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儿科医师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一九九六年九月九日,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初炼时身心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

记得第三天在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从我左耳“噌”的一声出去一个东西,我立刻觉得大脑清醒。打坐中能体会到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美妙,不知不觉中身体的所有不适都全部消失,深深体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方知这才是我应该遵循的,明白今生来世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从此坚修大法,坚信师父,扔掉多年来信仰的佛教,生命有了回归的愿望,决心跟师父炼到底,直至圆满回家。

一、在工作中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放淡名利

时时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师父给安排的路一直走下去。

我是一名内儿科副主任医师,看透了社会的黑暗。医院也打着救死扶伤的幌子,不顾病人的安危,勒索钱财贪婪之事比比皆是,本来该治病救人的医院竟成了黑暗、道德败坏的行业了。从领导一年上百万元的收受贿赂,到三、五个月就可以买车,买房的小大夫。老百姓有句口头禅,“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老百姓到医院看病,小病剥一层皮,大病到医院就得倾家荡产。由此看到医院在中共淫威下的黑暗。

我修炼第二年,受社会药品回扣风影响,各个厂家的药商整天坐在医院里督促大夫看病使用自己厂家的药,而后给回扣提成,大夫也不管患者需不需要,哪个药给提成多就开哪个药。一天下来上百元,有的上千元進到大夫的腰包,比工资多多少倍。医院纠纷不断,大夫都抢患者看。医生的职业道德何在?

我的患者较多,患者也愿意找我看,因为态度好,花钱少,病好的快,最主要的是不请、吃、拿、要,我时时用大法约束自己,看淡名利,做个好人,不给师父丢脸,不给大法抹黑,自己没有把乾坤扭转的能力,只能做到:不符合师父要求的,我决不做。那段时间真的难受极了,常人的一举一动都不愿意看。

突然有一天,院长找我,和我商量院医室你去不去,院医室是给职工看病的地方,和经济不挂钩,当时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不能错过机会,这正是自己需要的,有时间自己多看书学法、抄书,钱少够用就可以了。师父让我脱离那个环境,脱离常人为了利益争争斗斗的地方。有人说,你去院医室等于放弃了儿科专业三十多年而转行了,我不觉得可惜,尽管一个月少拿不少钱,但我心性提高上去了。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我的师父看着高兴,自己心里也坦然,常人喜欢的我不喜欢,常人需要的我不需要。常人说:真不理解你炼功人,有钱都不挣,业余时间不打麻将,不穿漂亮衣服,活得多没意思。这就是我们炼功人和常人的区别。

二、在修炼中体现大法的神奇

修炼十六年中,我经历了很多神奇事,难忘的事,下面列举几例。

那是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晚上,我和十几名同修去庙宇做真相,因第二天是四月二十八,游客多,所以选在晚上。那天晚上做了大量的真相资料,贴标语,挂横幅,整个的一片山,和寺院都做一遍,半夜两点下山时,右脚腿疼的不得了,一下坐在地上,原来脚踩到石头上,石头一打滑,鞋帮和鞋底断裂,脚面和脚心换位置了,疼的我大汗淋漓,同修都不知所措,当时我有一念:师父就在跟前,我不怕,别耽误大家的时间,赶快好起来,用手一扳,咯吱一声,脚心脚面恢复原来的位置。我立刻站起来,不疼也不麻了,和同修回家,白天照常上班。此事我和同修都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这是师父在帮我。一般脚崴一周才能好,骨折一个月才能下地活动,这还得是轻的,可我的脚那么严重,不红,也不肿,这又是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一年夏天坐公交车,四个警察也随后上车了。那时坐车就有一念,尤其是警察,他们有迫害大法的,有对师父不敬的,或打骂大法弟子的,让他现世现报。其中一人马上捂腮帮牙疼的不得了,在车上直打转,看样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另一个人说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牙就疼了呢、他说从来没牙疼过,后来忍不住大声叫起来。司机看不行,就近找医院他们下车了。此事要放在现在,我可以上前跟他们讲真相,他要是醒悟牙立刻能好,可是那时,自己正念不足。通过此事,我很振奋,大法弟子一念能对坏人起到震慑作用。

还有一事,我从同修家拿了不少真相资料、粘贴、明慧文章。一出门被便衣跟上了,他骑摩托车,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相距十步多远,我当时想,他是啥,我是神,他能跟上我吗。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师父在看着呢,几分钟后,啪的一声,他连人带车倒在地上,摔的挺重。

还有一次,我坐在床上看明慧文章,突然头晕,脑子一片空白,面色苍白。我丈夫不修炼,是医生,立刻测血压,高压180,低压100,脉搏每分钟40次。这时我嘴也歪眼也斜,说话吐字不清,但心里明白,我立刻发正念,想自己是炼法轮大法的,有师父在,任何东西不得干扰,不准迫害我,在这期间丈夫把一片药塞到我嘴里,趁他不注意转身时,我把药吐出去,此事来势凶猛,我不断的发正念,丈夫急着和我商量到医院去,我说不是病我不去,这是邪恶的干扰和迫害,大约二十分钟嘴也不歪了,眼也不斜了,一切恢复正常。丈夫又一次见证了大法,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走过了十多年艰苦的路程,经历了很多,深一脚,浅一脚,有苦,有甜,渗透了师父多少心血,慈悲的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替我化解魔难,很多事情是师父在承受,在呵护,在鼓励,师父就在身边。今后更加重视静心学法,遇事多找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让师父放心,直至圆满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