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洗脑班看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在邪党十多年的迫害中,洗脑班已成为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场所之一,多少同修在劳教所、监狱里被残酷迫害中都没有退缩,出来后却栽在了洗脑班里。我们地区许多被洗脑班迫害过的同修一提到洗脑班,内心里仍留有余悸。有个别同修还说,進了洗脑班就没有不“转化”的。

难道洗脑班真的是那么恐怖、可怕吗?真的能阻碍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吗?下面我将自己几次正念闯出洗脑班的简要经历向师父汇报,并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走出伪善的圈套

二零零四年八月,我被非法劳教三年的期限已到。当时地方上的恶人们认为我没有所谓的“转化”,不放我回家,强行把我拉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这是我第一次進洗脑班,刚進去时,那里的恶人头目李某先听那些人讲我的情况,过了一会儿,就派了一个牛高马大的巩姓恶人来监控我。此人现已成为那里最凶恶的打手。当时我还真没把洗脑班放在眼里,我想我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这个小河沟算的了什么。所以恶人头目李某命令我要如何如何,我根本不听,李某一看我不买他的帐,就叫来几个打手想迫害我。虽然当时我还不懂得发正念,但面对几个恶人我没有惧怕,始终用坚定的目光直视着他们,僵持了一会,突然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我现在认为,是我当时的正念解体了恶人背后的邪恶。

当李某等恶人们看到强硬对我不起作用时,就采取了伪善的手段对付我。洗脑班与劳教所、监狱不同之处,在于它具有极强的伪善性,洗脑班恶徒们借用手中特殊的权力,以恢复工作、工资、生活基本保障及人身自由等为诱饵,欲钻大法弟子还没有完全放下名利情的空子,再加上威胁、恐吓等手段,企图达到所谓“转化”的目地。

由于三年非法劳教的迫害刚刚结束,我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加上三年中没能学法、炼功,所以身体显得憔悴、虚弱,脸色也不好看,而且他们还了解到我已被单位开除、和当时我家庭生活极度困难等等情况,于是他们就让我吃好,跟我一起出去散步、唠家常、谈工作,一起下围棋、打扑克、打羽毛球,还跳过一次舞。我每天能偷偷的炼上一二套功法,能背一些《洪吟》、《精進要旨》等等。因为我是第一次被关入洗脑班,以为这里可能就是这样,当时还感觉挺好,因为像这样的环境跟劳教所相比真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但到一个月左右后,他们就开始轮番的找我谈话,并且提出让我看邪恶的书和录像等等。这一下使我已放松了的神经又从新绷了起来,那时我突然明白了,原来他们对我所做的这些是想让我進入他们设好的圈套,想用人间的情来打倒我。

可是他们白费了心机,他们根本想不到那一套在大法弟子面前根本不好使。当我一被关入洗脑班时,内心就抱定了一念:绝不会配合邪恶,也绝不能在洗脑班里留下一个字。所以当时我就告诉他们,我不会去看,如果谁敢逼我,我一定会高喊口号。

由于这坚定的一念,使恶人们害怕了,害怕我影响到其他人的“转化”,无奈之下只得对我作罢,但把我关在房间里,二十四小时不让出门。

二、不配合邪恶的迫害

有一次,洗脑班首恶李某带领手下检查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时,到我房间后,我没有配合他们,使李某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他恼羞成怒,魔性大发的对我大打出手,抓住我将我摔在床上,连续五、六次,打完后,我就慢慢的站起来,他更加疯狂,命令手下把我带到另一房间,给我上铁椅子刑具,由于我的坚决抵制,几个恶人无法将我制服,李某看后气急败坏的转身就走。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恶人只好作罢。

又有一次,洗脑班的恶人发给每个法轮功学员一份答题让写答案。监控我的人说,答题内容不牵扯诽谤你们的大法与师父。当时我想,即使没有那些内容也不能写,一写就是在配合邪恶。同时我也想到,邪恶是在利用你写的内容,来分析你的思想状况,然后進行有针对性的迫害,所以我坚决不写。监控我的人就到各个房间来回去看,想看看到其他人写不写,当他看到他们都写了就急了,几乎用哀求的口语跟我说,别人都写了,你也写吧,哪怕是写几个字,甚至写你们的话(指法轮大法好之类的词)都行,我也好交差啊。他看我根本不动心,只好向上汇报了。因为我站在了法上,所以汇报也没用,洗脑班恶徒对我无可奈何。

在这里还想谈一点,有同修说:恶人让写那咱们就写真相让他们看,岂不更好?师父讲:“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1]

从师父的法中我悟到,如果我当时写了,无论写出什么内容,那都是在恶人要求下写的,那么这个写的本身是不是在配合邪恶呢?这与自己主动的去讲真相是绝对不同的。

在洗脑班,当我看到有些同修配合了邪恶而被所谓的“转化”后,心里很难过,我就在每天他们出去散步或做早操时,站在窗前注视着同修,用意念加持并告诉同修:不要再配合邪恶了,走好大法弟子的路。

三、沉默是金

常人有句话,叫作沉默是金,它是有一定道理的。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在黑窝里,我们有很多同修就是采取了这种方式走过来的。

我在多次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期间,除特殊遇到能接受真相的世人跟对方讲真相以外,我一天几乎讲不了几句话,甚至整天一句话不讲,心里只是背法、发正念,当然有机会还要炼功的。洗脑班的恶人头(那里称班长)换了一茬又一茬,他们都想在我身上显示一下邪恶的能力,也都想在我身上捞一些政治资本。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我不仅是市里出了名的重点人物,就是在省里也是挂了号的,然而他们的妄念就像一场场的梦一个个的破灭了。

记得有一个恶人头,自称是第四军医大学的高材生,他觉得以他的学识和三寸不烂之舌还制服不了连大学都没上过的我,那简直就是一种耻辱。于是他利用半个多月的时间,每天到我住的房间单独跟我交谈一、两个小时,此恶人时而高谈阔论,时而散布歪理邪说,时而又是威胁,甚至破口大骂。在这期间,我也经历了各种心性的考验,但我始终牢记师父的话:“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就这样,他说他的,哪怕说的再恶毒,腥臭的唾沫星在我脸上乱飞,我始终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心里不间断的发着正念。最终邪恶败了,他们再也不找我谈所谓的“转化”一事了,他们就把我关在房屋里不让我出门,这期洗脑班结束了就把我放回去了。

在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期间,我实现了我的诺言,没配合邪恶一件事,没留下一个字。

结语

在师父正法即将结束的今天,为什么我们有些地区洗脑班的恶势力不但得不到抑制、解体,反而更加猖獗呢?并且还严重干扰了我们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同修们,我们要扪心自问啊!

最后以师父的教诲作为结束:“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3]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