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云南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综述(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接上文

四、二零一二年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明慧网报道的被迫害致死的云南法轮功学员有两位:

王岚被迫害致死

云南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岚因修炼法轮功,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中共江氏集团的迫害下,于二零一二年元月一日在家中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王岚去世后,中共人员不顾事实,欺骗不明真相的警察和民众说:王岚是因为生病,法轮功不让吃药而死的,把王岚的离世企图嫁祸于法轮功,其目的就是为这场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脱罪责,继续维持这场邪恶的迫害。

王岚是被迫害致死的。从迫害法轮功一开始,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晨五点,在全国各地对法轮功辅导站站长、辅导员的大抓捕中,王岚也于当日凌晨五点被绑架、抄家、关押;之后在十二年的迫害中王岚多次被绑架、强行洗脑,关押和判刑四年。王岚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期间,三次被关禁闭室,长期(每天十六小时)坐在小凳子上不得活动,集训监区专管队长杨欢、副队长郑频还指使牢头等人员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王岚的饮食中,使得原本精明的她出现记忆减退,精神恍惚等精神障碍,致体质衰弱,过早衰老,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王岚出狱后又被单位扣发了退休金,使其无生活来源,加之六一零、公安国保警察还经常去骚扰……。生活上和精神上造成的压力,致使王岚患了癌症。开始六一零、国保人员和单位要王岚住院,但又不给王岚解决医保、退休金等问题;后来单位答应安排王岚到云南省白鱼口工人疗养院康复科疗养,但事后又反悔说解决不了费用问题,反过来还责怪王岚不配合,并制造谎言说王岚生了病,是法轮功不让吃药而死。邪党把坏事都做绝了,最后还倒打一耙,其流氓本性暴露无遗。不仅如此,中共还百般阻挠王岚生前的友人参加葬礼。

五、结束冤狱后仍被骚扰案例

中共制造的这场对真善忍修炼者的迫害,不仅通过牢狱、酷刑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更通过株连、骚扰、洗脑来不断的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进行无休止的迫害。结束了残酷的牢狱酷刑,回到家中,等待的是另一轮不间断的骚扰恐吓,不明真相的世人还在充当着中共邪党替罪的羔羊,而法轮功学员仍然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

1、大法中从获新生,残疾人郭伶屡遭迫害后仍被骚扰

法轮功学员郭伶是云南省昆明市土产公司退休职工,今年五十六岁。九个月大时患上了小儿麻痹,几十年中,苦难伴随着她走到中年。一九九七年四月,郭伶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知不觉,全身大小的疾病记不清在什么时候就都好了,成为一个健康的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的残酷迫害让这个昔日的残疾女经历了多次的绑架,在迫害初期,郭伶屡遭绑架和非法抄家,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迫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三日,郭伶从监狱回家。二零零九年又遭五华看守所关押七个月有余,再次被判刑四年,再次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被迫害成股骨头坏死,监狱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九年十月份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让郭伶回家。

如今,社区人员仍然紧逼监控。郭伶回到家后,人也不能动了,每天躺在床上,郭伶家所在的桃源社区燕昊给郭伶丈夫打电话,叫郭伶丈夫每个星期到他那报到,鼓楼派出所的片警李新华也打电话给郭伶丈夫,叫他每个月到派出所报到。在中共邪党的邪恶迫害下,郭伶与丈夫离了婚,一个完整的家庭破碎了。

离婚后,二零一二年过年前,郭伶到桃源社区去找燕昊和鼓楼派出所李兴华,把自己的情况以书面的形式写了一份给他,郭伶说:“我的股骨头需要做四次手术,总计费用一百多万,我现在离婚了,无家可归,退休金一个月只有一千块钱,负担不了昂贵的医药费。”二零一二年三月份的时候,燕昊给郭伶女儿打了电话,仍然不顾郭伶的健康状况,叫郭伶给他们打电话,“报告”行踪。

2、昆明市东川区法轮功学员侯万丽被骚扰

“我们有特权,可以暴力执法”,这是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指导员陈明恐吓法轮功学员侯万丽时说的。

侯万丽,女,五十岁左右,新华书店职工家属。多年来,经常受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骚扰和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多钟,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指导员陈明、张开礼、陈光连(音)、新村派出所警察段顺良,和一名女协警闯进侯万丽家,刚一进门,二话没说,张开礼就要给侯万丽拍照。警察陈明(指导员)说:“我们不存在犯法不犯法,我们有特权,可以暴力执法。今天我们来有两件事:一是看看你还在炼法轮功没有?二是告诉你法轮功是被国家定为邪教的(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你们不能出去宣传。”

警察陈明(指导员)叫侯万丽把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拿给他看,侯万丽说:“如果你真心的想看,我可以请一本给你看。如果是恶意的,我不能给你,我不想害你。”警察走的时候,还要强迫给侯万丽拍照,被她抵制,最后警察没有照成。

3、昆明市海埂体训基地徐从英被非法劳教后仍被骚扰

徐从英,女,五十八岁,家住昆明市海埂体育训练基地,丈夫是基地的职工。今年邪党的“十八大”前,大渔乡派出所警察跑到大渔乡徐从英的兄弟家,声称找徐从英本人,并对家人威胁。

此外,海埂训练基地的副主任王时雨也曾找过徐从英和她的儿子,用儿子(也在海埂训练基地工作)的升职要挟不让徐从英出去发资料。

徐从英原属于基地医务室的临时工。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家庭和睦。为将法轮大法的美好传播给更多的世人,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徐从英在宜良县汤池镇赠送世人法轮大法真相小册子,却遭到不明真相世人的举报,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宜良县公安局,当天晚上送到宜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后,昆明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对徐从英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2004年7月份徐从英从看守所回家。

回家之后,徐从英户口所在地的呈贡大渔乡派出所警察到海埂体育训练基地保卫科,威胁副科长尹祥给徐从英施压,不许她出去(发真相资料),同时利用徐从英的丈夫和儿子对她施压,不许她出去。

此外,大渔乡派出所的警察曾两次打电话给徐从英,不报身份、姓名,问她还炼不炼功,同时威胁不让她出去发资料。

4、昆明况德英遭中共迫害十年,回家后遭昆明市马村派出所片警骚扰

况德英,女,四十九岁,个体经营者,家住云南省昆明市江岸小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早上,况德英在昆明市金星小区花园炼功,被昆明市小坝联防大队警察带到联防大队政保科,警察刘浩罚了况德英二百元钱,直到晚上才让况德英回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况德英怀孕一个多月,在金星小区向世人赠送介绍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却被打被抓的事实,却因此被昆明市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一个多月。从那以后,昆明市公安局警察彭刚每个月以探望为由到况德英家里来,让她不要再出去发法轮功真相资料。

二零零二年一月六日,况德英在金星小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昆明市官渡公安分局抓捕,当天晚上官渡公安分局警察把她的家门钥匙抢走,将况德英送到市公安局,警察私自到她家把况德英家翻个底朝天,抢走了她的法轮大法书籍,炼功磁带,还抢走了家里一千五百元现金,金银首饰、几百元美钞、价值四千五百元的其它物品,总计上万元的物品,还有一辆自行车。后来只归还了一条金手链。之后,况德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云南省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况德英被抓后,家中留下九岁的大女儿,一岁零三个月的小女儿及六十八岁多病的老母,家境非常困难。 原本二零零四年一月六日况德英就应该回家,可几次非法加期,况德英整整被加期九个多月,直到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才回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况德英回老家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向有缘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包括自己以前被非法抓捕的情况,结果被巧家公安局抓到巧家新华派出所,当天晚上就把况德英关进巧家看守所。五个月后,一直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况德英被非法送到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被劳教所非法加期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份况德英从劳教所回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晚上十二点多,况德英在昆明江岸小区的家的楼道里,被巧家公安局国保大队、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国保大队的马斌等便衣警察强行绑架到五华国保大队。到了国保大队,巧家国保大队警察彭宏、陈永海审问她,第二天将她送到五华看守所。在五华看守所呆了一天一个晚上,彭宏、陈永海就将况德英送到巧家县看守所,在那里三个多月后,巧家县法院对况德英非法开庭,没有通知家属,况德英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况德英从监狱回家,在监狱的这四年中,监狱没有让况德英见家人一次,也不许他们给况德英送东西。

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开始,昆明市五华区马村派出所警察杨云昆就屡次到况德英住的江岸小区的家骚扰,欺骗她去马村派出所办手续,杨云昆从电脑里把况德英家里所有的兄弟姐妹的户口情况全部调出来,然后问她的简历,包括况德英哪年读书,哪年来的昆明,哪年做生意,哪年修炼法轮功等等情况。问完之后叫况德英签字,没有办任何手续,完全是欺骗她。

第二天四月二十四日杨云昆又叫况德英去马村派出所,给她照了相,还拿出一张纸,让她在这张纸上按手印,左右两只手的十个手指全部要按手印,还叫况德英签字。况德英问他为什么,他说是上面交代的,这是程序。他还逼迫况德英写不出去发法轮功资料的保证,还威胁况德英不准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不许让法轮功学员来她家。

5、云南文山州退休幼儿教师李国芳几经牢狱 被逼流离失所仍遭骚扰

李国芳是云南省地质局文山州第二地质大队幼儿园退休教师,家住文山州地质队。今年六十四岁的李国芳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被单位人员骚扰,被 “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公安恶警以莫须有的罪名,先后被关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酷刑毒打折磨。如今,“保外就医”回家后,又遭单位、各级六一零、居委会威胁骚扰,李国芳不得不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秋,李国芳给一位朋友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她拿去反映给文山县公安局、文山州教育局,从此,李国芳就被单位、当地公安、六一零办三个地方的人作为“重点”,常以谈话、查询、做工作为由来家中骚扰,不准李国芳修炼法轮功和散发真相传单。

二零零一年一月,文山州六一零办姓周的人员和李国芳单位第二地质大队的纪委书记雷祥通知李国芳去昆明参加对法轮功学员洗脑的“学习班”,为了抵制这种迫害,李国芳被迫离家出走,在外流离失所九个多月。此期间,李国芳的储蓄卡被封,没有了经济来源,无奈之下返乡回家,却又落入单位人员政工科科长王翠蓉、办事员何明、刘美娟的监视中,还通知李国芳到文山州、县举办的第三期洗脑班,当时因身体缘故没去成。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六日下午,单位政工人员王翠蓉、刘美娟、何明领着文山州县六一零办及公安男女警察十多人来李国芳家敲门,以文山州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龙游为首砸烂大门破门而入,警察陶正武翻越门头小窗开门窜入内室,打家劫舍、翻箱倒柜,老伴当场制止这种行为,称这种行为是土匪,警察就以妨碍执行公务为由将老伴按倒在地,戴上手铐。将她送到文山戒毒所。到了四月六日早晨,警察冉龙泉骗李国芳说送她回家,叫收拾东西。没有送李国芳回家,却直接开车,将李国芳送到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冉龙泉等警察怕劳教所不收,就让李国芳在劳教所的招待所住了几天,并欺骗李国芳在劳教决定书上签名。这份劳教决定书是文山州劳教管理委员会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签发的,罪名是长期修炼法轮功,对抗国家法律,以此对李国芳非法劳教三年,时间从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七日至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日止,在李国芳被非法劳教期间,单位扣发了她的退休养老金。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一日腊月三十日李国芳回到文山家中,除夕夜与家人团聚。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李国芳给文山州制药厂退休邪党书记李贵密讲真相、劝三退还送《九评》,被李贵密诬告到文山州南桥派出所,并由李贵密领着警察将郭伶绑架,当晚十点多钟,男女警察二十多人在文山州国保大队教导员赵华、文山国保副大队长朱亚军带领下,强扭李国芳到她家抢夺钥匙,非法开门抄家,之后就把李国芳绑架到看守所,凌晨三点多将李国芳送到文山县看守所,第二天三月二十七日文山州公安局补给了李国芳一张拘留通知书。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文山县检察院对李国芳发了逮捕证,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文山县检察院对李国芳非法起诉,公诉人是文山县检察院的沈燕。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文山县法院对李国芳非法开庭,李国芳的老伴在庭上宣读了辩护词,以事实和法律批驳了检察院起诉中的荒谬、诬蔑之词。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文山县法院对李国芳非法判刑七年,从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起至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止。面对非法判决,李国芳依法上诉。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文山州中级法院人员将《刑事裁决书》交给李国芳,维持邪恶的原判,李国芳拒收拒签。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李国芳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遭到毒打等酷刑,还被打毒针。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还被逼迫放弃信仰,对李国芳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李国芳保外就医回家,又遭到单位政工部部长何明、劳资科周惠英等人的不断骚扰,无奈背井离乡。

6、云南开远市罗云长期遭原单位骚扰

原云南省开远市小龙潭矿务局女职工罗云,于二零零一年辞职离开单位,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九年八月讲真相时遭绑架、非法劳教迫害。后来,她与家人一直遭原单位人员骚扰、监控等迫害。罗云,今年四十岁,原云南省开远市小龙潭矿务局职工;于二零零一年辞职离开单位。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在西坝路发真相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大观派出所非法拘留,九月二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不“转化”又被非法加期五十天。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获自由却被开远市小龙潭矿务局一监区行政办公室张卫及劳资科科长龚伟平强行劫回小龙潭矿务局父亲家里,并让父亲签字。签的是什么没让罗云看,父亲因害怕邪党没敢问,也没看清就签了。龚伟平告诉父亲说如果罗云要离开小龙潭要先通知他们。此后,开远市小龙潭矿务局一监区对罗云一直骚扰不断。

7、昆明市东川区王贵荣被迫害后仍遭骚扰

云南省昆明市王贵荣老人坚持修炼法轮功,遭中共迫害,曾于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九年回家后仍被骚扰。王贵荣,昆明市东川区水泥厂退休职工,男,六十五岁,原籍昭通市,昭阳区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李文学、何斌(警察)、马顺明(610)胁迫单位保安陈堰到王贵荣家里,说叫他到派出所去问话。可是到那他们就把王贵荣带到昆明羊仙坡电力宾馆洗脑班迫害了十天。到回家后才知道家中又被抄了。

二零零三年九月王贵荣又被马顺明,杨顺金等610人员带去东川区党校洗脑班迫害,要求强行“转化”一个星期(此次洗脑班共迫害了二十多人,其中一人是盲人)。从九九年到二零零四年,王贵荣就被非法强迫进洗脑班迫害了四次。其中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九日,一个外地同修送一点资料来给王贵荣,却被李文学,何斌等警察知道了,把王贵荣从东川客运站带去东川拘留所拘留了十天。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的早上,王贵荣出去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的不干胶,被国保大队长徐永林、陈光林等人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九监区迫害了两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王贵荣被保外就医回到了家,之后经常有人监视他。而且王贵荣的退休金因他被非法判刑,610强迫单位到家里逼迫王贵荣妻子,把从王贵荣被迫害后所应该领取到的工资九千多元退给了社保,以及迫害期间两次涨工资每月二百多元都没有给王贵荣涨,总共迫害经济损失达一万多元。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王贵荣回昭通老家看望七十二岁的姐姐,二十四日就被东川区国保大队赵天顺和司法局的两人,以及昭通市昭阳区国保大队的杨云坤、崔刚敏等四人和村支书王文坤,共八人从王贵荣姐姐家把王贵荣强行的带回了东川。他们不允许王贵荣外出去看望他的亲人,还让王贵荣第二天到派出所去问话。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王贵荣又回昭通老家。和家里的人才相处了八天。就被王文坤多次打电话,发短信威胁侄儿和侄儿媳妇不准他们留王贵荣在他们家。

二零一二年的五月十六日,东川区国保大队队长徐永林带领警察陈光林和王贵荣单位工会主席吕兴元等人到家里威胁王贵荣,说:“现在是敏感时期,最好不要到哪里去。”

八月二十一日,东川区新村镇办公室主任带两人又到王贵荣家中威胁他,说要开邪党十八大,不许他自由出入。

8、云南昆明安宁法轮功学员张玉遭骚扰

云南昆明安宁法轮功学员张玉,六十岁左右,昆钢龙山矿退休职工,安宁610、国保、龙山或温 泉派出所警察经常去她家骚扰。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还去她家非法抄家,对她非法监视居住半年。张玉的妹妹去看她,温泉派出所警察也去骚扰。

9、修法轮功获健康 昆明彭素芬屡被中共骚扰

昆明市东川区七旬彭素芬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身轻体健;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老人屡次被骚扰。彭素芬,女,是昆明市东川区因民矿职工家属,今年七十三岁。在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六日晚上,彭素芬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横幅挂在了东川区新桥河的人行天桥上。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彭素芬收到了昆明市检察院朱林的起诉,之后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对彭素芬判刑一年。此次判决以杨晓萍为审判长、杨捷为审判员、李兴虎为代理审判员、段云萍为书记员。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彭素芬拿到了判决书,彭素芬上诉到云南省高级法院。可是却没有得到答复,云南省高级法院审判长李杰、审判员张迎宪、代理审判长赵启良、书记员董秘等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因此,彭素芬又就省高院的判决即[2010]高刑终字第1726号刑事裁定提起控告检举,但至今没有得到答复。

与此同时,彭素芬及她的家人一再受到东川区六一零、国保大队人员的干扰和恐吓。

六、二零一二年被迫害的其他法轮功学员

1、昆明市北市区书香门第小区法轮功学员段丽媛被绑架

段丽媛,女,五十六岁,自营钢材企业,家住云南昆明市北市区书香门第小区。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多钟,昆明市官渡区610、官渡区国保大队共八人,闯入段丽媛家中,将她绑架,同时抄走大法书籍、真相光盘、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设备。

当时来抄家的警察及610人员均不报姓名和电话号码,搜查清单上也没有签字,现段丽媛被非法关押在官渡区看守所。国保大队人员还威胁段丽媛家人不许将此事告诉其他法轮功学员。

2、云南省林机厂退休职工晋爱泽被绑架

昆明市云南省林机厂退休职工晋爱泽女士(六十多岁),被释放后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向世人传播神韵光碟时被恶人诬告,又被昆明五华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关押在五华区看守所。随后被非法劳教三年,现关押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3、云南宾川王玉林三月被绑架 十月遭非法开庭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家住云南省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的王玉林一家遭到了宾川县公安局警察的非法抄家。王玉林至今仍被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家属为他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但是宾川县公安局、610、国保一直阻挠律师会见本人,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宾川县法院对王玉林非法开庭,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王玉林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

4、云南宜良县法轮功学员王进仙遭绑架

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法轮功学员王进仙,五十八岁,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在宜良县古城镇街上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宜良县看守所,至今未归。

王进仙原为宜良县百货公司员工。二零零七年因向同事讲真相、发《九评》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一年四月出狱。

5、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对桑永年、童云涛夫妇判刑三年缓三年执行

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星期五上午九点,昆明市中级法院对桑永年、童云涛夫妇非法庭审。后对老俩口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

桑永年,男,七十二岁,昆明市城市管理局路灯照明管理处退休职工。童云涛,女,六十七岁。夫妇俩住在昆明市官渡区明通路。一九九七年,夫妇俩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身心受益,道德升华,多年来,一直坚持向世人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午,夫妇俩在向民众讲真相时,被绑架,当天被昆明市西山区公安分局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法轮大法真相资料,真相光碟,MP3。之后,西山公安分局勒索两位老人两千元钱作为“取保候审保证金”,对夫妇俩取保候审。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昆明市检察院(2012)昆检刑诉字第89号起诉书非法对桑永年、童云涛夫妇俩非法起诉,检察员:韩纯盈。昆明市中级法院将于四月六日上午九点对夫妇俩开庭,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

6、云南昭通市镇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惠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云南昭通市镇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惠(女,五十八岁)在镇雄县政府大门口讲真相被绑架, 关押镇雄县看守所,具体情况不清。

7、云南宣威法轮功学员陈志双老人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云南省曲靖市宣威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陈志双老人。一星期之前,国保大队就到她家非法抄家。之后老人安全回家。

8、云南省宣威市徐燕晶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一位被非法软禁

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早上九点半左右,云南省曲靖市国保大队和宣威国保大队警察二十多人去了宣威师范学校徐燕晶老师家(徐老师二零零五年曾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单位开除工职),警察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法轮大法书籍、两台电脑、私人物品。抄家后徐燕晶老师就被警察直接送到宣威市看守所,同时徐燕晶的侄儿子徐子仪(音同,未修炼法轮功)家遭到非法抄家,还被威胁,连旧的打印机也被抄走,抄家后,徐子仪也被送到宣威市看守所,当天晚上徐子仪由父亲带回家。

宣威市路政管理局的李学民家也被非法抄家,被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打印机、电脑以及其它一些物品,抄家以后,李学民和妻子唐辉(宣威师范学校教师)都被送到宣威市看守所。

原宣威师范学校教师杨春9月1日在大理出差时,被宣威市国保大队警察强行带回宣威师范学校的家里软禁起来,不得与外界接触,杨春在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去年年底才回到家,在杨春被非法判刑的同时,宣威师范学校将她非法开除。

9、云南法轮功学员刘永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晚, 昆明法轮功学员(原长春法轮功学员)刘永在云南普洱市孟连县娜允古镇被孟连公安局非法抓捕,目前被关押在孟连县看守所。参与迫害的是孟连公安局胡文武、李侄栟、罗云,签署非法抓捕和非法抄家的是孟连公安局长吴国龙。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下午六点,胡文武、李侄栟伙同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和黑林铺派出所五个公安警察闯到刘永在黑林铺假日城市小区1栋1单元701室租用的房子进行非法抄家,并强行踹开锁着的房间。非法抄走打印机、电脑、刻录机和《明慧周刊》等资料。十二月十七日孟连县法院对刘永非法开庭审理。

刘永,1972年出生于吉林长岭,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二零零一年迁居昆明,是云南省优秀画家和雕塑家,先后在长春市邮电学院、吉林大学、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工作,是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特聘副教授。他的妻子刘艳是云南文理学院大学外语教学部主任、副教授,也是法轮功学员,遭到公安骚扰后被迫从单位辞职。原本温暖的家被中共迫害的陷入绝境,老人卧病在床,女儿高中在读,全靠亲朋好友们关照着。

10、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李品利绑架抄家

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云锡广元物业公司金盆小区扫地职工李品利:女(单身)49岁,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三日在贴大法真相标语时,被警察绑架并抄家,连她80岁的老母亲和姐姐也被抓去恐吓。

11、昆明市东川区法轮功学员石祖芳遭绑架,后以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四日下午四点,石祖芳在一同修家,东川新村派出所7、8名警察到该同修家,不分青红皂白强行带走了石祖芳, 今天早上警察到石祖芳家送拘留通知书,并叫她老伴签字,人已经送到东川拘留所。十二月七日,被迫以取保候审回家了。

12、赠民众神韵光盘 昆明刘翠仙等四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刘翠仙、彭玉梅、冉晓曼、刘晓萍在禄丰县妥安镇向村民们赠送神韵光盘时,被妥安镇保安恶告,遭禄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

次日凌晨五点多,冉晓曼的丈夫接到禄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的电话,说冉晓曼犯事了。冉晓曼的丈夫说:“我妻子不偷不抢,她犯什么事了?”警察说她散发法轮功资料。冉晓曼的丈夫说要去看妻子,警察称要一个月以后。

这期间,刘翠仙和儿媳彭玉梅的家人也接到禄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的电话,叫他们到禄丰县公安局给刘翠仙、彭玉梅送衣服。十二月二十四日星期一,刘翠仙的家人到禄丰县公安局,开始值班警察还否认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家属说:“我们是接到禄丰县公安局警察的电话才来的,如果你们不知道,我们就上楼找去。”这时楼上下来四、五个警察,将刘翠仙的家属堵在一楼,不让家属上楼,其中两个便衣,一个是国保大队队长黄某,一个姓潘,另外两穿着警服,警号分别是030645、030414。黄某承认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并说现在人被关在禄丰县看守所。这时有警察拿出相机要对家属照相,家属说:“你们可以给我们拍照,我们也可以给你们拍照。”

因为刘翠仙和儿媳彭玉梅开的私家车也被扣押在禄丰县公安局,家属提出要回被非法扣押的车和手机,同时提出要为刘翠仙、彭玉梅聘请律师。之后家属到禄丰县看守所给刘翠仙婆媳送了衣服。

十二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刘晓萍给自己的姐姐打电话,要姐姐为她请律师。她姐姐第二天二十三日早上到高教小区刘晓萍的家,打开门后发现,屋里一片狼藉,整个家就像被抢劫了一样,床上的被子被堆成一座小山,三门柜里的衣服被翻的乱七八糟,目前已知有李洪志师父法像、《转法轮》及其他法轮功书籍、一台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被人拿走。刘晓萍的姐姐见状非常震惊。

十二月二十五日,刘晓萍的姐姐打电话问禄丰县国保队长黄某,黄某承认去了刘晓萍家非法抄家,并称参与的人还有昆明市警察、辖区的月牙塘派出所警察及高教小区居委会人员。刘晓萍的姐姐质问:“抄家应该有搜查证,当事人也要在场,被抄去的物品要有搜查清单,还要给家属一份,为什么什么也没有?我们家属也不知道?”黄某强词夺理说:“特殊情况下除外。”

刘晓萍的姐姐在二十五日当天下午三点多钟赶到禄丰县看守所给妹妹送衣物,看门警察说找不到刘晓萍的名字,刘晓萍的姐姐只有再打电话给黄某,黄某让她找看守所副所长邵正红,但是看守所看门警察不让,这样反复折腾,最后由黄某联系邵正红,才让刘晓萍的姐姐将衣服送到看守所,而且只能送内衣,外衣都不让送。

刘翠仙,女,五十八岁,云南省昆明市红庙村人,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彭玉梅是刘翠仙的儿媳妇。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初期,刘翠仙被红联派出所(现名棕树营派出所)当成重点迫害人物被严密监视,警察三番五次闯到她家非法抄家、骚扰、抓人,从来也没有出示过任何证件,也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 二零零三年三月一日,刘翠仙到蒿明县四营街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四营派出所警察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嵩明县看守所、昆明市第二看守所,之后被劫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刘翠仙去禄丰看望亲家并讲真相,遭人恶告,先后被绑架到舍子派出所、禄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二天,睡在又硬又凉的水泥板上,任由蚊虫叮咬,全身骨头酸痛,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二零零五年五月七日,警察又将她强行绑架上车,劫持到大板桥云南省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冉晓曼,女,四十一岁,家住昆明市龙头街瓦窑村,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刘晓萍,女,一九五六年十月出生,今年五十六岁,退休前是珠海市饼干厂化验员,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健康。一九九九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刘晓萍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回珠海,在看守所里被强制洗脑、做奴工,剥开心果,手指都剥破了。刘晓萍之后从珠海移居云南昆明,住在高教小区。

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越来越多世人在觉醒。在新的一年里,云南法轮功学员们将一如既往,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救人。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