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在手机讲真相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去年二月份由于操作失误我电脑的加密卷头损坏了上不了网,等待着技术同修来家修电脑。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技术同修把我电脑修好了,并让我试一试。我坐在电脑前,看到屏幕中间出现了三个象小光碟那样大的字“改串号”,当时在梦里还奇怪呢,我电脑里也没有这个程序目录呀。醒来后和同修交流,同修说这好象是手机的功能,可能是师父点悟让用手机讲真相。正巧有一位同修来我家说她想要用手机讲真相。

就这样,在师父的点悟下,在技术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下,我开始用智能手机发彩信、短信、播放语音真相。当时除了这三种项目外并不知道还能直拨讲真相劝三退。一位老年同修说他们那一片的老年同修们直拨劝退都做了好几年了,效果很好。当时我就想,人家老年同修都能做得那么好,我是年轻同修也不差什么,我也要直接打电话劝三退。(谢谢师父!谢谢那位同修!)

回家后我就着手准备,认真思考了接电话的可能有哪些人群,于是精心搜集整理了一些电话劝退内容(有对普通世人的、有对无神论的、有对信基督的、有对警察的,还把“你知道吗?”那个小碟片上海外大法弟子劝退公安的录音逐字逐句扒下来),之后打印好并装订成册,命名“给世人讲真相”。

准备工作做好了,就找了一位正在跟我学手机技术的同修,同修边发短信边帮我发正念,我就坐在路边,一手拿着那份“给世人讲真相”的材料,一手拿着电话,心里也是紧张的,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不断的为自己加油、鼓气,终于拨出了号段内第一个陌生号码。我就象播音员一样一字不差的完全是照着材料上第一篇内容念的,念的时候心也不稳,感觉脸在发烧,声音颤抖,腿也有点哆嗦。那位男士听完了主动和我聊了起来,他说我听出来你是照稿念的,说他以前接到过不少法轮功的短信、彩信和录音,从来没有人在电话里直接对他讲,我是第一个对他讲的。还说对我念的“谁发动迫害谁遭恶报”这句话很认同等等,最后以“高平安”这个名字退出了党团队。当时我和那位同修特别激动,一直感谢师父的加持与鼓励,也感谢给世人发过彩信、短信、播放语音做前期铺垫的同修们,那种心情真的是无以言表……

接下来几乎每天晚上吃完饭、发完正念,就和同修们出去“散步”,发完彩信、短信就直接打电话劝三退。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照稿念的,材料里的内容几乎都念过,虽然是自己亲自整理记得也很熟,可是一直没有脱稿,好象一离开稿子就不知说什么了,其实还是紧张,还是怕心在作怪。我问自己怕什么呢?是怕说不好丢了面子吗?是怕自己心里没底对方不肯接受吗?都是陌生人也不认识自己,大不了挂我电话那又能怎样呢?怕什么呢?其实当时自己也知道“怕”这种物质是修炼人必须要去掉的,但就是必须得照稿念,否则心里就没底。说白了,正念不够。

随着晚上散步的人越来越多,我觉得再拿着一本材料念挺招人眼的,不安全。就想出了一个“人”的办法:就象上学考试时用来打小抄做的可以折叠的小纸条,上面用大米饭粒大小的字写满了我要讲的内容,握在手心里,谁都看不出来。当时还挺得意的,夸自己聪明(不知道天上的正神和护法神看到我当时的那个样子会怎样想)。我那时每天都得用二、三十张卡往外发彩信、短信,等我把那些卡轮番用完后天也黑了,在有路灯的地方能看清我做的小纸条,可以念,没路灯的地方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就念不了。在这个期间有几个同修也开始在电话里直接劝三退了,她们没有怕心、顾虑心,也不用稿,就是直接说的。当时自己也很着急,就是突破不了。

直到同修们发现了一个“洞天福地”——一个野外的高大土坡,地势非常好,放眼一望很空旷,心里特别敞亮,而且沟壑的地方杂草丛生,往那一坐谁也看不见,我们打电话的几个同修就两人一起找好位置坐下来直接打电话。我们相互鼓励相互帮助,有的世人提出的问题回答不上来,另一位同修就主动把电话接过来继续讲;有的世人不听一下挂断电话,另一同修马上就打过去继续补充;有的人实在不听,我们就把专门针对不听的人所编辑的短信马上发过去。回去的路上大家还在一起交流针对某个问题怎么回答效果会更好……慢慢的,我发现自己不用照稿念了,怕心少了,心态也稳了许多,讲真相时很流利,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相互帮助鼓励下,我的智慧也一点点的打开了。

后来那个土坡盖工厂了,我们就不去那儿了。现在天冷了,年轻同修打电话没人注意,老年同修拿个电话总打就很引人注意了,我就想了个办法,把电话插上正常的耳机,胸麦克别好了,帽子围巾一掩盖,手机拨完号了,就揣兜里,一边走一边讲,谁也看不出来,也不引人注意,还以为两个人在路上溜达呢。

我们这儿做手机的十几位同修基本都能直拨劝三退,一开始没突破时也是由突破的同修带着先跟着学,等到自己打时一时说不上来,旁边的同修马上接过电话继续补充,就这样相互配合、鼓励、圆容,直到同修们突破出来了才放手。建议其它地区突破出来的同修多带一带想要突破的同修,最好两个人一组,既不引人注意,相互还能补充圆容。

通过静心学法和参考《明慧周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们在直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也积累了一些小经验,写出来同大家探讨,我的开场白是这样的:“您好!朋友,接通电话就是缘份,首先祝您及家人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耽误您一分钟时间告诉您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你知道吗?”(接下来讲藏字石)每告诉世人一个真相之前都要问你知道吗或者你听没听说,让世人随着自己的思路走。当讲到“天然的形成了六个大字‘中國共产黨亡’”,后马上接下一句:“当时的新华网、《人民日报》、央视十频道等国内一百多家媒体报纸都报导了,但没人敢提最后那个‘亡’字。你要不相信可以到百度打‘藏字石’三个字去搜。”如果当时没衔接上有停顿,那对方听到“中國共产黨亡”时有可能就挂断了。当让世人退出党团队时,如果对方不接受,马上问他两个问题:“那我问您两个问题,您对现任一党独裁统治下镇压学生、强占土地、转移资产、强奸幼女、迫害大法、活摘器官、贩卖尸体、道德沦丧、无官不贪无官不腐的所作所为你拥不拥护?真的是天灭中共来了的时候让你给它当陪葬你愿不愿意?”不等他回答,自己就帮着回答:“那咱们当然不愿意了,是不是?”一般问完这两个问题都能退。当问到对方入没入过党团队,对方说早退了,一定要补充问一句:“是大法弟子帮您退的还是您认为自己超龄了自动退出的”,如果对方认为是超龄自动退出的,一定要给对方讲明白。如果对方是国民党员或者确实什么都没入过,一定要把大法真相讲给他,并且让对方把真相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暂时没有上网渠道,可以把名字和退出什么写在钱的背面花出去,他就积了大福份了。有的世人什么都不相信,可以告诉他:“不相信不是你的错,是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后破坏神传文化,它宣扬的无神论欺骗了你。”还有,讲完真相我们不要对世人说谢谢,敏感的人会认为我们有什么企图能得到什么好处,可以说一句:“最后祝您及家人幸福平安,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再见!”

我们整理的《给世人讲真相》中的〈电话劝退一点经验〉(片段)里面都有,感觉讲真相与对方互动时尽量随意一些,口语化一些,就象两个人在唠家常一样,你有来言我有去语,这样效果可能会好一些。

在直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由一开始机械的照稿念到虽然脱稿,但和世人互动时有时递不上“当票”,再到现在基本能自如流畅的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能站在世人的角度,考虑世人的感受,互动效果比以前要好一些,成功率比以前要高一些。我深刻的体会到,这个过程真的是魔炼自己、修好自己的过程。“面对”各种各样的世人:破口大骂的、恐吓的、搞色情的、玩世不恭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善良的支持的……,我从一开始心态不稳、生气、甚至诅咒到一笑了之,这个不退再打下一个,再到由于自己没讲好世人不退,替众生惋惜、难过,心里不是滋味。我发现我的慈悲心渐渐的出来了,心的容量比以前扩大了,遇到矛盾、问题也能主动向内找了,是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通过魔炼看我的心性逐渐的达到了哪一层的标准,就把我哪一层不好的物质给去掉了。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打电话劝三退的过程,真的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写的:“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当然一下子断了这个东西还不容易,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我个人认为,同修们给号段内的众生们发彩信、短信都发了好几个来回了,该铺垫的也都铺垫好了,最终的目地不就是要让世人三退吗?那不如就在发彩信、短信、播放语音的基础上再向前迈一步,直接打电话劝退,真正达到把人救了的目地,把手机讲真相真正的落到实处。

随着明白真相得救的世人越来越多,中共邪党的灭亡就在一步步加速,被非法关押在黑窝的同修们就能早一点回来。在这最后的有限的时间里,每个同修拿起法器多救人、抢人,做好三件事,就是圆容师父所要的,那师父一定会很欣慰的。

以上是我打电话劝三退的过程和体会,肯定有做的不对的和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同修们给予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