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闻目睹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行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二零一二年以来,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执行邪党中央所谓“迫害法轮功三年攻坚”最后一年的恶令,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转化”迫害,邪恶程度是近年之最。

其中有两种洗脑迫害手段:一是利用邪悟者和包夹犯人相勾结,强迫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接受洗脑,看诬蔑大法的光碟和资料,并要写书面认识。二是采用暴力胁迫手段逼法轮功学员“转化”。新上任的监狱长周鸿,政委常锦福亲自上阵。周鸿在四监区大会上叫嚣:“你们法轮功要共产党的政权,拿人头来换。”常锦福也叫嚣,整个监狱要完成上面下达的百分之九十出监“转化率”,并让各监区抽出专门警察负责本监区“转化”迫害,卖力者可提升到副监区长,并有可观的经济奖赏。据说,狱警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可得一万元。在监狱邪恶的压力下,在名利地位的驱使下,各监区很多狱警都在昧着良心干坏事,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

范家台监狱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花了一百多万元在监狱内建了一个禁闭室,专门设计一些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方法,其中有关禁闭,白天长时间罚站,给少量的饭,不给热水喝,只能喝大便器里的水,不让洗漱、不给卫生纸、大便完后用大便器里的水洗,冬天只准穿一件薄棉衣,晚上睡觉只能盖、垫很薄的一层棉絮,吃饭用手抓。另一种就是上镣,有三种镣法:1、门板镣,类似于“死人床”,四肢固定在一木板上不能动掸,2、人字镣,人站立,双手高举,双手腕上各戴一手铐,一站就是几天甚至十几天,不分日夜。3、半蹲式铐法,人贴墙站,双脚用铁镣固定,双手分开,在墙上用手铐固定,人呈半蹲式,站不能站,蹲不能蹲,一镣就是几天甚至十几天、不分日夜,除吃饭、喝水、大小便,每次十五分钟外,其余时间都是铐着。对法轮功学员都是采用以上三种镣法折磨。

柳宁,武汉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被劫持到监狱以来,长期是三、四个犯人包夹监控他,由于他抵制“转化”迫害,经常遭到包夹的欺侮和殴打。有一次我看到他的脸和鼻子都被打肿了,神经也不正常。

石磊,武汉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范家台监狱七监区,大约在二零一二年七月份,七监区对他进行野蛮暴力“转化”,先是威胁,见威胁不成,恶警就开始白天把他带到车间反铐在车间窗户上,晚上带回再反铐在监号窗户上,其间无论白天黑夜不准他睡觉,有专人看守,不让吃饭喝水,只灌凉水,前后这样搞了一个多月,石磊本来很健壮的身体,那时基本垮了。

冯峰,沙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二年初以前,他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其间经常被包夹犯人欺侮和殴打,后被调到八监区,八监区恶警用各种办法对冯峰进行迫害,不分日夜不让睡觉,吊铐、关小号。一天半夜,人们都听到冯峰被折磨的凄惨喊声。冯峰还经常被恶警强行头戴高帽,脖子上挂个大牌子在车间罚站。恶警见殴打折磨不能使其屈服,便以不服管理为由将冯峰关小号、上镣铐,在半年的时间内关了两次,每次一个月左右,其间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医院看到冯峰,见他人瘦得不行,面无血色、走不动路,被两个犯人从禁闭室扶出来送医院打点滴维持生命,两手腕被铐出两道又粗又深的印痕,可以看见骨头。看到这个情景,那个法轮功学员说他当时流出了眼泪,二零一二年上半年的一天,我们看到冯峰在监区院子里被几个恶警围着殴打,后来听犯人讲,八监区恶警当时有的拿电棍电,有的用脚踢,踩、边打边嘲笑说:“冯峰、这是对你的最后一次考验,你一定要坚持住啊。”这件事整个监狱很多犯人都知道,冯峰第二次从禁闭室出来被调到九监区(病犯监区),在打点滴时,冯说恶警在他药里掺了什么,使他晚上睡不着觉,十分痛苦。

欧阳海文,武汉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二零一二年初被送到范家台监狱入监队时,由于抵制迫害,被入监队几名事务犯打得大小便失禁。后分到五监区被恶警强迫长期罚站,见不妥协,又将他送到监狱重管队迫害。

柳德玉,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由四名犯人包夹监控,几个邪悟者“转化”他,未能得逞后,恶警就把他关禁闭室,铐在板子镣上,将他双耳戴上耳机,反复播放攻击大法的声音,见没有效果,又将其吊铐。

四监区是范家台监狱最早就开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一个监区,现监区长沈建军也是长期迫害法轮功的人,该监区现集中了一些法轮功学员,他们除了每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劳动外,还要被逼迫“转化”,迫害方式是先让一两个邪悟的人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每天逼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影像资料,灌输邪悟的理,如有反抗就采取暴力手段。

周涛,宜都法轮功学员,不配合看邪恶光碟,被恶警关小号、吊铐。

朱峰,十堰法轮功学员,邪悟者对他进行两个月“转化”迫害,没有效果,就被吊铐迫害。另外,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亮、浠水法轮功学员杨月华、麻城法轮功学员李长荣都因拒绝“转化”而被暴力殴打和镣铐折磨。以上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实事,是邪恶极端疯狂、无所顾忌才使我知道这些,实际上、由于监狱的特殊环境、各监区之间不能互来往、背地里更多阴险的迫害远不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