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英才被害 珠海黑幕揭开(上)

广东珠海法轮功学员十三年受迫害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综合报道)珠海,位于珠江口的西南部,因珠江注入南海而得名。珠海毗邻澳门,被设为经济特区,这使得面积不大的珠海成为广东以至全国的一个重要城市。珠海下辖香洲区、斗门区、金湾区、横琴新区,人口156.02万人(二零一零年人口普查统计),是广东省内人口规模最小的一个地级市。

珠海,这个人口不多的城市,近年来却发生了一连串精英人士被绑架入狱的事件——
优秀演奏家、二胡大奖赛亚军金原被劳教三年,后又被判刑八年半。
知名画家郑艾欣两次被劳教,第一次一年,第二次二年。
清华大学黄奎博士等六位高才生同时被判刑,引起国际关注。
原南海舰队某独立团团长、优秀飞行员李凤友被判刑五年。
资产千万的工程承包商龙观德被判刑七年。
珠海市报关公司经理何志维被劳教一年。
珠海劳动局艺术团副团长、歌唱演员王志栋被绑架关押于“法制教育学校”。
澳门科技大学资讯科技学院助理教授王涟在珠海被绑架,被强迫当特务。
留学归国的贸易人才袁征离奇死于珠海第二看守所……

这些案件的背后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黑幕?

目录
一、中共邪教迫害法轮佛法
二、劳教,被中共用作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手段
三、大批英才、好人被非法判刑
四、邪恶的洗脑班
五、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六、恶有恶报 警示世人
附录1:珠海地区被绑架、抄家、拘留、骚扰的部份案例
附录2:珠海地区被非法劳教的部份案例
附录3:珠海地区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案例
附录4:珠海地区被非法洗脑班迫害的部份案例
附录5:珠海地区恶人榜(部份)

一、中共邪教迫害法轮佛法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在长春传出的神奇功法,强调修炼者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法轮大法传出后,因其祛病健身功效卓著而迅速传遍大江南北,一九九九年已有上亿人加入修炼者行列。中共江泽民因极端妒嫉法轮功人数超过其党员人数,而不顾法轮功对社会道德提升和人民身体健康贡献卓著的事实,于一九九九年七月悍然发起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

1、随意绑架、抄家、拘留

珠海市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之前,估计已达到1000人以上。

一九九九年“4.25”中南海事件期间,珠海法轮功学员自发给广东省政府联名写信,大约有800人签了名,这些人被公安机关登记在监控册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后,公安局即根据其监控册,全面展开了对珠海法轮功学员的系统绑架迫害……

二零零一年元月到新年,珠海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关押。

二零零二年十月中共所谓“国庆”与十六大期间近半个多月里,珠海刘俊元等逾百人被抓。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珠海市公安局下属的各派出所,在全市范围内大肆绑架法轮功修炼者,胡勇、蔡云仙、林武勇、古权宏、温尚莲、刘峻元、刘敏、张文学、苏惠明、陈小燕等被绑架,其中蔡云仙、刘峻元、苏惠明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他们被分别关押在珠海第一、二看守所(在珠海梅溪)和拱北民富酒店。后来,胡勇被610非法劳教,张文学被非法判刑。

据悉,当地警察接到密令,可向派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开枪。警察还透露:上级有秘密指示,对待法轮功不需要遵守法律,可以随心所欲,打死了也不用负任何责任。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具有很大的随意性,例如,二零零零年中共党魁江某某到澳门参加澳门回归周年庆典活动,广东公安边防总队十七日调集兵力近千人、船艇十几艘进驻珠海,同时,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展开大规模绑架行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晚,珠海出动大批公安非法拘禁4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全城制造了对群众生活的恐怖滋扰,被拘禁学员中大部份为老人和妇女,他们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七天。

2、警察甚于土匪

例如,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凌晨一点,珠海某派出所七名恶警气势汹汹地闯进一所外资企业的女工宿舍,声称查证件,实际上是为搜查在此住宿的一名大法学员有无大法资料。宿舍内的女工被吵醒时许多都还没穿好衣服,被这突如其来的骚扰吓得浑身发抖。恶警面目凶狠,言语粗秽,蛮不讲理,在各个床铺上乱翻乱动,最后一无所获而去。事后,女工们感觉就象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又如,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苏惠明被珠海市湾仔区恶警非法抄家,湾仔派出所所长带人撬烂苏惠明家的防盗门强行抄家,却又不敢承认撬烂防盗门。其后苏惠明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佛山女子劳教所三水区一区。

非法撬烂的门(正面)
非法撬烂的门(正面)
非法撬烂的门(侧面)
非法撬烂的门(侧面)

3、看守所的黑暗:酷刑、超负荷奴工劳役

珠海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很多被关在派出所和看守所。珠海派出所、看守所的酷刑和虐待并不亚于劳教所和监狱,法轮功学员袁征就是被珠海看守所迫害致死的。

被珠海中共绑架并判刑的六位清华大学毕业生之一的黄奎博士,后来避难到美国,他撰文描述了珠海看守所的奴役迫害情况。黄奎博士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在广东省珠海市被绑架,十二月十八日转押至臭名昭著的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迫害。

珠海看守所警察强迫关押人员每天超长时间劳动,生产的产品包括出口塑料花,看守所从中榨取暴利。看守所的劳役工种对人体是有害的,但看守所没有提供任何劳动保护措施。

照片为美国超市里“中国制造”的胶花
照片为美国超市里“中国制造”的胶花

珠海看守所的酷刑种类繁多,最臭名昭著的是“坐飞机”和“十字架”。

“坐飞机”的刑具是最残酷的迫害形式之一,据悉只对法轮功学员使用。

蒋美兰,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被珠海市派出所绑架,第二天,被送进珠海市第二看守所,天天提审,从十六日开始绝食抗议迫害,第六天被强行灌食,牙齿全被撬得松动了,口腔全部撬烂了,恶警根本不顾她是一个年近六旬的妇女,身体很虚弱,被提审时恶警发疯似的拳打脚踢,用“上飞机”等酷刑折磨,一上去就是二十多个小时不放下来,共上了三次。

“十字架”是另一种最残酷的迫害形式。

珠海市第二看守所恶警王映对周梅林和樊红卫动用十字架酷刑。其中周梅林被用刑70多个小时,被解下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能动,肾功能和胃肠功能严重衰竭,双手手臂被严重勒伤,后背和臀部已经生出多处褥疮。此后,恶警王映频繁对大法学员使用此种酷刑,珠海市受过十字架酷刑的还有李田田、陈燕娟、欧阳建、陈励、北京清华大学大法学员马艳和陈春艳等,均出自恶警王映之手。

十字架酷刑
十字架酷刑

看守所里的警察常说:“你们在这里死了,还不如一条狗!”(请参阅《清华大学博士生自述在珠海市看守所遭奴役》一文)

举个例子: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黑龙江省方正县林业局职工尹逊祯与妻子在珠海女儿女婿家被绑架,在珠海市斗门区第三看守所关押半年,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亲人近视时竟认不出他来。

在中共的看守所,真是“人不如狗”!(更多案例见文后附录1:《珠海地区被绑架、抄家、拘留、骚扰的部份案例》)

二、劳教被中共用作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手段

“劳教”实质上是变相的监狱,这种制度起源于前苏联,目前只在几个共产党专制的国家才有。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很快就将它作为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手段。

1、珠海地区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据不完全统计,十三年来,珠海地区至少有四十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郑艾欣,珠海知名画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被强行抓到斗门区收容所非法关押八天。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斗门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郑艾欣正在自己画室中教学生画画,珠海市斗门区公安人员突然闯入把她无理抓走,送至广东省妇教所(佛山三水)非法劳教一年。郑艾欣始终坚持信仰的权利,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斗门区公安人员将她转至斗门区洗脑班上继续无理关押,七月二十九日把郑艾欣戴着脚镣手铐再次送去广东省妇教所劳教二年。

在珠海,除郑艾欣被非法劳教之外,优秀演奏家、二胡大奖赛亚军金原也曾被非法劳教三年,珠海市报关公司业务部门副经理何志维也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余婉岚,在珠海被非法劳教三年……大批主流社会精英和普通民众都遭受过这种非法的关押迫害。

再如:
法轮功学员杨焕英,郑艾欣之母,曾遭两次非法劳教和八次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被强行送到斗门区收容所非法关押九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五日—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被非法关押在斗门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二零零一年九月七日,被非法关押在珠海民富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关押在斗门看守所一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四月九日,被非法关押在斗门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珠海民富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九日—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三水洗脑班,长达一年三个月。

对杨焕英的非法拘留证
对杨焕英的非法拘留证

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杨焕英在被监视后遭拘捕,随后被抄家(包括附近杨焕英儿子的家)。 其丈夫郑华英质问警察为何要拘捕其妻:“教人做好人为何要抓她?” 郑华英本人没有修炼法轮功,也曾经受过警察骚扰。郑华英于一月九日与儿子一起到珠海金湾分局要求中共解释拘捕杨焕英的理由,并要求见杨焕英,但遭拒绝。随后,杨焕英被非法劳教,在三水劳教所迫害致二零零六年六月二日。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杨焕英在斗门街头讲真相时再次被绑架、抄家,关押在斗门第三看守所,一个月后杨焕英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2、劳教所的酷刑

中共劳教的邪恶之处不只是人身关押和强制劳动,更邪恶的是劳教所的酷刑。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普遍遭受过各种酷刑迫害,例如,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二日传出的消息,三水劳教所将一位坚持炼功的珠海学员绑在十字架上,吊了五、六个小时后问说还要炼,就把头朝下倒吊六个小时才放下。

法轮功学员韩智敏,被珠海市610非法关押在民富酒店一年有余,用尽各种蒙骗和恐吓手段均告失效后,将她和何志维直接送到三水劳教所继续迫害。恶警队长“大粒痣”指使吸毒妹给韩智敏灌尿喝,还拳打脚踢,用手拧肌肉,把全身拧得红一块、紫一块。韩智敏到期又被转移关押、不知所终。

法轮功学员杨杰东,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珠海“六一零”设在民富酒店的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一年被珠海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由于劳教所的非人折磨,身体出现了瘫痪症状,生活不能自理。严宝珍,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仅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健康善良的老人被迫害的脸色发黑,精神恍惚,血压180,没有了往日的光彩,由150斤瘦到120斤,基本都认不出来。她的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可恶警们不同意。(更多案例见文后附录2:《珠海地区被非法劳教的部份案例》)

三、大批英才、好人被非法判刑

珠海,这个广东省内人口最少的地级市,十三年来,至少有三十八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达十年,有的被两次以上非法判刑,有的曾被非法劳教过又被判刑。

中共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的,完全将法律沦为随意施为的迫害工具。大批社会精英和普通民众遭到绑架、判刑迫害。近年来,中共在明知暴力无法改变信仰的情况下,对法轮功学员判刑却越来越重,只能说它已完全失去理性,而要用“疯狂”二字形容。

1、优秀演奏家被非法判重刑

金原,男,五十多岁,原安徽省歌舞团演奏演员,曾经获得全国青年二胡大奖赛亚军。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炼心性,不断提高道德水准和精神境界,他除了具有很高的艺术素养和多方面的技能外,无论在工作环境里、在社会上、在家里,他都是个处处为别人着想、乐于吃苦付出、极富责任心的好人。

二零零一年,金原被无端绑架,在看守所里,恶警为了逼他放弃信仰,将他同死刑犯、重刑犯关押在一起,并指使仓头和十多个犯人专门来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他。第一天就围着他暴打,直打到他昏倒在地,耳膜打穿,听觉丧失。然后不让他吃饭、不让他睡觉,还强迫他完成高额劳役。他身受伤残加上本来视力不好,在昏暗的监仓里根本无法做出那么多的手工活,仓头在狱警的授意下以此为借口,随时对他进行暴打。甚至大冬天里从其头顶向身上淋冷水,一直持续淋两个多小时。在江泽民“对法轮功怎么样都不过份”、“打死算自杀”的授意之下,珠海看守所成了一个人间地狱,一个多月的时间把金原折磨得奄奄一息。同仓有良知的犯人都看不过去,出来找到其家属说:金原是全世界最惨的人哪,都快被折磨死了,快救救他,要不他死了还会说他自杀!

金原被非法劳教三年,获得自由后,恢复了炼功,身体迅速得以康复。金原感谢法轮大法使他的伤残不治而愈,更使他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提升了人生境界。为了让更多的世人能知道的美好,从大法中受益,他在家制作了一些精美的护身符送给有缘人。大家知道,佛家是讲普度众生的,法轮大法也是佛家法门,金原作为一个修佛的人给世人免费赠送护身符,这是任何修佛人都可以做的善举,也是修炼人高尚境界的体现。中国的宪法本来就有保障公民信仰自由的规定,金原的这一善举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

然而,被中共邪恶势力所控制的中国公检法系统,却要与善良为敌,干那些违背法律和人类正常法则的事情。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早上八点,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国保大队恶警赖海忠、车学灿等人又非法闯入金原家中绑架了金原,并非法抄家一直抄到下午,强行搬走了他用来做护身符的设备、电脑、打印机以及那些做好了和还没有来得及做好的护身符,甚至连私人的存折都被拿走。

金原被再次关押于看守所,他出现严重症状,曾经有两天的时间处于完全昏迷的状态。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珠海市香洲区法院对金原进行非法庭审,有位资深维权律师为了法律的公正,出庭为金原进行了无罪辩护。他对法律的熟悉程度和严谨、清晰的逻辑推理,在法庭上已经完全推翻了对金原的所有指控,证明金原是无罪的,应该立即无罪释放,公诉人和法官都理绝词穷,无法回应。但是,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中共操控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仍然对金原非法判刑八年六个月。

金原被绑架到广东阳江监狱继续迫害。到阳江监狱后,金原的症状依然明显,而监狱却无视他的生命,反而使用各种招数集中精力逼迫其“转化”。家属探监也不允许。

金原家属再次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和痛苦。他的妻子是个舞蹈家,他的老母亲常年身患重病,只剩一片肺叶(曾经摘除过一只肺叶),靠氧气瓶帮助呼气。家人为了不让老人家为儿子的事情遭受刺激,一直以各种借口不让她知道儿子被恶党绑架的消息。但是,母子连心,如何瞒得过?一天又一天,终于无法再隐瞒了,迫害的黑手把这位历经苦难的老人推到了痛苦的极点。她一边承受着难以承受的剧痛,一边以一个母亲的挚爱和命运抗争,顽强的等待着、渴盼着与儿子能再次相见。金原的父亲是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曾经担任地方领导干部,是个当地有名的清官。面对儿子被当成“罪犯”一样被抓被判刑,其内心的痛苦、挣扎和压力将他的背都压弯了。

2、六位清华大学高材生在珠海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黄奎博士等多位清华大学毕业生被珠海中共绑架。

珠海中共对这些英才学子构陷罪名,非法开庭。清华大学的大法学员在法庭上正义凛然,他们的申辩使许多与会的法律界人士、律师深感敬佩。但珠海公检法根本不讲法律,为了迫害法轮功而强行判决。

黄奎,男,二十六岁,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99级博士生。曾获郑格如奖学金、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并获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曾担任班长、系科协副主席等职务。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二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二零零一年八月进行非法审判,黄奎被非法判刑5年。 黄奎出狱后避难到美国,在国际上继续控告中共的迫害罪行。其受迫害详情请参看《原清华大学博士生揭露广东四会监狱迫害真相》。

林洋,男,二十六岁,清华大学水利水电系94级学生。曾获校优秀一等奖学金,校“挑战杯”科展三等奖,校科技活动“优秀个人”称号。因品学兼优被推荐免试攻读硕士学位。被非法判刑三年。

蒋玉霞,女,二十五岁,清华大学水利水电系95级学生。被非法判刑5年。

马艳,女,二十六岁,清华大学建筑系94级本科生,清华人文学院传播学第二学位。被非法判刑5年。马艳后来到了日本工作。

李春艳,女,二十五岁,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本科生。被秘密宣判,刑期不详。

李艳芳,女,二十八岁,清华大学反应堆工程与安全专业硕士研究生。后被秘密宣判,刑期不详。从珠海看守所转到广东省韶关监狱非法关押(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县犁市镇)。李艳芳后来也避难于美国。

六位清华大学高材生遭受如此严重的迫害,在国际上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使国际社会更加看清了中共的邪恶。

3、飞行员李凤友被非法判刑五年

李凤友原是南海舰队某独立团团长,飞行员,复员后在珠海三灶机场开民航客机,在珠海市飞机场任飞行队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他和妻子双双被关进珠海强制洗脑,两人设法逃出后不久,妻子在武汉被抓,李凤友被非法判刑五年。据说李凤友在狱中坚决不“转化”,被关进广东四会监狱严管区,家中孩子无人抚养。李凤友妻子张静也曾遭绑架关押于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李风友上北京做生意,打算停留一天办完事就返回,结果一到北京掏出身份证住进旅馆就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4、千万富商龙观德被判刑七年

龙观德,男,四十三岁,出生在广东湛江吴川市樟铺镇楼地村,当地乡风尚武,他少时开始习武,曾获国家三级武士勋章。曾为湛江市霞山国营造船厂职工(下岗)。自一九九二年在珠海市承包水电工程,资产近千万。一九九五年初喜得大法,得法前疾病缠身,曾因支气管扩张多次晕倒抢救,救命药从不离身,家里成了药房。得法后身体变好了,心情也变好了,在社会上沾染的不良习气全部改好,得法后的十几年从未上过一次医院,再没吃过一粒药。龙观德育有一子一女,一家四口生活和谐。

就连认识他、后来参与迫害的警察包括国保科长杨宋都在亲人面前称赞龙观德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了好人一个。龙观德炼法轮功后不但自身的不良习气没有了,他还尽力以真善忍的法理去影响别人。有一次他的一位最好的朋友骗了一车十多万元的建筑材料要求存放在他的仓库,被他拒绝,并劝朋友将材料归还主人,过程中谈了许多做人道理,最后说服了该朋友将材料还给了材料商。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龙观德坚持信仰,在邪恶环境中坚持向世人讲大法真相,揭露中共邪党的欺世谎言。被邪党定为重点人物,曾被珠海市邪党政府以五万元人民币悬赏追捕,后又被广东省公安厅非法通缉。二零零一年八月,他曾被珠海市“610”(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联合国安,出动刑警在珠海市上冲检查站旁被绑架,绑架时恶人用对讲机猛击头部,他于第二天走脱。他家曾多次被恶警洗劫,家中的资产、现金被洗劫一空,从近千万资产到被迫害的倾家荡产,而恶警没有开过一张清单。珠海市邪党还以政府名义通知他的工程单位停止他的工程,冻结他的工程款。工程单位的包工头陈富强(办公电话0756-2238988)落井下石,不但不念龙观德曾为他揽工程立下汗马功劳,使得他在珠海建筑业有一定的成就,反而以龙观德的被迫害为由霸占了龙观德的数百万工程款,在龙观德被迫害的身无分文,请他结算工程款或暂借一点生活费以解决家庭困境时,此人无耻的说龙观德欠他的钱。

法轮功学员龙观德
法轮功学员龙观德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多钟,龙观德在东莞从家中步行往自家商铺途中,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恶警从身后拿着黑色大口袋从头上猛套下来,然后众恶警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扑上去死命的殴打,以致造成龙观德严重内伤,多条肋骨被打折,并持续一周大小便便血,至今胸腔疼痛,呼吸困难,持续咳嗽。在广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吐血便血,生命受到严重威胁,警察一再拖延、不予施救。这次绑架是由广东省公安厅联合湛江市、东莞市东城公安分局等恶警实施的。

多年来,龙观德夫妇曾经被多次抓去洗脑,不断的遭到威胁和骚扰,一直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他在珠海的住所多次受到搜查、洗劫。他的亲友也受到了盘查、监视、威胁甚至抄家、停水电,甚至连家中老人、小孩也不放过,企图让他们夫妇无处立足。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在黑箱操作下,广州天河区法院匆忙对龙观德进行了所谓的公开审理。开始时,公诉人郭秀鹏奉命扭曲事实,无端陷害,气势嚣张。龙观德及辩护律师在法庭上依据法律和事实,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后来公诉人理屈词穷,拿着公诉书,双手颤抖,实在念不下去了,就送到龙观德面前说:“你自己看吧。”

龙观德在庭上陈述了在生命垂危之际被一名有良知的狱医送到医院检查,证实右肺受重伤,导致肺部粘连无法扩张等病症,同时由于肝部受伤出现乙肝,脑后出现不明肿瘤等等问题。但中共法庭最后还是对龙观德非法判刑七年。

龙观德被关在广东最邪恶的四会监狱,被关在极其邪恶的专管监区。据悉,监狱恶人日夜以酷刑折磨他、龙观德一直拒绝“转化”。狱方以此为借口剥夺家属的探监权。警察说:“不让看就是不让看,没有解释。”一副邪恶流氓嘴脸。亲人得知,龙观德在狱中遭受“人肉刑具”酷刑。所谓的“人肉刑具”酷刑就是恶人团团围着法轮功学员,以手掌用阴力推打头部和身体要害部位,边击打边拉动被害人的身体转圈。二零一二年过年前,亲人得以看望他,只见他被折磨得面容苍老,十分消瘦,他自己说从原来的一百三十斤只剩下九十几斤。据知情人透露,四会监狱为“转化”法轮功学员,一向不惜使用各种凶残手段,而龙观德一直被严管迫害,亲属们都非常担心龙观德的安危。

5、英语老师卢健雯被非法判刑三年,劳教二年

卢健雯,赵娟娟的女儿,1972年出生,原是井岸第四小学的英语教师,是个非常善良纯真的人。她学法轮大法后按照师父讲的做好人的教导,工作更加勤奋,兢兢业业,经常免费给学生补课或辅导学生做作业,工作时间常超时,很晚才回家,而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是先打电话给学生的家长督促学生完成作业。在节假日又叫学生到家里进行辅导,常为学生免费录音等。

中共的迫害导致她失去了良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一九九九年底她与母亲一起去北京为大法讲句公道话,在广州火车站被绑架,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她母亲去探望一年多不见的朋友被抓,后被抄家。抄家时她揽着大法书不肯放,又被拘留十五天。后来学校停止她上课。几个学生家长打电话来,说孩子回家哭诉学校不让卢老师上课。家长叫她去投诉。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八日晚八时,姓莫的公安带了七个男女警上门非法抄家,毫无所获,却硬是将她抬走,说“协助调查”,把她扣在派出所的铁门上直到天亮,第二天中午还不给饭吃,下午非法关进看守所。一个月后,一帮人(610、派出所、教育局、学校)到看守所宣布将她“开除公职,劳教二年”,劳教决定书谎称“在其住处搜到大量大法书刊和音像制品”,在公开场合宣布她是自动辞职。还极尽造谣,炮制彩色的小册子,发给老师进行毒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日,卢健雯在学校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抓,其母赵娟娟也于当日下午被绑架。二零零六年二月二日她开始绝食八天,反迫害;三月三日开始第二次绝食。三月九日中共法院开庭,母女俩被非法判刑三年。卢健雯被关押到广东省女子监狱。

6、七旬老人赵娟娟被绑架十多次、抄家六次以上,两次劳教,判刑三年。

赵娟娟,斗门县农业局的退休干部,家住井岸镇朝阳小区8号402.炼法轮功前身体不好,患过肺病、肾病、妇科病、糖尿病、脊柱神经瘤、风湿关节炎、白内障、两脚底终年爆裂流血等等,还瘫过两次,朋友笑她是“保险公司不敢保的人”,吃药无数,苦不堪言、到后期,认识的医生和朋友都规劝她赶快做手术(腹部要全宫切除,背部要割神经瘤),真是举步维艰,似无路可走。一九九六年八月学了法轮功,生命出现转机,二个月就尝到无病的滋味,无需做手术了,愁眉苦脸的她变得笑口常开。按真善忍大法去修炼,不但身体受益,精神面貌亦有较大的提高,很多朋友不理解,平时生活极之节俭的她,在一九九八年华东水灾时,捐款竟是全县最多的人(电视台公布),其原因就是学了法轮功。她常说,一九九九年七月前的三年是她最快乐、最充实的三年,感谢恩师的慈悲救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单位要她天天返办公室,迫她写“脱离法轮功组织”之类的保证,局长声称:“你不写,我们几个领导都得放下所有工作,天天围着你转,已第七天了,你也知耽误农时的后果,全县的农业生产被你拖累了……”家里电话被监控,天天电话干扰,出门被跟踪,老家(广州)亲人生日不准去,母校九十周年大庆及校友活动不让参加(后在众校友极力争取下才成行,但要单位派人24小时跟着),已完全失去自由。

其后的十三年,赵娟娟长期被非法监视居住,被绑架、关押、判刑、劳教等达十次之多,被非法抄家六次: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与女儿(卢健雯)去北京,在广州火车站被截,单位从此停发补贴,回斗门后被非法关押17天(派出所两天,戒毒所十五天)。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与谭卫华一起去看曾青(一年不见),被关十七天,被抄家时,女儿哭着抱住经书不放,恶人竟连她也带走一同关押。

第三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晚上十一点半,又被非法关在收容站九天(共抓了九位学员,据说是江泽民去澳门参加回归庆典),出来后被迫流离失所,公安疯狂的到处找,还干扰所有的亲戚朋友。

第四次因讲真相被抓,在看守所日夜非法“提审”无数次也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在第97天将我转到精神病院,加重迫害。

第五次,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在广州讲真相被抓,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一月底出来。

第六次,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一日晚七点半,被绑架,四个年轻人硬将我塞上车,双手铐在背后,头用黑布蒙住,到一个单位换了台车直奔拱北,被拖入一房间,有三个人来搜身,领头的叫骂,“不配合就把她衣服扒光”,连发夹都没收,花白的头发散落,整晚进行羞辱。第二天中午近十二点,又蒙住眼送去民富洗脑班,非法关了十一个半月。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六日企图转去三水(省)洗脑班,体检不收,四月二十九日才放回家。

第七次,女儿被学校恶意举报,母女俩被非法判刑三年。连警察都说“离谱,抢劫汽车也只判一年半,你这样却判三年。”送广州女监,体检后不收,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改为“监外执行”,回家几天,单位电话转达人事局通知:“停止一切供给”。

第八次,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绑架,一群年轻人围住,抢我手中的门匙、雨伞,说我拿着危险。抬到派出所,到晚上六点多,才放回。

第九次,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被非法抄家,一月十八日上午九点,被绑架,送去井岸看守所、珠海二所都拒收,又送去市人民医院检查,回二所还是不收,折腾到下午五点多才放回家。过了几天又发来所谓“监视居住”的通知,全日监控。

第十次,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上午七点半又被绑架、抄家,被非法关到区府招待所旧楼(3号楼306房)强制洗脑迫害,共关45天。

第十一次,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赵娟娟在井岸泥湾市场又被恶警绑架。

7、仓库管理员曾青被一次劳教、两次判刑

曾青,斗门县路灯所的仓库管理员,是个温柔、善良、勤劳的女性,约四十岁。她曾被多次绑架(至少八次)、抄家(至少五次),一次劳教(一年),两次被判刑(第一次三年,第二次三年半),遭受过多种酷刑虐待。广州女子监狱恶警还在她的饭里掺大小便,甚至有一次把她的衣服扒光,叫男警来看,男恶警反诬陷她“耍流氓”。平常体重一百三十多斤的她被迫害的只有七十斤。(请参看《珠海法轮功学员曾青自述遭受迫害的经历》)(更多案例见文后附录3:《珠海地区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案例》)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