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自己 展现法轮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作为一个生命,能有幸成为大法弟子,这是宇宙中最伟大的荣耀。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苦度与一路呵护,对师父的感恩无法用人的语言表达出来。下面就谈谈我自己在实修方面的一些体会。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合十。

一、在学法点向内修,整体升华

一天,我们学法点来了一位外地同修。我们学完法,她讲了她从前正念正行上北京证实法的一些神奇事。听了我们都觉的大法真神奇,但是从她的言语间我们觉的她证实自己的心很强,甚至感觉是自心生魔的状态。

过几天,我们又在一起学法。学法前她把她的手机上的一首诗给我看,我看了之后觉的挺好。她说这是她的原创,想要上明慧发表。我说那就投稿吧。然后她又给其他同修看,大家看完了,她说她以前就写过这类诗,说有一次她写了一句不必感恩师父的诗句,编辑同修在反馈意见中批评了她,她一气之下再也不写了。我们都说:“你应该及时向内找,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她解释道:这首诗是因为一个色棍让很多位女大法弟子上当,她亲眼看见这个色棍和一位女大法弟子在一起,就想要敲醒所有因为这个色棍而上当的女大法弟子。我们一听觉的她的想法不在法上,就说:你看到听到了,你应该向内找,是不是你有这些东西让你往下修?而且不可能象你说的那样很多大法弟子上当,也许不是那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起来,她很反感的说:“那你们现在也听到了,也有你们修的吧?”我们说,我们没有被带动,我们都在抑制你这种不在法上的说法。她马上说:“我有事得回家。”我们没说什么,她走了,但她很快又返回来了说:“我家里没事,我生你们的气了,你们太傲了!”说完转身又走了。有的同修说她这是自心生魔状态,不要被她干扰;有的说不要给她市场,别搭理她,咱们该学法学法。

结果第二天她没来学法。同修们都意识到我们整体真的有了问题,应该向内找。大家静下心来回忆了一下昨天的事情,发现我们对同修的善心不够,甚至认为她就是来干扰我们学法的——我们的出发点都是自私自保的,我们怎能把同修这样推出去呢?当天学完法我和两位同修一起去她家看她,看到我们她说:“你们应该向内找。”我很和善的跟她说:“我们按照师父的法已经都找自己了,你放心,我们都会真心按照师父的法去做的,但不是你强制的。”接着我又说:“我们昨天确实有的地方不在法上,对你不够善,请你谅解,以后我们都会归正的,我们同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是最亲的人。”她立刻转变了态度,说这件事也有她要修的东西。接着她说那天她从学法点出来身体气的一直发抖,在附近坐了近一个小时才回家。我说:你那个物质太强了,太怕触及了,返出来是好事,是让你往下修的……

仅仅一多月,我们学法点的同修看到了她的巨变,都亲眼见证和体会到向内找的威力和美好。这一切又促使我们这个整体变的更加默契更加精進。

二、在帮助同修中升华

同修A耳朵出现小声说话听不见的状态,为了讲真相,他和老伴(同修)就选择了发资料,一户都不落。可是突然有一天同修A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状态。同修们都去看他,可是有两位同修的言辞不善,指责说同修A摘抄师父的法贴在墙上是一种乱法的行为。同修A一下受不了了,连声说不学了,什么也不学了,结果很快住進了医院。

当时我也没向内找,而是埋怨那两位同修的说法不但没帮了同修反而往下推了他一把。我去医院看他,他正在打吊针,坐着不停的掉泪。我的眼泪也差点掉下来。同时感觉他明白的一面在求我帮助——我知道只有师父能救他,于是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救他。回家后我冷静的向内找,发现自己很自私,同修之间发生这样的事让我看到,里面一定有我要修的,很快我找到了自我保护心、显示心、妒嫉心、争谁对谁错的心、冷漠心、怨恨心,还有证实自我的心。找到这些心后,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听师父的话,一定改。但是面对这样的同修,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同修曾经放弃大法好几年,而且他人的一面表现很犟、逆反心理强,听不進别人的话,稍有不对他的意思就爱急眼,甚至学法时抠字、挑着学,等等。

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必须面对不能退却。首先我和妈妈(同修)决定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强加同修的一切因素。接着我拿妈妈做的鸡蛋和小米粥再次去看他,他当即表示要出院,我说:“你出院,我就和你一起学法。”结果他很快出院了,但是上他家学还是上我家学法决定不下来,因为我们两家离的很远,走着得一个小时。

就在不知怎么办的时候,我丈夫从单位拿回来一辆女式自行车,说是别人给的,我立刻明白是给我拿的,在心里不住的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这样我就每天准时骑自行车去他家学法。

刚开始他说不想学法,他自认为平时法没少学,只是没看《明慧周刊》,他认为出问题就是出在这上。我马上说:“你说学什么就学什么。”他拿出一本《明慧周刊》递给我,我翻开一看他已经看过了,只是有些段落存有疑问,并做了记号。他问我:同修写的那段话是什么意思,我打开《精進要旨》给他读了一篇经文。他认真听了之后说明白了;接着他又问我一个问题,我还是给他读了一篇经文,他说他全明白了,后面的问题不用问了,咱们还是从头学《转法轮》吧。

当我们学到三十多页的时候,他突然让我停下,说自己有疑问,不明白那一段法是什么意思,我又上《精進要旨》中找到一篇经文给他读了一遍,听后他又笑了,说明白了。我告诉他法是不能解释的,也不能抠表面意思去学,要无求而自得,他表示接受。从此以后我们很顺利的用了十七天的时间,认认真真的一个字不差的学完了一遍《转法轮》,困扰同修的心结打开了,身体也随之变好了。他和老伴对我非常感谢,我告诉他们根本上我帮不了你们,这全是师父的安排,这里有我要尽的责任和要修去的心——这段时间我只是表面做了一点事,师父给予我们的是太多太多。我把自行车的来历告诉了他,也告诉他们刚开始来此一起学法之前我一再求师父的加持和帮助,所以我每天带的经书都是无意间拿的,根本没想过能不能学上,结果带的经书恰恰是针对他的心结的。他们听了哭了,我也跟着哭了。

我说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们,盼望我们手挽手回归天上的家园。后来两位同修一直做手机项目,做的勤勤恳恳。

三、正念正行本身就是真相

一次外地同修家办学缺一位老师,问我是否能帮忙。当时我觉的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但是早晚需要坐一个半小时的火车到达目地地,接下来就是连续上六个小时的课。这样除了发正念学法的时间外,几乎睡觉时间很少,但是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我一直坚持把课上完。在这期间发生了下面几件事:

就在上课的第三天,我去同修家的地下室准备发十二点的正念,一不小心从楼梯摔下来,当时觉的脚很疼。同修的妻子担心的问是不是摔坏了,我说:“没事,你去忙吧,我发正念。”她吃惊的看着我,有些怀疑的回楼上了。我马上忍着疼痛一下把腿盘上了,心想师父讲法提到的那个同修粉碎性骨折都没问题,我这算什么。发完正念后,我站起来就正常走路,但是感觉脚上的一根筋似乎出了问题,我没有顺着这个感觉走,就想:我的身体是金刚不坏之体,我的筋不也是金刚的吗?它能象人的筋怕抻吗?那不还是能伸缩自如吗?于是一疼起来我就不停地走,心里想:你叫我疼,我就不疼,很快就不疼了。由于忙于上课也就忘了脚疼的事。一天回到家我洗脚,手触到脚感觉怎么这么胖,我仔细一看,原来脚已经肿的象小馒头,可是一点不觉的疼。要知道常人讲的伤筋动骨一百天,什么也干不了的,而我只是白天脚肿晚上休息时就好了,每天还要站六个小时,下火车后往返要走八里的路程,这真是奇迹啊。

由于我坐的火车总是晚点,这样每天我到同修那里要迟到半小时。一天我刚到,同修的妻子就跟我说孩子们在楼上打起来了,我笑着说我会处理好的,叫她放心,她听了放心的下楼去了。我看着孩子们一张张天真的小脸说:“我今天不批评任何一位同学,我相信你们都是好孩子,我也相信你们以后不会再打架。因为打架是粗鲁、无能的表现。”然后我给他们讲了做人的标准是仁、义、礼、智、信,又讲了韩信受胯下之辱的故事。最后选择一个有礼貌的女孩儿当班长。告诉她不要去强制管任何人,只要记住大家的表现,我来了告诉我一声就可以了。从此孩子们再也不打架了,都乖乖的很遵守课堂纪律。在课堂上发生的事情我都用大法衡量,并把我悟到的法理用孩子们能理解的方式传达给他们,启发他们的善心与良知。孩子们变化很大,同时很智慧的使他们都做了三退。同修的妻子看到孩子们的变化,她问我用了什么办法使孩子们这么听话,因为她从来也没看见我批评过哪个孩子。我告诉她答案就在大法中。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状态。肚子胀胀的,胆部那块儿疼的很厉害,脑神经也胀胀的。有一次在火车上疼的达到了顶峰,但我主意识很强,一直用意念控制它,并告诉它我是金刚不动的,你动不了我。结果胆那儿的病业状态立即消失,但肚子一直很胀,一直很痛苦。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干扰不让我讲真相,我坚持一边发正念一边讲真相,每天我都要讲几个,而且我从来没让我的学生看到我的痛苦,心中就抱定一个想法:绝不给大法抹黑。上完十六天课后,再经过两天的修炼,一切不正确状态消失不见了。

我自从九八年三月得法到现在已经十五个年头,要写的很多,神奇的事也很多,我深深的体悟到:只要听师父的话,认真学法,就会遇事及时向内找,就会处处有神奇,处处展现大法的美好和神圣。在此叩谢伟大慈悲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