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接上文

药物迫害的次数、持续的时间及超量使用药物的情况

湖北应城市法轮功学员陈江红,被应城公安局分别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二零零二年四月,二零零三年十月,绑架到湖北沙洋七里湖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劳教。三次劳教,陈江红都被注射毒针,被强制注射了三次,致使她身体受到极大摧残,身上长满疮包,流血流脓,浑身钻心的疼痒。

二零零二年冬天,河北邯郸市锦航绒布厂法轮功学员杨宝春,被邯郸劳教所恶警迫害致右腿截肢。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把杨宝春送到永康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精神病院的邪恶院长经常把无名药物偷偷放在饭里,致使杨宝春食用后,一直口水不断,说话不清,舌头发硬,浑身无力。二零零四年,杨宝春被家人花钱接回。二零零五年六月,杨宝春因为再次进京上访,又被送进永康精神病院,又一次遭受了两年多的药物摧残。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下午,杨宝春找到机会,靠一条腿顽强地跳着逃出了精神病院。可是当晚十一点左右,永康精神病院院长和五、六名恶医开车直接闯进他家,暴力将杨宝春从家中绑架到精神病院。杨宝春第三次“被精神病”。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当家人把杨宝春从精神病院接回时,发现他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家人在万分的痛苦和无奈中,只好将杨宝春送入精神病院救治。

山东省青岛皮鞋三厂职工谈桂华,因去北京上访,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一日被“六一零”强行拖进胶州市精神病院。八名男护士用推葡萄糖的大针管打上毒药。当时她就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达到了极点,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要裂碎了的痛苦。可是第二天早晨她又炼起功来。从那以后每天查房都要问谈桂华炼不炼了,谈桂华说炼就过电针,加倍打小针,加倍服药,从两片到十片,一次服一大把,一天三次都有护士看着服药,每次都要张开嘴让她们看舌头下面是否有药,如果不服从就捆起来灌。到两个月的时候谈桂华浑身发抖,手拿不住碗、筷子,脸色青紫,心痛,头痛,浑身发紫,关节痛,眼睛散光看不清东西,例假不来了,腰弯着,背驼着,眼皮发紧不会动,记忆力明显衰退,神志不清,真成了痴呆模样。

原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高级教师陆红枫,因坚定修炼,被撤销职务。二零零零年六月七日,他的任灵武市一建公司党支部书记的丈夫秦玉焕,伙同宁夏灵武精神病院住院部主任董芸、护士陶志军,纠集一伙人将陆红枫强行绑架到灵武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他们将陆红枫捆绑在床上,强行注射和灌食大剂量损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据精神病院一位医生讲:有一种德国进口药,常人吃一片就会昏迷三天,而给陆红枫每天要灌二十四片。五十多天的非人折磨摧残使陆红枫神智失常,身体极度虚弱。七月底,陆红枫被带回家,毫无人性的秦玉焕仍不放松对陆红枫的迫害,每天给陆红枫灌食大量破坏神经的药物,致使陆红枫于二零零零年九月六日离开人间。

山东胶州马店镇的王维和曾在二零零零年时被劫持到精神病院。在那里,医院给精神病人使用的是一个月一支的长效针剂,这样的针剂给病人注射时立即就可让其昏死过去,可是给法轮功学员却一天打一针。药片加倍灌服。法轮功学员向他们讲真相:“我们没病,我们是好人,你们这是在做坏事!”姓逄的男护士大叫:“什么好事坏事,共产党给我钱,杀人我都干!”王维和被押到这里先被打了一针。王维和因为学法被杨成超大夫看见,杨成超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在地上踢来踢去,又扯着腿从房间拖到大厅,从大厅又拖回来,再五马分尸式绑在铁床上,拷打一会给注射上一针,再打一会再注射一针,一晚上注射了七针,折磨了十一个小时。王维和从此成了植物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嘴巴一张,哗啦淌一地口水。

下毒的方式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下毒的方式有明有暗,明着下毒大多伴随着暴力,暗中投毒则更加阴险。有些时候中共在残害法轮功学员时是各种下毒方式交叉使用的。

强行注射毒针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河北涿州义和庄乡政府从北京抓回了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张莫和他六十多岁的母亲。十月十二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督战。第一个被打的就是张莫。不法人员嫌在屋子里打“施展”不开,就把张莫又拉到院子里,用棍子,三根高压电线拧成的“鞭子”从头打到脚。张莫发出一声声让人揪心的惨叫。张莫的母亲听到自己儿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快晕死过去。乡政法书记任炳辉看到张莫的母亲这样心疼儿子,就把义和庄卫生院的尤洪叫来,凶狠地说:给她打针。老太太说:我没有病,不打针。任炳辉恶狠狠地说:我叫你不吃药不打针!从尤洪手中一把抢过注射器,不由分说扒开老太太的裤子,就在身上乱扎。

湖北黄石市湖家湾煤矿职工法轮功学员程桂萍,二零零二年元月被绑架到狮子山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被“包夹”她的吸毒犯毒打了一夜,第二天她被戴着手铐强行绑架上车转移到沙洋劳教所继续迫害。九大队几个恶警对她拳打脚踢,又把她的手捆绑起来,叫狱医在她的小腿胫骨处,用大约三寸长的毒针,注射红色不明药水。程桂萍当时就不省人事,昏迷过去两天。等她醒来时,已经目光呆滞,糊里糊涂。几天后,程桂萍的妈妈和她的丈夫去看她,她已经不认识他们了。她的妈妈含着眼泪呼唤着她的名字,她只是站在那背对着墙壁傻笑,全家人哭成一团。

强行灌毒

二零一二年三月,许洪宾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起初,恶警逼迫许洪宾服用一种药片时,许洪宾拒绝。恶警指使十来个犯人踩住许洪宾的四肢,捏住他的鼻子,将几片药片强行灌入。就这样,每天恶警逼迫他服用不知名的药片,不知有多少种。每次药片进入体内后,许洪宾头晕、恶心、呕吐,腹泻的都是黑绿色的液体。即使这样,恶警还不许许洪宾上厕所,不准洗澡。

二零零零年八月八日,解放军海军总医院,得知刚被释放的北京法轮功学员李秋侠,想要将自己被精神病院迫害的遭遇在网上曝光后,当天就将她关押起来。在海军医院的背后支持下,李秋侠被送进解放军二百六十一精神病院精三科。护士用勺子撬开她的嘴灌药,还把鼻饲管插到胃里,用注射器把药推进去。李秋侠在二百六十一医院期间,医院对她使用的药物是“芬得劲”,每天十三片。

饭里拌毒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北京女子劳教所附近成立了一个利康所,全体医务人员的宣誓是一定要保守秘密。保守什么秘密呢?就是保守利康所与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丑事。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检查身体要么说她们是“血压高”,要么说她们是“糖尿病”。所谓治疗的手段就是偷偷在法轮功学员饭菜里下药。有时,法轮功学员察觉饭菜中有药,有的饭盒边上都是药面,粥都是苦的。警察怕法轮功学员张扬,伪善地让她小声说,并告诉她这顿有药,别吃了。可下顿,还接着下药,法轮功学员发现了,恶警还是说别吃饭了。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早上,广东兴宁市法轮功学员陈育芳在东岳宫街卖菜时,被兴宁市“六一零”恶警绑架,后被绑架至广东省三水妇教所迫害。妇教所所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要求食堂每天在法轮功学员的饭菜中放入破坏人中枢神经的毒药,许多法轮功学员吃了这些有毒的饭菜后,出现了慢性中毒现象,身体浮肿、萎缩、变形,同时伴有神志不清、记忆衰退、恶心呕吐、头晕眼花等症状,严重者甚至晕倒在地。

湖南郴州市苏仙区五里牌农民法轮功学员罗心球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有一天突然身体不适。旁边的“夹控”,虽然是中共派来的,但是却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偷偷地告诉他:昨天喝汤的时候,你没感觉不对?他说没有感觉什么不对。“汤里面已经放了药。”罗心球才明白,他开始拉肚子,拉出的是那种黄绿色的水。

水果注毒

多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证实,重庆市万州区洗脑班暗地投放毒药。中共恶徒们把毒药用针管注入蔬菜中,入口一咬药味就出来了。恶徒还在汤里面施放不明药物,看上去菜汤五颜六色,有黄瓜片,西红柿片,小白菜叶等等,却喝不得。中共不法人员们还在水果中注入药物。别看他给你送这样水果,那样水果,施殷勤,你可吃不得,那真是毒药呀,有人吃了就吐。

水中下毒

麻城市南湖中学数学教师俞学伦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时,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身体大面积出问题:有肾衰竭的、心脏衰竭的、有大便问题的、有小便问题的,有住在监狱医院的,有保外就医的,有外监区单独关押的。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凌晨两点半左右,铁门一响,俞学伦醒了。值班的狱警肖天波打楼道铁门,与楼道值班罪犯马俊交待了几句就走了。过了几分钟,马俊将一小包粉状药物倒在俞学伦的水杯中,然后又向杯中喷洒药水。又有一天凌晨两点过后,马俊将俞学伦的热水瓶从架上拿到地上,揭开瓶盖,向瓶里嗞嗞喷药,盖上瓶盖离开房间。

天津市南开区六十三中学历史教师张玉兰,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有一次,张玉兰要喝水,看到一个包夹倒完水后,另一个包夹正往她水杯里倒东西,她看到后大喊:张玉凤你往我水里下药!她们无话可说。张玉兰起身冲出监号,闯入恶警李虹的办公室。对她说:你长期残害我,两年坐凳子,长期饥饿迫害我,现在又用药来整我,你这不是往死里害我吗?李虹说:“死不了活受罪,上边逼我们。”张玉兰说:从今天开始不许你们往我吃的、喝的东西里下药。李虹恶狠狠地说:“我们有的是办法。”

放毒气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张荣秋,二零零一年五月因传“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被公安局蒙城派出所指导员李健和恶警刘某骗到县“六一零”洗脑班。因张荣秋始终不说出标语的来源,打手们就趁她晚上去厕所的空隙将有剧毒的气体药物洒在她所住的房间里的木板床附近。她刚躺下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香味,随后她就浑身虚弱,没有一点力气。第二天夜间,凶手又在她的房间里偷着放入毒气,致使她头痛,虚弱,脸色蜡黄。在第三天夜间,凶手第三次在她的房间偷着放入毒气后致使张荣秋当场浑身抽搐,哆嗦成一团。

当天深夜二点多钟,她难受得睡不着,就找了打手头子房思民,严正地指出:“我没有做任何坏事,来的时候身体好好的,现在却被你们折腾成这个样子,你们是不是在这屋里下了毒药?你们进来闻闻!你们这种随便戕害生命的严重违法行为是要负责任的。”打手头子房思民却狡辩道:“这么晚了,你乱嚷什么?你的屋子能随便进吗?”张荣秋用尽仅有的力气反驳道:“你们打我时怎么随便进来呢?”房思民对着她的太阳穴打了一个耳光,又向她的下身踹了一脚,当即把她踹倒在地,又抓起她的头发向地板摔。当看到她全身无力、四肢哆嗦、气喘吁吁的样子时,房思民不自觉地转身和一个高个子看守嘀咕了一句:“看来给她下的太多了。”

在国际舆论的谴责下,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的酷刑貌似减少了,但暗地里仍然阴毒地进行着迫害。这个劳教所里的“禁闭室”表面看与宾馆的房间没什么两样,可是它的毒害却出人意料。禁闭室被警察们称为面包房,墙壁用软皮包着海绵块装修,地面铺的是质地较硬的泡沫垫子。但这“面包房”却暗藏杀机:拉开软皮包着海绵块里面隐藏的是高压线,泡沫垫子底下隐藏的是高科技的电子线路。警察们通过电脑操作释放各种各样的气体,气体从泡沫垫子下部渗透上来,充满整个房间。在“面包房”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被释放出的有毒气体时常熏的恶心、头晕。警察还能用药物气体随意控制法轮功学员的睡眠。

山东省蒙阴实验中学教师伊淑玲被关押进“面包房”后,因喊“法轮大法好”,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张燕等警察把她双手铐在地上遭受“地锚”酷刑达数十天。警察通过电脑操控释放有针对性的气体致使伊淑玲十昼夜没法睡觉。同时在伊淑玲吃的饭里、水里下药,药物致使伊淑玲嗓子哑、嘴上起血泡、嘴角出烂肉。

喷毒液

新疆乌鲁木齐市周月兰女士,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被绑架到乌鲁木齐市女子劳教所。在那里她遭到了多种药物迫害。有一次,有人往她的左手上喷洒了一些不知名的液体,她就觉的有很多虫子在皮肤上爬。后来次数多了,就感觉麻木了。在上厕所方便时,恶徒们逼使她必须在指定的便池解手。恶徒们不知在便池里放的什么药,一解手就有很浓的药味冲上来。连洗手都有特定的水龙头。有时用那水龙头的水漱口,也有药。慢慢地她的意识就不清了。

撒毒粉

二零一零年八月底,前文提到的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药物迫害的麻城市南湖中学数学教师俞学伦,冤狱期满后却被劫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俞学伦发现床铺上有异常的气味,连“陪教”人员都感觉到了,而“陪教”的床上没有气味。睡到半夜,俞学伦感觉喉道不舒服,咳嗽,作呕,吐污痰,就用自来水冲洗身上。几天后听到隔壁也有人咳嗽作呕吐痰,“陪教”说:“那个法轮功和你一样的症候。”

俞学伦向恶警提出床上用品不干净,要求换掉。可是换了一条床单后更糟。他只好将垫的、盖的逐一清洗,清洗了很长时间,涮床单的水都是黄黄的,刺激性很强。恶人们还趁俞学伦不备或上厕所时,向他的水杯中投放药物。俞学伦还发现恶徒们在发给法轮功学员使用的笔杆内、毛巾上也都投有药物。

无所不在的药物

一位山西法轮功学员记述了她在晋中女子监狱遭受的药物迫害。二零零八年十月的一天,吃早饭时,杀人犯李丽荣给了她一个鸡蛋,上午是一缸汤面条,到了下午两点钟以后,她就有中毒的症状。十一月二十一日晚上,在李丽荣的指挥下,几个犯人把“药”洒在她的被子、褥子、吃的食物、衣服、毛巾、牙刷、裤衩、鞋、袜子、卫生纸等一切用品上。而副指导员王彩平,队长王季玲,还叫她脱棉衣睡觉。可是一睡下,浑身象触电一样。这年的除夕上午洗澡,女犯陈运英说把“洗发水”倒在她头上,结果,她的头皮被抹上洗发水的地方就肿了起来,有一寸多长,两厘米宽。有时她喝水,水中被下了毒。刚洗了裤衩、袜子,趁她上厕所时,恶人又把药倒在这些东西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