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下半年佳木斯公检法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在中国东北边陲,有一个被称为“东方第一城”的地方——佳木斯。在这个不太大的城市里,与全国百姓一样,人们渴望拥有健康的身体,高尚的道德,发达的事业和和睦的家庭,探索着人类的未来和生命意义。一九九四年,法轮大法“真、善、忍”传入佳城,越来越多人的梦想成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全新的人生:有人摆脱顽疾、重获健康;有人道德回升事业有成;有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家庭和睦;有的浪子回头,走上了新生,各种事例比比皆是。人们从内心崇尚法轮大法,感谢李洪志师父,越来越多的人走上修炼之路。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了全面、公开的迫害法轮功,佳木斯公检法司系统积极追随中共实施迫害,尽管他们中很多人知道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在正邪和善恶面前,一少部份人鼠目寸光,贪图眼前私利,竟然弃良知和道义于不顾,对法轮大法和广大修炼人进行残酷迫害,犯下滔天大罪。即使在真相已大白于天下的二零一二年他们依然如此。

一、迫害事实综述

佳木斯监狱二零一一年二月曾发生了十一天内连续虐杀三位法轮功学员的骇人罪行。第一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年仅四十七岁,正当壮年。秦月明的妻子和小女儿只因替他申冤昭雪,就在当年十一月被中共非法劳教一年半,家中只剩秦月明的大女儿——二十三岁的秦荣倩一人独自飘落在外。为了让父亲的冤案早日真相大白,让身陷冤狱的母亲和妹妹尽快获得自由。在四处求告无门的情况下,针对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迟迟不作为的行为,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秦荣倩和三位代理律师携带《投诉反映举报信》、《秦荣倩致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和副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及其它相关法律文书资料去了北京。

这个正在发生的故事在大陆网络微博上发表后,短短几小时内近三千人点击浏览,更引发一万五千多名民众联名救助,在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新唐人和希望之声等连续转载报道,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全球最大的人权组织——国际特赦都对此案关注并启动紧急救援,等等。

然而就象《九评共产党》一书里讲的那样:“永恒的恐惧感是中共党史的最大特征,维持生存成为共产党与生俱来的最高利益。”以下所述,仅仅是二零一二年下半年中共佳木斯公检法司罔顾法律和人道,在二零一二年下半年继续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事实。

(一)公安局、社区、单位相互勾结肆意骚扰、绑架大法弟子及家属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被劫持到看守、拘留所的多达二十四人(其中五人被非法判刑,十一人被非法劳教,一人被劫持到精神病院),他们是:赵有、刘杰、袁玉龙、杨淑珍、高玉敏、由金英、刘思远、韩福、张淑华、张淑英、赵娟、项晓波、刘丽杰、崔秀云、任淑贤、屈玉杰、张利民、王英霞、颜淑芬、王艳(燕)、靳艳杰、王玉芳、白桂芹、白桂芹的妹妹。

遭警察、社区或单位威胁、骚扰的有:兰静贤、牛玉环、邹彩荣、李贤清、李贤春、王树雨、王萍、张保军、一名在职法轮功学员、刘杰的妹妹、彭淑华的女儿、王艳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部份建三江法轮功学员曾被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

劫持到洗脑班的有五人:霍金平、孟繁荔、陈冬梅、李延香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康爱芬被劫持到伊春洗脑班。

彭淑华因抵制而使绑架未得逞。

因修炼法轮功而不给办理身份证的三人:付裕、宋慧清、马汝俊

(二)遭各地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二十二人

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的有七人,他们是:张普贺(被迫害致残,刚刚走出冤狱)、张宝春、商锡平、棊先安、蔡海红、袁玉龙、刘思远(仅指佳木斯地区)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有十三人,她们是:王丽华(刚刚结束冤狱生活)、尹海珠、孙丽彬、代丽霞、栾秀媛、李秀荣、王丽新、董林桂、刘艳伟、王丹、杨淑珍、高玉敏、由金英(仅指佳木斯地区)

被关在兰州监狱一人:孙兆海(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十九年,目前仍被非法关在狱中)

被关在山东省第一监狱的一人:黄敏(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二十年,目前仍被关在狱中)

(三)遭各地劳教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八人

这八名学员均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他们是:刘杰、张淑英、赵娟、刘丽杰、项晓波、崔秀云、任淑贤、王英霞

(四)新闻媒体、金融系统、通讯系统参与迫害

黑龙江省所谓“反邪教协会”是个真正的邪教组织,它利用新闻媒体、金融系统和通讯系统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所管辖范围内部份地区电视台也反复转播。

二零一二年九月底,佳木斯电视台二频道多次在早六点“崇尚科学反对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节目中,诬陷法轮功。

十月二十三日晚五点多,佳木斯铁路电视台播放诽谤法轮功和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的内容,二十四日,铁路逼迫每一位职工必须签字表态。

十月末的一天晚上七点三十五分,佳木斯新闻综合频道播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假新闻,还播放栽赃法轮功学员自杀的假照片。

富锦市曾几天连续三次反复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内容,每次播放时间长达四十分钟(上午九点多、下午两点、晚间八点十分)。

佳木斯市人民银行给各家银行发文件,干扰法轮功学员在钱币上写上真相的纸币流通,要求银行发现真相币要立即回收;在各营业场所悬挂诬蔑法轮功的条幅或标语;将有真相字样的钱币上交;声称对把有真相字样钱币兑出去的员工要罚款等等。

佳木斯地区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向用户的手机发送中共邪教组织迫害法轮功的滥调和威胁法轮功学员、诬蔑法轮功的短信。

(五)长期高压迫害下含冤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里,历经中共长年累月的高压迫害后,能够核实到的就有十二位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他们是:段秀龙、李延红、栾桂霞、张桂珍、董建立、王瑞芳、孟祥来、蒋淑琴、刘桂清、许永莲、杨爱华、杨爱华的丈夫赵爱民。

这些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但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长期高压迫害,他们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身体和精神状态每况愈下,历经了长期的痛苦折磨后相继含冤离世。

二、典型迫害案例

(一)各级警察公开勒索:“找找人、花点钱吧”、“没钱就得认(判)”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刘杰因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及其被迫害的事实真相而被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长胜派出所绑架。亲人多次找到相关部门要求放人无果,过程中警察直接告诉家属花钱就可以放人。

七月三十日,刘杰家属到长胜派出所找到办案的副所长闫利民,闫说:“要不就找找人吧!谁家没有几个人哪!”

七月三十一日,刘杰家属到东风公安分局,被劫堵到一楼收发室,室内有一贺姓男警察说:“那就等着判吧!要不就花点钱!”家属说:“没有钱哪!”贺姓警察立刻就变脸说:“没钱你们就得认(判)!”

八月十七日,刘杰家属们来到了市公安局所谓防范和处理邪教支队(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一薛姓男警说:“不行就花点钱吧!”家属们说:“没有钱哪!”他的脸就变了。

后来,正如警察所说,家属因拒绝被勒索,刘杰就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国安、公安勾结,有预谋同日三处撬门闯民宅,绑架老弱妇女、儿童共十五人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教师节当天,佳木斯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暴力绑架事件——四、五十个警察同日三处行恶,无法律手续、不着装、开便车,肆意撬门开锁闯民宅,绑架了十五位佳木斯百姓,并抢劫法轮功学员的私有财产。

这起恶性事件的发生是在中共佳木斯市安全局国安特务对法轮功学员的电话、手机长期进行非法监听,采用非法跟踪、蹲坑等卑鄙特务手段后对大法学员进行的迫害。该机构勾结佳木斯市公安局,操控向阳公安分局及所辖的建设派出所、桥南派出所、西林派出所和长安派出所等的大批警察对善良的大法弟子实施的迫害。

恶警闯入张淑华家,绑架九人:张淑华、张淑英、赵娟、崔秀云、孙颖、刘丽杰、项晓波、一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和张淑华的儿子;在任淑贤家,便衣警察绑架六人:任淑贤、王英霞、张利民和妻子屈玉杰,及八岁女童及前来陪同学琴的母亲。

年近七十岁的孙颖,由于遭受警察的暴力绑架造成身体极度虚弱,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于第二天回到家中;六十多岁的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在现场被惊吓致昏倒,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躲过警察的监视,于第二天凌晨走脱;八岁女童在当天深夜被父亲用身份证、工作证等担保接回家,女童母亲在被绑架中出现几次严重心脏问题,在她丈夫拿着她以前的抢救病历作证并被勒索三千元钱后,才将她接回家;张淑华的儿子当天被绑架到西林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一夜,第二天家人被勒索五千元后才让家人把孩子接回家。其余十位法轮功学员于第二天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佳木斯警察在整个办案过程中利用的是流氓、谎言和暴力手段(详细报道请见法轮大法明慧网文章《佳木斯警察办案:流氓、谎言加暴力》)

(三)中共政法委将中国整个执法系统沦为犯罪系统

中共以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罪名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欲加之罪,那些执法者蒙昧良知,错用这个条文强加迫害。十几年来数百场震撼人心的正义辩护已经充分的讲清了维护信仰和传播真相不仅合法,而且是大义之举,因此任何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犯罪。

纵观佳木斯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案例,警察抓人不出示证件;抓人过程中对法轮功学员的住宅撬门开锁、非法查抄、抢夺财物;在外面抓了人不通知家属。当家属不断到各个分局、派出所、看守所打听,寻找亲人的下落时,警察先是欺骗,实在不行就开始抵赖,更拒绝给任何法律手续。然后超限期的关押,拼凑甚至编造迫害证据,其实过程中就是在等着家人给他们送钱。如勒索的钱款数额满意就会在关押一段时间后放人;如勒索不成或不满意就秘密将人劫持到劳教所或监狱继续迫害。其违法性非常明显。仅举一例,便可见一斑:

在九月十日绑架十五位百姓被非法劫持后,这些所谓的执法者在多位家属连续的不断追问抓人的理由时,警察竟然用自创的名词“非法聚会”搪塞家属,后被识破后又改为“非法集会”,仍被律师指出荒诞不经。

法轮功学员知道自己是好人,根本没犯罪,因此抵制迫害不报姓名。陈万友(原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教导员,现已退休又被返聘,自一九九九年至今一直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尤其在勒索大法弟子钱财方面手段非常卑劣)还扮演去现场认人的丑角。他没有辨认出赵娟,为了完成“任务”而张冠李戴,把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秀玲的名字安在赵娟身上。实际上,赵娟现年四十多岁,而陈秀玲已年过六十,佳木斯警察办案如此荒唐真是古今中外闻所未闻。直到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赵娟的信息都是陈秀玲的,家人接见和正义律师介入,均遭佳木斯警察和戒毒劳教所的警察以“无此人”为由而拒绝。

劳教制度本已是遭世人唾弃的违反宪法的法西斯制度,可中共佳木斯警察竟然的行径证明了其制度的荒诞和邪恶。

(四)黑监狱内的洗脑班——谎言、构陷加酷刑

中共洗脑班美其名曰“法制学校”,实质是专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洗脑的非法私设监狱。为所谓的“百分之百转化率”,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和诬蔑文字,利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坚持自己的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通常是各地政法委下指标,派出所实施抓人,社区提供情况,单位配合,就这样,法轮功学员被莫名其妙的任意抓去“洗脑”。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霍金平曾被从佳木斯看守所秘密转移到青龙山洗脑班。在洗脑班里长达半年以上的绝食反迫害过程中,每天被灌食五次,插管长期插在胃里不拔出来,人被迫害的皮包骨,胃被插坏了,每时每刻疼痛难忍,弯腰近九十度,行走非常艰难,扶着东西才能勉强挪步。洗脑班人员王淼溪向朋友透露:没事,天天灌食。到霍金平奄奄一息快不行了,洗脑班头目还叫嚣必须交一万多元的医疗费才能放人。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孟繁荔在家中突然被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头两天被洗脑班人员伪善诱骗写“转化”,写保证,不写就威胁恐吓,再不写就酷刑折磨。第五天,孟繁荔开始被强迫蹲在床边上,两边有两个协警看着,身下放着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的照片或书籍,如实在承受不住,想坐就只能坐在李大师的照片上。第六天的时候,孟繁荔又被单独关到一个屋里,恶人们对她进行吊铐,三个协警使劲压她的两个胳膊,痛苦不堪。

(五)法轮功学员家属亦遭迫害

1、刘杰家属遭派出所恶警铐手铐二十多分钟

八月三日,刘杰的亲朋们在四处求告无门的情况下,再一次来到东风公安分局找局长。刘杰的朋友告诉警察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违法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以及王立军、薄熙来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应的事实。一警察不由分说就把该法轮功学员往楼上拽,刘杰母亲被惊吓晕倒在地(老人有心脏病),这样该警察才放开该法轮功学员。

八月十日,刘杰的亲人们(刘杰母亲、姨妈、舅妈、姐姐、妹妹)再次来到长胜派出所。刘杰妹妹在等所长闫利民的时候,一直撒谎怕见家属的闫利民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对一警察说:把门都锁上,一个人也不让走,我去分局汇报。一好心的男法轮功学员进到派出所看看情况,被警察发现,拿录像机要给他录像,逼问其叫什么名字。警察撵到外面给录像,刘杰妹妹与录像警察讲道理,该警察就奔她来了,与另外两、三个警察一起把刘杰妹妹双臂拧到背后从一楼连拖带拽弄到二楼。刘杰的母亲看到刘杰妹妹被警察抓走,又吓的晕倒在地上,警察对此装聋作哑,根本不管。警察刘立国和一小眼睛瘦警察按住刘杰妹妹,另一警察把刘杰妹妹双手反铐在背后,导致两手腕两处破皮,留下两道很深的口子,小腿处被撞的青紫,一个多星期都没能恢复。警察还说:对你们就这样,你们整几个老太太来,我们就害怕啦?死在这儿,我们都不管!”二十多分钟后,警察才把刘杰妹妹手铐打开。

2、九月十日疯狂绑架过程中多名家属和朋友遭迫害

铁笼子示意图
铁笼子示意图

在张淑华家绑架的现场,开门看情况的邻居也被四个警察冲上去绑架,后因惊吓过度而病发住院;一名大学毕业生在家中遭警察殴打,又被劫持到派出所的铁笼子里非法关押;还有两名大学生为了阻止警察劫持自己的家长,躺在警车的车轮前以死抗争,其中一名大学生被警车拖行二、三米远,之后车拐弯处被甩了出来。右边腰、右手中指被划伤,整个身上全是灰;王英霞的父亲、项晓波的父母、屈玉杰和张利民的父母等几位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为找回自己的儿女哭喊着、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的来到派出所,都被堵在门外没人理会……(详见法轮大法明慧网文章《佳木斯警察,你们以给百姓制造苦难为乐吗?》)

警察还强行撬开张淑英临时租住的房屋门进行抄家,抢走张淑英的电脑等私人物品。警察这一突如其来的土匪行径,把原本有病的房屋男主人吓得说不了话了,警察还抢走主人的身份证,拒绝为恶警给张淑英的房主带来的精神和财产伤害进行赔偿。

(六)奢华外观下掩盖不住的罪恶

佳木斯监狱外观象贵族的城堡,然而奢华背后隐藏着数不尽的罪恶:

法轮功学员李长生,遭佳木斯监狱迫害回家数月含冤离世;法轮功学员宫凤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法轮功学员张普贺和林泽华被迫害致瘫痪;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于云刚和刘传江在十一天内都被虐杀。

现在,佳木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没有停止,从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开始突然对狱中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监狱长叶枫召开狱领导干部大会,要求加大对法轮功“严管”力度,限制自由活动空间、清监、搜身,每个人都被脱光衣服搜查法轮功的资料。

1、七月二十日当天,二监区副教王志勇、二监区一中队长张怡秋、四中队长刘波等突然闯入监舍,法轮功学员张月增的MP3和铺下的一些资料被当场抢走。第二天,警察王志勇逼迫张月增做笔录,说出物品来源。王志勇平时仇视大法,挑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行恶,布置犯人监管、汇报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2、七月二十一日,四监区大队长刘文革下令,二分监中队长范玉军,副分区长袁野、刘俊龙,大队干事叶晓军等闯入监舍。范玉军指使,袁野和刘俊龙将搜出的资料当众一本一本的撕掉,中队长范玉军以此为借口限制大法弟子谭凤江、张培训出入廊门。

3、被迫害致瘫痪的法轮功学员张普贺在年底刚刚结束长达十年的冤狱生活,另一位被迫害瘫痪的林泽华和几十位法轮功学员仍在高墙电网的监狱里受折磨。近期又有刘洪斌、鲁军、袁玉龙和刘思远四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集训监区遭迫害。

三、法轮功学员坚守良知为救人

法轮功学员不强求名利,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乱世中出淤泥而不染,他们在中共的迫害下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有的多次遭到恶警绑架迫害,甚至几经生死也不肯放弃信仰。如此坚守,是因为他们的生命在法轮大法中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新生,是因为他们的基点是为他的,所以他们才敢对戕害生命的强权中共说不。

刘丽杰
刘丽杰

1、刘丽杰,女,现年四十二岁,佳木斯职教集团职业学院的教师。她从小品学兼优,一九九三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是被大学同窗们赞誉为“知书达礼、博学多才、思维敏捷、能言善辩、善解人意”的才女。可是,在博览群书之后,仍旧有许多人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终极问题令她非常困惑。在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中,她找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来,刘丽杰屡遭迫害,尤其每逢节假日和所谓的“敏感日”,她曾频频遭到不法警察的滋扰,几乎是家无宁日,还一度被迫流离失所。警察曾将她家的房门砸得如山响,弄得四邻不安,还扬言要用电棍将门撬开。警察走后,刘老师家房门已无法打开,原来是巨大的震动使门栓掉下来了。家人为营救她曾被勒索近三万元钱,原本拮据的家庭生活因此雪上加霜,年迈的父母、亲戚朋友和丈夫也因此身心备受摧残。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被绑架的当天,刘丽杰老师被撬门入室、多次参与迫害她的佳木斯恶警陈万友认出,陈万友无耻地说:“这不是刘丽杰吗?”刘老师也很坦荡地反问陈万友:“你怎么还干这个?”

赵娟
赵娟

2、赵娟,女,现年四十八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第一中学教师。她在师范学校就读期间为人善良,后作为优秀毕业生分配到省重点中学——双鸭山市第一中学任教。一九九五年底,赵娟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久,严重的神经衰弱好了,而且走路一身轻,十多年的胃病,一口凉水都不敢喝的毛病也荡然无存了。法轮大法教会了她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从此身体健康了,心胸也更宽广了,业余时间经常无偿的为差生补课,资助生活困难的学生。她的课曾多次在省、市获奖,是一名深受学生喜爱的优秀教师。

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赵娟屡遭迫害,无奈之下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在九月十日这次被绑架之前,她曾八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无数次被骚扰,被单位调离原教师岗位(在教委下设的电教教学仪器管理中心做与自己所学无关的辅助工作),原本和她感情非常好的丈夫在压力下被迫与她离婚。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赵娟再次被绑架后非法劳教。

3、张淑英,女,现年四十八岁,早年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的一所大学,曾就职于北京中国石化总公司、中信期货公司。修炼法轮功前,她患有严重的妇科病,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工作难以维持,精神也处于崩溃的边缘;修炼后,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她能够正常工作,家庭和睦,身心愉悦。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张淑英曾九次被绑架和非法关押,四次被非法劳教,迫害中她失去了优越的工作和美满的家庭。在北京东城看守所,她遭“电针”酷刑,导致精神一度失常,记忆丧失,失去语言、思维功能,生活长期不能自理,真的是九死一生。是法轮功使她从新成为健康快乐的人。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

任淑贤一家
任淑贤一家

4、任淑贤,女,四十多岁,原是黑龙江省伊春市南岔区六中声乐教师,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音乐系。曾经连续五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参加过中央电视台和省电视台合拍的电视剧,考取过某艺术团,任架子鼓手。任淑贤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巨变,由原来的任性、说一不二、不干任何家务、也不愿和婆家来往,变成懂得体谅丈夫、操持家务又孝顺公婆的好妻子、好儿媳。在工作单位,也是一个有口皆碑的优秀教师。只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她曾被中共非法判刑七年,两次遭非法劳教共三年,期间遭受中共狱警无数次非人折磨。十年牢狱结束,回家才两年,于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晩在住所再次被恶警撬门闯入绑架,后非法劳教。

项晓波
项晓波

5、项晓波,女,现年五十二岁,曾是佳木斯化学制药厂技术人员。因出生在大饥荒年代,从小营养不良,体质不是很好,流行感冒次次落不下,胃病、扁桃体炎、鼻炎、月经不调,脚脖子曾被自行车撞伤后十几年疼痛,这些症状在修炼法轮功后都神奇的消失了。项晓波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学习李洪志老师的著作,更使她心灵得以净化,学会了按真、善、忍做好人。十几年来,项晓波屡遭迫害,在女儿六岁那年,她的丈夫在邪党高压下被迫与其离婚,还抢走了孩子不让母女相见。不仅如此,佳木斯化学制药厂非法开除项晓波的工作和党籍。夫离子散、孤身一人的项晓波,在以后的日子里仍多次遭佳木斯警察及社区人员的迫害,无奈之下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四、善恶必有报,天意不可违

无论是什么人,参与了迫害修炼佛法的人,遭恶报受天谴,毫厘不爽。在超过万例的恶报事件中,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车祸死的、暴毙的、自杀的、半身不遂的,还有被判刑、撤职的,更有作恶殃及家人的。

近年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气的佳木斯市公安局警察张宏宇,两年前和另外两人合伙耗资一百万左右(张占大部份股份),在桦南和福利建了两个加气站。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他的一个合伙人猝死在加气站,其家属不仅抽回了自己那份股份(大概二十多万),还要求赔偿三十多万元的抚恤金。三方按股份份额摊派,张宏宇必须承担大部份的抚恤金,由于手头无钱,不得不拖欠。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佳木斯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岳森,自从二零一二年九月签字让看守所关押法轮功学员后,连续发病到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

佳木斯监狱警察施振明,曾先后任佳木斯监狱教改科副科长、两狱(原莲江口监狱)合并后的狱侦科科长,佳木斯监狱看守大队副大队长,八监区副教导员,督查科副科长。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施振明驱车去双鸭山办事,傍晚返回途中,车撞护栏,司机只受轻伤,施振明丧命,走完他阴暗罪恶的人生,终年五十三岁。

佳木斯的各级公检法司官员们,你们知道吗,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共产邪党共杀害了全世界的几亿人,其中八千万中国同胞。在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来,中共邪党迫害导致几百万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命(由于中共极力封锁消息,在明慧网报道出来有名有姓能够核实的目前有3638位)。这个邪党早已恶贯满盈、罪不可赦,它的灭亡指日可待,追随和相信它的人必将成为它的殉葬品。在已经到来到二零一三年里,希望你们记住四个字——回头是岸,你们追随中共参与迫害修炼佛法的人,必遭天谴。如能及时认清自己的罪孽所在,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悬崖勒马、加倍弥补,在今后的日子里善待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人,才可找回自己的生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