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上阅读《明慧周刊》 遭中共绑架迫害

哈尔滨刘峪含被内蒙古通辽铁路国保支队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刘峪含,女,今年四十八岁。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三次遭到过中共的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刘峪含又遭到了内蒙古通辽市铁路国保支队恶警的迫害。以下是详细过程。

一、只因一本《明慧周刊》即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刘峪含乘坐从大连到通辽的火车,下午四点多快到通辽时,刘峪含在卧铺上看《明慧周刊》,被车上一个乘警巡视看见,这个人岁数不大,也就二十多岁,他不怀好意的说:“你看的是什么书?看的这么投入?你给我看一看。”刘峪含不给他看,他于是就在车座上不走,非要看,最后刘峪含拿了出来,他接过来一看说:“这是禁书,不许看。”

紧接着他就给乘警长打电话,不一会,乘警长来了,此人大约五十岁左右,就把刘峪含带到了包房里,并非法搜查刘峪含随身携带的挎包,翻出了护身符、手机 ,还有四百多元,其中有二百多元是真相币,真相币上面印有“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等字样。这些私人物品被他们非法抢走。

乘警长让刘峪含在一张所谓的“收条”上签字,遭到刘峪含的拒绝,刘峪含说:“我有权不签字。”乘警长说:“那你后果自负。”那个小乘警对刘峪含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好象自己立了一大功,害怕功劳被人抢走一样。

下车后,又来了三、四个便衣,其中一个人拿着手铐把刘峪含双手铐住,将她绑架到铁路公安局国保支队,关进一间小冷屋里,进来十多个便衣,还有一个人穿警服的,他们又找来一个女的,其中一个人伪善的说:“你家在哪?我们给你送到家里去。”让刘峪含放心啥事没有,刘峪含说在慧利小区。他们把刘峪含带到警车里,二辆警车一起来到通辽市慧利小区,刘峪含发觉不对就对他们说:“你们到底是干什么?是抄家吧?”于是刘峪含就不配合,也不说自己住在哪里,他们找不到刘峪含的住所,又把她拉回原处。

刘峪含又上了一次厕所,从厕所出来后,她就头晕,面色苍白,警察把她送到医院检查完身体,查完后,什么话也没说,直接绑架到离通辽还有二百多里地的科左后旗看守所,一路上刘峪含不停的给警察讲真相,他们不相信中共邪党会灭亡。下了警车,刘峪含才知道自己已经被绑架到“后旗看守所”。

二、卖财神像当成邪教人员抓了起来

刘峪含被投进女号,女号里共有四个在押人员,其中有一个是卖财神画像的,还有两个是发佛教的宣传小册子的。中共恶警抓她们的目的一是为了敛财,二是为了满足中共高层对人民的防范,人关进看守所,就逼迫家里人交钱,不交钱就定成邪教,然后劳教。其实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邪教对老百姓的敌视,已经到了最疯狂的地步。

看守把刘峪含关进时,就告诉她说:“那几个人是邪教,你们有共同语言。”被中共当成邪教的几个在押人员对刘峪含非常客气,当刘峪含为维护自身权力绝食抗议时,她们对这位法轮功弟子所表现出来的坚忍与大度,更加崇敬与佩服。

三、绝食六天,零口供闯出黑窝

第二天,来了两个警察,都不认识,有一个李姓的,这二人可能是国保支队的,一直都参与迫害。他们问这问那,并欺骗刘峪含说:“你配合我们吧,对你是有好处的。”刘峪含坚定的说:“我只能告诉你我是零口供。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他们硬的不行,就伪善的说:“你在看守所里吃的好不好?住的好不好?”刘峪含说:“你们把我关进这里,能好吗?我决定绝食抗议,从昨天就没有吃饭。”他们把真相币拍了照,说上面的文字都是反党的话。刘峪含正色的说:“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无论做了什么都不是你们迫害我的借口。”他们又问了几句,一无所获,把她重又送进号里,就走了。

绝食到第二天,有两个女管教,其中一个姓宋的女管教说:“你不吃饭就给你灌食。”灌食是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最残酷的迫害之一。刘峪含说我这是正当的抗议,我不会进食的。你给我灌食就是配合恶人进一步迫害我。

绝食到第三天,这一天,外面天空黑气沉沉的,号里的人都感到心情格外压抑,好象要出什么大事一样。其中一个人说昨天做梦,梦见了考试。大约九点多钟,来了一帮男恶警,其中有一个恶警,有的犯人认识,刘峪含隐约听到此人名叫常全(音),此人非常恶毒,所有的在押人员都骂他,说他是最坏的人渣败类。其余的都不知叫什么。他们把刘峪含拖下床,拖到行刑房,这是专门给在押人员准备的,是专门折磨在押犯人的小冷房。他们把刘峪含双手双脚用铁铐子扣住,一动也动不了,此时刘峪含觉得他们太可怜了,迫害好人要遭报应。她就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快退党团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姓宋的女恶警将一根胶皮管子往刘峪含的鼻子里乱插一通,反复插了五六次,才插了进去。旁边有一个男恶警在一边大声的叫喊:“给她换一根粗一点的管子。”他觉得姓宋的恶警手中的胶皮管子太细了,对刘峪含太仁慈了。管子插进去后,又野蛮的往胃里灌盐水与奶粉。灌完之后,她又威胁刘峪含说:“你一天不吃饭,我们就一天给你往里灌。”刘峪含一直铐着。

在这个过程中,有几个恶警假装以伪善的面孔轮番的过来劝说,说只要答应进食,就放下她。办案的恶警也来了,拿着加期票子,说又给你加期了,加期十五天。刘峪含丝毫不为其所动,不再回答他们的任何一句话,他们看到刘峪含已经铁了心,根本没有吃饭的意思,过了四个多小时,就把她放回号里。号里的人说这是怕你吐,才把你放回来的。回到号子里,不知恶警放了什么药,刘峪含真的开始连拉带吐,刘峪含质问他们:“你们给我灌了什么药?”狱医警连连否认,说灌的不是药,而是奶粉。这时又来了几个值班的狱警,劝说刘峪含进食。再一次遭到刘峪含的坚决拒绝。

绝食到了第六天,刘峪含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再加上不知加的什么药物,六天之内总是在拉肚子,她再也坐不起来了,一直在床上躺着。男恶警常全还假惺惺的说你怎么样呀?你怎么不吃饭?常全说到了下午四点多,狱警让刘峪含收拾东西,说家人来接她回去。就这样刘峪含才回到家中。

四、对刘峪含家人的迫害

在刘峪含受到绑架与关押期间,铁路恶警对刘峪含的家人也进行了无理的恐吓与威胁。

刘峪含被绑架的当天,国保支队的恶警约五、六个人(名字均不详),开车到刘仁杰的大儿子家里,刘仁杰是刘峪含的二姐,在儿子家里看孙子。他们打电话让二姐下来一趟,说是你妹妹回来了,下来接她吧。二姐下楼后,结果没有发现四妹刘峪含,几个恶警把她绑架到车里,来到刘峪含的原住所,他们进屋里就抄家,抢走了一台打印机、二个优盘、三部手机、手机充电器、电插排、喷墨打印机的墨水等私人物品。

第二天,铁路国保支队的恶警又打电话欺骗她二姐说:“有一点小事,想问问你。”二姐信以为真,从屋里出来后,又一次被他们绑架,将其带到二姐在哲里木车站处的住所里,再一次遭到抄家,并在墙上撕下一张大福字。

当天又将其二姐绑架到铁路公安局,从下午一点多,一直非法审问到下午七点多,他们问有没有电脑呀?打印机呀?等等。老实巴交的二姐被他们问的晕头转向,记不清他们到底问了些什么,又让二姐在一堆纸上,签字、按手印,最少十张纸以上。也不知道上面都是一些什么。最后他们看到刘峪含的二姐确实不知道什么,也不会炼功,就拉着她去找刘峪含的大姐,说家里的电脑都是大姐藏起来了。

这几天他们又问刘峪含的二姐,你大姐上哪去了,还让二姐继续签字,二姐的二个儿子都有正式的工作单位,都受过恶警的询问与骚扰。此事已经搅得家不得安生了。

中共铁道部一直以来为江魔头的势力所掌控,被称之为“半独立王国”,曾拥有自成一体的警察、通讯、医院、学校系统。迫害法轮功以来,铁道部的不法官员与中共邪党沆瀣一气,窃取着人民的公有资源积极参与迫害抓捕法轮功弟子,造下了累累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