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三位法轮功女学员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下面是辽宁抚顺三位法轮功女学员被迫害的情况,其中二人是七十多岁的老人。

一、七十六岁薛绣范遭受的迫害

薛绣范,女,七十六岁,家住抚顺望花区。修炼法轮功前身体一身病,如:心脏病、血粘稠、关节炎、脑血栓老年综合症等,而且处事自私自利,从不为别人着想。修炼后不长时间全身的病不药而愈。她的人生观也转变了,不再怨恨别人,家庭也和睦了。为此,她对师父的感激之心无法用语言表达。

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日早九点多钟,两个警察(一个是片警,一个是比较年轻的)闯入薛绣范的家,进屋就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把大法书、录音带、讲法带等个人物品全部翻出来抢走了,薛绣范被绑架。因天气太冷,薛绣范要求拿件衣服,恶警不让并说:几句话说完就回来了。恶警中午换班吃饭,下午继续审她,看她不说什么就说:我们把你送到一个地方去,看你说不说,让你嘴硬。天黑了,他们叫来一辆车,两个恶警把她架到车上送往吴家堡。到了吴家堡体检时血压上升到二百多,狱医说太高了,狱医又检查心脏也不合格。因此,她又被拉回工农派出所,这时她又出现了咳嗽呕吐的症状。恶警怕她吐到地上,就让她回家了。

回家后,恶警及居委会的人监视她、跟踪她、派邪悟人员给她送资料想找借口继续迫害她。

二、七十五岁于云凤被迫害情况

抚顺望花法轮功学员于云凤,女,七十五岁,以前身体几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不长时间就好了。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认为中国的《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其实这也是人生存的基本权利,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犯罪行为,应该让世人知道真相。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五日晚,于云凤发真相资料,被八伟路派出所一年轻警察绑架,一会儿来了四、五个警察。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关在二楼一间屋里,然后他们用车把她拉到家中,四、五个警察进屋就翻东西,当时把大法书、讲法带等都抢走,还有一个钱包,钱包里有两盘炼功带、两枚戒指价值近五千元被恶警抢走。

于云凤被绑架到派出所,恶警用铁链子把她锁在铁凳子上,还戴上了手铐。一会儿,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个子不高的、戴着眼镜的、较胖非法问于云凤:材料哪来的、和谁联系,于云凤不吱声,恶警气得打了于云凤五个嘴巴子,并说:根据这些资料就可以劳教三年。第二天,就把她送到抚顺第二看守所。几天后于云凤被迫害的出现病状,狱医说很厉害,一女管教与八伟路派出所联系后,派出所来人把她接回。但这些恶警不死心,继续审她,看她什么也不说,就领她到石油医院检查,结果真的有病,而且还很重,又送她到四院住院,晚八点多,恶警走了,于云凤及家人也回家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于云凤在发《九评共产党》时,被八伟路派出所谢姓警察绑架,带到八伟路派出所,见没问出什么就把她送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勒索一千元钱后才放回家。

三、清原县湾甸子镇小学教师李银花遭受的迫害

李银花,女,现年四十三岁,是清原湾甸子镇红树沟小学老师。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上的疾病全都好了,人也变得开朗了,家庭也和睦了。九九年七月邪恶迫害法轮功以后,李银花曾遭无理绑架、非法劳教、强迫洗脑迫害。

李银花是一九九六年开始炼法轮功的。炼功前,她气管不好、有胃病、附件炎等妇科病。炼功不久病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不仅如此,李银花心胸也变得开阔起来;家庭也和睦了。

恐怖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暴席卷了整个中原大地。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李银花也不例外。红树沟小学校长夏恩远和主任崔玉传,他们按照上边的旨意逼迫全校法轮功学员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其次,时任的湾甸子镇政府的副镇长张俊杰(女)主持召开了全镇法轮功学员会议,会上要求人人表态,李银花当时说“其实法轮功挺好的,我炼功后身体越来越好……”还没等她说完,张俊杰当场就打断她的话,会后强迫李银花写书面检查,李银花吓得再也不敢炼功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天刚黑,李银花到毛淑杰开的礼品店,却没料到被蹲坑已久的湾甸镇派出所和清原县公安局合谋绑架,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毛淑杰、程桂珍、李振林、杜桂荣、高凤华,还有县城的郑召莲、王法军、吴志林。参与绑架的是时任湾甸子镇的副镇长陆波和湾甸派出所所长李公权。当时毛淑杰將兜里现金三百多元交给李公权,托他转交毛的家属,李公权满口答应,但他一直没转交,等毛淑杰劳教一年后回来问李公权,李公权矢口否认有这回事。在绑架这六人后,公安局和派出所的警察闯入李银花、毛淑杰、程桂珍、李振林、杜桂荣、高凤华的家中抢劫。抢走个人物品(大法书籍和真相材料)。当天夜里将他(她)们送进了大沙沟看守所。几天后,镇政府的陈全财,强迫李银花的丈夫交一千元(罚款),理由是;李银花的丈夫包保失职(负责包保李银花)。

李银花被非法拘禁在大沙沟看守所二十六天后,被送到了抚顺吴家堡教养院遭迫害,恶警大队长吴伟、石星云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李银花在教养院被迫害的总是要晕倒的状态,心脏病,妇科病、胃病又都犯了。真是苦不堪言。李银花被非法关在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被迫害了十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春,学校领导又找李银花签字保证不炼法轮功,李银花据理力争告诉她们法轮功能使人身体健康,电视里说的都是谎言,都是在诬陷。结果招来一轮又一轮的谈话,有时她正在上课也给叫到校长室谈话,以不让上课为要挟,让李银花写不炼功的保证,后来真的不让她去给上课了。

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早晨,学校的书记金怀胜和校长张柏先来到她家,劝她别炼了,她们在不断地辩论着,不一会儿副校长陈艳(女)进了院,李银花发现他们有预谋,立即出屋,在院里想要走脱,被陈艳抓住不放,两人正在院里你推我拉时,大校长陈波,校总书记刘杰,陪着县教委的书记王云朋、副书记洪兆臣、政法委书记都来了,当时县教委书记王云朋坐在屋中间,以是否保留公职为要挟强迫李银花去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逼迫李银花的丈夫表态。强行把李银花送到了罗台山庄洗脑班被迫害一个月。李银花受到了身体、精神、经济的迫害。回家时交了一千二百元的伙食费,回来后教委给她降了一级工资的处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