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周”事件想到中共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新年伊始,一起大陆媒体人与中共官员的对抗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事件缘起于《南方周末》的一篇题为“中国梦、宪政梦”的新年献词被广东省委宣传部官员篡改,结果引发“南周”采编人员的不满,随即在微博上引起轩然大波,并立即成为全国性的事件。众多媒体人迅速声援并称其为“新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和一场“重要的新闻战争”。

这起宣传部门钳制媒体的事件的曝光,令人不禁想起了中共操控媒体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抹黑宣传,那种文革再现的场景至今仍令人记忆犹新。当时的当权小丑江泽民因为一己之私操纵媒体挑起的这场灭绝人性的运动,不仅消耗了大量国力财力,还将中国的新闻、法制以及中国人的道德都拖入了黑暗的深渊。

江泽民操纵媒体抹黑法轮功 发动文革式的迫害

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的迫害政策的实施,是由控制媒体进行的。

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污蔑法轮功为×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第二天,喉舌媒体人民日报就发表文章《“法轮功”就是×教》,江泽民失去理智的咒骂不仅高登社论,从此还凌驾于宪法之上,将对法轮功的迫害推向了政治运动的极致。

早在1999年7月22日,中共控制的媒体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诽谤法轮功的宣传。以中央电视台为例,在1999年期间,中央电视台每天动用7个小时播出各种事先制作的节目,以大量歪曲篡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讲话,加上所谓自杀、他杀、死亡等案件栽赃,极尽能事的对法轮功和创始人进行诬陷和抹黑宣传。

中共控制的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超负荷运转,全力进行抹黑法轮功的宣传。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半年之间,中共媒体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批判文章,竟然高达三十余万篇次。

江泽民借助媒体抹黑法轮功,开启了一场倾尽国力的政治运动,军、警、国安、媒体、司法、外交等等全部参与其中。据披露,至今已消耗了一场战争的费用。因此坐大的政法委,维稳经费也逐年递增,超过了军费的开支。

因为迫害法轮功,法律遭到任意践踏,司法沦为最腐败时期。法轮功学员不但不经任何法律程序被劳教、送洗脑班强制洗脑,还被枉法裁判入狱。连那些依法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正义律师,也受到肆意打压。

迫害之广之深,骇人听闻。据中共内部统计,迫害之初有七千万至一亿法轮功修炼者。至今突破层层封锁传出来的有名有姓的有近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这只是实际案例的冰山一角),至少十几万人被劳教、判刑,无数人被送到洗脑班、精神病院遭受酷刑折磨,致残、致疯的不计其数,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所有的家庭时时处在担忧恐惧之中。

更令人震惊的,是灭绝人性的活摘器官,它的骇人听闻程度,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媒体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仇恨宣传,其中最邪恶荒谬的莫过于中共自编自导的“天安门自焚伪案”。

天安门自焚伪火 烧出喉舌媒体最大的黑幕

2001年1月23日,江氏集团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事件”意欲嫁祸法轮功。中央电视台在“焦点访谈”中播出该事件。海外法轮功学员通过对“焦点访谈”的录像进行慢镜头播放和分析,发现破绽百出。

1、是烧死还是打死?

“焦点访谈”录影证实,刘春玲没被火烧死,却被警察用重物击打头部倒下。

央视天安门自焚镜头的慢动作重放证实刘春玲是被警察打死,天安门自焚是中共策划的一场骗局。
央视天安门自焚镜头的慢动作重放证实刘春玲是被警察打死,天安门自焚是中共策划的一场骗局。

2、烧不坏的塑料雪碧瓶

“王进东”在自焚时脸和衣服已被烧焦,但是他腿间的盛满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完好无损。事后央视记者李玉强承认,雪碧瓶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补拍”的(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央视“焦点访谈”女记者李玉强承认“自焚”镜头有假》的报道。)

3、真假王进东

在央视和新华社的“自焚”报导中,先后出现了三个不同的“王进东”。台湾大学语音识别实验室对王进东的声音作了语音鉴定,得出明确结论:“焦点访谈”第一集中的王进东与后来的王进东不是同一人。“追查国际”经可靠途径查获:参与“自焚”的“王进东”是由一名现役军人扮演的。

“王进东”的三张对比照片证明自焚是伪案
“王进东”的三张对比照片证明自焚是伪案

4、喉管切开还能唱歌

被大面积烧伤的小女孩刘思影,气管被切开后四天就能接受采访并能唱歌。并且北京积水潭医院治疗“自焚”大面积烧伤者,不作任何防护,允许记者近距离采访。这些都完全违反医学常识。

5、谁是画面外的摄影师?

在天安门这样的敏感地带,任何游客、旁观者,包括西方记者,如果要在警察眼皮底下近距离拍摄,早就被警察把摄影器材没收,甚至把人抓走。中共大肆渲染的“自焚”事件中却有大量的远景、近景和大特写,一切都似有备而来。那么画面外的摄影师,甚至是一个摄影团队,又是些什么人呢?

2003年11月8日,由新唐人电视台制作、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的纪录片《伪火》,获得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伪火》影片以精辟严谨的分析,揭示了“自焚”案的诸多疑点,从而证实了整个事件是中共栽赃法轮功而炮制的伪案。

《获奖影片:伪火(中文版)》
《获奖影片:伪火(中文版)》

获奖影片《伪火》的视频可在《获奖影片:伪火(中文版)》中下载观看。

堵塞言论 新闻自由被彻底扼杀

中共在操控媒体抹黑的同时,全力封锁消息,禁闭任何正面的声音——对所有法轮功的海外新闻,以及法轮功学员的合理申辩,都全力予以封锁灭杀;所有法轮功的书籍和资料,统统予以销毁;所有试图采访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外国新闻媒体,一律采取极端应对措施,或把记者赶出中国,或威逼利诱,迫其收声。

对各路媒体,中共强制统一采用新华社通稿,所以全中国上下只有一种声音,一个论调。之后授权各地的报导,也是由当地“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直接向各媒体部门主任一级的人员耳提面命,一般记者无问津资格。

一些没有良知的媒体人为了邀功请赏,讨好主子,撰写一些是非颠倒、歌功颂德的文章,除了继续将死亡、自杀的污水泼向法轮功,还和当局唱起了双簧,将洗脑班、劳教所、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血雨腥风的残暴”描绘成“和风细雨的关怀”,为中共的暴力洗脑添加润滑剂。

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一手操纵的指鹿为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流氓手法,彻底抹掉了媒体的公信力,摧毁了许多媒体人的道德和良知,堵死了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回归之路。

法轮功问题不解决,中国的新闻自由就无从谈起。

坚守良知 传播真相

民众有知情权和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这也是新闻自由的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在自身遭受惨烈迫害的情况下,一直不断地传播着事实真相,无论是传单、电话、短信、传真,都是在维护民众天赋的权利。尤其是中共最恐惧的真相电视插播,更是争取还公器于民的大智大善之举。而这些,本该是媒体的职责所在。

传播真相,世界才有希望。
坚守良知,人类才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