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公检法近期对袁洪英老人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上午十点,上海虹口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袁洪英非法开庭,诬判这位在上海给儿子带小孩的老太太三年半刑期。冤判她的“证据”竟是老人以前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过。当天上午九点,法院门口就便衣林立、警车密布,对一个没上过学的善良老太太,竟如此惧怕,要动用那么多的警力警车,可见共产邪党已经如惊弓之鸟。袁洪英不服判决上诉,结果被上海第二中级法院法官段守亮维持冤判。

袁洪英老人炼功前原本一身的疾病:冠心病、哮喘、胆囊炎、双腿浮肿,炼法轮功后全都好了,十五年不用吃一片药;可如今被非法关在看守所迫害,导致以前的病又全都犯了。正好证明了法轮功是治病救命的,而中共公检法却是杀人害命的。

一、派出所绑架、国保处多次阻挠律师介入

上海市虹口区广中路派出所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袁洪英,绑架当天袁洪英两岁的小孙女及东北来做客的她丈夫的姐姐都在场,警察不顾老人和孩子的恐慌野蛮绑架了她,又回来抄了她的家还威胁审问她丈夫的姐姐,造成她姐姐血压升高冠心病发作,匆匆离开上海(怕死在这里),回到东北就住进了医院。她两岁的小孙女没人照看,常常哭着找奶奶;她丈夫也受到了当地公安局的骚扰,导致心脏病复发。

袁洪英的女儿从黑龙江到上海不停的奔波找公安局要人,却不得见。虹口公安局还派人去袁洪英儿子的单位恐吓,问“是谁把袁洪英被抓的事公布到网上去的?你们是不是有国外势力?你们是不是国外势力的后台?”还威胁说要严查袁洪英。老人只是个家庭妇女,自从炼功后一身的疾病全没了,才能来这给儿子照看孩子的,不就炼个功强身健体吗?怎么成了国外势力了?国外势力的标准是什么呀?这种强加的迫害给她一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期间,袁洪英的家人给她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国保处的承办人吕金勇多次阻挠律师的介入。家属找到他说:法律上没有规定法轮功是违法的,这位吕警官不耐烦的喊到:不要给我谈法律。家人想你是执法者不跟你谈法律谈什么呢?吕警官还说:就袁洪英这态度得判四年、最少也得三年半。他所说的态度就是指袁洪英不配合他说出别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字,派出所警察宋祥还打电话给她家人让他们辞退北京正义律师。这种无耻的流氓行径就是中共警察所为?

二、法院开庭继续践踏法律

十月十九号,虹口法院对袁洪英非法开庭,法警保安受国保和六一零的指使百般阻挠家人旁听,一副流氓无赖嘴脸,法院门外便衣警察警车到处都是,还有警察拿着相机疯狂拍照,伺机绑架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共产党拥有国家庞大机器,众多军警特务却对一个只会写自己名字的老太太,恐惧到这种程度,不知上海虹口区的警察们有没有理智的想想这是为什么呢?或许可能他们早已麻木,也没有了自己的思想来思考这些问题了,为了眼前这点既得的利益早已把良心出卖给了魔鬼。

袁洪英家属进法院旁听,法院法警、保安等出来阻挠说:“上面说了,家属只允许进三个人。”家属质问:“不是公开开庭吗?为什么限制人数?”他们还问家属要传票。进去之后,家属只被允许坐后排,不让坐前排。然后又涌进八、九个来历不明的人,却让他们坐前排,家属质问:“是我们的家人开庭,为什么让他们坐前排?他们这些人是谁?”法警说:“这是公开开庭,他们先登记的。”家人问:“既然这是公开开庭,为什么我们家人还不准进来,只能进三个?”然后一个法警就开始对家属耍起了流氓:“你听不听?不听出去!”非法开庭过程中,检察院的所谓“公诉人”宣读那些捏造的所谓“证据”,既没有出示物证,也没有证人到庭。公诉人说袁洪英“破坏法律实施”。律师辩护说:袁洪英是一个只会写自己名字的老太太,她大半生经历坎坷,得了一身的疾病,就是因为学了法轮功,才获得了健康的身体,说她去破坏法律实施,她根本没有那个能力,主观上也没有这个故意,而且她的行为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任何伤害。何罪之有啊?律师还说:如果说“真、善、忍”是邪的,那么什么才是正的呢?

面对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所谓的“法官”周军百般阻挠打断,导致袁洪英的第二位律师没有完整的辩护,并对袁洪英当庭冤判三年六个月,冤判她的“证据”竟是袁洪英以前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过,多么荒唐的“证据”。

三、看守所剥夺家属探视权,声称爱哪告哪告

今年五十九岁的袁洪英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在共产党统治下从小家里非常贫困,没念过书,家里经常吃不上饭,等到家里孩子大了,经济好转一点的时候,她身体却越来越糟,哮喘、冠心病、风湿、胆囊炎、子宫肌瘤、腿肿的很粗,就开始长年的吃药。一九九七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袁洪英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去做人,从此她象换了一个人,凡事都开始为别人着想,她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袁洪英女士曾经三次被绑架,二零零三年袁洪英被非法劳教两年迫害,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被逼迫每天干奴工十四、五个小时,完不成指标恶警还以延长劳教期相威胁。

袁洪英老人这次在上海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虹口区看守所,身份状况极差,有一段时间冠心病发作严重。家属几次要去见人(依照法律家属可以会见了),虹口看守所都是百般阻挠,最后竟然也不让律师会见。家人给看守所打电话,看守所一位姓滕的人接的电话态度野蛮粗暴,告诉家人就是不让见、爱哪告哪告。

家人给驻监检察室打电话,一位姓陈的接的电话似早有准备,声称:袁洪英不想见家人,不想请律师。家人说:我妈妈一直都在请着律师,从没说过不用律师,而且律师上次过来她还让律师告诉她上诉什么时候开庭。姓陈的还是重复着那几句谎话。最后家人伤心的问到:陈先生您说我妈妈被非法关押到这有六七个月的时间了,您说她不想见我们家人,您信吗?姓陈的一时语塞,过后问到那你妈妈炼法轮功你信吗?家人说我妈妈炼功身体好了,与人为善对谁都好,我们都是看到的,我们都信。姓陈的说:你的问题我都回答了,你要是不满意就去告吧。

家人十分伤心,这公检法、看守所都是一副嘴脸,一个鼻孔出气,根本不讲法律,张口谎言耍赖,互相推诿。家人十分担心袁洪英的身体。律师最后一次见到袁洪英,她说自己有很多时候觉得上不来气,血压升高,牙齿松动,吃饭吃不饱,要去拔牙,狱医因她血压高不敢给拔。现在看守所连律师都不让见了,家人更是担心她在里面的身体情况,是不是更糟糕?不然为什么会突然阻挠律师的会见?

家人给看守所所长打电话,所长说:袁洪英要投牢的,就是还要送到监狱去迫害。袁洪英家人向国际上呼吁请来关注这场迫害,关注法轮功学员袁洪英的安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