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常人心,再次精進起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为何总是不高兴?是自己死抱着肮脏的执著不放,还以各种理由不承认自己的不足,以各种理由掩盖自己的人心。修炼是严肃的,不是可以蒙混过关的,一点漏都会无止境的放大,让我痛苦万分。

有时明知是自己太执著,也会有清醒的一刻,但是当思想业一上来,执著一被放大,主意识又不清醒了。心里感觉很苦,感觉生活的无望,人生无趣。其实这所有的苦,都是自己的执著造成的。“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1]“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其实这所有的苦都是自己的执著,高兴、不高兴、爱和恨,都是出自于情,如果放下这个情,什么都动不了自己。有时也知道,会想起师父讲的法,但是主意识真的糊涂,每天都感觉浑浑噩噩的。

这几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突然惊醒,自己够信师信法吗?自己修炼到底为了什么?

因为母亲修炼的原因,十五年前,我和母亲一起走進大法,当时我还在上小学,只是家里以前一直信佛也供佛,母亲信什么,我信什么。母亲得法前腰椎间盘突出半钙化,我记得自己上小学时就给母亲做饭了,因为母亲当时已起不了床,行动极其痛苦。师父慈悲,母亲在一九九八年得法了。每天炼功,坚持不懈,炼功不久,腰就不疼了,什么活都能干了,真的让所有的亲戚邻居都称赞神奇。

母亲开始修炼,我也跟着修炼,但是现在想想,当时也只能算是看书学法,根本谈不上是修炼。每天只看一小节法,在外地上学期间,有时还不能保证这一小节。动功有时炼,静功因为怕疼,心里压根就不想坚持,因为看书学法,所以在做人方面还不错,道德观念当时会比常人要高。但是那只是人的一方面啊。“其实,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范人物做榜样,那是常人中的榜样。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1]做个好人和成为合格的修炼人,那相差十万八千里不止啊。

毕业工作赚钱了,接触的人群复杂了,人心再一次被扩大。名利心、争斗心、妒嫉心、欢喜心、色心……,我感觉只要是我能想到的人心我都有。都不是一点一点往下滑,而是一下子跌入谷底的感觉。人心上来了,感觉苦,感觉心里不平衡,做不对的事情时,有一种明知故犯的罪恶感,无时无刻的折磨着我。

当时身体也随着痛苦起来。牙痛,让我不眠不休,不为过的形容为生不如死,没有一刻安宁,精神紧绷。后背痛,一动肩膀咯噔咯噔的响,好象肩上的骨头都锈住了,每天疲惫不堪,身上象压着千斤重担,无精打采。腿痒,经常发生在睡前,感觉两条腿不舒服,不是疼,而是从腿的内部泛出的痒,想挠又挠不到,所有肌肉都痒,总想翻身缓解一下,动来动去,翻来翻去,又感觉腿很累,累又想动,不动全身不舒服,又累又想动的感觉让人苦不堪言,结果弄得睡不好心里也很烦。

虽然自己感觉身体不如以前好了,但是还蒙骗着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不过是累了上火了,找各种原因安慰自己,但是,当我看到自己的照片时,感觉自己都不认识了。因为一直都有对我有好感的异性,所以我感觉自己还是漂亮的,还是吸引人的。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重的色心啊,还以为是正常这个年龄该有的心理状态呢,现在想想,真的可怕。看着自己日渐变形的脸,真的吓倒了,感觉自己一下子苍老了不止一两岁,整个脸的肉都垂了似的,亲近的亲戚朋友都说我的变化很大。

当时看到这些身心的变化那就更加痛苦了,很矛盾,执著心和魔仿佛在和我明白的那一面搏斗。因为我的主意识明白的那一面还是想要好好修炼,精進起来的,两个思想,在争执。最后我感觉累了,倦了,拖着糟糕的一切从新走進修炼。

这几天我一直在反思自己,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够信师信法吗?炼功要早起,真的有时会感觉到烦;盘腿疼的直哭,感觉心里都苦;读法是和母亲一人读一页轮着读,母亲读得慢,我急三火四的,自私的想法让我心烦,着急,心里不痛快;母亲有时说修炼时间不多了,我心里就很害怕,有点不敢面对,不敢想象法正人间后还在人世间生活的我。

今天突然惊醒,那些心里的苦,是我紧抓着执著不放,是那些即将被消掉的业力来干扰我,如果放下人心,就不会觉得苦。因为得到了心性的提高,消掉了业力,长了功,而从没失去什么,这还有什么会觉得苦的?那些肉体上的痛,是我自己的业力所致,我的安逸心、怕心在起着负面作用。以前身体的痛是还自己的债,现在炼功吃的苦,既消了业,又长了心性,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常人也没舒舒服服的啊。

修炼精進起来之后,身体上的变化真的太大了,身边的亲戚从外观上看得出我的变化,而自己感觉到了不再昏昏沉沉的一身轻。炼功突破了,心性也提高了,以前脾气不好很急,那些急心,让我自己折磨着自己,别人还没怎么样呢,自己先痛苦一下,而最后结果还是一样的,自己先被自己的执著心折磨一下子。去掉急心后,那种祥和的心态真的很美妙,感觉心脏都轻松了一样,气都顺了。

当时再次走進大法时,掺進了求安逸心,所以魔再次利用这求安逸心想来将我拖出大法。让这些自身没有去掉的执著心,一起让我过得不安。心里时时在翻那些人心,感觉修炼也苦,要安逸,做常人更加自在,在炼功吃苦时,更是翻江倒海。有一度炼完功也很迷茫,感觉那么一种滋味,就是活着没意思,生活没有希望,每天都很烦,不高兴不幸福。

今天突然惊醒,为什么发正念、炼功不静?为什么明知道是执著干扰,还不能有力排除?为什么对修炼,对师父有所求?真的感觉很吃惊,我原来一直认为我走進大法是因为与大法有缘,没有其它的心,很纯净的走進来的。现在反思真的可怕,修炼可不是物质交换啊,不是做生意啊,怎么可以对大法有所求呢?多么危险啊,真心感谢师父慈悲,弟子有这么肮脏的想法,师父还没有放弃弟子。

当法理明,意识清时,一切执著都干扰不了我信师信法了。发正念也不再是只想着清理自身的空间了,而是大的环境。在魔窟里还没闯出来的同修,我们是一个整体,虽然不相识,但是我们都是助师正法的弟子。多学法,正念足,我想什么魔都不能动了我的心。

以前这些自己意识到的执著和自身修炼的问题,只是自己想想,今天突然意识到,只有说出来,正确认识到,才能彻底解体干扰。而坦白自己的错误,也是去一样执著。如果我的修炼经历可以让与我以前一样心态的同修清醒起来,我也算是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了。

再次叩谢师父慈悲苦度,弟子一定加紧脚步,勇猛精進!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