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监狱邪恶的解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当初悟到解体黑窝的时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由于某某监狱的邪恶程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在这个黑窝里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致残。其迫害手段极其的邪恶和残酷,其疯狂程度当时连监狱里的武警都受不了,背后都大骂监狱邪恶无比。那么作为大法弟子,解体这个黑窝已经是责无旁贷,如果再不去做就是对邪恶的纵容,其实已经是犯罪。

二是改善本地区救度众生的环境,从法中我们悟到,各个监狱就是邪恶盘踞的黑窝,或者说是邪恶在各个地区的大本营,这些邪恶不但给当地同修做好三件事造成无形的巨大压力,也是实质性的迫害着当地的同修,就我市来说,每年都有成批的同修被绑架,并且每年都有同修被迫害致死,这种情况在我市黑窝解体之前一直持续很多年,而且我发现,有邪恶黑窝的地区,一般迫害都相对比较严重。所以这是当初悟到解体监狱邪恶黑窝的主要原因。

因为考虑到这件事情属于全国首例,而且直接打掉邪恶的老巢,所以这件事情做起来会非常大,而且成功后会接着做第二个城市。一直把全省各个黑窝全都解体掉,那么就会把邪恶的根在我省拔起来,大量的邪恶被销毁,会大大改善我省的救人环境,如果全国都这样做,那才叫彻底否定邪恶的迫害,不承认邪恶的安排。

但我意识到,如果要想把这件事做成还得具备几个方面的条件:一就是要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修好自己,不给邪恶钻空子的任何借口。第二,我当时觉得这件事情单靠我们一个市的力量好象有些弱,所以我决定联合全省的同修集中销毁这个邪恶黑窝里的邪恶,其实这个黑窝当时迫害的也是全省各个城市的同修都有,所以这个黑窝里的邪恶也是同各个市的邪恶之场连带的,所以我觉得需要其它城市的帮助才行。三,我市同修要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不给邪恶反扑留任何空子可钻。四,大量、系统、全面的曝光邪恶。

运作

想好了这一切之后,下一步是如何运作。在这之前我并不接触其它城市的同修,就更不认识其协调人,只是认识个别来监狱看同修的同修家属,所以在找到这些协调人的过程中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同时也受到了旧势力重重阻力,找到了之后还要和协调人反复交流解体监狱的目地和意义及基点问题,得到同修的认可后,同修才能同意配合。这个过程用了几个月的时间。

过程中也是断断续续,每当没有信心的时候,慈悲的师父都安排一个同修或一件事来鼓励我,使我继续走下去。记得有一次一名外地同修边哭边对我说,某某,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你一定要做下去,一定要做到底,一定能做成。当时对我的触动和鼓励非常大,在后来,我又得到了我们本地一名同修坚定的支持和实质性的帮助,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合作到最后。整个过程中,给我最大的压力是安全方面的压力,我当时觉得这件事情如果做不好,会给本地整体带来安全隐患,那样的话会得不偿失,所以直到所有方面都铺垫好的时候我还在犹豫,这时有一天我去医院看人,突然收到一个短信,通常收到短信的时候,都有一个发短信人的电话号码显现在手机上,奇怪的是这个短信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句话“当你一定要做一件事的时候,通常很容易就做成”。记得当时看到这个短信的时候,我非常震撼,当我仰天想了一会之后,再想看时,手机上已经什么都没有,在翻短信记录时也没有留下记录,当时我悟到这又是师父在点化我:“一定”就是说做事时不要三心二意,认准后要坚定的一做到底,这样师尊才能帮忙,“很容易做成”,就是说一切伟大的师尊已经铺垫好,就差坚定的往前走就能做成。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当时一下子悟到这件事情其实是师父在做,当初悟到解体监狱黑窝这件事上也是师尊在点化我,叫我去做这件事,那么想好后就只管去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悟到这层理后和平时嘴里总说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在以后的过程中,对整个这件事情起到了无可估量的重要作用。因为我悟到,既然是师父在做,那这件事必成。既然是师父在做那在我心里有关安全的压力一下子就没有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关键是,是不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那在这件事的体现上对一个修炼人的要求就是,放下证实自我的功利心,如果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怎么怎么的,邪恶就会抓住借口,既然是你做了,那你有什么心没去掉,有证实自我的心等等,那它可能就要钻空子。这里不是承认邪恶,是说一个道理。当我们悟到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师尊的使者,是师父叫我做的,我们只是执行师尊的旨意,那邪恶就没有办法了。其实这件事险恶到了极点,在整个过程中稍有偏差,后果不堪设想。这在以后的文章里我会简单的谈到。

再有就是在运作的过程中,我们在整体的配合中,针对邪恶黑窝对同修的血腥迫害,進行了全面大量的曝光,过程中得到了明慧同修的很多支持,当这一切都准备就绪后,最后一项是对邪恶实质性的清除,就是全省配合,整体针对邪恶黑窝发强大正念,给邪恶做致命一击。结果一击奏效,二十天后,得到消息邪恶黑窝解体。黑窝里的大法弟子全部被非法转到其它监狱。

基点

当初和参与的各地同修交流时,谈到最多的话题是基点问题,站在什么基点上来做这件事。基点调整好后,这在以后的运作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有的同修和我说,黑窝解体了当然好了,那么黑窝解体了同修没救出来,又转到其它监狱继续迫害的话岂不是遗憾。是不是我们的基点不对?我说我们解体黑窝的过程是站在解体黑窝的基点上而不是站在营救同修的基点上,我觉得这个基点并没有错,常人有句话叫除恶务尽,那么对于修炼人来讲怎么叫除恶务尽呢?我个人认为,当我们在铲除邪恶或解体黑窝的时候,在你的思想中,不能给邪恶留有存留的空间,就是说当你去营救同修的时候,在你的思想中可能对这个迫害同修的场所还有一些认可的空间,不然,为什么去营救,直接解体,清除这个场所不就完事了吗?另外还和同修在法理上分享了同修被迫害的许多复杂的因素,如果单从营救同修的角度去做,可能被旧势力钻空子,使你在某一点上解决这些因素,而我们又解决不了,所以有时候会感到很难,而我们今天做的事,不管什么原因,我们要彻底解体邪恶,彻底否定邪恶,把邪恶的黑窝彻底解体掉,从而减少邪恶对本地众生的抑制和减少本地同修的压力,使同修更好的投入到三件事中来。为的是救度众生。在运作过程中,我们大量的曝光邪恶,揭露邪恶也是为了救度众生,如果黑窝解体后同修都回来我觉得那得所有的邪恶都解体后才能办到,那我们就接着做,直至把所有监狱老巢全都解体。这就是当初和同修交流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

反思

听到监狱老巢解体的消息后,同修们都非常高兴,那么紧接着就是解体下一个黑窝——邻市的一个监狱。结果不但没有做成,而且同修们很多都认为受到了邪恶的反扑,邻市直接协调此项目的一些同修受到了邪恶迫害。这令人非常痛心,反思其原因,个人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欢喜心,由于我市黑窝的解体,所以邻市同修非常高兴,其实一有欢喜心,就觉得是我在做什么了,就给了邪恶钻空子的借口。而且在以后的运作过程中显得比较盲目;二、整体上出现裂痕,出现不配合的因素;三、同修个人原因;四、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邪恶整体上出现了反扑,这个原因其实我觉得当时大法弟子是很难控制的,具体的表象是在省内配合发正念后的三天,出现了全省大绑架,波及程度几乎涉及到了全省所有城市,原因在这里就不谈了,它涉及到某个同修,而且这个同修现在在看守所里被迫害。但是我知道这个难是从我想要做这件事的时候邪恶几乎是在同步安排出来的,我和另一位同修感觉到了这件事,过程中我们试图阻止这件事,也给明慧发了交流文章,结果没有成功。因为注意到了这件事,所以另外空间的邪恶一直没有机会下手。

在师尊的看护下,整个过程没有出现问题。但邪恶却干扰了下一步要做的事。另外就是有人在明慧网上发了一条假消息,消息说在省内的某个城市的监狱调走了多少多少大法弟子,分到被我们解体了的这个监狱。这条消息我当时觉得就是假的,目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为了打击大法弟子的信心,使大法弟子不能凝聚成一个整体。因为当时情况下,某一个监狱不可能非法关押那么多(几百个)大法弟子。还有从正法的理解上我觉得一个黑窝解体后,就是一个地方师尊做过去后不可能再重复,另外空间的黑手也不可能象恶人一样没皮没脸,反反复复。所以我不相信这事是真的,这在以后的调查中得到了证实。但确实有很多同修相信,邪恶达到了分裂整体的目地。再后来由于达不到整体配合。那其它也就谈不上了。

建议

在写这篇文章的几天前,偶然的机会和外地一位协调人聊了几句,谈话中他问到下一步该怎么做,你有什么想法和建议。我说,我个人觉得,如果是一个地区的协调人,那他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怎么样能够开创或者说改善一下当地的救人的环境,使本地同修能够在相对来讲大家能够做到的比较好的环境下去救人,才能救更多的人。因为谈话的一些内容涉及到本文要表达的思想,所以我把它摘录出来。其实我觉得只有解体本市或本省的邪恶黑窝,清除黑窝里的一切邪恶,做到了才能使环境得到真正的改善。师尊在讲法中多次讲了没有了背后的邪恶,人的表现会是什么样。在此就算是一个建议吧!大家可以斟酌着去做。

结尾

在复杂的环境中,在旧势力强加的诸多假相中,放下自我,放下证实自我的执著,用师尊给的智慧,在宽容中、在对同修的容纳中走出一条正确的路,这条路一定是师尊安排出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