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农镇后胡家附近。自从万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在世界范围内曝光,中共恶党为掩盖罪行,躲避舆论的谴责,把罪恶转移至前进劳教所。

在前进劳教所,法轮功学员的基本生存权、健康权、人格尊严等被肆意剥夺和践踏,在国际、国内废除中共劳教制度的呼声越来越高涨的大形势下,泯灭良知、残害善良法轮功女学员的暴行依然在前进劳教所发生着:

1、田庆玲:女,1973年8月出生,现年39岁,黑龙江省中医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系哈尔滨市中医院肿瘤科大夫。

田庆玲

2011年12月8日田庆玲因修炼法轮功无故被绑架,被非法劳教2年,非法关押在前进劳教所。

2012年1月16日家属第一次接见,看到田庆玲双手肿的很高。她本人说因不写放弃法轮功信仰的“三书”在里面被吊起来,吊晕过去了。

5月3日接见时,是被背出来的。她自己说,4月18日就晕倒了,即使那样还被俩人架着去车间干活。

5月7日劳教所拉田庆玲去哈市红十字医院检查,哈尔滨市红十字医院出具的病例诊断,医生建议手术。

家属多次与劳教所交涉要求所外就医,劳教所无视人命,不予理睬。不得已的情况下家属聘请了律师。劳教所害怕不与律师对话,并刁难、谩骂律师。

6月21日,劳教所将田送到哈尔滨市第一医院住院,做了“畸胎肿瘤”手术。所需医药费用一万二千多元劳教所概不负责,全部由家属承担;主治医生建议:做包括肺CT、ECT、脑加强CT等全面检查,确诊下肢病因并治疗,劳教所不让。在住院手术仅仅6天的6月27日,即被残忍的强行劫持回前进劳教所。一队队长王敏、周立范、刘畅及管教还天天骂其装病。

劳教所欺骗家属承诺,刀口好了再住院治疗。家属反复找劳教所要求继续治疗。劳教所所谓执法人员推诿扯皮、毫无人性,玩忽职守、草菅人命。

田庆玲被迫害的双下肢严重不听使唤,一条腿严重萎缩,经常爬着走,胳膊皮都硌破了。“走”到接见室,最多100米的距离需要3-4个多小时,摔跤无数。1米70的个头,被迫害的体重不到90斤,进食困难,体质虚弱,经常晕倒。劳教所还每天逼迫她爬下楼,在太阳地里“锻炼”。

2012年8月28日台风和大雨一同袭击哈尔滨,树被刮倒,田庆玲一个人在劳教所大队和车间的路上吃力的“行走”,瘦弱的身体在台风和暴雨中吃力的行走了半小时左右浑身被雨浇湿,队长和管教不许任何人帮助田庆玲。被迫害身体孱弱的田庆玲每日被逼迫做奴工。

2、王慧:女,37岁,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护士,原本身体健康,年轻漂亮。单位要求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否则送劳教。2011年11末,王慧被非法劳教2年,非法关押到前进劳教所。在劳教所关押期间,王慧遭到各种残酷的迫害和精神摧残。一队长王晓伟刁难她,逼她干活,喊她、骂她、推搡她,说她装疯卖傻;警察付敏等用警棍打她,被电棍电击,致使王慧身上多处是伤。3个月的时间,王慧没有自理的意识,精神失常。王慧的父母得知女儿的状况,非常担心,王慧丈夫已去世,家中年幼的孩子跟着姥姥、姥爷艰苦度日,孩子经常哭着要妈妈,更是让人揪心。王慧家人很长时间被劳教所剥夺探视权。目前,前进劳教所仍拒绝放人而且被逼做超强度奴工。

3、颜廷珍(曾用名李晓燕):女,39岁,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人。2001年黑龙江东北林业大学植物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只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遭到多次的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无法正常工作服务社会。

颜廷珍

2005年6月30日,颜廷珍在家中被哈尔滨市动力区国保大队长张国芳及文政派出所王毅等3人绑架并非法劳教2年。在万家劳教所遭受2年零2个月迫害,颜廷珍拒绝写所谓的“五书”被关禁闭,头发白了一半。7月22日被体罚蹲在地上,而且只准许蹲在一块砖的面积,从早上5点一直蹲到晚12点,这种折磨持续到8月1日,还不写三书就又罚坐铁椅子。

因她在7月下旬至10月末间,写了3、4篇揭露恶党的文章,恶警所长芦振山勃然大怒,把颜廷珍劫持在集训队白天上大挂(手背后吊起),晚上坐铁椅子。颜廷珍被吊昏过1次,恶警用凉水泼醒后接着吊。颜廷珍只因不背三条,被迫坐铁椅子40天,吊、电,加期2个月的迫害。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2011年11月13日,颜廷珍在双城市被双城国保大队的王一彪和肖继田绑架,没有任何手续和通知,后送往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她在狱中绝食,心脏出现严重问题。 在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个月后,被非法劳教1年6个月,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被迫害出心脏病,劳教所邪恶之徒打算给她做手术。

4、左仙凤:女,32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三道岗镇中学教师。

2010年四月初八黑龙江省依兰县庙会期间,左仙凤发放法轮功真相光盘时,被依兰县国保大队绑架,后被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在那里,左仙凤因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遭到张爱辉、王敏等警察及其指使的犯人的毒打、电击、罚蹲、长期站立、冷冻、不给饭吃、野蛮灌食等残酷折磨,致使左仙凤腿脚肿胀、瘦得皮包骨、行走困难,并且内脏受到严重损伤,喝水都十分困难,曾经昏迷倒地,生命出现危险。劳教所不得不将其送进医院。

2010年6月23日,左仙凤被非法劳教1年6个月,被劫持到前进劳教所。教导员张艾辉把左仙凤带到一队,强迫剪发、脱光衣服,全身赤裸得只剩一条内裤接受非法搜身、强制换上破旧的劳教服,然后强迫她写“三书”,背报告词、守则、规范等。左仙凤被单独关在警察办公室强制码坐,坐在小塑料凳上,两脚合并、身子挺直。长时间这种姿势坐着,臀部的肉被硌薄,骨头疼痛,疼得不敢挨凳子,腿也钻心地疼,分分秒秒都在痛苦煎熬中度过。6月29日早饭后,副队长刘畅把左仙凤关到3楼没有监控的内勤室逼她背报告词。因为左仙凤不配合,刘畅就用电棍电左仙凤,左仙凤的胳膊很快被电紫了,散发出皮肤的烧焦味。8点30分教导员张艾辉接班, 她逼左仙凤蹲着,姿式是双脚并拢,两手背到身后,头抬起来。这种姿势蹲不了多长时间双脚就开始麻木,腿和脚开始肿,袜子往肉里勒。警察不准左仙凤上厕所,致使左仙凤几次晕倒,蹲了一天后,左仙凤身体开始抽搐。为了制止恶行,当所长到队里来时,左仙凤要求和他谈谈,队长马上把左仙凤的嘴捂上拽到一边,所长假装没看见扬长而去。队长威胁左仙凤敢这样做就永远不让她见家人,而且要给她加期。

2010年7月14日,省司法局来检查时,因为惧怕左仙凤汇报被迫害情况,警察把她关到一个废弃库房的厕所里,让两个警察看着。3个队长拿着宽胶带,大喊:“左仙凤,你老实儿的,不然把你嘴封上。”残酷的迫害使左仙凤非常绝望:见不到家人、劳教所领导不让见、上级领导来了还被关起来,自己被折磨死也没人知道,而警察无度的恶行没人制止。为了见到所长制止迫害,左仙凤吞了一个鸡蛋黄大小的钢丝球和一个螺丝帽来抗议迫害(注:此种行为是迫害所致,但是大法弟子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况下都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不要采取类似的过激方式),并从此滴水未进、日渐消瘦、走路摇晃。

7月25日左仙凤已经10几天没吃东西了,瘦得皮包骨,气息微弱。警察把她送到黑龙江省医院住院半个月,由于太瘦弱躺在床上后背硌的生疼,晚上警察还用铐子把左仙凤的手铐在床上使她不能翻身。在医院期间,左仙凤向劳教处范处长和驻所检察官王青反映了警察无理智、无人性的刑罚、体罚、侮辱、谩骂等恶行。

2010年8月9日左仙凤出院了,暂时靠鼻饲维持生命。8月11日,所长王亚罗出现了,虽然他说了很多,但最后明确的态度却是一种威胁:“左仙凤,在这里你面对的只有队长和管教员,你要是不听他们的话,面临的就是语言上的侮辱和身体上的折磨!”

8月17日,卫生所狱医王忠良来给左仙凤野蛮灌食:他揪住左仙凤的头发,把她拽倒在地上,用脚踩着她的胳膊,盗窃犯王芳坐在左仙凤肚子上,警察和队长按着左仙凤的手、头、脚。王忠良使劲的把食管插到左仙凤鼻子里,左仙凤的嘴和鼻子开始流血。原本虚弱的身体经这么一折腾已不能动了,左仙凤想休息一下,王忠良大骂,用力揪住左仙凤后脑的头发,打了她4、5个耳光,左仙凤的头发被揪掉一绺儿,后脑头皮疼得不敢挨枕头。左仙凤的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不但没有得到任何补偿,相反却被无理加期42天,而且继续被剥夺和家人见面的权利,而那些违法、违背人性的警察们没有受到任何惩处。

2010年12月12日,为了否定强加的迫害,左仙凤开始拒绝参加奴役劳动。12日那天大队长王敏开始逼迫左仙凤从早上6点半左右到晚上8点长时间站着,一站就是10天。左仙凤的脚肿得很大,腿很粗。王敏还用冻刑折磨她,只要是王敏当班(3天1个班)出去扫雪,她就让左仙凤站在雪里冻着,而王敏在屋里看着,一冻就是2个多小时。 那年冬天特别冷,每天都是零下二、三十度。

2010年12月23日,大队长王敏把左仙凤叫到2楼队长室,用电棍电左仙凤的手,电倒后王敏就穿着军用皮鞋用脚踢她。左仙凤的胳膊被她踢的紫黑,腰不敢动。王敏使劲按左仙凤让她蹲着,左仙凤的腿已经肿得象两个粗棒子,实在蹲不了,王敏就打左仙凤耳光。

2010年8月份,左仙凤的母亲在接见时,送进去一篇师父的经文,被科长陈丽华、杨国红抢走,所长叶云用相机照上像,把左仙凤打得住了3次医院。

2011年1月1日元旦,队长王敏叫左仙凤站在桌边不让吃饭,

2011年1月19日,大队长王敏和其他管教打扑克忘了扫雪,等下午5点吃完晚饭,她让大家出去扫雪。6点多大家扫完雪都进屋了,只剩左仙凤一个人在院子里冻着站到将近8点。大队长王敏在守卫队看着,管理科副科长杨国红目睹了这一切,她劝左仙凤顺从,却并不制止王敏的违纪行为。20日早左仙凤开始绝食反抗。 21日,大队长王敏、副队长刘畅、教导员张艾辉还有警察许春凤、张艳丽把左仙凤拉到3楼队长休息室上大挂逼她顺从。警察用警绳把左仙凤双手从背后捆上, 王敏在上铺的床上用力把左仙凤脚悬空吊起来,她在上面踢左仙凤的胳膊,反复吊了左仙凤3次。左仙凤的手被吊成紫青色,肿的很高,不能拿东西,需要别人帮助铺被、叠被。

家人从几百公里外的依兰到劳教所探视经常被狱警无理拒绝(左先凤被非法劳教20个月,家属每个月都去接见,只有6个月让接见了)。不但不许家人探视,而且还辱骂家属,强迫家属诽谤法轮功及其创始人。

左仙凤把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事实发给明慧网,曝光了恶警的暴行,2012年7月30日下午,依兰县公安国保大队张英铎给左仙凤打电话,诱骗她到县公安局,将其绑架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对左仙凤刑讯逼供。薅头发、打耳光,脸都被打肿了,头发掉一地。张并扬言要给左仙凤判刑。2012年11月19日左仙凤被第2次绑架到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劳教期为1年6个月。左仙凤为抵制迫害已绝食多日,目前仍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遭受迫害。

5、张佰华:女,42岁,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公正乡爱乡村。

2000年张佰华依法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抓,后送往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7天,被王建文敲诈伙食费360元。后在公正乡被非法关押2天,敲诈伙食费60元。后又转至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65天,期间因抗议非法关押绝食,遭到野蛮灌食,把胃灌坏了,吐了三天血。释放后警察勒索伙食费800元,被乡派出所白明久勒索3200元。关押期间乡里说要将她报劳教,警察白明久、爱乡村党支部书记那尔新趁机到家打劫2000元。被张老四勒索1100元。

张佰华
张佰华

2011年11月13日,张佰华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前进劳教所。目前已知张佰华在前进劳教所被迫害的很严重,因为拒绝放弃信仰,不写“三书”,被关小号,电棍电,坐铁椅子等等酷刑折磨。2012年7月,被前进劳教所恶警从二楼扔下来摔在水泥地上,脑袋被摔坏,心脏受猛烈冲击。从此心跳加速,头疼。家属见到她时,看到她走路有点瘸。。

6、王雅丽:女,46岁,家住双城市双城镇民主街一委八组。

2011年11月13日,王雅丽在自家楼下买菜时,被黑龙江省公安厅特警直接绑架,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期间被非法审讯,受尽酷刑折磨。严刑逼供后被非法劳教1年6个月,关押在前进劳教所。到前进劳教所后,王雅丽出现子宫肌瘤病症。前进劳教所把王雅丽送到医院,做了子宫全切除手术,家属花了将近20,000元钱。几天后,前进劳教所就把王亚丽强行押回继续关押,20几天后就强制她下地参加劳动,王雅丽身体非常瘦弱。

王雅丽
王雅丽


7、曾淑玲:女,40岁,家住哈尔滨市南岗区先锋路。曾淑玲因坚持信仰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多次被绑架,3次被非法劳教,耳朵被打失聪。

2001年至2003年在万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2年,被迫害的长满了红疥疮,全身的肉都潰烂了,苦不堪言,1年多不能活动。

2005年至2007年在哈尔滨戒毒所被非法劳教2年,有1年多的时间整天的被绑在小凳上,被尿甚至例假的血水泡着,后又被绑在“死人床”上14个月,并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肝肾衰竭,颈腰椎损伤,最后全身瘫痪,心脏病、尿毒症、肠梗阻并发,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才被不想承担责任的戒毒所释放,之后瘫痪了4年。回家后因坚持学法炼功,身体狀況有所好转,生活又能自理了。 2011年12月31日清晨,曾淑玲夫妻双双在家中被绑架。(曾淑玲的丈夫牛加辉在此之前曾被非法判刑5年,这次又被非法判刑2年)。曾淑玲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在被折磨的卧床不起。 2012年2月4日被非法劳教2年,是用担架被抬进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

当天就被狱警周丽范扒光衣服,用电棍电、打。在身体极为虚弱的情况下,曾淑玲仍然被强迫干包筷子等活,完不成定量就不让睡觉。为了让她“转化”逼迫她写“三书”,副队长周丽范把她扔到洗漱间,扒光衣服,用电棍电她。有一次曾淑玲因完不成任务,被狱警迫害的吐血,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但队长王敏却仍不手软,把曾淑玲叫到办公室,不断地打她耳光,并拿出电棍电她,还让她把没完成的任务拿到宿舍去干,致使她一夜没睡,后来她的耳朵也因王敏扇耳光被打聋。队长王敏和班长王芳用电棍电击并泼冷水浇她,强迫曾淑玲写“三书”。曾淑玲被迫害的连续长期的吐血水……身体刚略有恢复,曾淑玲又被强迫干活,干不完就不让睡觉,被强迫整夜干活。

2012年5月,曾淑玲在前进劳教所由于干活慢被狱警刘仙宇和李小宇强行关进猪圈。因被迫害导致行走困难,干不了活,被送往二大队迫害,目前曾淑玲仍遭受被强迫“坐小板凳”等酷刑迫害。

黑龙江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以上迫害事实只是黑龙江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的冰山一角。这个人间地狱实施的种种酷刑花样翻新,无数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身心随时面临中共专制的变态蹂躏与践踏。由于中共对信息的严密封锁,大量的、鲜为人知的、惨绝人寰的迫害还在被高墙、电网掩盖着、在背地里进行着,我们难以知道更多。善良的人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共邪魔的操控下,丧失了人性的恶警的犯罪行为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她们做不出来的。

近日,联合国“酷刑问题”、“对妇女暴力问题”、“知情权利”,“信仰自由”等多个组织的特派专员对现在仍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非法关押的,严重威胁法轮功学员基本人权和生命权的案例正在密切关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其迫害案例已多次立案追查,这些都是将来被送交国际法庭的罪证。

据悉,在中国民间几十年取消劳教制度的呼声中、在中共新领导层废止劳教所的决定的实施中,前进劳教所又挂出了戒毒所的牌子,这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也已是中共邪党一贯的欺骗手段。然而仍然被利用来迫害善良人的劳教所里的那些警察们,有没有想到有一天你很可能被送上道德良知的审判台,被国际法庭以江氏三宗国际重罪的帮凶问责、惩处?!

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邪党作恶多端,解体邪恶,还人间以善良是历史的必然。请广大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共同维护天理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