥协。

李翠玲,女,四十多岁,伊春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到洗脑班。恶人们曾四十多天不让她睡觉,每天戴着手铐坐或站在地上,肋骨被恶警踹裂,被恶人们捏着鼻子强制灌食,恶人还把她的丈夫找来威胁她,还把她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妄图继续劳教。佳木斯劳教所恶警慕振娟曾对李翠玲说:“你是什么做成的,怎么这么有钢?”

杜秀芹,女,五十岁,双鸭山市矿务局托儿所退休职工,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至今仍被非法关押,恶人说“十八大”前不能放人。

◇洗脑班胁迫家人参与迫害

周秀丽,女,四十多岁,伊春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被绑架到洗脑班,她的女儿刚刚高考结束,正值豆蔻年华,人生最好的时期。两次(共十天)被胁迫来洗脑班“转化”周秀丽。

姚凯,女,现年五十岁,佳木斯大学信息电子技术学院副教授,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被绑架到洗脑班。起初,洗脑班允许姚凯丈夫到洗脑班陪吃陪住,目的是令家属协助对姚凯施压,逼姚凯在转化书上签字。阴谋未能得逞后,伊春洗脑班便禁止姚凯丈夫进入洗脑班,将洗脑班与外部隔绝,封锁洗脑班的消息。姚凯丈夫(患有心脏病)每周都从佳木斯去伊春洗脑班,隔窗相望,洗脑班人员硬是不允许姚凯回头与丈夫相互对视,并且对姚凯的丈夫进行监视。

吕佳君,男,佳木斯望江中学老师,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被绑架到洗脑班,他的妻子也被迫来到洗脑班以离婚等逼迫吕老师在转化书上签字。

◇父女同被绑架 一家三口均陷囹圄

孙茹雁,女,二十五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双矿集团公司运输部乘务段工作,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八点多被骗到单位遭绑架。她的奶奶、姥姥、姥爷、姨妈等找到孙茹雁单位,才知道孙茹雁已经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孙茹雁的父亲孙辉,双矿集团公司东荣三矿更生厂职工,也于同日被绑架到洗脑班。孙茹雁的母亲胡其利,在二零零九年被中共法院诬判四年徒刑,一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孙茹雁的爸爸孙辉'
孙茹雁的爸爸孙辉
'孙茹雁的爸爸孙辉'
孙茹雁的爸爸孙辉

◇长期冤狱后被劫持到洗脑班

张兴业,男,现年四十八岁,大庆采油三厂二矿八队工人,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是他冤狱结束的日子(被非法判刑十年),可是家人去接时,得知张兴业于四月十八日零点被大庆采油三厂“稳定办”孙洪波伙同国保大队从大庆监狱直接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王立文,女,伊春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结束冤狱生活(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四月二十四日,伊春金山屯政法委恶人闯到横山林场王立文的亲属家,把王立文诱骗到伊春洗脑班迫害。期间王立文出现高血压症状,政法委恶人又把王立文拉回横山林场,非法监控、跟踪,有人专门蹲坑的,王立文失去人身自由,一个月时间王立文出现胸积水病症,后不得不住进医院。

张林文,女,伊春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是她冤狱期满的日子(她曾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张林文没有回到家中,而是被伊春“六一零”张虎绑架到伊春洗脑班。

曹景栋,男,四十多岁,大庆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是他冤狱期满的日子(他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绥化劳教所),家人去接人时,劳教所人员说曹景栋早晨已经被送伊春洗脑班。

吴宝库,男,六十多岁,家住鸡西市滴道区光华社区,大专文化,原滴道区水利局副局长。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是他冤狱期满的日子(被非法判刑7年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可是没让回家就被劫持到伊春洗脑班。

牛慧杰,女,现年五十岁,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上午八点多,陪同鹤岗市鹤北七十岁的任兴芹到伊春洗脑班探视任兴芹的女儿贾秋梅,后被扣留在洗脑班。

六月二日晚,鹤北林业局国保大队七男两女闯入牛慧杰家非法搜查,随后绑架了牛慧杰不修炼的女儿和未婚夫进行非法审讯。

◇亲友去洗脑班看望也遭绑架

牛慧杰,女,现年五十岁,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上午八点多,陪同鹤岗市鹤北七十岁的任兴芹到伊春洗脑班探视任兴芹的女儿贾秋梅,后被扣留在洗脑班。六月二日晚,鹤北林业局国保大队七男两女闯入牛慧杰家非法搜查,随后绑架了牛慧杰不修炼的女儿和未婚夫进行非法审讯。

郑红丽,女,伊春大理石加工厂经营者,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到洗脑班,家人去邪恶的伊春洗脑班要人,郑红丽的妹妹一进洗脑班就被三个恶警圈在一个屋子里,被强制搜身,搜出手机,后来是跑出来的,而洗脑班恶警威胁说要把判过刑的法轮功学员都弄到邪恶洗脑班。

刘莹,女,四十四岁,大庆人民医院护士,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到洗脑班,刘莹一直抵制迫害拒绝吃。家人八月三十日去看望刘莹,送衣服。伊春洗脑班的恶人不但不让见刘莹,还逼刘莹的家人骂大法师父,见刘莹家人不作恶事就强行绑架她们进洗脑班。刘莹的老母亲已经74岁高龄,在抵制被绑架的过程中险些昏倒,刘莹的妹妹为了保护母亲和姐姐被恶警绑架到洗脑班,一个多小时之后才放出。

四、伊春洗脑班恶人名单

伊春洗脑班的恶人们大多行踪诡异,脸色发青,出入洗脑班班都是偷偷摸摸,有的对自己的家人都严格保密。而且他们都不愿意白天出行,喜欢加夜班,天一黑就精神,下班也不爱回家。连黑龙江省某负责人也说:“这都是一群人渣,共产党用这帮玩意,倒台快。”

顾松海,伊春洗脑班头目,手机13804536212
林晓明,伊春市610副主任、洗脑班校长133045861381、13304586138、办0454-3688610,3879397、宅3883559梁宝金,58岁,洗脑班副头目,手机13845813057,梁宝金妻15145805118
于景枝,女,五十七岁,洗脑班打手,每月工资一千五百元,手机13936822054
范占江,13384597001
张远景,13846618087,宅 0454-3618781,洗脑班借用人员,信址:黑龙江省伊春市民政局
刘 英,13846678388,信址:黑省伊春市政府
吴立春,13845820301,3609889,6859703(小灵通)
王洪军,信址:黑省伊春市公安局经侦处
黄 丽,13945895553,信址:伊春市劳教所
邵淑兰,13089608696
张虎,伊春市610人员13329381177、办04583885610、0458-3608557
袁某,13836485488
王宇辉,南岔区六一零人员13845836863、宅0458-3411989、办0458-3476383转2221
姚凤军,恶人13846680767、办04583476374、办3869610
慕振娟,女,49岁,佳木斯劳教所恶警,手机13845455770,住址:佳木斯市永太社区美好家园2号楼A楼1单元102号。慕振娟丈夫赵琳玉,也在佳木斯劳教所上班,电话0454-8648400.女儿赵婉莹,22岁,佳木斯大学酒店管理专业学生。
其他打手:霍明星、张 兴、黄小赛、陈志国等,均为闲杂人员,为蝇头小利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注:本文资料大多来自明慧网,更多迫害详细内幕仍被掩盖,请知情者曝光更多黑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