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青岛地区迫害事实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综合报道)二零一二年,山东省青岛地区中共人员利用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和“防范办”,对当地民众进行了两次较大规模的洗脑与毒害,同时对该地区在社会上敢于走出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与骚扰,制造恐怖气氛。三月份胶南市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抓捕;即墨市在八月份有二十多人遭绑架,青岛地区全年至少有三十多名学员被非法判刑或劳教。

张贴“有奖举报”公开信唆使民众犯罪

从二零一二年初开始,青岛六一零以“防范办”的名义层层召开专题会议,布置对法轮功的看管与迫害。布置各村每两个人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村里的大街小巷都要张贴“有奖举报”的邪恶告示,教唆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犯罪。

在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六一零”非法组织与山东省“防范办”的淫威逼迫下,青岛地区以各县市区“防范办”的名义复制和印刷邪党所谓“公开信”,由各乡镇、街道办事处、村委会、居委会到处张贴,唆使民众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犯罪;一方面花钱雇人,加紧对法轮功学员的看管、骚扰与迫害。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无辜被绑架,有的被送去洗脑。

即墨市各级邪党人员,以多种方式,向当地民众散布谎言,抹黑法轮功,企图阻止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以万元高额赏金诱惑民众参与迫害,其中尤以环秀街道办事处为甚。邪党人员以三月份的邪党“两会”和“十八大”为名实施骚扰。青岛地区各市、各区都大面积向各街道居委会和村委会派发“有奖举报”的邪恶公开信,让基层干部满街张贴。

当然恶人的这一做法也受到了许多有正义感的民众和一些基层干部的抵制。某市有一个村干部在“上级”开会布置之后,把上级发下来的公开信(邪恶告示)直接捆巴捆巴扔进了仓库,一张没往村里贴;还告诉本村法轮功学员:“上边又开会了,这几个月(形势)挺紧的,你们注意啊。”

层层签署“承诺卡”诱使民众就范

到了六、七月份的时候,青岛地区的邪恶又推新招,以各学校的中小学生为对象,层层布置签署“拒绝×教承诺卡”。其实中共邪党才是真正的邪教。所以在这个承诺卡上,中共官员贼喊捉贼、做贼心虚,连谁是真正的邪教都不敢在卡上写明,不敢让百姓知道。让民众签名的手段更是极不光彩。有的村借用村民交电费或者领取某项村民补助金的时候,让村民带着印章,稀里糊涂地在承诺卡上盖一个章或签一个名就草草了事,根本不敢让村民知道怎么回事;尤其一些在校的中小学生因为不明白真相,把学校和班主任老师布置下来的配合邪党做坏事的这一任务当作“圣旨”,带给家长,让家长在所谓的“承诺卡”上签字,既害了学生自己,也害了自己家长。

中共为什么要在大陆各地胁迫民众签署承诺卡?它可不是像有些人骂它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它是有险恶用心和目的的,它是要把更多的大陆民众推向罪恶的深渊,让不明真相的大陆民众随着中共邪党的解体和灭亡做它的陪葬品!

但是经过法轮功学员十几年的讲真相,有很多明真相的单位和个人,以各种不同方式和方法,对中共的这种做法进行了抵制和拒绝,不配合邪党签署承诺卡,为保住自己生命的未来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有一个离市区较远的农村法轮功学员知道了村里签署承诺卡的这个事,直接去找村书记。书记说:“你不用担心,咱村里基本没搞,只签了三、五户,村里好向上作交代。村委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会不让,所以就没让你们知道,也没让你们签。不信你到各家各户去打听问问,都没签,你就放心回去吧。”

本地区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比较多的市,多年来由于真相讲的好,明真相的人也多,相对来讲该市的救人环境也比较好,较宽松。该市的邪党部门一开会布置签署“承诺卡”任务时,法轮功学员马上就把这事曝光出来。有的基层干部由于明白了真相,开完会就悄不吱声的把承诺卡存放起来,没有往下发放,不再去配合邪党做伤天害理的事了。

还有很多基层居委会、村委会也都不再配合邪党了。

三次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

在过去的二零一二年中,青岛地区发生过三次大规模的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

1、胶南群体绑架事件

去年三月份,中共胶南市六一零邪恶组织从绑架第一位法轮功学员吕洪芹开始,大约在不到一月的时间内,又先后绑架了耿德孝、殷启业、李启兵、陈玉珍、丁启良、卢清钦、张淑新、张淑闻、张茂源、封金华、周玉梅、付丽媛、张从坤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在抓人的同时也非法抄家,抢劫学员财物无数。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中共胶南法院开始对长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耿德孝、殷启业、李启兵、张茂源等人非法开庭,邪党人员利用各种手段捏造罪名,践踏法律,剥夺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和申诉权,结果有的学员被诬判五至七年重刑。之后的八月二十三日,胶南法院又对张淑新、张淑闻、陈玉珍、封金华四人开庭,也都非法判处七、八年以上重刑。十月份以后,这些被非法诬判的学员都分别被劫持到(济南)省男子和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2、即墨群体绑架事件

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早晨五点半,即墨市610操纵即墨刑警大队、治安大队、消防大队等,突然包围了即墨市法轮功学员王伟的家,然后由恶警们架云梯破窗而入,强行闯入民宅。王伟一家都惊坏了。王伟的妻子和儿子还在睡觉呢。恶徒们就闯进来了。然后恶徒们非法抢走了王伟家的三十多万元存折、三千五百元现金和电脑等物品,强行绑架了王伟和他父亲王学森。

之后,即墨市六一零指挥的恶徒们又到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江守忠家,陆续抓捕了到这里来学法的孙成乐、江净、王红、周云英、李瑞英、赵迎香、王立霞、小孙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

此外,邪恶们还绑架了徐宝臻、邹崇辉夫妇;某乡镇邮政支局局长苏文和其妻子隋娟茹、儿子苏子龙等总共二十多人。

四个月后,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即墨法院对八月份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徐宝臻、江守忠、苏文及其儿子、王伟及其父亲等六人进行了秘密非法庭审。庭审结果现在尚不得知。

3、青岛开发区群体绑架事件

二零一二年九月八日下午,青岛开发区高丽红,侯瑞兰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一同修家集体学法时被早已长期跟踪监视的邪党人员同时绑架,晚上,高丽红,侯瑞兰等人被非法抄家。恶徒们抢走了学员家的私有物品,有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大法书、神韵光碟、真相资料等。后来其余十一人陆续被放回,高丽红、侯瑞兰二人被劫持到即墨(普东)看守所遭受迫害。

其它严重迫害事件

银行负责人被秘密非法判刑。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钟瑞红,自二零一一年九月被绑架,到去年九月一直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大山看守所。后来获知,她已被秘密判刑三年,送往济南女子监狱。钟瑞红在被绑架前,是青岛石老人附近的华丰银行的负责人。

平度王广伟夫妻俩再陷冤狱。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平度市兰底镇法轮功学员王广伟,孙素玲夫妇被兰底镇马家西卜村文书乔显鹏恶告,随后被绑架到兰底派出所。后来该派出所恶警窜入王广伟家中抄家,抢走了打印机,电脑,mp3,光盘、刻录机和人民币六千七百多元。当晚,王广伟遭到了恶警刘杰的摧残,刘杰用穿着皮鞋的脚狠命地踩着王广伟的头往地上碾,又用脚往王广伟的大腿上猛踢,摧残了一个小时左右才停下。七月十三日,平度市检察院将王广伟诬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是中共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假借法律陷害好人)对王广伟非法重判五年半徒刑,王广伟不服,曾提起上诉,但无果。

王焕忠和李丽夫妇再陷冤狱。平度市开发区店前村的王焕忠和李丽夫妇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在向当地民众派发邀请参加旁听王广伟案的邀请函时,遭恶警绑架,之后夫妇二人均被六一零和公安局劳教,夫妻双双再陷冤狱。

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傅红女士被绑架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午,家住在青岛大学校园内的现年四十八岁的傅红女士,在青岛大学向大学生讲真相过程中被校园保安人员构陷,遭崂山区麦岛派出所绑架,其家中也被非法闯入抄家,三台电脑被恶警抢劫走。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傅红被转送到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遭受迫害至今。

另外,还有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在向世人讲清真相时遭受到派出所警察的不同程度的迫害与骚扰。

劝善之结语

十三岁月匆匆过,邪党垮台在眼前。由人间江氏小丑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已经过去十三年了。中共邪党在这场企图毁灭众生而实则毁灭自己的浩劫中,早已是气衰力竭,力不从心了,无论是从经济上、政治上还是道德层面上都完全失去了人心与民意。中共红墙即将坍塌,邪党灭亡就在眼前。

正告青岛地区各市、区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

认清形势,大梦当醒!纵观全球,“天灭中共”的大戏正在上演着最后的一幕。当大戏谢幕到来之时,所有在这十几年来参与了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恶人、恶警,都逃不脱你们给自己所造下的大恶报。为邪党卖命者,到头来,只能跟着邪党做陪葬,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青岛地区全体慈悲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还在用自己痛苦的承受和巨大付出唤醒和等待着你们的醒悟。奉劝你们赶快弃恶从善,停止对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你们自己和你们的家人选择一条未来之路。在这大法洪传、万古不遇的机缘面前,可不要给自己留下永远的痛悔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