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病好了 人也善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我在炼法轮功前,身体很不好,尤其是生孩子、小产后落下的月子病,怕风怕冷怕凉水,头痛颈椎疼、脊背疼、双腿双脚又冷又疼,还有心口疼胃疼,不敢吃凉的食物,其实也就是浑身疼。

那两年我病的没法活了……

记得一九九六、九七年那两年简直没法过了,脊背双腿冷疼的夏天穿棉衣也不知道热,五、六月天中午为了取暖,我上到平房顶上趴在那儿让太阳晒,晚上睡觉用暖脚壶在被窝暖腿,由于水热把腿都烫烂一层皮。后来我就用电热毯裹住腰部以下并开到最高温度,那样才好受点。因夏天穿棉裤太不好看,我就用软塑料纸裹住腿和脚,再穿上毛衣毛裤,因塑料纸不透空气,晚上解开时都酸臭了。

各种医治都不见效,啥偏方都用了,汤药大碗大碗的喝,时间长了,汤药喝不下了,闻见就想吐,实在不想喝了。丈夫为了让我病快点好,劝我坚持喝,甚至逼着、看着我喝下去才行,结果我刚喝下去就吐了出来,丈夫也无奈,只好不喝了。那就吃西药吧,时间一长,药片也不能吃了,因为一次就得吃一把,一把一把的药片也咽不下去了,甚至越吃病越多,冷疼病不但没消除,反而又得了脑神经衰弱,胃疼,吃啥也不消化。钱花了不少,病也没治好。

为了治病我又去邻村求医,扎针、过电针,在两腿的穴位上扎上很粗的针,每次扎不完一个疗程就又放弃了,因为太难受。后来又请本村的卫生员给我针灸、拔火罐,就是在腿疼的部位上扎上好几根针,再用火罐扣住往出拔,把皮肤都拔烂了,体内的凉气也没拔出来,就好像骨髓里都是阴冷的。那时的我真是生不如死。

我还让本村的师婆(巫婆)给看,她让我摆供烧纸,驱邪送鬼,忌出远门、忌上坟,大白天中午让家人孩子给我喊魂,让丢失的魂魄回来。那时我身体虚弱的很容易被鬼魂附体,哭笑不由自己,我清楚的感到有死神在跟着我,总想要我的命。我也真想一死了之,可是一想到三个孩子还小,大的才十二岁、中的八岁、小的六岁,一想到孩子我就痛哭,因为我能想象到我死后的凄惨景象。

在那种死不能死,活不能活的情况下,我苦苦的煎熬着……

没想到大法救了我的命……

有一天妹妹来看我,见我很痛苦,就说:“去炼法轮功吧,我婆婆炼法轮功,听说炼法轮功不用吃药就能治好病,你去试试吧。”抱着试试的心态我去了。

九八年春天三月份,我每到星期五,就早早吃了晚饭,推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去妹妹婆家学炼功,晚上住那,第二天早上晨炼后再推孩子回家。我一炼功就来了精神,就很想学,到家里有空就炼。炼功时很累,浑身是汗,可是炼完后却很轻松,身心舒服。

后来有学员说:你看书吧,看书学法是主要的。然后我就看《转法轮》书。原本我的眼睛根本就不能看书刊之类的,因为坐月子时看电视眼睛受损了,一看书眼睛憋得慌,眼珠子很难受。可是第一次看大法书我一点也没有难受,一口气读了一下午,书里的内容越念越想念。

从那以后我真的好受极了!我见人就说:“法轮功真好!能祛病健身,不用吃药花钱!

大法还提升了我的道德

炼功前我身体不舒服,脾气更不好,经常打锅摔碗,打骂孩子,一点不顺心事就闹的鸡犬不宁,特别是和公婆关系尤其不好,公婆给我个初一我就给她个十五,打孩子、骂公婆是常事,和妯娌、邻居都有矛盾;丈夫对我百依百顺也不行,骂他时骂祖宗八辈,所以婆家人对我都不好,越是这样我越生气,真可谓是病魔缠身、矛盾重重……

自从我学了法轮功后,身体首先好了,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一切磨难、一切不顺心事都是自己招来的。因为我不相信善恶有报的道理,不尊敬老人,为一点小利争斗、自私、妒嫉别人、损人利己、杀生、恶毒、邪念等等,这些种种不好行为给我招来了苦难。

而法轮功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叫人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从内心约束自己不做坏事,不损人利己。假如人人都有信仰,都相信善恶有报的话,谁还会去做坏事?

自从学了法轮大法以后,我努力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首先对公婆好了,对妯娌、左邻右舍都好了,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做到拾金不昧,能宽容别人、原谅别人,不自私。丈夫看我病好了,人也变善了,他也开始炼法轮功,以前他坐骨神经疼、腿疼,咋看都不好,一炼功都好了。

婆家是个大家族,通过我的变化都公认法轮功好,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连我们村庄有很多人都相信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