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事请吃饭中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今天中午下班时,突然一个很久不联系的老同事打电话请我吃饭。为什么请?她的老战友突然来了,要请她吃饭,因为我给她战友的妻子看过病,为了感谢我,上次请我吃饭我没去,这次又要请。我本来就不爱被请吃饭,正好计划去商厦,就说明理由不去。她说不行,就得去。说我们接你来了,已经快到楼下了,你快下来。

我想没有偶然的事,肯定是来听真相来了,就带了一盘神韵答应马上下去。这个同事早被我劝退了,她曾嘱咐我说,千万别给她这个战友讲真相,“他家供着毛××呢”。现在偏偏是这个战友又来请我吃饭。下楼一看,果然他们已经等在楼门口了。

刚一上车,她的战友从车前台上拿起一盘《江泽民其人》问我看过吗?我说“早看过了,我发的”。他呵呵一笑,知道不是我发的,说“她放我车窗玻璃这的”,我说“那是要救你,你是党员吗?要没退赶快退了”。他没有回答我,把光盘放在车的前台。

我顺手递上2012神韵晚会光盘,说“还有这个,我发这个”。她的战友不笑了,接过去看了看,又拿起那盘《江泽民其人》,把两盘光盘反过来倒过去的比较着。我就说“你今天双喜临门了,一下子得到两个光盘”。他又笑了,说:“对对对,双喜临门,那咱们回去看看吧!”说着,他不再放在车前台而放到车橱里。

路上,我的同事要让我给她的战友留电话,说为了以后联系。我说有你呢,不用。同事非让留,我明白了,其实这是他请我吃饭的目地。因为同事已经退休,他想找我看病方便。我不好拒绝了,就互留电话。电话不能白留,席间闲聊,我又得知他的儿子和女婿都是公安局的,他复员后自己搞实体,经济很宽裕,堪称地方一霸,他的女婿还是个刑警队长。我说:“那太好了,你们家是公安局的,你不用怕,回去好好看看吧。”他频频点头。

他问我喝酒吗?我说不喝,滴酒不沾。他端详我一番之后,开始亲自站起身为我倒水,他自己也开始大杯的大杯的喝水。我能明显感觉到,他以前把我和他的战友视为一类了。现在他回忆我的过去,观察我的现在,发现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他还发现,他以前误会法轮功了,开始注意他的举止,并说自己没文化等等。

饭后,他为了证明他的实力,他报出他和连锁店总经理的关系,让服务员给两包纸抽送给我,我很给他面子,接过来。我把纸抽放在他车上,说我不要,我家有。他回头看看了,没再说什么。他非要送我回家,我谢绝了,说我得逛街了。他不坚持了,愉快的带着他的战友走了。

望着他的样子,我衷心祝愿他一家能因为这顿饭明白真相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