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部份同修的交流和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二日】

1、台湾同修是来证实法的,不是来被迫害

昨天晚上有几十个香港同修在一起交流,之前听同修说要交流一下关于三退(退党团队)的事,先是香港同修交流了两次她在美国证实法和开真相点的经历。接着是台湾同修说了她来香港证实法的经历:有一次怎样揭开邪恶遮住我们的大法横幅的废物、之后怎样被警察抓走。这次来香港的证件被警察扣押,不能回台湾,每天要到警署报到。而让我们听着震惊的是,香港警察竟然把大陆那一套整人方法用在同修身上:调离和台湾同修在一起的香港同修,要同修两次脱光衣服来搜身、不给台湾同修请翻译,消磨同修的意志。幸好同修是个正念强的同修,没有被吓倒,台湾同修你不用担心,我们和你在一起。

2、台湾同修受伤害,我们香港同修有责任

当我听到台湾同修保护大法横幅被抓走的那一天,说我们有很多香港同修在旁边看着,我想问香港同修那时你们在干什么了?当时在想什么?是麻木还是觉得理所当然?有没有想过去保护同修?邪恶在香港疯狂,台湾同修来支援,由于香港同修到现在还没整体提高上来,邪恶还能在几个真相点狂蹦……。还有如果香港同修做的好,台湾同修就不会受到伤害。有一天在我们这个真相点,台湾同修和青关会的人讲真相,青关会的人就用手机照同修,善良的同修就用手几次按下对方的手机希望对方能听她说话,青关会的人来告诉我说:如果是以前,我就故意把手机掉下来,摔坏让她赔,你叫她以后跟我说话好了,不要动我手机。这件事提醒我:台湾同修到来,我们香港同修有责任把香港的情况、和保护自己的事项告诉同修,不要给同修带来额外的伤害和损失。

3、来香港证实法的台湾同修是了不起的

我听香港佛学会同修说:多开真相点(不知现在新开了多少真相点)、台湾同修来香港支援。邪恶干扰香港景点已半年,这段时间我不知道有多少台湾同修来了,我认识的台湾同修好象有几十个,包括他们来游行时我们一起派报纸的同修。台湾同修没有党文化,给我的感觉很和善,和他(她)们交流很舒服。每次见到来香港支援的台湾同修,真想对她(他)们说:“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台湾同修提议我在景点放大法歌,那个场很柔和,我就放大法歌;台湾同修提议我放一个电视讲真相,我就跟同修说,同修就按上了一个电视机。台湾同修问我在香港怎么劝三退。我就跟同修说可以这样说(参考):“欢迎你们来香港旅游,祝你们平安。如果他们点头回应,你就去跟他们讲真相,说有好消息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理你走的很快,你就说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见!”同修照这个方法去做,退的很开心,当然是为众生得救而开心。台湾同修你们来香港是来证实法的、同时也在救度你世界的众生,不是所有都听香港同修的,发现我们不在法上或做的不够完善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拿出好的方法,让我们共同提高。

记得有一个台湾同修一下飞机知道住处后,立即就去真相点;还有一个同修第一次来香港就消业(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去真相点。我相信在这个关键时刻来香港的台湾同修也在面临很大的考验,不说放下生死,起码要放下怕心吧,所以同修很了不起。

4、“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1]

景点受干扰,仅这三个月来,我也随时面临着心性关:有时不知什么时候出门;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有时学学法、炼炼功电话就来:或去景点支援、或帮同修发正念(同修被抓了)、或去法庭旁听、或营救同修、有时晚上要交流。邪恶干扰骂师父、骂大法,多么令人痛心,可是同修之间还意见不一、对着、背后挖苦,有时面对魔难考验不知如何处理时,在景点还能忍的住,回家才大哭一顿。谢谢师父慈悲,给弟子无限关爱。家里人煮好早餐,我每天出门时关心的问一声:“今天去哪里?”回来时关心的问一声:“今天情况怎么样?不要跟他们(指青关会)斗哦。”知道自己修的不好,邪恶还能在行恶,有时很苦恼就想:“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1],可是香港那么多大法弟子还清除不了那几个小丑?

5、退一步海阔天空

恶人在10月22日干扰本真相点,第三晚就在真相点隔夜占了真相点,24日早上同修推车过来开档,看见青关会已霸占了原来真相点的位置。同修果断的就把东西移到这条街的另一边,把真相板摆好挂好(如果晚点其它广告横幅就会挂满),其中去交流迟来的同修立即在隔一条街开新真相点,我们的反应和行动之快令恶人措手不及……。接着过路拿报纸的世人都在骂它(青关会),说它抢人地方,说它是共产党,有些人还想打他们,说她(他)糊涂。警察看到我们忍让,经常过来问候。这段时间同修非常了不起,和警察讲真相的力度很大、正念很强。还明确告诉警察没有第二条路选择,你们帮法轮功,我们师父就会保佑你们。

6、师父点悟

景点受到干扰后,同修要求随时有人拍照,摄录机没在家,我就叫家人把照相机的电冲好,我要用。家人说:“你不需要用,你没有时间用。”我有点感到是师父点悟。邪恶霸占景点的时候,我是第一个发现的,我当时就拿出手机把它拍下来,回家一看,拍了几分钟的照,手机只是停留了一秒钟的一个远镜头,所以我基本就不拍照了。所以来我们景点的支援同修,我都告诉她们一声:对方会拍你们的照,但不用怕,不用跟她们吵,因为她们就是来干这些的。

7、邪恶在这个场行不了恶

邪恶开始也放高音喇叭、不停给同修照相、站在真相点同修前面派邪恶报纸、我们救人时她们在旁边诬陷大法骂师父,同修正念强,守住心性,加强正念清除邪恶背后因素,邪恶很快象泄了气的气球,恶不起来了。

8、无条件向内找

自己修的有漏,愧对师父慈悲苦度,只能在这段时间修好自己,抓住自己一思一念归正自己,扩大容量,包容同修,慈悲众生,无条件向内找。在我无条件向内找中发生很多奇迹。举两例:

有一天,我到景点,青关会的人就站来我的身边派报纸,我就想自己:自己的场不干净吗?她才敢站在自己身边,今天自己做错什么了呢?我还没想出自己做错什么,这时立即有一个人站在我们身边停下来问我:“她是不是那边的?(指青关会)”我点头。那个人立即正告她:“告诉你,法轮功是好的,如果不是拿那么多东西,真想打你一顿。”青关会的人就回去了。

有一天我一到景点,就听到邪恶高音喇叭在大声放着,我对自己说要稳住心,这时同修经过听到叫我报警,叫我不要怕麻烦,我就不断的向内找,想想自己确实怕麻烦(报警会耽误时间),想想自己今天状态对不对劲?是否自己有争斗心或者对家人动了气?找着找着,不久有个常人报警了,警察来了,高音喇叭被拿下来了,声音也没有了。

9、保持修炼人的状态 智慧讲真相

隔壁邪恶横幅又给人割烂了,警察来告诉我这件事并对我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我微笑着说:“我们修炼人没有恩怨,不是我干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那些横幅在毒人啊!那个人在倒掉毒药啊,不给别人喝毒!到共产党灭亡、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这个人就是英雄。”警察说:“我说不过你,我走啦。”一个世人也走过来跟我说:“啊!割烂人家东西干什么?你那么善,知道不是你,是你那些人干的。”我说:“你知道那些横幅写什么吗?‘台湾法轮功滚出香港’。人家惹着它什么了?就因为台湾炼法轮功的人多吗?路过的人都看着不顺眼,大家都知道它是共产党啦。我们香港人有很多正义人士,我们懂得分好坏对吧?就好象‘六四’有四十万人游行,可不是他家人给杀了。”那个人就说:“也是,也是。”我讲真相的时候整条街都会走来走去的,青关会的人就会说:“又走来我这边。”我说:“这里是香港,什么时候变成你这边了?这几年我都是这样走来走去的啦。”其实我知道我们香港同修就跟青关会的人说过真相点一人一半的话。

10、转变观念 心系众生 抓紧救人

台湾同修说:她第一次来香港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大家还是那样斗,还是那样遮来遮去的,环境没改变,好象还不好了(指落马洲)。听了是很吃惊的事情。这段时间听同修说的最多的是人手不够,我只是想说,当我来这个真相点两年半时间里,我们点都是一个人排一个班,现在我们景点受干扰,我们也是那么多人排班(最近才多了一个同修,她辞工了;现在炼功点的同修也会来帮忙);同修说她们点很久没三退了,听了很痛心,很想哭,我到过其中两个真相点,看着那个退党名单纸有些旧了,纸上写着几个三退名字,但不知是什么时候退的,我拿着小展板就开始劝三退(很多世人啊),还可以一边揭露邪恶,邪恶阻挡不了我;我还看见很痛心的事情,一个那么好的同修、可以劝三退很多的同修,去到红磡真相点之后,那天就看着她整天拿着照相机在拍照,一个人都没救,天大地大,芸芸众生,同修就是要守住那巴掌大的地方(指红磡)在和邪恶纠缠(也许说重了),师父看着痛心,你的众生在哭啊!时间那么宝贵,时间不多了,同修快点在法上提高吧!快救人吧!

大陆同修说:“在天目中能看到无数的世人,大部份都还没有得救。没有得救的人数估计在百分之六十~七十(大约的数,不准确),所以大法弟子的任务就是要多救人啊,不然世人及其身后代表的生命群就要解体了,师父为众生巨大的承受有很多会因为大法弟子的不努力而浪费掉。”(摘自明慧网同修《发正念所见:大法弟子是整体 救人很紧迫》)突然让我想起:来我们景点劝三退的几个台湾同修,请你们千万不要把你们救度众生的事耽误了,多救人吧,在香港有救不完的众生啊!也请香港同修摆正基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做师父所要的!

11、找人心去人心

世人就象一面镜子,照着我们,让我们洗刷自己。希望每个同修都挖根,挖出一个执着心去掉一个执着心,“圆满随师还”[2]。

以上说的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 《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 《洪吟》〈缘归圣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