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位老北大生的对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表弟唐清(化名)是北大物理系毕业生,定居加拿大十几年了。二零一零年元旦晚上,他来我家玩。他说这次是利用回国出差的间隙回老家的。兄弟相见,分外亲热。我们俩围着火炉畅谈起来。时间虽然过去两年了,但当夜谈话的情景依然记得很清楚。

一、“寒风中的雕塑”

表弟一见我,就上下打量。他问:“几年前不是说你肝癌晚期吗?你的身体看起来怎么比以前还要好?”我说:“是的,当时检查报告上说我的肿瘤3.8×4.2CM,而且是细胞性肝癌。协和医院的医生说很危险,靠现代医学难以解决问题。后来,我经人介绍炼起了法轮功,现在完全好了。”唐清很吃惊:“法轮功?电视上不是讲天安门自焚吗?”我说:“共产党的话你也相信?‘亩产三万六’、‘打倒孔老二’、‘六四’没杀一个人……这些你都知道的,中共撒谎成性。它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部是用下三滥的招数。”然后,我向他介绍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漏洞:王进东两腿间装满汽油的雪碧瓶怎么能在大火中完好无损?刘思影气管切开才四天怎能底气十足的唱歌?我还讲:法轮功是佛家功法,严禁杀生和自杀。我把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转法轮》拿给唐清看,让他证实。

他掀开我的衣服,仔细看我的手、腿,说:“我记得你以前长的好黄,现在白里透红,气色好。法轮功真神奇呀!”我说:“大法正因为神奇,现在已经弘传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大法弟子过亿。加拿大的大法弟子也有很多。不知你遇到过没有?”

唐清说:“我没有直接接触过,但我浏览过明慧网。还有一件很令人感动的事:那天,我去中领馆办回国手续。当时天非常冷,零下十几度,还刮大风。人在街上很难走动,风能把人吹得倒退。街上没有几个人。我开车到中领馆前,忽然看见寒风中站着几个炼法轮功的人,穿着印着‘真善忍’字样的黄色服装,神态安详地在中领馆前和平请愿。”表弟边说边学大法弟子的样子,“他们就像寒风中的雕塑,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无法撼动他们!那一刻我被他们震住了!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这种感觉!真的太震撼了!”

二、“中共是恶中之恶!”

我向唐清讲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造谣、抄家、绑架、开除、强制洗脑、劳教、判刑、活体摘取器官……

唐清说:“共产党是人类最邪恶的一个组织,中共更是恶中之恶!‘契卡’你听说过吧——克格勃的前身,就是列宁建立起来的一个邪恶组织,专门搞恐怖暗杀活动。它杀害了成千上万的苏联人。有一部同名电影就叫《契卡》,反映的就是该组织的恐怖行径,看得我后背发凉。你可以上网搜来看看。斯大林的肃反运动更恐怖,杀死了上千万人。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柬埔寨共产党)在中共的支持下,三年时间杀害了两百万人,其中有二十万华人。

中共杀人更厉害。在中国,中共可以任意地搞政治,老百姓只能“被政治”。它随便给你扣一个帽子,然后挑起中国人害中国人。六十年来,中共的杀人运动一个又一个,害死了中国人一批又一批:肃反、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还不算现在迫害你们法轮功,中共害死的中国人少说也有六千万!创古今之最!

共产党诞生一百年来,在全球杀了几亿人,比法西斯多好多倍!列宁、斯大林、波尔布特、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个个手上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今天,在国际主流社会,共产党和法西斯一样令人恐怖和厌恶。苏联和东欧各共产国家解体了,残存的朝鲜、古巴、中国也撑不了多久。中共明知马列道路走不通,还打着马列的旗号,继续忽悠中国人,残害中国人,说它恶中之恶没错吧!”

三、“白骨精永远是白骨精”

我说:中共的可怕,除了暴力,还有谎言。

唐清:共产党是一帮流氓。他们以“无产者”自居,打着“共产”的旗号,把人民的财产据为己有,成了最大的“有产者”,还厚颜无耻地吹自己伟光正。电视、报纸、广播、网络都是它控制着,全国只有一个声音:为它说谎。

中国人好可怜:一部份人明白中共的把戏,但屈从于它的淫威而保持沉默;一部份人成为它的帮凶;一部份人根本不动脑子,被中共牵着鼻子走:中共说“打倒孔老二”,他就认为孔子一定很坏,没自己去看一看孔子的书。正是这三种人给中共在中国的继续存在提供了土壤,最后受害的还是自己——国内现在道德败坏、官商勾结、物价飞涨、环境污染、食品有毒、社会混乱,都是中共所赐。

中共在撑不下去的时候,会玩一下平反、改革、改良的把戏。但无论怎么变化,白骨精永远是白骨精,它吃人的本质不会改变!

在加拿大,这些年来了很多大陆高官、财阀及其子女,“老赖”(赖昌星)就是其中的一个。中国已经被共产党掏空了!

四、宗教与科学

我问他:加拿大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它是怎么对待宗教信仰的?

唐清:在欧美有这么一句话,叫“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政治和宗教互不干涉。在加拿大,大家彼此尊重别人的信仰,整个国家和谐安定。在欧美,一个没有信仰的人被认为是很可怕的,因为这样的人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大家都不愿与这样的人交往、做生意。反观国内,共产党“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这是极端狂妄、无知的。你共产党管得了耶稣、释迦牟尼吗?要知道,人类历史上所有的强权国家都短命,象中国的秦朝、元朝,法西斯德国、苏联等等。老子在《道德经》中讲过:“兵强则灭,木强则折”。这是至理名言。

我又问:国内信神被认为是迷信、愚昧。你是搞科学的,又很信佛。你认为宗教信仰与搞科学有矛盾吗?

唐清:过分相信科学这本身就是在搞迷信——迷信科学。我认为宗教信仰对搞科学有帮助。首先,信神能让人宁静,沉下心来专注于科研。其次,很多时候,科学上不能解释的东西,用宗教却能解释清楚。宗教在科学上。“宇宙、世界、悟、智慧”这些词本身来源于宗教。所以我认为信神能打开人的智慧,使人以更开阔的视野来认识宇宙和世界。比方说,世界上最牛的科学家,当数牛顿、爱因斯坦这些人吧,可他们都信神。他们认为只有万能的上帝才能创造出如此美妙的世界。

有时我想:为什么同样搞科研,偏偏是他们取得了骄人的成就?人类的大脑大部份是封闭的,是不是因为这些人信神,神给他们打开的部份多一些?是不是因为他们信神,在关键时刻,神开启了他们的智慧,就像人们常说的他们得到了“天启”“神示”?是不是因为他们信神,神才赐予他们发明创造的荣耀?

顺便说句笑话啊,实话说,我的才智在人中只能算中上。在国内,中考、高考、考研对于一般学生而言都是所谓的人生大考。但是这三大考我一次都没参加过,都是保送的,而且都是所谓的名校。玄吧?我想,这与我家信神有关。我妈、我都是虔诚的佛教信徒;也许是我前世修来的福份。

当然,你不能片面理解我的话。不是说信神的人一定就成为爱迪生、爱因斯坦,神给人的赏赐是多方面的,如健康的身体、和睦的家庭,还有中国人常说的“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等等。

目前,有些科学家都在设计实验,以证实神的存在;还有人收集了大量濒死体验的记录;收集轮回的事例。有的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国外这方面报道、书籍很多,网上很容易查到。

五、“我一定要好好了解法轮功”

我说:法轮功是佛家功法,以“真善忍”为指导修心性,同时以五套简单的功法修命,性命双修,长功非常快。

唐清:我一听“法轮功”三个字,就知道你们这功法是佛家功法。

我说:在我身边有好几个大法弟子修炼出了特异功能,如开天目、宿命通等等;我还亲眼见到了李洪志师父的法身,感受到师父的法身给我灌顶。你相信吗?

唐清:我完全相信!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骗过我?我刚才看了几页《转法轮》,跟你说的一样。而且你是修“真善忍”的,不可能、也不必对我说谎。你身体的变化,这是现代医学不可能做到的;那天我在中领馆前看到的那感人一幕,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这都是佛法的力量!

我曾经看过一些佛家的书,上面也谈到了一些神通,如天眼通、宿命通等。我知道佛家不讲诳语,一定是真实的。但在现实生活中,我还不知道谁炼出来了这些功能。没想到你们法轮功炼出来了!法轮功太神奇了!

唐清:到加拿大,我一定要好好了解法轮功!

我说:加拿大有很多大法炼功点,多伦多还有专卖大法书的天梯书店,你还可以登录明慧网等大法网站,非常方便。

我们聊了很久。临走时,表弟一再说“到加拿大一定好好了解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