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福泽我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一九九六年六月六日,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是我有幸得法的日子。

那天晚上,我的一位同事叫我到同修家去看录像,放的是邻市大法弟子的学法心得交流会。这是最后一天晚上的录像,看录像的人有二十左右,大家看我刚去腿就能双盘还很羡慕,录像中讲的都是如何做到真、善、忍的,看完后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辅导员就告诉大家明天早上到公园去炼功,晚上到她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二天早上炼第一套功法时,弥勒、如来、菩萨、金刚、罗汉等佛道神都在里边,而且炼功者自己就能完成周天法的整个动作,心想这个法轮功可够大的。晚上开始看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明白了许多超常的理,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一、全家人都得大法

以前由于自己的性格内向,身体在家庭琐事中日积月累的形成了不少的毛病:胃里总象有一个东西在里边撑着不知道饿,也不敢吃凉食:妇科毛病使我怕凉,整天腰部酸痛;头总是不清醒,白天上班昏昏沉沉,无精打采。晚上下班回到家就想躺到床上去,可是看到丈夫和婆婆东屋一个西屋一个的躺着,我只得用疲惫的身体去做饭、洗衣、陪孩子学习到晚上十点,每天如此的支撑着,很苦很累。

得法后,我懂得了生命的意义,明白了自己一切痛苦的根源是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从此我开始修心性、去执著、看淡名利情,很快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出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胃好了,从冰箱里拿出东西就敢吃了,走路就象起重机吊着一样。每天炼功、上班、学法、洗衣服、做饭、陪孩子学习,不知道累了,生活充实而幸福,晚上睡觉都带着笑容,连梦都不做。也理解了丈夫和婆婆,他们爱躺着是因为他们身体不舒服,叫他们修大法他们不修,也不知道没有病是什么感觉。我现在就是晚上睡几个小时觉,白天叫我躺着我也不想躺了。在街上看到谁有病我就想让他也快来修法轮大法吧。

到了腊月,我就再也坐不住了,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叫我的家人得啊?那时虽然自己家里有录放机,可是怕丈夫阻拦耽误事没和他说。也是师父的安排,我来到了同修家,和同修把心里话一说,立刻得到同修的支持,说带着她的单放机与我一同回家。第二天周末下午,我们到了姐姐家,晚上我又找了几个人一同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个是村里的教师,他人很好,后来他妻子和二儿子也炼法轮功了;还有我的父母、姐姐、姐夫和妹妹都幸运的一同走入了大法。尤其是父亲,往那一打坐可带劲了,一身病把他磨的加上生活拮据吃了不少的苦,也许就是为了这一天吧,终于等到大法了。

二、师父救了我父亲

我父亲今年八十四岁,年轻时身体就有好几种病,在我小的时候家里动辄就来一屋子人看父亲,他经常病的死去活来,曾两次想要自杀一死了之,都被母亲及时发现。在我十一岁那年,父亲十二指肠溃疡需要作胃切除,因为有肾炎不能做手术,也没钱看病,还有阑尾炎病。不能干重活,不能吃凉食、硬食,就连煮碴子粥都得给他撇沫沫喝,在母亲的精心维护和照料下,得以维持生命。

一九九六年初,父亲又吃不下饭了,做胃镜检查是胃黏膜脱落堵塞了幽门,这样维持到腊月,我带回了师父的讲法录像,父亲有救了。父亲以前抽烟很重,夜间也要抽两袋烟,看师父讲法到第七天时师父就给父亲净化了身体,不能抽烟了,看完十天后身体出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轻快的在家里呆不住上山割柴去了。因为父亲的病业很重,清理身体的大关小关没少过,每次清理身体他心性守的都很好,都不把它当作是病,没有怕心,生死由师父安排。因为我离家远,父亲过的小关小难我不清楚,有些大关我是知道的。

第一,师父给清理肠道。父亲得法后的第一关就是拉肚子,一天总是上厕所,晚上也得去几次,因为父亲心性守的住,我也不担心他,所以消业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

第二,师父给治好阑尾炎。父亲得法后不久,一天夜里阑尾特别疼,就象里边有个带尖的东西往外顶一样,持续很长时间,父亲一直强忍着不做声,快到天亮时一下子彻底好了。

第三,多年的胃病好了。父亲明显的两次胃疼,一次疼的很厉害,大弟弟让他上医院,他不去,关过去了。另一次疼的在炕上翻跟头、撞墙,大弟弟又叫他上医院,这次父亲怕儿子不理解去了县医院,到医院检查胃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住了一宿,医生给输了十瓶盐水,第二天我赶过去经过和父亲切磋,我们一起回家了。这次回家后又开始拉肚子,拉的都是水,白天黑夜总跑便所,一拉又是好几个月才好。后来他说是求师父才好的,从那以后父亲从来不正常的大便也完全正常了。

第四,这次消业是惊心动魄的,就是父亲浑身疼痛发高烧,越烧越厉害,人烧的在炕上坐着都往起蹦高,母亲和姐姐摁都摁不住,见这种情形大姐有点害怕了,打电话问我咋办,叫我回去。我离家有一百公里路程,回去也得两个小时。我跟姐说没别的办法,别害怕,稳住心,就靠师父,加强正念对爸才有帮助,这对爸对我们都是考验,就听师父的安排吧,大姐说知道。我俩撂下电话,没一分钟大姐就回电话说你们不用回来了,爸好点了。父亲又获得了一次新生。

第五,父亲有几次不爱吃饭,浑身没劲,最重的一次是最后父亲没一点力气了,躺在炕上软绵绵的,母亲和姐姐两人把他上身扶起来都滴沥当啷的,连呼吸都只是噗噗出气无力進气了。母亲和姐姐一边喊叫父亲,一边求师父救命,这次我父亲又活过来了。

第六,还有两次父亲小便时都排出好多白东西,每天早上倒尿桶时都有厚厚一层黏糊糊的白色沉淀物,每次都连续好多天。

师父一次次给父亲清理身体,一次次的把父亲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父亲的业力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承受了,师父的救命之恩弟子们无以回报。父亲在修心性上悟性不高,讲真相也很少,他说别人不听。他最让师父欣慰的是除了消病业起不来时不能炼功之外,他十几年来学法炼功不耽误,农村冬天很冷,二零零九年冬屋子冷的炕上放一碗水都冻成冰,他就晚上炼动功,早上在炕上炼静功,一直坚持学法、发正念、看《明慧周刊》,他知道自己的命是师父给的。

三、姐姐的教室里开起了优昙婆罗花

姐姐是小学教师,她一九五七年出生,正是邪党制造的大跃进大饥荒时期,加上父亲常年有病,姐姐和我从小就承担家务,担水、做饭、上山割柴,下地劳动,吃了很多苦。虽然再困难,父母也要供我们上学,姐姐虽然考上了教师,还是觉的人生没有什么意义,让她操心和牵挂的就是母亲和父亲。得法后她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幸运的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姐姐得法后就开始向人弘法,教功,在家里成立学法点。工作中兢兢业业,教学质量也好,学校领导满意,学生家长放心。她在家善待老实巴交的婆婆,与邻里和睦相处。又要照顾我的父母,家里的大事小事都得她操心,姐姐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任劳任怨,也使得大弟弟认同了大法。

在邪党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后,姐姐、姐夫和当地同修一起发真相资料,在墙上、电线杆上喷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标语,让路人都能看的见,有的标语现在还在。有一次姐姐要出门发真相资料,临走时发出强大的正念说“我要出去救人,邪魔烂鬼都远点”,结果出去把资料挨家挨户送完,屯子里的狗都没叫一声。

师父时刻保护着弟子,大概是二零零七年春天,当地邪恶迫害很严重,绑架了几名大法弟子,同修制作真相不干胶粘帖及时向当地民众曝光邪恶,揭露迫害。姐姐当时是在我小弟弟家(和我住一个城市),她也在家附近张贴,晚上贴完后还落下一点,第二天清晨又出去张贴,当贴到剩了两张时怎么也揭不开粘帖了,她悟到是师父点化,转身往家走时,看见一个恶人(是个女的)正东张西望的找贴真相粘帖的人,姐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回家了。

近几年象征法轮圣王下世度人的圣花—优昙婆罗花在世界各处相继开放,前两年在姐姐的教室里相继绽放出几束优昙婆罗花,姐姐借机跟学生们讲了真相,学生们明白后很高兴。

四、妹妹是屯里公认的好人

我家人都很正直善良,尤其妹妹比我们都说话和蔼,对人体贴入微,得法后更是事事处处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事先考虑别人,奶奶婆婆特别喜欢她,老婆婆也是老实巴交的人,后来得了胃癌,妹妹住在跟前精心照顾。婆婆去世后不长时间,公公又有病,后来就在炕上大小便,妹妹给做饭,洗衣,打扫屎尿,洗脏被脏褥,从来没嫌弃。她说有大法弟子在跟前再让别人伺候老公公多丢人哪。妹妹善言善行证实了大法,讲真相人容易接受。她家和父亲家一样,屋里挂着同修制作的精美真相挂历,墙上贴着大法真相年画、“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粘帖,来串门的人都看得见。 妹妹在屯里有个好人缘,成了公认的好人。

五、不修炼的亲人也在大法中受益。

大外甥知道大法好,支持我姐姐、姐夫修炼,大学毕业后在南方某大型国企工作,未婚妻也在该企业机关,二人收入不少,二零零九年初该企业集资建房有些优惠,两人没用任何人资助贷款买了一百二十多平米的住房,婚后有了非常可爱的宝贝女儿。姐姐、姐夫早已过去帮忙,五口之家生活美满幸福。

我大弟弟,以前不认同大法,在矿上挖锰挣不着钱,后来他明白了法轮大法好,还为大法弟子说公道话。他善待大法弟子的一念,使他的生活有了转机,好的时候每月能挣五千元。二零零九年花了十多万元盖起了五间宽敞明亮的大房子。他每天下山洞(其实是斜井)挖锰,井很深,每天下井需要走一个多小时,一天到晚时刻都存在着安全问题,矿上每年都有人伤亡。大弟弟每天带着大法护身符,安全无事。一次弟弟的脚被运矿石的重车从铁轨上碾过去,要是一般人非粉碎性骨折不可,可他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休养一些日子就没事了。

我小弟弟一家都相信大法好,二弟有时也帮着做大法的事,他虽是初中毕业,却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每月收入三千元左右。一次干活时从高处摔到地上,只是手腕受了一点伤。小弟妹很相信大法,也看《转法轮》和真相资料。

我家不修炼的大人孩子都认同大法,支持修炼,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过着平安健康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