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劳教所黑窝探望被非法关押同修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几个月前,我地区几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关押到远隔千里之外的异地劳教所黑窝内。大家不曾忘记身陷冤狱中的好同修们,继续坚持做好营救的同时,首先面临的问题是需要及时去黑窝看望同修。由于当前证实法的项目非常多,同修们都很忙,去一次往返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和资金,我们几位老年大法弟子(从六十多岁到八十多岁不等)准备和家属配合去见同修。几次下来感触颇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不足之处恳请慈悲指正。

一、去接见也是修炼 切莫用人心对待

警察抓了人,不通知家属秘密将同修劫持到异地的劳教所,大家打听到接见日,准备去看同修。第一次上火车前都在忙活着准备带的衣服、食品和钱,忘这忘那的乱成一片。到了劳教所,却连家属都被拒绝接见,说什么“严管”、“教育”、“三个月以后才能让家属见”等等,甚至存钱、存衣服都不让。由于已经买好了返程票,大家失望而归。

回来后,大家及时向内找,发现了很多不足,去的同修大都抱着很重的人情,只想着去看同修,只顾自己要做的事,讲真相救人和解体黑窝内的邪恶因素成了口号,基点没摆正,同时缺乏整体协调。

A同修:女儿被关在黑窝内,我就一心想着看女儿,没把女儿当同修。由于自己怕心和承认迫害的心很重,去之前就听到什么“三个月之后才能接见”的消息,因此对能见到人一点正念也没有。看到同修们找警察理论要求见人时,我又产生了很重的怕心,怕遭迫害,又对同修产生了怨心,觉得他们不考虑我们家人同修的感受,在心里和同修产生了间隔。

B同修:女儿被关在黑窝内,我整日以泪洗面,沉浸在痛苦之中无法自拔。思想中时常冒出自己岁数大了,来看也太不方便了,家里没钱又没人能帮着把女儿办出来,动了想走人脉的心。看到劳教所警察凶巴巴的样子,又怕女儿遭罪、承受不了。

C同修:平时对这几位被非法关押在黑窝内的同修很崇拜,觉得她们修的好法理清,因此去之前就带着很重的想看到她们的人情。到了劳教所,警察说不让见,我就产生了强烈的争斗心和不平衡的心,一个劲的找警察理论想要压服他们,看到家属同修的表现,又怨他们“太窝囊”,总想让别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做,结果和家属同修产生了间隔。

大家都悟到,把去接见当成事做了,基点摆得不正,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下次一定归正人心,争取把路走的更正。

二、时刻修自己 把讲真相救人放在第一位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第二个接见日的前一周,协调同修找到曾经在那个黑窝呆过和曾经坚持与家属配合去接见的同修到我们这来,把他们的修炼心得和我们交流。临上火车前,大家在一起学法、发正念,互相鼓励之后才出发。并且出发前,协调同修就将消息告诉了黑窝所在地的同修和周围几个市县的同修,大家整体配合发正念。这一次我们破除了劳教所所谓“三个月以后才能让家属见”的规定,去的家属都见到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一路上,我们不忘讲真相救人。

D同修:我是六十六岁的老年女大法弟子,听说家属要去外地见同修,我主动配合,没把自己当成老太太,心想只要我能去,做不了别的,还能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呢。当我和另一位同修去车站买票时,同修跟旁边的人讲真相,里面售票员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冲我们喊:“你们说什么呢,买这么多票要干什么?”(我们没注意售票窗口的小喇叭,外面说话里面听的清清楚楚。)当时我的心很正,边发正念边说:“卖票的就好好卖票,怎么还管买票的?”后面排队的人也都说售票员多管闲事,售票员就坐下继续卖票了。

E同修说:我是八十二岁的老年女大法弟子,独自一人居住在平房,冬季要烧火,于是临行前干了一天的活,提前来到市里的儿子家,准备在这里等着去火车站。由于白天累了一天有些累了,躺那睡着了,等我来到火车站已经停止检票了。我急得不行,一再跟检票员要求让我進去,可是因我年纪大了,他说什么也不肯。看到我急得一身汗,就告诉我一个多小时后还有一趟车,到站时间和这趟车差不多,我一听就向售票处走去。边走边打了自己两个嘴巴子,恨自己不争气,又一想修炼人遇到任何事都不能急躁,如何弥补不足才对,一味自责也没有用。

虽然我从没一个人出过远门,劳教所所在的城市我也没去过,可是我不怕,我有师父管,我一定要去黑窝看同修,找不着地方我不会问吗。于是,我把上一趟车的卧铺票退了,售票员告诉我下一趟车连硬座票都没有了,我没有退缩,毅然买了一张站票,在地上捡了两张报纸准备一会到车上好坐。就在这时,准备乘下一趟车前往黑窝的同修们来了,我激动的和她们拥抱,一个劲的感谢师父的慈悲,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那颗坚定的心,安排同修们来帮我呢。于是,我和这几位同修一块去了邪恶黑窝。

F同修:我是六十多岁的老年女大法弟子,听上次去的同修回来交流说,大家只顾着做事,忽略了讲真相救人,我就想和家属去,一路上遇到谁就把真相讲给谁。本来我和一位同修,还有一位八十二岁的老同修结伴而行,可是火车开了老同修也没来,我们很着急,满车找人。找到列车员、乘警,还找到列车长,无论找到谁我们都讲真相,把我们这群老太太为什么去劳教所,及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遭迫害的真相讲给他们,明白真相的列车长亲自给站台打电话,告诉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没赶上火车,如果去退票请他们一定不要为难,并给予帮助。有一位列车员同意三退,指着胸签上自己的名字说让我们就用真名帮他退了。周围的乘客我们更是不落下,尽可能的讲真相劝三退。

到站后,不一会就看到八十多岁的老同修跟着下一趟车的同修们来了,我们都很高兴。一块来到劳教所,我们又智慧的给警察讲真相。

G同修:和同修配合去黑窝接见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在接见大厅里,我不和认识的同修打招呼,静静的坐在那里发出强大的正念,加持给警察讲真相的同修、加持家属的正念正行、加持一定能让接见。听到一个女警察总是对家属问这问那的,什么炼不炼法轮功啊,好多常人家属马上表态说不炼,我想警察真是可怜,被邪党利用着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家属,我用强大的正念解体背后操控警察的邪灵烂鬼,不让众生对大法犯罪。感受到了和同修们配合的非常默契。

三、突破干扰 信师信法神迹显

第二次去黑窝虽然家属见到了同修,但是有的家属状态不好,不能鼓励同修反而一见到同修就哭。我们通过交流,想到应有同修進去才好,可以在法上与魔难中的同修交流。可是,劳教所盘查的非常严,不是亲属、没有接见证一律不许入内,而且多个警察在一旁严密监听。大家想到,不能被观念束缚,求师父加持我们一定要见到同修,给同修们添正念。

H同修:我是七十三岁的老年女大法弟子,眼神不太好,腿脚也不灵便,走路爱摔跟头,平日里冬季几乎不出门。尤其是不能坐车出远门,一坐车就呕吐不止。几年前乘火车回南方老家,在卧铺上躺着还呕吐了一路,到了老家人都折腾的不成样了,所以对乘车出远门很发怵,心想自己这个样子如果去了只能给同修添麻烦。可是想到解体邪恶黑窝自己也有责任,大法弟子就应该听师父的话,于是我最大限度的放下自己固守的许多观念和人心决定去。到了劳教所,我的正念更足了,正气十足的告诉警察我是大法弟子某某的婆婆,要来看媳妇。当时我什么手续和证件都没有,几个警察钻到门卫的屋里交头接耳,一个警察说:“这可不行,得好好调查调查,上里面问问某某,这是怎么回事……”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不许警察调查,谁也不配问,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师父管,一定能看到同修。结果警察忙忙活活表演了一阵子,最后竟什么也没问,就让我和同修的母亲去见人了。

隔着玻璃窗,看到同修瘦了,但精神还好,同修话不多,告诉大家说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说话间还把手掌放在玻璃上,我也举起手冲同修摆手,还鼓励:“你一定要记住,老父亲(暗指师父)在外面时时刻刻惦记着你,家里的亲朋好友(暗指世界里的众生)也都在等着你,盼你快点回来。”旁边的警察还一个劲儿夸我:“你这老太太,还真会说话。”我借机给警察讲真相:“我儿子和儿媳早就分手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来看儿媳,就是因为她炼法轮功,她太好了,对我比亲姑娘还好……”

我一路上一点也没吐,也没摔跟头,还时常搀扶照顾着同修的家属。

I同修:一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父亲办理接见的手续不全,劳教所以此为由拒绝办手续和接见。我们配合的同修很有正念,一再和警察讲道理,警察也一再强调他不能给办的理由,我们不放弃,不承认劳教所所谓手续不全不给办的规定。随着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解体,警察开始让步,说哪怕是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所在地公安局传真过来一份影印件他们也可以给办。我们不动心,坚持不懈的找劳教所领导沟通,大厅里的所有同修都默默的发正念加持,最后同修的老父亲顺利见到了女儿,老人非常高兴。

几次接见下来,大家逐渐悟到去接见同修也是修炼,给身陷冤狱中的同修增添正念,使黑窝内的邪恶因素大大消减。无论是在路上还是到了黑窝里都可以采用不同的方式智慧的讲真相救人。同时,参与其中的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深切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在家同修的正念加持,自身很多固有观念的突破和在法理上升华后的喜悦。大家相互鼓励,今后要继续走正路,早日解体邪恶黑窝,接同修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