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在大法中修炼十五年了,我一路走来,身心受益。是“真善忍”净化了我的心灵,净化了我的身体,使我放弃了对名利情的追逐,逐渐成为一个好人,一个好的管理人。所以无论任何迫害、任何风雨都挡不住我坚修大法的脚步。

一、觉醒

十五年的光阴不算短,可以造就一代人了。有时候,我也问自己,如果不修大法,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我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人?

我的工作是为一个大投资者运作项目管理公司,至今,几千万的项目运作,只需向投资人按时报告,没有人监管、没有人查账。只是源于一个信任,对一个大法弟子的信任。

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也许会接受朋友晨晨的鼓动,借用公司闲散资金开办自己的企业,借鸡生蛋后再还回公司。如今她已投资移民了;也许象朋友兰兰那样,把人家的投资做亏损,几年下来投资者血本无归,而自己又另开一家公司。

而我到年前为止,还过着一种拮据的生活,每到秋天,批发几十斤土豆储存为一年的蔬菜,把小萝卜腌制成一年的咸菜下饭,只是偶尔买些绿色蔬菜。对此,姐妹曾嗤之以鼻:你手里掌握着那么多钱,至于过成这样吗?我说那不是我的,我这样做心里踏实。

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被中共迫害,回来后,丈夫因不能承受这突然的打击,失去了工作能力,孩子要交高昂的学费,而全家只靠我一个人的工资生活。虽然公司的工资表也是我做的,但我不会给自己多加一分钱,因为不符合“真善忍”的原则。

可是在十五年前,在没有遇到大法的时候,也是正值公司项目最多的时候,在我还不懂得贪污腐败的时候,社会这个大染缸已经教会了我一切。那时,为了得到大大小小的项目,我们每天被谄媚的笑脸包围着;被甜哥哥蜜姐姐们拥戴着;把自己苟活在觥筹交错、吃喝玩乐中当幸福;把购置高档服装当消遣。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那时候,连说话的语气都太过浮躁,宛若飘在半空中的浮云。

那时候,孩子也不管了,把家当成了旅店;工作中为了每一个项目给谁做而动脑子,一派唯我独尊的气势。其时,已经走到危险的边缘了。

就在这时,我遇到了法轮大法!“悬崖勒马”用在这里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正象师父说的,你只要在学你就在变。我就是每天看《转法轮》自学,看着《大圆满法》炼功,师父就管我了。当时只是觉得书中讲的道理太正确了,别无它求。由于每天大吃大喝,肚子胀的邦邦硬,再加上妇科长瘤子,身上没有一点力气。学法炼功一个月左右,这些病不药而愈了,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在那时,家里也象一个小社会,以经济利益作考量,孩子是谁给钱多和谁好,没有了互相尊重、没有了人伦亲情,家庭失去了原本的欢乐和睦。由于两个大人每天活动在外面,孩子放学见不到大人,几年下来,结交了一帮坏朋友,早恋、逃课、离家出走,差点被学校开除。在打骂劝说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我试着用大法的法理和她沟通,刚才还象小公鸡一样顶嘴的孩子,一下子就象卤水点豆腐一样低下了头。我知道了大法的法理能归正一切不正,自己更加精進学法,用法理不断归正自己,开始关心家人、做好家务,并引导孩子和我一起学法,不久她就走回来了,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优秀的好学生。一个即将分崩离析的家也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那时在工作中,由于以个人利益为准则,做的事情就会有很多弊病展露出来,每天在堵漏,应付各种麻烦事,很是疲惫。比如该给人家结的账也不结,假话张口即来:没有钱,有就给你了。当时不一定是为了吃拿卡要,也许是看心情,或看那个人不顺眼,哪句话没说好,就是随意性的。今天看来就是一种霸气,一种权力的发挥,就象《九评》描述的,沾染了“痞”和“斗”的习气……

那时,在公司内部,我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只是根据不同的需要,今天对这个人好一点,明天对那个好一点而已。

有一天在通读《转法轮》的时候,当读到:“佛家重点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但是真也有,忍也有,重点落在善上去修。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师父一下子给我打开了慈悲心,想到所有和我打交道的这些人,读懂了他们内心的苦;读懂了为得到项目的那些笑脸的苦;读懂了下属谦卑的苦,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无论想到谁,都觉得他们很苦,同时感到自己的悲哀。

从此我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有了从半空中飘到地上的感觉,能用为别人着想的心态看人看事了。正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的心性已经跟上来了。”

从此,工作中遇到问题的时候,该怎么样做,能不能做,都用大法来衡量。符合真善忍的事就做,不符合真善忍的事就不做。再遇到诸如客户提出的,你给我便宜二万元我就给你一万的话,我觉得是对大法弟子的污辱,会平心静气地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这样的事不能做。别人送来的礼物和卡也都退了回去。后来人们都知道,在这里办事什么方法都不用,能办的就给办。

二、团队建设

在公司管理上,我用“真善忍”的法理,做好团队建设,制定出一套完备的检查评比制度,用制度管人,开创了一个既宽松又自律的工作竞争机制;打破大锅饭和依赖思想,开创多劳多得的机会;同时归正公司管理层存在的不良风气,对“吃拿卡要”的,给他们讲不失不得的法理;在生活上关心尊重每一个人,为他们的疾苦而乐而忧;这样,整个团队形成一个和睦的、圆容的整体。既齐心协力做事,又默默的相互补充不足。这也是我从师父的讲法中学到的管理方法。

再没有了那种领导只顾自己享乐、把员工视为草芥的做法。员工家属说,现在到哪儿找这么好的单位,整个公司象一家人一样。公司员工很自豪的说,你要知道领导是学什么的就明白了。其实,这是“真善忍”净化了大家的心灵、净化了工作环境,是团队及其家人听闻了佛法之福,是大法的威德所致。

三、改变管理方法

在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今天,客户中出现的问题千奇百怪,但中心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益。公司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过去一贯的做法就是武力征服,用封门停电、保安围殴,再不听的,叫社会上的人来,干脆利索的解决问题。结果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客户中潜伏了很深的矛盾,渐渐地失去了人心,一些人暗中和公司较劲,形成对立,甚至有人以举报我炼法轮功为威胁,阻挡对他的正常管理。客户内部也象斗鸡似的,三天两头为一点小利争斗,经常打110报警。整个环境令人堪忧。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修炼要和工作结合起来,你工作中碰到任何难题你都找自己的心性,你能够看自己:碰到麻烦想想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啊?是不是我做错了?或者是不是我出发点有问题呀?或者是怎么样?就说你时常能够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衡量自己。”我认识到是自己的工作方法不对,没有体现出大法弟子的纯正,只管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布命令,不管下面的反映。这种做法多么象那种王者治国、兵征天下啊。“强制改变不了人心”[1]再不能用“斗”的方法解决问题了,这不符合“真善忍”的原则。

于是和管理人员一起深入客户,了解他们的需求和问题的症结所在,找出他们和公司对立的心结,同时不断修正自己,改進团队中存在的问题。

采取座谈会、个别谈话的方式,用在法中修出的真诚、宽容、大度、祥和的心态,给他们讲文明经商、厚德载物的道理,并诚恳地检讨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和失误。在友好的气氛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后来,有个客户认为个人利益受到损害,叫来社会上的人相威胁,我仍然本着诚恳的态度讲明情况,并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情况确实如此,而不是针锋相对了。事情也得到圆满解决。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2]是啊,当我们真正为别人着想的时候,就很容易沟通,达成共识。

现在管理人员也能用坐下来沟通的方式,给客户化解矛盾解决问题了。我夸他们有進步了,他们说:还不是你教育的,要为别人着想嘛!可见,“真善忍”的法理不仅改变了管理方法,也改变了管理人员。

回顾十五年来的修炼历程,是大法改变了我,改变了我的工作环境。被污染了的一切又回归到正确的轨道上来了。我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对待员工、对待客户、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这里的一方众生也都和乐融融,一派祥和宁静。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1]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