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过后见彩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红尘滚滚,真我掩埋,争名逐利,苦不堪言,幸遇大法,心净身轻。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着师尊“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任何环境都要做个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

善待亲人 不计个人得失

我丈夫家在农村,他本身是医生。他家亲戚来的就多,同事都说我家是“大车店”。农村人生活环境较差,有的人长时间不洗澡,身上的味儿特别大,等他走后,被褥我得晒好几天,才能把那难闻的味道去掉;有的还特别能抽烟,把屋子弄的烟气熏人,熏的人直淌眼泪。修炼大法以后,我去掉了对他们轻慢的心。从法中我明白,现在的人都是不简单的,都是为法而来的。我对他们真心以待,尽量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

丈夫大哥家的女儿在我市念了四年卫校,周末就来我家“改善生活”,有时寒暑假也不愿意回家,就在我家呆着。我从未有过不耐烦,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她。她和同学提起我的时候总说:“我老婶可好了!”她对大法从未有过一点不正的念头,有时还和我一起做资料救人。《九评》出来后,她就做了“三退”。目前她已在本市一家大医院上班。

丈夫大姐家的儿子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有时钱不够花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就给他寄。有一年过年回家时,我把《九评》光盘带回去了,他连着两天一气儿看完后,即刻声明退出邪党。现在,他换了几个工作,都是企业高级管理人员,薪酬颇丰。前两天,在网上,他还告诉我,他经常用翻墙软件上无界看新闻,他说我只想了解真相。我想,他现在得到的一切都是明白了真相,大法给予他的福报。

丈夫小妹家的孩子也来本市念卫校了,放寒假前一天,她和一个同学来,把东西放我家暂存。正碰上我们在做年历,同修给她同学讲真相,劝“三退”。小姑家的孩子在旁边说:“退吧,可好了,我早就退了。”这让我惊讶又欣慰,明白真相的世人也在帮着传播大法的福音。

走过家庭磨难 亲人亲见大法美好

记的二零零一年的时候,有一天偶然上去一次网,看到网上同修都在说“走出去”,自己打了几篇文章,带给当地同修。一个同修也悟到,应该 “走出去”,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可是怎么“走出去”?那时法理真是不明白,于是她们联系了一些同修出去在广场上公开炼功,我也去了。大家相约第二天还来。

那时邪党的株连政策还很猖獗,同事和我说过,一个单位有一个大法弟子進京上访,这个单位的领导都得受处分,职工奖金都得扣除。自己当时还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自以为出去炼功,一定得被抓。为了不连累单位领导和职工,我于当天递了辞呈。结果,单位经理把我父亲、姐姐、弟弟们全找来,单位要好的同事也来了好几个,他们在我家象开批斗会一样,轮番轰炸,让我放弃修炼。叔叔以断绝关系相要挟;父亲也以辞职不干相挟。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不为所动。最后,他们看实在劝不动我都走了,父亲真的愤而辞职,和姐姐弟弟们一起回了县城。

我在家呆了一个星期,单位通知我去上班,也不再提让我放弃大法的事了。 对家人我一如既往的善待他们。对姐姐弟弟们有什么事尽量相帮,对老父亲更加关爱,一点一滴的逐渐让他们看到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无私,也并不象邪党那些警察说的:炼法轮功都炼傻了,家都不要了,没有亲情,没有人性。逐渐的家人对大法态度变了。丈夫不再反对,家里来了同修他也热情招待。有时也和我一起学法,现在他花起真相币来比我还顺手。

和我感情最好也最关心我的三姐在我打印资料的时候,不再阻挡了。甚至有一次去省城出差去火车站的路上,还帮我一起发。我每次去县城大姐家,我都会打印一些小册子什么的,放在父亲的桌上,希望他有时间看一下。《九评》出来后,我也打了一本拿回去,我想父亲是看了的。头一次和他说退党的时候,他还不同意,第二次就欣然同意,以化名退出邪党了。去年有一次他因事来我家,看了一会《九评》录像,站起来在师父法像面前双手合十,象个孩子似的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是这么说的吧,老姑娘?”当时我的泪差点落下来,父亲的倔强、刚正不阿在县城的建筑业是出了名的。不管什么领导,照说不误,在酒桌上就说人家怎么怎么腐败,怎么怎么贪。一点情面都不留。当初对大法对师父那样的偏执,今天对大法能有这样的认识,我真的感到由衷的欣慰。是大法的纯正纯善让这个倔强的老人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

工作中正直有律 经理保护

受家族影响,我也干了建筑这一行。近几年,当甲方代表和监理,年底还负责结算。这一行在建筑业应该算是个肥差。施工人员想方设法巴结甲方和监理,怕他们在检查时刁难影响工期。修炼前,在工地我就曾参与过签证造假,从中捞取好处。修炼以后,我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贪不占,不收礼。也不刁难他们,但是施工质量得达到要求。因为请吃饭我不去,送礼我不要,有的钢筋工就给我存电话费,我就和他们讲: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真善忍”,凡事得为别人着想。这不义之财我不能收。你们放心,只要你们活儿干好,我这儿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然后把现金退还给他们。他们都很受感动,说现在象我这样的人太少了。

我市有一所省级重点中学,一有工程任务就找我们单位代为管理,同时负责年底和施工单位的结算。校长和校方现场管理人员都说我正直,他们放心。一次,我们经理和我闲聊时说:“校长说,我可以不来,但是某某某(我的名字)不能不来。”他们都知道我炼功,尤其是我们经理,在那个红色恐怖笼罩的时期,曾多次阻止了邪恶对我的绑架。我知道是大法的纯正让我赢得了世人的尊重和信任。我会把大法的美好進一步讲给他们,让他们的生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