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盖在怕心里的妒嫉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一直以来,我有一个思想障碍,总觉得自己无论在未得法前或是修炼后,从来都不会去刻意搞人际关系,虽然心里知道很多搞关系的方法,但是从来不忍心真的出手去整人,因此就觉得自己和别人比起来,已经算是很善良了。

修炼后,在这种观念的障碍下,遇到矛盾根本做不到无条件向内找,往往第一念都是:他怎么能这样?他为什么这样对我?他这么过分凭什么还过的这么好?多半都是先瞧不起对方或是先气的不行,理智上知道事情不能看表面,经常提醒自己不要被后天观念带动、要分清真我与假我,但是效果不彰,向内找时,有时是强压着忿忿不平的情绪,或是带着高人一等的心理状态,其实那时心里已经充满了恶念或邪念。“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1]

由于这种心理状态不容易在与人相处时暴露出来,但是长期不去,一度已经对我的精神上、身体上造成伤害,并直接影响到心性,比如精神上明显感觉热情与活力的丧失,身体上,心脏有时会有紧紧的压迫感,严重时会因为接连产生怨恨而造成心跳加速、心悸,甚至有一次在与同修有矛盾时,因为心理不平衡,而守不住心性,动用功能,事后很懊悔,在心里(当时出门在外没有法像)赶紧向师父认错,求师父挽回造成的损失,“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2]就这样一方面苦恼于无法突破这不正确状态,一方面又在与同修之间有矛盾时没有正悟而加重那不正确因素。

前一阵子,慈悲的师尊点化我,让我看到两位同修的经历,由于同修强烈的在我面前表现出这些状态,终于使我猛然清醒,原来我的“妒嫉心”有很大一部份一直隐蔽在后天观念形成的“善良”的观念与“怕心”里。

有位A同修深信自己很真很善,与同修有矛盾时,委屈自己总是被攻击、排挤的一方,因此喜欢抱怨,怨气冲天。其实A同修妒嫉心极为强烈,他很乐于谈论同修的不足与“酸葡萄”同修的长处,但是因为他怕心重,所以不敢与同修有正面冲突,反过来他认为是自己不会与别人一般见识,再接着顺水推舟的认为自己好,姿态高,从而做不到无条件向内找。

另一位B同修表现的很愿意在法理上开导同修,但是见不得欺负人的事情在他周围发生,然而在他所处的地区,同修们一致认为他喜欢欺负人。具体表现就是B同修对于某些方面较弱势的同修很有耐心,好替对方打抱不平;对于某些方面较强势的同修,会有意去锉对方的锐气。其实B同修的行为是建立在妒嫉心上的,对于他所谓弱势的同修,因为B同修自觉高人一等,所以愿意拿出善心、善意来对待,对于他所谓强势的同修,因为他自觉比不上,自觉低人一等,所以在妒嫉心的驱使下,用“欺人无”的心态来对待对方,好让自己能有“平衡点”。

同修突出的表现,使我悟到,原来在此之前,我认为自己所拥有的善,其实是建立在怕自己受伤害、自我保护、为私为我的基础上;因此也一直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与同修相处,用妒嫉心在衡量、对待同修。

不愿意整人其实是怕被人家反整,不敢出手也不完全是替对方着想,其中也包含着怕因为与别人干起来让自己变的更坏,用善良掩盖自己的怕心。当有人惹着我时,其实内心很想报复,但因为怕心作祟,怕一旦报复就是一个证明自己不好的实质行为,不是真正扎实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改变自己,而是怕犯错误、怕伤害到名利情,于是这时虚伪的善良就跳出来,用“欺人无”的心态来骗自己,骗自己不跟对方一般见识:我跟你不一样,我能忍。

狡猾的后天观念为了怕“假我”受伤害,因此刻意不去搞人际关系,但是这个“假我”并不是坦荡的与人相处,尊重、敬重他人,而是心胸狭窄的在用变异的观念衡量对方、评断对方,简单的说就是把同修分三六九等,符合自己的观念就感到服气,认为对方所获得的是理所当然的,能替对方感到高兴,就算对方日后犯了什么错,也能宽容以待;但如果是对于某些方面不符合自己观念的同修,一旦对方得了好,轻则高姿态,觉得对于他也算是一种鼓励,重则心里就会妒嫉,感到不能释怀。每到不能释怀的时候,这时为私为我的“伪善”又跳出来了,顺着“假我”的思维想着,虽然我没有得到他所得到的,但我没有象他一样有什么不好的缺点,也就是骗自己我跟他不一样,满足了求名的心,我还是比较好的。

从修炼以来,我一直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妒嫉心,因此对于去这颗心一直没有去重视,也是实修不足的大漏:觉得自己一朵花!回想过去,因为妒嫉心,错失了深挖自己执着心的大好机会,还因此加重了负面思想,人为的造成与同修的间隔,造成整体的有漏。

这是这一阶段对妒嫉心的再认识,写出来曝光它,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