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解体病魔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那是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妹妹来我家说会儿话,我就感觉到胃痛,痛的直想吐,发正念铲除它,同时用手从胃部往下赶,这时就感到不是胃痛而是肚子痛,痛的我简直坐不住,我就躺下来,躺着发正念,不管用,当时感觉每秒都很难挨。但我也不敢声张,因为我丈夫从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不支持我修炼

第二天早起后,我丈夫让我去医院检查,我说没事儿,他说不行。当时我想那就去吧,看到底是什么病,但我不想用常人方法治疗,就是想证实大法,因为他一直都不相信。结果诊断是肠梗阻,医生建议马上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没有手术,回家了。到我家楼下,邻居们听说了,都纷纷说必须得手术,否则很危险,会死人的。有个邻居说,他母亲曾经也是这个病,一夜没治疗第二天早上肠子截去两、三米。另一人说,手术也容易死人,因为容易感染。当时我听了有点动心,有点不稳。这时我丈夫听完很害怕,说赶紧联系医院手术。我一听急了,这时正念也出来了,心想,我修炼这么多年了,如果去医院看病不是白修了吗?有事还得去医院解决,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我对他说:“没事儿,我一定能好。”丈夫不出声了。

因为前一阶段,我姐姐来我家治疗腰疼,医院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和腰椎管狭窄,其中五节严重增生变形,两节坎墩坏死,必须手术治疗。当时我给一同修打电话,向她求助,她说:“你把她送到我这里来吧。”姐姐去了之后,就开始听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前后一个星期就彻底的康复了。这事儿我们楼下的人都知道的,所以我丈夫也没有再逼我立即去医院。

我回家后给同修打电话,她鼓励说没事儿的,正念对待,还帮我发正念。这时我信心上来了,并求师父加持,一切交给师父,去留全由师父说了算,又与同修交流不承认它是病,该干什么干什么。我带上真相资料与同修出去发,这时候肚子不痛了。第二天早晨,我起来炼功的时候,肚子又开始痛,我心里对师父说:“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由师父说了算。”过了十天,我排出白色的脓,当时我以为是拉痢疾,当时我就对它说,你什么都不是,我不承认你。结果不到晚上我就好了。慈悲的师父把我身体中不好的东西都推出来了。我现在悟到,因为我当时说过几天就好了,而没有当时就否定它,所以才拖了一星期左右恢复的。

我脚趾头上以前长了两个鸡眼,用常人的办法治疗了两次都没有效果,每次用剪子去剪它的时候,看到有八九个筋头,都流血。后来有一天,我洗澡之后又修剪鸡眼,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段话,人的身体是不应该有病的,有病就属于不正确状态,法轮就可以纠正这个不正确状态。之后我想,那我这个鸡眼也是不正确的状态,那就铲除它,就没有理会它。过一星期后我又去修剪它,发现它已经没有了,而且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大法实在是太神奇了,对我的震撼非常大。

象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叙述了通过这些使我感悟到了师父的慈悲,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真是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多救人,做好三件事,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