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依赖心 走出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我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我文化不高,写不出完整的稿子来,但看了同修交流文章,我应该把自己走过的路写出来,圆容法会,证实大法,和同修比学比修。感恩师父的慈悲呵护!没有师父的慈悲,我哪里走得到今天呀!

我原来不知道怎么修,上北京也是跟着同修去的,受迫害后,在劳教所里也是跟人邪悟了,后来我知道自己错了,就是学法差,法理不清。有什么事情喜欢去找同修切磋,听同修指出我有什么心了,我才能找到。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同修建议我加强学法,我下决心克服学法时发困和胡思乱想的习惯,每天早上参加三点五十的晨炼,保持半天在家里静下心来学法,晚上本地统一发正念,半天时间讲真相、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我发现自己能看到法理了,正念越来越足,与同修有什么摩擦,很快能抓住自己的人心,知道怎么向内找,怎么修自己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我们地区一下二十多名同修被绑架了,协调人也在其中,各资料点受到严重干扰。在此之前,我们的整个《九评》项目就受到干扰停了,这下遭受这么严重的迫害,就更不可能恢复了。两年后,大家交流中意识到,我们地区迫害严重的一个比较大的原因是《九评》一直没动起来,协调人找到了我,我多年参与这方面的项目,以前都是协调人带着大家做的,我只是哪里需要做什么了,协调人告知我,我就去做,遇到什么问题了,我立即去找协调人商量。同修说我有依赖心,我还很委屈,现在我明白了我在单位是技术员,有什么事都要给领导说一声,领导安排怎么做就怎么做,修炼后我带着这个观念,什么事都要去找协调人,现在意识到了就是这个在常人中养成的观念。这次担起《九评》这个项目,协调人都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我们这儿,我没有人商量了,我得自己面对了。

与我合作的同修负责制作和装订,我主要是传送,看同修哪里需要就把《九评》传送过去。我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就靠坐公交车和走路,我们这个城市不大,许多地方是没有车子的,全靠走路,我一包包的背。背着《九评》时,有时要走几公里路,天热了,汗水湿透了衣服,我也不管。背多了,有时要装几十本,好几十斤,师父加持我,背上暖乎乎轻飘飘的,吃苦就是在消业,救众生是要吃一定的苦的。

开始很怕,我知道是怕心作怪,因为我受过迫害,当地上了黑名单的,我使劲清除这个怕心,背《洪吟》。每到一个地方,我都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我最近背了上千册《九评》到同修手里,已经背出正念了,心里很坦然了。

开始时协调人同那位同修一起制作好《九评》,再装订,现在协调人走了,那位同修长期发正念倒掌,整天忙得没时间学法,我们也觉得他这种状态不行,但他自己有这个愿望想参与,技术掌握也快,家庭环境条件不错,当地又多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担当此任,只好让他做,同修自己也知道这样不行,又无能为力。我开始是怕与这种状态的同修合作,向内找是自己的一个怕心和私心,怕同修状态不好受迫害牵连自己,我使劲发正念清除自己的怕心和私心,又发正念解体邪恶对同修的干扰和迫害,绝不许邪恶钻空子迫害他。我帮他发正念不行,还得想办法帮他,他家里那里不适合去人,只能约他出来。

有一次,同修在骑三轮车送《九评》时邪恶干扰,他困的不行,差点被一汽车撞倒,城里又在传说办“洗脑班”的事,环境有些紧张。他还把几百本《九评》搬回家放着,我知道后,吓着了,一来我长期养成的习惯,家里不放资料,二来他这种状态,让我担心,我到处找协调人,希望能帮帮他,结果说协调人走了,我心里不舒服。一个同修说我还在依赖协调人,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怨协调人的心,其实怨心的背后还是依赖心,我赶紧归正自己,去找到这个同修,通知他第二天参加集体学法,我一晚上都在发正念求师父,要同修放下常人的事情来学法,结果第二天,同修真的神奇的把我们找到了(我们临时改换了地方)。通过学法切磋,同修找到了自己的人心,那段时间他的状态还好些了,我也放下了东西放在家里不安全的心。

有一个地方没地方中转《九评》,一个有条件中转的地方听说邪恶在盯梢,我心里有顾虑,不想去那里传送,因为我的确不方便進出,太显眼,我去找协调同修协调,可同修又走了,我想就自己去找同修商量吧。见了同修,他的念头很正,觉得自己这个环境就是给救度众生提供方便的,我也觉得换地方不行,只有改变自己的观念,不管什么盯梢的事,正念做吧,我同制作《九评》的这个同修商量,由他骑三轮车送,这样更自然,同修答应了,我开始高密度发正念加持同修。

我体会到,不要怨同修状态不好,我们默默的圆容好,补充同修的不足,师父看见我的心到位了,就会帮我们的。现在,我们两个同修能配合好把这个项目稳定的做下去了。

我要说的太多,就说上面一个实例,我想说的特别是我们这些没有什么文化的老太太,不要想自己不行,不要依赖任何同修、协调人,走出自己的路来,师父会帮我们的。现在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已经学会电脑上明慧了,我还会用站内邮箱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