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命的冷漠来源于中共的暴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二零一二年初冬刚刚来临,贵州省五个孩子冻死在垃圾箱里,这件事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大家纷纷探讨让孩子们冻死的社会责任,令人吃惊的是当地的垃圾箱上出现这样的标语“人畜不得入内,违者责任自负”。

二零一三年元旦后,河南一场大火烧毁了一个民间孤儿收养院,七个孩子葬身火海,有专家出来谈法不容情,欲将责任推给善良的收养者,受到网友们的斥责。记者们又爆出了当地官员在召开新闻发布会前,毫不悲伤还互相调侃的新闻。官员回答记者关于失火事故的提问时,竟然说:“这次,七个孩子的生命,六名干部的担责,若能换来孤儿救助体系完善及社会进步,我感觉值了。”这话说的好不轻巧,在这位眼中,这起七名幼童的丧命竟然成了好事。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新闻:云南山体滑坡,官方火化遇难者遗体前未通知家属,部份在外打工村民未见到孩子最后一面。当地官员称火化决定经过集体讨论,担心村民看到遗体后情绪出现更大波动。

对生命的冷漠一次又一次冲击着人们良知的底线,让人一次又一次感受到心灵的冻结。“甬温动车事故”匆匆结束救援,急于掩埋事故车厢,当搜救结束后又救出一个小女孩时,官员说:那是生命的奇迹。面对几十人惨死的车祸现场,“表哥”淡定的微笑。陕西省强制怀孕七个多月的孕妇堕胎。二零零三年三月,仅仅因为外出没有带身份证被打死在广州收容遣送站的大学生孙志刚,他的死让收容遣送制度被废,取而代之的是城市救助管理机制。时至今日频频冻死街头、公园、高架桥下的流浪人员、民工宁愿冻死街头也不要去救助站。最近一名记者暗访救助站被打,造成轻度脑震荡、左脚软组织挫伤,证实了自孙志刚事件后,一切并没有丝毫的改变。救助站成为新的暴行的地狱——一切毫无改变。

二零零三年“网易年终特刊”中一段话:“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但是,人的生命一旦被施以酷刑,却是十分单薄而脆弱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否存在酷刑,表明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文明程度。酷刑在向我们的司法文明挑战,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时至今日,时间过去了十年,我们看到的是酷刑更加普遍的存在于司法领域。自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三千六百三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三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其中包括放在大法弟子嘴里放电,电击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烟杆铐”、“狼牙铐”、背铐;橡胶棍、狼牙棒、地牢、水牢、死人床、坐板;抽人的鞭子有皮的、铜丝拧成的、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蹲小号、坐铁椅子等等几十种酷刑被用于法轮功学员身上。“对生命的冷漠”愈演愈烈,造成“对生命的冷漠”恶果的就是中共邪党及其暴政。

中共酷刑:毒打、冷冻、吊打、老虎凳、野蛮灌食、泼凉水
中共酷刑:毒打、冷冻、吊打、老虎凳、野蛮灌食、泼凉水

追溯中共的历史,整个就是一部暴政的历史。本文仅举两例。一、兵不血刃背后的残忍:一九四八年解放军围困长春,为了消耗城内的粮食,奉命不许长春城内的老百姓出逃。围困长春三个月后,林彪向毛报告:“围困已收显著效果,造成市内严重粮荒居民多赖树叶青草充饥,饿毙甚多。”五个月的围困下来,中共进入长春时,长春人口从五十万减少到十七万。就是中共的官方数字也承认饿死十二万人。面对被饿死的众多百姓,中共邪党不仅毫无愧疚之意,还大言不惭地说:解放长春,兵不血刃。中共粟裕大将说,利用饿死平民来迫使守城的国民党投降这一长春模式,在“若干城市采用”过。

二、信阳事件:一九五九年,似乎没有什么征兆表明那个美丽富饶的地方会发生突如其来的灾难。事实上,一九五八年,当地夏粮大丰收,秋粮只是因为大量农村劳力被抽调去大炼钢铁而减收。但是就在一年之后,那个地方爆发了举国震惊的“信阳事件”,高达一百万人死于饥饿。据作家白桦说,当时信阳地区“一个村落一个村落的人被饿死”,仅息县就有六百三十九个村子的人口死绝,固始县“全县无人烟的村庄有四百多个”;“死绝的户数,光山县就有五千六百四十七户,息县五千一百三十三户,固始县三千四百二十四户。”当然,“信阳事件”只是“大跃进”时代的一个缩影。为了追逼粮食,许多干部成了人性灭绝的禽兽。息县防胡公社妇联主任黄秀莲割了四个社员的耳朵,其中一人死去。光山县用罚冻的刑罚逼迫农民交出粮食,槐树店公社有十三个孤儿活活被冻死在山上。罗山县彭新公社有十七名预备党员,十六名在反瞒产中打了人的都光荣地转了正,只剩一个不得转正,因为他没打人,“反瞒产”不积极。在“反瞒产”过程中,信阳地区逮捕了一万多人,其中七百多人死在拘留所和监狱。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吴芝圃不仅中央委员的头衔都没丢,而且不久就又调任中南局书记处书记,只比原职低了半级。一九六一年三月,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还高声与他打招呼:“芝圃同志,犯了错误,还是要抬起头来。坐到前边来嘛!要看到光明啊!”

中科院院士的何祚庥,在二零零五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中国矿难频频的问题时,就脱口道:“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中国要发展,某些代价是不可避免。”在一个鼓吹生存竞争、弱肉强食、崇拜狼性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必然是紧张的争斗、撕咬、充满戒心。这也就不难理解充斥整个社会的假药、假酒、假酱油,毒大米、毒面粉、毒瓜子,更有注水肉、地沟油、大头婴儿奶粉……

中共邪党宣传“无神论”,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规则教育民众,取代了曾经我们中华民族信奉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孔子倡导的“仁、义、礼、智、信”,佛家洪传的“慈悲为怀、与人为善”。这些传统的观念被中共称为“四旧”遭到彻底铲除。妒嫉、自私、冷漠、斗争肆虐中华大地。就这样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

今天当我们一次再一次面对一个又一个无辜生命被邪党吞噬,一定要反思邪党的真实面目,不能再对邪党给予任何改良的希望。退出邪党才是光明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