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将我从绝症的魔掌中救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我丈夫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有缘开始修炼法轮佛法,那时,我对他学法炼功的态度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九九年,大法弟子受中共迫害后,我当时不明真相,就开始反对他,致使他学法炼功有时只好避开我。

2010年8月间,我肚子疼,大便不通,紧急到县医院看医生,医生初诊为炎症造成肠梗塞,鼻孔插管排胃液,挂针,如此折磨一周,肠仍不通,无法進行肠镜检查,后怀疑是肿瘤。在医生的建议下,急转省医学院附属医院。又过去一周,还是不通,在这一周的时间里,插管,24小时打点滴,一换针就疼痛难忍,几回死而复生。

一天晚上,梦到自己被两个陌生女人挟持带走,我紧张地问:“去哪里?”她们说:“去一好地方。”“还能回来吗?”“不能回来了。”这时,丈夫来叫我“不要去”,我就挣开她们回来了。

后来在肠道不通的情况下,医院强行進行肠镜检查,确诊是结肠癌,紧急進行手术,手术持续5个小时,切除了一大段结肠,病理化验结果是已有一些癌细胞转移出去,所以接下来是为期六周的全身化疗,化学药物流蚀全身,其难受程度真是难以言表!

丈夫一直陪伴着我,他身带着大法的护身符,并带着Mp3听大法录音,奇怪的是,这回我不反对他了,由他听。但当他不失时机地要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我就顽固地不念,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太固执了!

化疗结束后,复查没事。时隔一年半,2012年7月下旬,再次到附属医院复查,肠镜,拍片子,做CT,发现癌细胞已大面积转移到双肺,肿块大如拳头,到了肺癌晚期,已失去了手术的机会。医生建议留院化疗,但上次化疗时,与我要好的病友凡是转移或复发的,都化疗不了多久,医院就拒绝收治了,让他们回去等后事。他们唯一能依赖的是医院,结果医院却无能为力,这是多么残酷。

我丈夫问医生,若继续化疗,情况会怎么样,医生暗示没有第二种结果,这是丈夫后来才告诉我的。丈夫当时就把我带出医院,医生说很遗憾,针水都开(付了款)了,都不打,我当时就流下了眼泪。

我们先到一个旅馆住下来,丈夫要我念“法轮大法好”,把Mp3塞到我耳朵里,我接受了,心里平静了下来。第二天,我们乘车回家,一路上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越听心里越平静,阵阵暖流在身体里涌动。

回到家,就忙上厕所,拉了很多很多脓血一样的东西,我正紧张,丈夫就说“师父帮你清理身体了”,我感觉是这么回事,因为上次肠镜发现有大肠息肉,所以这次肠镜切了息肉,三天每餐只能喝一点汤,肚子空空的,怎么突然排了那么多东西?此后,我就与丈夫一起学法炼功,婆婆担忧我身体状况,捡了一大堆中药回来煲给我喝,一喝就泻肚子,后来竟将药煲糊了,罐煲裂开了,要重新买药罐时,发现余下的一大包药被老鼠咬坏了,这才悟到修炼人身体是没病的,干嘛要吃药?

我与丈夫一起比学比修,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上楼梯,丈夫还撵不过我,要是我不学法炼功,继续在医院化疗,早就领到病危通知了。是法轮大法师尊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永远的生命,我如何能报答师恩?

在我及丈夫的影响下,我们身边的不少人都逐渐理解大法,明白真相,都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谢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