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嗜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二日】今年九月二十九日半夜十一点多,我一个人在家。突然例假流血不止,量多,大出血的表现,发正念不行,自己也感到正念不足了,堵住又喷溅而出。这时怕心出来了,先给丈夫打了电话,还不回来,才给同修打电话。十二点多几位同修来了,马上围着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到后半夜两点多时血止住不流了,可我全身也成了灰白色,严重贫血状态。中间感到自己快没意识了,心慌心烦,动不了,没一点力气。

同修们每天轮流围着我学法发正念,十多天后我开始有些好转,才逐渐减少同修陪我的次数及人数。但在以后的两个半月内我被邪恶迫害的又反复出了五、六次血,每次流十至二十分钟才止住,也就是身体刚恢复些,又被迫害成了苍白色,全身出现了许多痛苦的症状,行动困难,并且主意识不是很清醒。当时没察觉到,过后母亲同修和我交流时,问我怎么说出那么不善的言语时,我说我不知道,不记得呀?她才明白当时我的表现根本不是真正的我,有的思想言行被邪恶封闭着。

这段时间,我很苦恼、困惑,虽然找到了许多执著心:不让人说的心、干事心、懈怠心、怕死的心、怨恨心、色欲心、自私心,脾气暴躁,自高自大,但总感觉没找到根子上的问题。其间有同修来发正念也看到了一页页白纸上记录着一些东西,我很后怕,这真是旧势力来收我的人皮呀!同修们有针对性的和我学习了师父讲的关于否定旧势力的法,师父慈悲弟子,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把我拽了回来。

前几天,我丈夫开的歌厅暖气管冻崩了,后半夜漏了满满一池水,早上才发现,因为是地下一层,水出不去,用大抽水机才把水抽干净了。

在这么大的漏洞点悟下我却麻木着。一天跟同修谈起,W同修当时就警觉了,提醒我要找自己,并说我现在的状态是否和歌厅里存着的歌颂恶党邪灵的歌曲有关?邪灵的本性是嗜血的呀!当时我非常排斥他的这种联系,并且说了许多不在法上的话,可W同修不为我的不正常所动,走前依旧心态平和的对我说要找一找自己漏在哪里,考虑一下他的悟法。

第二天,我的心好象被炸开了一样,被邪恶包着的一层物质没了,清醒了许多。我开始静下心来,认真回顾这一切的发生,回想着师父的法:“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那么歌厅漏水肯定是和我有关的,这么大的漏是点悟我什么呢?以前不断有同修给我提出歌厅里的歌颂恶党邪灵歌曲的问题,建议我删掉,自己也认同,但一直拖着没做。这时我自身思想里没有从根子上认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及后果呀!这侥幸心理背后是肮脏的利益之心,我维护着的是自身的利益呀!现在,我被邪恶反复迫害到这成度,身体的痛苦承受到了极限才悟到:这才是邪恶迫害得了我的原因呀!真是悟性太差了!

《九评》发表这么长时间了,我看了很少的几遍,头脑中,思想中,身体上仍旧存有恶党邪灵的因素,根本没有清除干净,与同修相处不让说的心,执著自我,自私等都体现出来了。《九评》中讲恶党邪灵:“但其嗜血的本质从来没有变过,将来就更不可能改变。”

师父讲法中说:“那为什么会出现那些比较重的呢?我告诉大家了,各种的邪恶的因素都会钻大法弟子还有执著和一时意识不到的常人心的空子。那么当前最大的、最明显的干扰就是恶党邪灵所起的作用。”[2]

找到了执著,和同修们交流。一位教师同修谈到在二零零五年,她单位搞了个“共产党员帮扶贫困学生征签表”,让她签字,她就签了,然后出现了和我一样的大出血症状,悟到不符合法后,写了个声明贴了出去,血才不流了。身体被恶党邪灵迫害的半年才恢复正常。另一同修谈了他四年前被恶警绑架迫害时,他妻子虽然不修炼,但也被恶党邪灵迫害的大出血,贫血状态。因他妻子明白大法真相,邪恶是害怕她的正义的一面呀!

恶党邪灵嗜血成性!现在让我们认清它的嘴脸,彻底清除它,每位同修都应严肃清除自身空间场残存的邪灵因素。近期集中时间向歌厅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对众生负责,删除一切邪恶音像宣传品并正念让我丈夫关闭歌厅。

真是血的教训呀!正法進程突飞猛進,近几期《明慧周刊》里都有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失去肉身的文章。我悟到越到最后,大法弟子一定要走正,所有不在法上的言行都是危险的。邪恶虎视眈眈,稍有漏洞都要钻,邪恶就是邪,毒药就是毒,不然一个普普通通的医务人员怎敢在活着的大法弟子身上,下狠手摘取器官,那背后就是邪灵因素操控着的!邪灵嗜血它要充实自己呀!

在和同修们的接触中,由于自己状态不好,不善的言语、行为伤害了好几位同修而不自知。当不断有消息回馈到我这儿时,好长时间我心痛的恨不得当时去找同修道歉。自责,执著自我的感受,还有许多心干扰的我处于深深的愧疚之中。在一次发正念中,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四个字:“消磨意志”。我再一次清醒了,邪恶被清除之前还要垂死挣扎。我在整理这篇体会时,身体又被干扰出了许多血,同修们帮我认清了:这是邪恶最后的干扰,其邪恶的目地是要从身体上,心理上,消磨我的意志。邪恶往我的空间场扔这些负面的物质,其目地还是要往下拖我呀!我一定要坚强起来,保持正念。

现借明慧一角,向所有被我伤害了的好同修说声:“对不起!请同修原谅我,以后看到我身上的不足一定帮我指出来呀!”同修们,在这“值千金,值万金”[3]的时刻,我们一定要珍惜自己的肉身,时时修心性,多多救众生。我在法上有不足之处,还望同修给予指正。合十!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