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清除怕心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我家是个家庭资料点,虽然几年来都在负责提供本地区几十名同修讲真相所需的各种资料,但一直以来总是胆胆突突的,十分注意安全问题,有时一有风吹草动便和协调同修改变见面地点及见面时间。自己内心深处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在法上,知道这是怕心在作祟,但就没往内心深处找,没有学会如何从根本上去排除它。去年八月份,当家人告诉我从一位亲戚口中得知有关主管部门已经知道我在修炼大法,要调查我时,我内心一震,有些惶恐不安,怕他们找我去调查,心里琢磨着他们会怎样对我。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几天,搅得我心里很不安,最后想:不管它,如果他找我去,我就堂堂正正的向他们讲真相,同时脑海里也思考着各种应付的方法,渐渐的正念强了起来,三件事照做不误。

一个多月很快过去了。一天早上在上班,一位和我关系不错的同事悄悄来把我叫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告诉我:做事要小心点,国保大队他们正在偷偷调查你的情况。这位同事知道我修大法,因为我平时处处表现与人为善,大家关系不错,都明白大法是好的。当时我心里为这位同事能有这珍贵的一念而感到高兴。我立即谢了他,并告诉他:我们修大法,做好人没错,他们动不了我。

但回到家后心里渐渐涌起了一阵阵恐惧,想起了一个月前那个亲戚所说的话,看来事情已到了国保大队了,情况更严重了。但我很快就排斥这些想法,它不是我。心里又平静下来。过了两三天,晚饭过后,我小孩的二舅打电话来说有急事要马上来我家。我心里顿时感到一定有什么事了。很快他就来了,还有小孩的姨妈,她是县里某部门的领导。二舅一来就开门见山的说:“你们也知道我们的来意了,现在你们两个(指我和妻子同修)已经在国保挂名了,事情很严重,厅里的国安已掌握了你们的情况(打真相电话,发真相短信,到其它地区寄真相信及和其他同修通电话和上大法网站等),你们的事情很严重,上边要抓你们两个去劳教,这是从省里传到市里再到县里的命令,是很要好的内部人员偷偷告诉我们的。你们看着办吧,只要你们放弃,可能还有一线希望,否则任何人都帮不了你们。你们的事情已惊动了省公安厅,现在要开十八大了,维稳压倒一切”。话说完,家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我当时心里并没有多少怕,因先前已知道些情况,思想早有准备,但并不知道如他们说的这般严重。我不假思索的告诉他们:我不会放弃做好人的最基本原则,大法是被冤枉的,我们没有触犯国家任何法律……。谈话在紧张的气氛中進行着,我大概的谈了一下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其实我们自从修大法后整个人的变化是他们大家有目共睹的,也是公认品行端正的人,只是受这邪党的高压恐惧威吓,他们害怕极了,他阻止我说:“共产党就是这样,谁能拿它怎样?你这些话留着跟法官说,和我们说没用。它就是要迫害你。”他恐吓了一句:“你们两个要是出事,双方的父母都要被你们连累,你们的小孩谁来抚养,你们怎么面对周围的人,现在你们已经被全部监控……要是父母们出什么事,我是不会原谅你们。”然后他们便匆匆走了。

他们走后,我和妻子马上下楼切磋交流:前段时间做事心很重,只顾做事,没有静心学法,安全也有些疏忽了,电话被监听,还连累了刚刚走進来的一位新学员,她的电话也被监控了。我想这件事一定是冲着我们的怕心而来的。本以为马马虎虎的就可去掉了,没想到修炼是十分严肃的,来不得半点马虎。

夜渐深了,想起他说的情况确实很严重,怕心顿时涌上心头,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更大的事情来了——父母知道情况后哭哭啼啼的来哀求我们:快别炼了,去向政府求情,请他们从宽处理。无论我们怎么解释都不听,看着父母憔悴的样子,我心里十分不安,但我们仍然讲述大法的美好,告诉老人,我们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是这个邪党要迫害我们。可他们一点都听不進去,还说了很多为了养育我们遭受了怎样怎样的魔难,可我们一点也不替他们着想,不让他们安度晚年,要让邻居们看笑话了,等等。我们仍不为所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考验。父母无奈,擦着眼泪走了。

岳父家里更是开了锅了,几个姐,几个舅,轮番打电话叫我们要替双方父母着想,不要和政府对着干,有骂的、有吓唬的,一时间天象要塌下来似的。我有些承受不住了,想学法可根本学不進去,一时间这个家好象顿时就要毁了似的。我和妻子同修商量怎么办?我们从新走回修炼几年来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大的关难,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最后我说:“要放弃大法是不可能的,但现在这种情况扰得我们心神不安,很痛苦,要不我们离家吧?”可是妻子同修说:“那小孩怎么办呢?小孩还小我不忍心扔下她不管。”我说:“要不我先避一避,他们主要是针对我,假如我不在他们拿你也不能怎么样。”当时心里想:正法快要结束了,假如被劳教或关進洗脑班,自己是否能被“转化”?这“转化”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由此还联想到了酷刑,心里十分恐惧,万一自己挺不住,那将前功尽弃,后果不堪设想。当然事后想起来,其实这就是自己在求了。

在这怕心的作用下,我悄悄订下了出走的计划,妻子同修知道我有此打算就问我:“你走了,我们母子怎么办?我自己一个人如何面对这巨大的压力?”听后,我心里也感到很痛苦,很迷茫,因为一旦离家出走,躲避这突如其来的魔难,身份证是不能带的,也不知往哪去,唯一的地方是去南方沿海城市打工,但没有证件,没有熟人,哪里才是安身之处?但这种想法很快地又被原先的巨大恐惧压力冲淡了,先跑出去再说!我又跟妻子重复了原来的想法,先出去避一避再说,现在想起来是多么自私的一种想法啊!大法弟子遇事应替别人着想,怎么会处处考虑自己的安危,真是修的太差了。最后妻子见事已如此,也在悲痛中帮我整理行李及路费,我也在迷茫中以逃避所谓的危险而求得的安全之策,真是平时学法不深,在关键时刻就暴露出了各种执著、人心。当时我还是在职人员,家里条件比较宽裕,有房、有车,我还计划,我出走后,这边就断了工资,如家里经济有困难,就叫妻子把车卖了,因为留着也没人开。准备妥当,临走的前一晚,我和妻子谈了许久,当时仿佛就象生离死别的情形一样,因为这一走,不知能否有见面的机会,妻子流泪了,我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不时的鼓励妻子一定要多学法,有事就去找协调同修……,语气略带哽咽。现在回想起来很轻松,但在当时那个巨大压力下,所经历真的都是剜心透骨,是去执著的一个大关。但在怕心的作用下,自己就是不悟。

第二天我悄悄租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南方,因为不敢坐公交车,感觉四周好象有很多眼睛随时都在盯着我似的。车子很顺利的到达A市,当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我还得马上转车赶往B市,很幸运买到了最后一班晚上十点半的车票。车终于启动了,我心慢慢平静下来,以为暂时离开了危险的阴影。

在A市时,我联系上了一位在B市工作的同修,在电话里我没说我的处境,只是说到B市找她有事。我在车上静静的想,到B市见到同修后看看她有什么方法帮我一下,或给我找个工作,如没有,立刻赶往沿海城市打工,因为之前也是这计划。到B市找同修也是未知数,这位同修只是见过两次面,并不是很熟。在车上,我打开MP3听法,听着师父的讲法,心里似乎踏实很多。到了B市天还没亮,我只好在车上等天亮再走。好不容易天亮了,我拉着沉重的行李包,十分不便,心想:我就把行李包放在寄存处,心想去跟同修切磋一下,如果没有什么办法就按原计划往沿海城市走。早晨八点半左右,我估计同修差不多上班了,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她接了电话后就奇怪的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到A市时我就给过她电话,她没想到我会连夜赶过去)我说:“是的。”她似乎感到情况有些不对,就说:“我先去上班,待会再和你联系。”就这样挂了。我也不知道她的地方,只好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等待了,等待的这段时间,让我感到有些不安,因为从同修的语气中感到她似乎有些不想见我。在几个小时的等待后,我再次拨通了电话问她在哪见面,电话那头,同修有些支支吾吾的,最后我说了个地方,语气略带有些请求,最终她答应过来见我。

十分钟后,果然她来了。下车后,我感觉到她的那份警惕。我说:“在附近这里谈一谈吧。”她说:“这样吧,我们上车边走边聊。”我说:“好吧!”在车上我把自己遇上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她,她听后,反倒变得沉着多了,她说:“我来的时候,心情十分紧张,因为过去被邪恶迫害过,怕心也是很重,预感要有什么事,但心想我没做错什么呀,这不是我,于是就叫师父加持,就过来了。”哦,我心里明白了,原来同修拖了这么久,她也是面临着很大的考验才敢过来和我见面的。顿时,我内心体悟到了师父的慈悲,一定是师父在帮我。接着同修把我带到了一位老年同修那儿,她介绍说,这位老年同修十分坚定,在当地是当时邪恶定下的所谓一号人物,但最终邪恶都没能动了她。见到老年同修后,老年同修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她那坚毅的眼神及处事不惊的态度。我简单介绍后,她们便和我交流起来。

当她们知道我的计划后时,就从法理上和我切磋。老同修祥和的话语犹如暖春的和风字字沁入我的心田。她们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都毫不动摇,信师信法,坚定的闯了过来。她们以她们的经历告诉我这是旧势力的伎俩,一切都是假相,不要承认它。你心里这些个执著不放,你走到哪里都没有用,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接着,她们和我一起学法,无私的给我提供吃住的地方,尽量给我解答我迷惑的问题,使我又从新找回了正念,我再次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同修一部法,同修做得这么好,在这个世间也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在陌生的环境中,不相识的境遇中互相给以无私的帮助。这部法太伟大了,造就了如此伟大的生命。相处了短短两天时间,使我明白了这是我必须要过的关,以任何理由逃避都是不现实的,这就是修炼。

第二天下午,我对她们说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明白了,我不能这样,我要回去和妻子并肩闯过魔难。我这样独自一人离开是不负责的做法,是自私的行为。另外我这样离家出走会给大法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常人也会说:“哦,你们看,他们炼法轮功,妻离子散,工作也丢了,人也不见了,家庭也毁了。”这将给救度众生带来巨大的难度。我要回去勇敢面对一切,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她们听了也十分高兴,因为我这才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我立刻用公用电话告诉妻子,说我马上要回来。电话那头传来妻子欣喜的声音。回来后我才知道,她听说我要回来,一口气读了四讲《转法轮》,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

在同修无私的帮助下我们突破了第一步。

回到家后,我和妻子讲述这段经历,她十分感动。以后的时间里,B市的同修不断在网上留言,鼓励我们,并叫我们多发正念,她们在那也在帮我发正念,帮助我们尽快突破魔难。我们十分感动,无语言谢。

到家后的第二天,我和妻子请了几天长假,静心在家学法,不断的向内找,深挖,找出自己的隐藏得很深的做事心、争斗心、怕心、安逸心……,我们也长时间发正念,除了睡觉几乎每一个整点都发正念。渐渐的,怕的物质逐渐消失了。

通过学法我终于明白了,之前的不正确状态都是自己求来的。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到:“因为你一害怕,就是恐惧心,那不是执著心吗?你的执著心一出来,不得去你的执著心吗?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然后我们在发正念中加進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那些不好的想法和因素不是我,从根本上不承认它。弟子修炼有漏,只能在法中归正,旧势力不配考验大法弟子,走师父安排的路。经过几天静心学法、发正念,我们的正念渐渐强了,我就提出把做资料的机器搬回来吧,刚开始妻子还有些顾虑,我说:师父给了我们这么多,许多众生都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如果我们再延误下去,损失岂不更大了。妻子同意了。我们又开始做我们该做的。

期间又有家里亲人来劝说要我们放弃大法,想尽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劝我们,我们都不为所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相,不能再上旧势力的当了,我们就是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他们拿我们也没办法。毕竟他们在党文化的灌输下,被邪党迫害怕了,怕心十分重,既担心我们的安危,又担心株连到他们的生活及前途,内心很痛苦。我们就通过写真相信的方式,复印多份,分发给亲戚及我俩单位的领导,把大法真相及邪党为什么要迫害我们的原因详细的向他们解释。有一部份明白了,但至今仍有一部份还不相信。最令人惊奇的是,妻子单位的领导看了以后,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还说据我观察,你也不象他们(610)说的那样。以后他不再象以前那样提防妻子了。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由此我们悟到,假如我们自身修得好些,空间场纯正,他们自然就会感受到佛法的威力,从而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

但是这个考验并没有结束,将近一年来又有几次反复,虽没有第一次那般猛烈,但也是生死的较量,如果念头一动,可能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我时时记住同修告诉我的话: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清除它,消灭它。这样很快就闯了过来。但只要我们的怕的物质没完全去完,就有我们要修的因素。

虽然过得跌跌撞撞,但我感觉到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我们,就如大法歌曲《师尊的手》里唱道的:“污浊深渊中,您把我们捞出洗净,扶我们从跌倒中爬起走正,教我们用正念将邪魔化为乌有,用法船渡我们到圣洁中永留。”每次听到这首歌曲,我的眼泪就禁不住的夺眶而出,师父那无量的慈悲是我们用千言万语也感恩不尽的,只有真正的修炼人才能感到他的珍贵。真的感谢慈悲伟大师尊的救度,没有师父,我们如今还会把在常人大染缸中的争争斗斗当成乐趣呢!真的庆幸我们在宇宙更新,成、住、坏、灭的关键中有了师父。

如今我们这个家庭资料点在师尊的呵护下平稳的运行,做出的救人资料更丰富了、更漂亮了,只要世人能明白大法真相,我们再苦些再累些又有什么呢?但由于自己精進不够,在去怕心的过程中拖延了很长时间,至今或许仍未完全去尽,但弟子有信心,在这大法的熔炼中,一定能够战胜它。目前正念比以前强多了,加上接触到了其他同修,也从他们的修炼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例如:学法还不能跟上,有时一忙就滑过去了,心想明天再补上,可是第二天又有其它常人事来干扰。我心里也急,知道学法、学好法才是做好另两件事的根本保障。今后弟子要努力克服学法懈怠的毛病。师父在讲法中一再强调了学法的重要性,可是都被自己后天观念所干扰了,影响了自身的提高,只有学好法,才能修掉一切执著和干扰的因素,不然会给救度众生带来了障碍。弟子下定决心突破这一关,努力精進,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下世前的誓约,不辜负伟大师尊的救度。

修炼是严肃的,没有捷径可走,只有脚踏实地,时时向内找,去掉执著,才能升华上来,想混过去是不可能的,这是我一年多来最深的体会。万古机缘只有这一回,时间也所剩不多了,千万可别错过了这最后的机会。

层次有限,望同修给予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 《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 《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