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 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二零一二年重阳节这天的上午,我(五十九岁)骑摩托车带着同修梅姐(六十七岁)到距家六十多里的村庄去讲真相,每到一处,人多娱乐处、晒稻谷摘棉花处、遇到拉货的,我们都停下车来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真相光碟。许多人都高兴的接了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并有一部份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

车行到一个村庄时,我们见几位年轻人在那里闲玩,我把车停下后梅姐就下去讲真相,走到他们跟前,正准备递给他们真相资料,其中一小伙子马上吼起来:是来搞法轮功宣传的吧,你们快走,不然我就举报你。我车没停稳,马上发出一念:你举报就坏你手机,使你打不出去。梅姐继续对他们说:“我们是做一个好人,教你们如何保平安。”那年轻人又吼了起来:你不快走,我马上叫110来。我发出一念,你打举报电话就坏你手机。梅姐只好转身上车,我们离开了此地,沿路又讲了几处,发了一些真相资料和光盘,看到获得真相资料和光盘的众生喜悦的面孔,特别是那退出了共产邪党的人高兴的样子,我们心中由衷的替他们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而高兴。

当我们行到另一处时,一辆警车突然从我们的后面窜到前面去了,我马上打出一念,清除警车里面的一切邪恶,“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念刚打出,警车停在了我们的前面,从车里出来了四个穿便衣的人,最大的只有三十来岁,一下来,就围住了我们,叫我们停车。我只好停下了车,他们一靠近就将梅姐拽了下来,把她的手提包抢了过去。一个二十四岁左右的小伙子来抢我的摩托车钥匙,我护着不给他,他横着脸蛮横的说,给不给?我说:青天白日抢我车钥匙,我干嘛给你。他说:我是派出所的。我说,你是哪里的我不知道,干嘛要听你的。他掏出证件用手蒙住了姓名,对我说,我是警察,在执行公务,叫你到派出所去核实情况。我说,我没违法,去那地方干啥?另一个开车的年龄稍大的吼道:“还跟他讲什么?拉到车上来。”

我和梅姐被他们强行绑架到了当地派出所,在车上一直到派出所,我和梅姐都在发正念。这个派出所没来过,这次来了,那就履行我们的使命,清除这里的邪恶。我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心中默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也不许迫害我,我和梅姐要马上回去,因为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把邪恶灭了,马上就回去。同时,师父的一段法打進了我的脑中:“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我感到周身的能量场非常强,不给恶警报姓名,恶警逼问时,梅姐随便讲了个名和地址,恶警在网上一查,那地方真就有个同名同姓的。我的名字在网上没查出来。他们又问资料是哪来的,梅姐说是在住地捡来的,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警察讲真相,讲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福份无边,善待大法有福报,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因资料也没有多少,其中真相小册子和真相光盘不到十份,翻墙软件两个,六个护身符,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对我们只看着,没开腔了,我提醒梅姐“发正念”,我立掌,心中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我此时全身的能量场无限的增大,我的右手发出的功带着呼啸声射向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我觉得我此时的身体无限的增大,我悟到,师父在加持弟子。这时师父的法又打入了我的脑中:“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

我坚持立掌九十多分钟,就听警察说,放他们回去,照一个像。我又打出一念:不允许你们照像,照也照不上。那个三十多岁的司机问我,你这不是炼功是干什么?我说:“我在求神搭救我们。”我起身戴上了头盔准备走,可他们拉梅姐去照像,还没到照像处,梅姐就出现全身颤抖,吓得那个青年警察说:不照像了,你们走。他把梅姐扶到了我的车旁,我正色道:你们把她怎么啦,她这样子我怎么把她送回去?他们此时无言以对,有的干脆躲开了。我启动了车,叫那青年警察把梅姐扶上了车。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回家的路上,我和梅姐切磋向内找,为什么发生这件事,她找出我这几天只顾做事,法学的少;我也找出,对众生的善念少,一发正念就叫别人的手机坏,还连发了两次。这都不是善良之举,干啥要发出这样的念呢?是因为自己修得不符合标准,没有修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才出现今天的情况。执著心找到后,自己悟到在法中又得到了升华。第二天,我和梅姐骑着摩托车又冒雨出去讲真相救人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