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实修自己 修炼的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八月底得法,十多年的修炼路,最近有两年时间竟然脱离了大法,走了不堪回首的弯路,辜负了师父对我生生世世的看护与为了让我得法的百折千回的唤醒。

究其原因,就是我学法不够,法理不清,实修更是谈不上,没有在行为上做好一个修炼人。常人的观念和人的认识障碍了真我的觉醒,心性上出现偏移,在信师信法上打了折扣,被旧势力加强执著并被紧紧抓住不放,失去修炼的信心,走了令我现今无比痛悔的弯路。

在师父的慈悲召唤、同修的苦心帮助下,我在一年多前才重又汇入正法修炼的行列,才真正开始去实践师父教导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1]的法理,真有一种云开雾散的喜悦与清醒。

回到正法修炼中后,我积极参加学法小组,和小组内同修们一起系统学习师父历年讲法,坚持和同修集体炼功,在家自学《转法轮》,利用零星时间和上下班时间读、背师父讲的有关向内找、向内修的法,当遭遇心性冲击的时候,我能主动去找自己的问题了,并且在行为上渐渐做好。

但丈夫同修却还是很看不惯我,我稍有不慎就会被他狠狠的数落,且容不得我有一丝辩解。最让我闹心的是,他会说他是因为看到我这个样子,所以他对自己的修炼没有信心。我和他总是没完没了的找对方埋怨对方,完全不会修自己。

丈夫在修炼上总是摇摆不定,对于集体学法更是拒之于千里之外,平时他几乎不和同修接触,让周围的同修为他费神不少。为了找回他,我们身边的一位老年同修曾给他写了一封信,后来在《明慧周刊》上发表。这封信对他的触动不小。他开始愿意与同修们接触了。

而当我在不断的学法中更深的理解了向内找的内涵时,我终于悟到他之所以对我那么表现,不正是我自己的问题吗?而我总是因为他看不惯我而耿耿于怀,总看到是他这不对、那不好却从没想到找自己的问题。

后来在和丈夫同修的相处中,我经常提醒自己是个修炼人,告诉自己:他其实就是我的镜子,他表现的不好的方面也是我的问题所在。我逐渐放下了不愿意听他数落的心,就按照师父说的:“你们从现在开始都得注意这个问题,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2]我尽量做好自己后,他也在渐渐改变,尽管他嘴上不承认,但是他能经常看大法书了,也开始同我一起炼功了。

看到他的这些变化,我悟到,他看不惯我的一系列表现正是我那隐藏不露的瞧不起他的心的写照。我不放下这个瞧不起他的心,我不放下想方设法都要想辩解的心,他又怎么会改变呢?多年来和他之间的磕磕碰碰,都是一次次清楚自己的问题却不愿意放下,固守自己那颗人心去找别人的错造成的,所以我才没有越过旧势力那堵墙,甚至脱离了大法两年时间,浪费了那么多师父留给我救度众生的时间。而当我把看到丈夫同修的问题用来修我自己的时候,他也在改变着自己。

儿子已经读初中了,身体健康、智力不错。可在教育他的问题上我却很是伤脑筋,他在学习、生活和行为等等各方面的习惯常常令我的心情跌宕难平,真到了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的地步,常常是打了他后悔,不打他自己又过不去这个坎儿。

我向内找自己,找到自己的面子心,再深挖下去,我发现自己求名的心在孩子这一块儿表现的淋漓尽致。于是每当儿子令我很难过甚至难堪时,我就在心里反复背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慢慢的我也悟到,孩子的表现不也是自己的表现的折射吗?我越执著、越在乎,他越要表现给我看,这不是魔我的心来了吗?这不就是要我提高我的心性吗?当我基本能正确对待孩子的各方面表现、把他当作众生慈悲对待时,孩子的表现也开始有了好转。如今已经稳步走在正法修炼路上的我深深的感到:只有向内找、实修自己,修炼的路才会越走越宽啊!

世上没有后悔药,过去的时间我已经找不回来了,我必须得抓紧在师父用无边的承受留给我的时间中尽量做好,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想对师父说:师父,谢谢您!弟子一定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 《洪吟》〈实修〉
[2]李洪志师父经文 《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 《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