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同修 善待负责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从大陆来纽约有一段时间了,感觉这里节奏快、救度众生的机会多,每一天都在飞速的提高,感恩师父将我放到这个环境中熔炼我。同时,用同修的话来说,纽约的环境复杂,也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回顾自己在纽约这段时间的修炼,感觉在向内找、相互配合与放下自我上有一些提高,拿出来与各位同修分享,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善待同修,善待负责人

在大陆的时候,同修之间见一次面都很不容易,所以每次见了面就抓紧时间一起学法,没有太多时间顾及别的,再加上可能是身处的环境吧,同修见面格外亲切、没有隔阂。刚来纽约的时候,感觉纽约同修之间没有那种“亲切感”,可能很多刚从大陆到纽约的同修也有同感。可是当我找自己、看到同修好的一面时,我更能体谅纽约的同修,有很多同修为助师正法在辛苦的付出,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有的睡觉都很少,所以连给“亲切感”的时间都没有。我来纽约,并不是要追求“温暖”,而是要向内找,尽快溶入这个环境中,更好的助师正法。

当然,我也认识到同修之间应当相互善待,这种善待不只是生活上的一种关心、体谅,更重要的是能够在法上精進,同修之间能够打开心扉,清除相互戒备的间隔因素。修炼中有心性提高的因素,所以同修之间的矛盾是难免的,不能因为一点矛盾就把心关上、产生戒备心理。

在善待同修的问题上,我体会最深的还是要善待负责人。用常人的话来说,我所在项目的负责人比较“强势”,有时因为这个强势也会表现出来一些不善的地方。我不断的找自己,体谅他、包容他,但是总觉的很难从根子上解决“看负责人”的问题。直到我反过来看自己时,我才意识到,其实我对负责人也不善,那种对负责人的苛求本身就是不善。我开始找负责人好的地方、看他好的一面,我也相信,师父把他安排到这个位置,一定是看到了他能够推动这个项目的一面,最后我发现了确实如此。“强势”背后,是一份坚持、是坚强的意志,而这正是师父要的,我理解并不是这个负责人他修的不好,没有去掉这个心,而是师父为了推动项目给他留了那么一点东西。在这个复杂的形势下、大法弟子修炼状态参差不齐的情况下,要想推动一个项目,没有这点“强势”还真是不行。至于说有时表现出来的“不善”,只是把握不好尺度时带来的一点问题而已。

悟到这一点时,我也更能体会师父的安排、更能体会到同修的付出、更能体会到他的那份坚持对项目的积极意义。我觉得我不只是要善待他,更好配合好他,这不是为了自己或者为了负责人如何,而是为了助师正法。

二、配合好,圆容师父要的

“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1]

纽约的同修有许多都有很强的能力,还有一些同修在来纽约之前,在大陆有身份、有地位。和其他同修比,我很普通,但也执着于自己那点知识、技能。所以在参与项目的过程中,时不时会有不服气、争强好胜,甚至是妒嫉心表现出来,这时其实就已经不符合师父的要求了。

首先,“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还是个常人”[2]。如果是一个常人,即使当了总统、科学家,还是可怜的人,还在轮回中,要大法弟子去救度。所以,不管自己的知识再多、能力再强,如果不是因为修了大法,都只是一个可怜的常人而已。

其次,自己的能力是师父给的。师父给我这些知识、技能干什么呢?是为了自己在常人中有地位吗?是为了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争高低吗?当然不是,自己有这些能力,是为了用在救度众生的事情上。那就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和其他同修配合好,作为一个整体让项目展现出更大的力量。

当认识到这一点时,我更深深体会到,做什么事情都要把师父的安排、师父要的摆在第一位,而不是把自己摆在第一位,要拿出自己最好的办法去圆容师父要的。这样一来,很多时候配合起来就容易的多,矛盾也容易化解一些。前一段时间,因为我有几件事情安排得不好,同修A很不满意,对我意见很大,但没有跟我说,我知道他意见很大,也向他道了歉,同时完善我自己、弥补不足的地方。过了几天,另外一个同修(同修B)告诉我,说同修A在负责人面前说我的不是,因为同修B知道我在很辛苦的配合同修A、付出很多,所以同修B觉得这对我不公平。我很平静的告诉同修B:是我做得不好导致同修A有意见,我体谅他的辛苦,也明白自己给他带来的麻烦,他这么做我没有任何想法。而且,师父要的是大法弟子配合好,同修A在负责人面前说我什么,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照样敞开心扉和他配合好,因为这是师父要的。

三、放下自我,体会到“无我”的力量

要配合好,还有一点就是要把自己摆低,说到底就是要放下自我。

我在贴神韵海报的过程中遇到一位同修,这位同修在国内也是很有地位的,年纪也比较大了,但是他不会说英语,而我年轻一些,英语也还可以。在整个过程中,那位同修完全没有常人中的那种地位、年纪的观念,把自己摆的很低。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连续几天我心里都非常难过,我反复的问自己:为什么人家可以把自己摆的那么低?

比学比修,看到同修做的好的地方,我也更严格要求自己。我开始注意在修炼中把自己摆低一些,不管同修是什么职业、身份高低、常人知识掌握的多少、修的精進与不精進,他指出我什么问题时我都虚心听取,有则改之,没有的话也不计较什么。遇到矛盾、出现问题认真找自己,坦诚向同修说出自己的不足,如果因为自己的不足影响到同修,就真诚向同修道歉。在摆低自己的过程中,我发现渐渐忘记了自己有什么“过人”的地方,也没有了那种“了不起”的心,甚至有的时候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我悟到,作为一个个体,大法弟子有自己的来源、了不起的过去,在助师正法中有很大的威德,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每个大法弟子只是其中的一个粒子。大法弟子修的再高、一个生命层次再高,也只是宇宙中的一颗尘埃。

当放下自我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些变化。很多矛盾根本就到不了我这,矛盾到了我这就象化掉了一样,矛盾才有一点苗头的时候,我就找自己、圆容好,这个矛盾很快就化解掉,我不会因为这个矛盾而有丝毫的动心。更明显的是,我去推广神韵的时候,感觉众生好象什么不好的东西都没有了,当我走向众生时,众生身上所有不好的东西都在我的空间场中化掉了。我体会到师父给了我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就象那种“死水”一样、就象“什么都没有”一样,任何东西掉到这个空间场都会瞬间被解体掉。我悟到,这种东西就是“无我”,他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功、是旧宇宙中所不具备的能力,他的力量足以让一切不好的东西解体。

如果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放下自我、配合好,干扰正法的一切因素就会被彻底解体,大法的辉煌就会在人间展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