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喇叭响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我是农村人,由于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家庭经济困难,身体的承受力又到了极限,欲生难、欲死又不能(因我有三个孩子,那时都不大)的地步,不知如何是好,带着急切治病的心理走入了法轮大法的门。修炼一个多月,大法不仅使我身体疾病自愈,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而且还给我带来了许多神奇。下面就写出其中的两件。

一、坏喇叭(喊话器)响了至今没坏

二零零五年的秋季,由于恶人举报,我被迫害十余天,经济受到很大损失,绝大多数是借的外债。回家后丈夫象疯了一样教训我,管我甚严。在家既不能学法又不能出去,精神几乎垮了。这时同修鼓励我赶快走出去。我想怎么走出去呢?我决定卖杂货“在社会中到处走”,既能挣钱还债,又能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这条弥补了自己身心上被迫害的创伤,又回到了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来证实法的神路。

在这过程中另外空间旧势力也不断的迫害我,使我没多少钱,只能从旧物市场买来旧的便宜的倒骑驴,总坏总修,喇叭(喊话器)也坏了三个。这时我丈夫说:“也不知道你挣钱不挣钱,今儿个修车,明儿个你又换喇叭,干脆你也不用卖了!”这时我把三个喇叭一齐拿到修理部,修家电的小伙子说:“这两个喇叭上回不都拆过了吗,告诉你了哪个也不能用,你怎么又拿来了?”这时我边求师父加持我,边跟小伙子说:“大姨让你为点难,这三个不管你怎么拆、换,能凑合上一个能响就行!”这时我心里对三个坏喇叭说:“你们是我证实大法的法器呀,没有了你们我怎么去助师正法呀?希望你们三个能达到我的心愿,给我凑合上一个该多好啊!”就这么一念,修理喇叭的小伙说:“那我就给你凑合凑合”。他随便的把第二个坏喇叭拿了过来,通上电一试,喇叭(喊话器)竟响了,他吃惊的说:“哎呀,真奇了!能用了!”我听这坏喇叭的声音比以前没坏时还响亮、脆快!当时我别提有多么的高兴,内心说:“谢谢师父了!谢谢师父了!”从那以后我又拿着这个喇叭开始卖起了杂货,让人感到神奇的是:它至今没坏!

二、就信师父信大法,满口牙保住了

那是二零零九年的那一天,我左边上下大牙突然疼痛,疼得我两宿没睡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行,左眼肿的眯上了,左脸红亮,嘴歪到右边去了,烂饭粒碰上都疼的不得了,用匙送点流食,凉点儿不行,热了也不行。后来我戴上口罩干脆不管它!出去卖货,想打打岔看怎样。高烧多少度不知道,后来烧的牙床子坏了,大牙炸成了三半儿(硌着腮帮子)我用手伸進嘴里往出一揪往地上一甩,连续三次,买货的人说:“你甩啥呢?”我说:“牙!”他说:“你可真狠!”牙揪掉了,脸逐渐消了,牙也逐渐不疼了。

大约好了二十多天,右边的牙又象左边一样的疼起来,右边的眼照样肿得眯上了,脸肿了,嘴又歪到左边来了,照样用匙往嘴里送不凉不热的流食,我又艰难的度过了一星期,不停的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师父帮我。”由于师父替弟子承受,使我挺了过来!

大约好了五个月,满口牙不知是哪个,碰碰哪个都疼,疼的我直冒汗,怎么呆也呆不了,满口牙一点东西也不敢沾,这时我丈夫看我实在挺不了了,命令女儿说:“赶快送你妈上医院全拔,换假牙!”由于我的承受力已到了极限,没办法,只好去吧!到医院大夫一看说:“你的满口牙周都不行了,吃消炎药,消肿后得全拔!”我说:“我不想吃药也不想全拔”。大夫说:“那没办法,可够你受的了!”我女儿说:“妈!满口牙全拔,我给你掏钱!”大夫还说:“拔完牙到换新牙,至少也得半个月。”我想:满口牙拔掉了半个月,常人看我瘪瘪的嘴会怎说呢?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修炼到这份上,那该多么有损大法的形像啊?再说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怎么躺在常人的椅子上,让他摆弄来摆弄去的,他能治了神的牙吗?于是,我对大夫说:“药我也不买,女儿咱娘俩回家!”大夫当时也感到无可奈何。女儿说:“妈,回家后你这个罪得怎么受哇”?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边走一边跟女儿说:“这回我谁的话也不听了,也不信了,回家后就信师父、信大法,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我有师父管着,一定能闯过去的!”到回家后,我每天忍着剧痛学法,发正念,求师父。还不停闲的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就凭着信师信法、坚忍的毅力,一个星期我终于又闯过来了!满口牙都保住了,到现在满口牙也没有再疼过,什么东西都能吃了。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