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奴工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二日】看到明慧网发表的《“中国造”饰品藏求救信 美政府调查》一文。现将我了解的辽宁省女子监狱生产奴工产品出口牟取暴利的罪行揭露出来。

辽宁省女子监狱大概有包括出入监和老残,还有医院伙房在内的十四个监区,除了医院和伙房不从事生产奴工产品外,其余的监区都从事生产奴工产品。

辽宁省女子监狱出入监和少犯监区主要从事的奴工劳动是生产棉签,出监人员奴工量不大,入监和少犯的奴工量都相当大,卫生条件也差,用大的玻璃丝袋子装半成品,然后再进行包装。根本达不到卫生标准。

原女子监狱三监区(2011年改为一监区)是辽宁省女子监狱的龙头企业,对外称“宁大服装厂”,还有一个名字不太清楚,基本上是从事服装生产,主要的合作厂家有“安娜”和“中和”等,还有几家名字不太清楚,还常年从事警服和军服的生产,据说从事军服生产按理说是非法的,但是辽宁省女子监狱每年都从事一定量的军服生产。

辽宁省女子监狱生产加工的安娜公司的产品主要有:铅笔裤,格衬衫,短裤,裙子等。铅笔裤打的是韩国BANGBANG的牌子,还有些短裤打的也是韩国BANGBANG的牌子,这几年流行格衬衫,辽宁省女子监狱做的格衬衫数量相当大,格衬衫生产工艺要求左右得对称,所以在制作等方面难度都更大。

辽宁省女子监狱生产加工的中和公司的主要产品是冬季的棉服和工装,主要是出口产品,好象是出口加拿大,是警用的或清洁工人用的,带有银色反光条的。零星的还有滑雪服,还有杰克丹尼的棉服,还有米奇的童装等。

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奴工劳动任务非常重,每天早七点-晚七点(十二小时),三顿饭在车间吃,由于任务量大,有的人在车间根本吃不上饭,都在赶活,只能早晚在监室(监舍)自己吃。也有的人吃完饭舍不得时间洗碗,只用手纸擦一下就忙着去干活了,否则完不成任务轻则停止接见、不让买日用品、或停细粮,重则罚站、罚蹲、打骂都是经常发生的。有时甚至搞连坐,连带一个小队的都跟着受罚,目的就是逼迫人抢活。如果是活干错了造成原料浪费,就会被送小号,还得写认罪材料才能放出来。

现在的所谓“人性化管理”表面看好象是不经常使用电棍等了,但是在押人员的压力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大了。现在虽然在正常情况下,每周日能休息一天,但是劳动量一点却都没有减少,而因为时间却少了,所以劳动强度更大了,本来就已经是饱和的强度了,却硬要再加强,所以压力更大。尤其是到了年底抢活的时候,早六点到晚九点(十五个小时)是干活的时间,如果加上出工和收工的时间,还得加一个多小时,还有洗漱的时间,仅仅能休息四五个小时,冬天用冷水洗漱后,根本不能很快入睡,所以真正的睡眠时间太少了。在连续加班抢活期间,人的脾气都很急躁,而且导致事故,机台工手指被缝纫机针扎穿的情况时有发生,也得不到医治,就用机器里的油浸一下就自己用布头包上了。

辽宁省女子监狱有的监区是生产肯德基和麦当劳等快餐店的包装盒的,还有月饼盒,还有生产化妆品的,主要是来成品料灌装,还有生产毛衫的。现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很多监区都已经开始生产服装,因为受益太大了,诱惑人啊。

辽宁省女子监狱高调的宣扬“劳动是摆脱愚昧的良师”,在监狱内路边的兰底白字的牌子上明确地写着。强迫劳动不说,而且除了生产专用设备外,其它的设施都相当简陋,所谓的流水线都是靠人工来回搬运的,缝纫机等设备相当的先进,其余的如搬运等,都是靠人工来完成的,女性在生理期也必须从事这些强体力劳动,给很多人的身心造成很大的伤害。

廉价的劳动力和巨额的收入产生的丰硕回报,都流入了那些所谓“执法者”的口袋,而这些都是渗透着无数在押人员的血汗和年华,所以有很多人一边干着活一边骂。穿上这样的衣服会对人造成什么影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