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作为一个见证法轮大法超常与神奇、美好与神圣的大法修炼者,我想我应该把自己的见证写出来,让有缘的善良人通过我的这些切身体会认识法轮大法,破除中共邪党在法轮功问题上的毒害与谎言,也是在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和当前大多数的中国人一样,由于中共通过各种途径强制的推行“无神论”,它已在我的头脑中自然就占据了主导地位,以至于后来虽然有过数次教训,但就是不能相信看到的真实的一切。在那个置一人之思想于亿万人脑中,文化反动、思想贫瘠、道德缺失、良心泯灭的年代,我的头脑里除了“马列毛”的思想与邪党的说教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已经没有了真正自己的思维及正确认识事物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把中央电视台、电台、《人民日报》说的当成了真理,从来不去想也不敢去想想它是否正确。那个时候形成的狭隘的、极端的思想观念,以至于多年后象邪灵附体一样,不时的还会冒出来左右着自己的思想与行为。

十六岁的时候,我成了一名煤矿工人。因身单力薄加之超时、超负荷的劳动及工作环境差,我患上了颈椎炎、慢性胃炎、鼻窦炎等疾病,且越来越严重。每天除了上班、下班睡觉,还要参加两个小时的让人难以忍受的所谓的“政治学习”。日复一日这样重复着,看不到尽头,加上疾病的折磨,我的心情越来越糟。我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与目地,难道就这样吃、睡、干活老死一生吗?除了冠冕堂皇的政治说教,始终没有找到让我信服的答案。

一天,有一个从徐州来的青年在宿舍区给人算卦、相面(算家庭、婚姻、生儿育女、脾气性格等),很多人围着他。凡经他看过的人都说他算的非常准确,并且有的人到何时要发生什么事,事后都应验了。不是说人的命运自己说了算吗?经过奋斗就可以改变的吗?谁不愿意去做大官、发大财呢?为什么有的人聪明能干、本事也很大、千方百计的想当官就是当不成呢?而有的人很一般,也没有什么本事,却官运亨通?为什么做同样的生意有的人赔本、有的人就发财呢?如果说人的命运通过个人奋斗可以改变,也就是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那怎么能算得准呢?这就说明人一出生他的命运早就定好了,有些事情是固定不变的,他才能算出来。那么又是谁定的哪?不会是父母,因为父母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怎么能安排你的一生呢?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那一定是有一个无处不在而又无处寻找、科学也证实不了的更高智慧的生命在做这件事情,那就是神!好多人都听说过或见过,有的人得了病,大小医院都治不好,吃药也不好使,钱花了不少,劳民伤财病情越加严重,实在没办法了,不得已找一个有通灵的人看一下,结果很快就好了。科学治不了,反而说它是迷信,不让人相信它,就扣上封建迷信的大帽子压人,有这样的道理吗?我原先已经形成的“无神论”“唯物主义”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动摇。我开始研究周易。

一九九一年左右我调到了另一个单位工作,不久自己下海经商。出于爱好我从周易中学会了算卦,每次進货或出远门都习惯算一下。往往我决定了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不容易改变,特别是在我的观念中还有无神论的思想,老是在信或不信中徘徊。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有几次大的生意中算着都不行,我还是执着的要去做。因为买卖双方在价格、货物上都看好、谈妥了,都很满意,结果最终还是做不成,有几次甚至赔本。

多次的教训使我认识到:“人生有命,富贵在天”,有些事情不是人说了算的。

此时我患的几种病已经发展的很严重,每年要花很多钱买药治病。各种名贵药只要能买到的我都用,还是治不好我的病。我又到处讨各种偏方,还是不行。因为大量用药把胃吃的更坏了。酷热的夏天,凉开水、饮料都不敢喝一口,温、凉的食物也不敢吃,一吃肚子就发胀、疼痛难忍,泻个不停。鼻窦炎使两个鼻孔几乎不通,药水越点越厉害,吃药不起作用,睡觉都要张着嘴喘气,一闭嘴就憋醒。为此我曾去医院做过电烧灼手术,回来不久还是老样子。更使我痛苦不堪的是严重的颈椎病,脖子上就象吊了重物,抬头不行,低头也不行。一到冬天更加痛苦,厚重的衣服不能穿,气温稍有不适就疼痛,坐立不安,后来发展到压迫视神经,早晨起床几十分钟,眼睛就开始流泪、睁不开。去医院治了两个疗程,期间每天做牵引、电烤、针灸、按摩,回来后能好两天,然后又回到老样子。我问大夫,用这样的办法都不行,吃药能不能管用?大夫说:这样的办法都不行,吃药更不管用。颈椎病被现在医学称为攻不克的癌症。当时想:我这辈子还有什么希望呢!我情绪非常低落,近乎绝望。因心情烦躁,家庭矛盾也不断,天天吵架。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甚至起过自杀的念头。

一九九八年末,我在邻居家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我跟邻居说:我翻一下就还给你。可拿回去后就再也不想放下了,我一气呵成把这本书看完。书中所讲的道理,是我从没听说过、从书本上也从没学到过的知识,内心深处感觉到这是一部天书!看完书后,在我心中郁积了几十年而又无法解开的结,以及对人生的疑惑和对现实生活的绝望,全都涣然冰释。就象久已堵死的通道忽然间贯通、敞亮了一样,我发现了一个崭新的天地,我的心发生了全新的变化。

就在我得法几天后,有一天晚上在一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回来我就开始泻肚子,就象一个大轮子不停的旋转,好象五脏六腑都被带着转,却没有疼痛的感觉,而且喝的水、吃的饭都被带动着发出挺大的“哗—哗—”的声音。一夜接连跑厕所七、八次,冻的全身冰凉。奇怪的是尽管一夜没得休息,第二天起床后一点疲劳的感觉也没有,反而精神饱满,通体舒适愉悦。后来才明白,这是李洪志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十几天后忽然想起,十几年来折磨的我死去活来几乎让我失去生存希望,根本无法治愈的那几种疾病竟然不药而愈,踪影全无。我一下子好象年轻了很多,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心情快乐,远离了烦恼忧愁。从此我不再消沉、不再绝望。此时我更加感觉到大法的玄妙与神奇,不修炼的人是永远无法理解的,体会不到的。此时此刻,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恩。

不断的学法炼功,并严格遵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1〕我的心性在不断的提高。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顾客,我都不和他们争吵,尽量给人方便。不進假冒伪劣商品,绝不蒙骗消费者,真诚为客户推荐适销对路的产品,价格公道,在客户中赢得了良好的信誉。很多老板放心的把货物赊销给我,也不跟我讨要货款,因为他们都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坑他们。有的同行为了争客户,有时货物按進价销售,有的客户就被抢走了。不多久却又回到我这里来,说:还是在你这里進货放心。

零四年湖北的一个客户,在去新疆讨要货款时对方赖账,在火车上气得心脏病猝发而死,当时我还欠他五千元钱。与我听到这个消息几乎同时,接到他妻子打来的电话。我询问她有关她丈夫的情况时,她不敢说丈夫已去世,怕我不还她钱。我跟她说,我不能帮助你已是很遗憾,当然不会欠你一分钱的,你给我说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她才说出实际情况,并说她丈夫去世前也告诉过她,我不会欠他的钱不还的。因为他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尽管还有她家的残货需要更换,我还是很快的把钱如数给她寄了过去。

还有这么一件事:大约在零七年秋天,我去河南進货,回来后一算账厂家少收了一万元钱,我马上打电话告知厂家,并将少收的钱寄了过去。当时有的人不理解,这样的好事找还找不到呢,厂家又不知道,你还要再还给他,就是在“犯傻”。我想在这个社会上,就是因为这样的“傻子”太少了,才使得社会风气败坏到这种程度,人们的道德沦丧到了可怕的地步。

在家庭中我一改说一不二的脾气,少说多做,多体谅妻子,遇事多从自己这方面找原因,多为对方考虑,不再牢骚满腹,从此家庭变得和睦温馨。妻子看到我学法后,身心所发生的巨大变化,不久也走入大法修炼。正如李洪志师父所说的“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里找,你说这多好。”〔1〕

就在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从新扬起生活的风帆,同时也因为法轮大法的洪传,修者日众,带动着世人善良本性逐渐复苏,道德回升,社会风气逐渐好转,人们又在心里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候,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一帮祸国殃民的败类,出于一己之私,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及其善良修炼民众的残酷迫害,一亿人的正信被打压。

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人生,把我从绝境中解救出来,挽救了我的生命和家庭;通过修炼实践,使我真正认识到法轮大法才是真正能拯救人类的高德大法,是挽救人类的唯一希望。作为一个受益者,当大法遭到无端的攻击与污蔑时,我有义务和责任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否则,连做人都不配了。尽管迫害一再升级,当时我们还是抱着善良的愿望,认为是政府不了解法轮功,是受别有用心人的欺骗作出的错误决定。因为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叫我们要相信政府、相信党,党是为人民谋利益的,为人民负责的。可是事与愿违,恰恰是这个邪党和江泽民相互利用掀起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

虽然一次次遭到不公的对待,甚至残酷的迫害,被抓、被打、劳教、判刑,但是我们大法弟子还是善意的去讲清真相,告诉那些执法犯法的警察们法轮大法的美好,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劝他们不要被谎言所蒙骗。因为修炼的人没有敌人,我们心中只有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慈悲,在魔难中依然想到的是救度世人。

以上是我在大法修炼中的实践与亲身经历,我想这也是亿万大法弟子在遭到残酷的迫害后,仍然坚持修炼的原因之一。天理昭昭,公道自在人心。朋友们,我的亲身经历中你们也许已经明白到底孰正孰邪,谁是谁非。我衷心的希望善良的你不要再听信邪党的谎言,明白真相后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