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揭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1)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

前言
一、迫害的方式、部署及案例
二、迫害黑窝
三、部份严重迫害案例
四、部份迫害致死案例
五、恶人榜
六、部份恶报案例
结语
附录

前言

揭阳,位于广东省东南部潮汕平原,拥有榕江、练江和龙江三大水系,大陆海岸线长八十二公里,沿海岛屿三十多个。揭阳为粤东古邑,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见诸史载已有二千二百余年,得名于古五岭之一的揭阳岭,春秋战国时属百越地,近1400年一直隶属潮州府。现揭阳市为一九九二年五月设立的一个新地级市,辖榕城区、揭东县(2012年底划为揭东区)、惠来、揭西三县以及普宁市(县级)。人口六百余万。揭阳有港澳台同胞和旅外华侨三百二十多万人,遍居世界各地,还有归侨、侨眷一百八十多万人。

法轮大法一九九六年底传到揭阳,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迅猛发展,仅每周日在揭阳市东方广场集体炼功的就有上千人。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与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升华、提高层次的法理在修炼者的心灵深处扎下了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逾十年,突破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得悉揭阳至少十五人被迫害致死,数十人遭非法判刑,约百人遭非法劳教,遭非法拘捕、劫持至本地洗脑班(所谓“转化学习班”)的法轮功学员则有三千人次之多,至于其它的种类迫害则难以尽叙。

在历史上,练江和榕江流域是粤东经济发达地区,早在唐代榕江炮台口岸及神泉港、靖海港就与东南亚各国通航,明清时代手工业、商贸业较发达。然而在逾十年的迫害中,中共揭阳当局积极推行迫害政策,倒行逆施,把大量的财力、物力和人力都调集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如从俄罗斯购买先進的电话监控与自动定位等设备、雇人跟踪盯梢,兴建迫害场所、组建恐怖特务组织和网络、挑拨大量警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等等,致使本地天灾人祸不断、社会治安状况恶劣、气候和环境恶化,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原处全省中等经济水平的揭阳沦落为现在的贫困市。

面临疯狂迫害,揭阳法轮大法修炼者没有被吓倒,反而更加坚守自己的信仰,他们用自己省吃俭用的血汗钱,制作了无数真相资料,揭露邪恶的谎言,使许多世人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真相,默默的用实际行动支持法轮功学员,一些有缘人还走入了大法修炼者的行列。

“数点梅花天地春”。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坚韧,世人的善念、良知,必将使潮汕文化发祥地之一的揭阳在渡尽劫波后新生,永沐佛光。

一、迫害的方式、部署及案例

中共揭阳当局积极推行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恶令,并具体化,在迫害中,暴力和谎言并行。藉中共五十年专制暴政之经验,迫害是全方位和系统化的。

(一)迫害方式

其一,对走出来上访、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强行压制、打击。警察强入民宅或在路上拦截学员,使用手铐,将学员强行绑架至拘留所、戒毒所等地办封闭式“转化学习班”强制洗脑,剥夺工作,高额罚款,甚至非法劳教、判刑。

其二,推行株连政策,强制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所在单位或所属居委会、街道严密监控并限制其人身自由,所谓“看好自家的门,管好自家的人”,协同迫害。

其三,雇佣或金钱收买各种社会人士监控、跟踪法轮功学员,对其讲真相行为进行恶意举报。

其四,大肆编造谎言,利用江氏集团炮制的伪案(如“天安门自焚”等),强制舆论一律,向全社会灌输对法轮功仇恨。

其五,采取利用犹大、派遣特务假冒学员等等手段来惑乱法轮功学员;对劫持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欺骗世人。

其六,歧视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限制或剥夺其应有权利,并体制化。例如,揭阳法轮功学员林卫华女士被迫害,其女儿因大学录取通知书被中共恶人扣留而无法读大学,从而剥夺了其受高等教育的权利。

(二)迫害部署

初期,中共以搞政治运动方式迫害法轮功,全国运动,逼迫人人表态。但江泽民“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妄想很快就破灭了。由于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上访、社会善良人士的抵制和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仇恨灌输即由初期的暴风骤雨转变为了“只做少说”,“看不见”的迫害。迫害长期化、常规化、制度化。

2002年6月3日,揭阳市委政法委召开有机关全体党员参加的学习会,专题学习贯彻广东省第九次党代会精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赵松峰会上强调要与法轮功“作斗争”。

2005年开始,揭阳当局提出建设“强势党委、强势政府、强势政法”。揭阳这样一个经济落后地区,对所谓的“平安建设”却不惜财力。这个“平安建设”,不是为了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准,而是为了监控老百姓:一是设立乡镇综治工作中心;二是在市区和各城区大搞视频监控体系建设,市、区二级财政在市区共投建视频探头392个,一级监控中心15个,二级监控中心3个,三级监控中心1个,工程总造价9200多万元,实现派出所、分局、市局、省厅四级联网,同时各级综治部门还盗用民资民力搞视频建设,目前全市各基层农村已建成视频探头2551个。三是拓展防控网络,目前全市共有县级财政供养治安联防队19支,镇级、村级治安联防队1445支12171人,群防群治组织遍及城乡。

在过去的这七八年,所谓“平安建设”、“平安揭阳”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迫害法轮功。2009年揭阳市榕城区获“全国平安建设先进区”称号,宣称其连续四年实现“五无”目标,“五无”之一就是“在敏感时期无法轮功活动”。揭阳市渔湖镇党委书记林海辉在其《铆足干劲抓综治 多管齐下保安宁》一文中提出:深入开展反法轮功的斗争,建立长效管理机制,广辟信息渠道,牢牢掌握工作的主动权。落实专人监控,特别是做好重大节日及敏感时期的防范控制工作,对重点对像看死盯牢,确保零进京进省、零公开聚集的“零目标”,派出所定期组织人力对辖区内印刷点、书店、复印店进行清查清理有关法轮功真相资料。

(三)部份重大迫害部署案例

2001年11月,揭阳8名法轮功学员成功闯出洗脑班,震惊了整个广东省,省“610”即派工作组進驻揭阳部署迫害。

2002年8月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上披露了揭阳市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事实后,揭阳市政府围墙正门处被法轮功学员印上了几十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揭阳市长林木声、丁伟斌等人下令国安局在国庆节前“破案”,警察随后疯狂搜捕法轮功学员。

2005年,惠来县开展专项行动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2005年11月16日曝光:据悉,揭阳市“610”近期又布置所属各县区有关部门对法轮功及其它信仰团体的迫害。

2006年惠来县邪恶之徒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于9月上旬一夜突击搜查5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却无甚收获,后又派片警骚扰部份法轮功学员;于十一、中秋前夕又下发机密文件,强迫各地各单位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县委书记黄少宽批示:关键要注重责任的落实,有责任才有措施,有措施才有效果。代县长林旭群强调要认真做好防范控制工作,确保防护期期间(从9月30日起至省委九届九次全会闭幕)安全,万无一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610领导小组”副组长洪少民参与迫害。防护期间实行所谓的“零报告”制度,要求各地各部门在每天下午4时前向县公安局和县委610办公室报告当天情况,重要情况随时报告。

2007年6月19日(星期二)15时,在广东普宁市委政法委会议厅召开“610”邪恶系统会议,参加者有:各乡镇场街道分管政法的头目,市委组织部、市公安局、信息产业局、民政局、卫生局、司法局、广播电视台、电信局、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的头目。会议内容:部署香港回归十周年庆典活动期间如何继续迫害普宁法轮功学员,以及洗脑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曝光:近日了解到,揭阳各县市召开“610”系统会议,参会人员有各乡镇分管政法的副职领导、综治办主任和各派出所所长,会议叫嚣“要做好监防工作,哪里出事要追究谁的责任”。妄图做垂死挣扎,继续迫害大法,毒害众生。另,各乡镇“610”兼职人员每月在工资上增补80元人民币,软硬兼施,让他们为其卖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曝光:最近,揭阳市区部份居委会成员在邪恶的指使下骚扰法轮功学员。当同修劝他不要再迫害修佛的人时,居委会的人却说他“也是修佛的”,并索要电话号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曝光:据悉,邪党通知各单位:“只要知道是炼法轮功的都要举报”。近期在市区也出现恶警以奥运为名骚扰在家法轮功学员,出动大量人员(包括妇女主任)检查出租屋。

(四)部份重大迫害案例

2000年2月20日夜,普宁市胡竹花、陈文林、江佳茵、江蓝蓝、吴镇初、陈阿吟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各自家中无故被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为名非法关押在普宁拘留所十五天。

2000年2月6日至10日,在普宁市郊外举行了“广东省汕头地区法轮大法2000年新春学法交流会”,法会结束当日11时许,现场被全副武装的警察包围,约210名学员遭非法抓捕。其中潮州法轮功学员林燕花被非法劳教三年,陈爱梅被非法劳教二年。普宁市占陇镇陈武生三兄弟均遭法院诬判,陈武生被非法判刑四年,两名弟弟各被非法判刑三年,一并被劫持在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更多学员情况不得而知。

2000年6月25日,两百余名法轮功在揭阳市东风广场集体炼功。中共揭阳当局随即举办洗脑班,大肆劫持参加集体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并对所谓的集体炼功“组织者”、法轮功“骨干”等進行了残酷迫害。例如:林介平被非法判刑四年,郑华卿被非法判刑三年,李妙杏被非法判刑三年,袁吟英、李美虹、李雪兰、汪伟斌、阮宝明、黄春汉、林少涛、何爱弟、陈佩华、郑洁芳、张燕珠、吴容瑞、黄丽香、黄丽卿、林雪君、袁丽那、李如娇、袁淡娇、谢洁丽、林小和、刘子云、王惠踊、李美珍、钟河江、钟列那、邢培松、何少君、黄丽芝、谢惠亮等约30人被非法劳教。

2001年11月27日晚,长期流离失所在外的法轮功学员许家逢、蔡大姐夫妻俩在普宁市流沙遭恶警绑架(蔡大姐当时正念脱身)。后,蔡大姐于2002年1月11日在汕尾市给同修送大法资料时遭绑架。

2002年3月,全省的恶警会议在揭阳召开。那一天乌云蔽日,走石飞砂,大有风雨欲来城欲摧之势。法轮功学员不断被抓,真相资料点接连被破坏,吴静芳、黄素君等人遭绑架并相继被迫害致死。

2002年9月15日傍晚,揭阳市恶警大批人马突然包围了资料点,法轮功学员吴凯涛被抓,资料点被破坏。法轮功学员智明(化名),林少芳,黄梅平夫妇等相继被绑架。2003年6月中旬,邪恶势力对另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不敢公开开庭,秘密非法判蔡永华九年,吴凯涛、林少芳、黄仕荣各七年。

2002年9月中旬,恶警破坏一资料点,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恶警非法抢走了人民币2万多元。速印机、真相材料一批,摩托车等等。损失几万元。其中陈汉波、谢锡波、黄东和、李雪兰、钟列娜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广东三水劳教所和广东妇女劳教所进行迫害。

普宁市在”十六大”前大肆绑架、关押一大批法轮功学员,普宁看守所2003年初还非法关押着7名法轮功学员(吴丽端、吴丽青、吴锡元、吴丽卿、谢鲁智、刘燕卿、江姨),图谋非法劳教。

2003年5月28日揭阳市惠来县“610办公室”对以下7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刘招弟1年;王文双1年;谢流梅1年;朱美玲1年半;方淇1年半;张愈惜4年(家人拒绝恶警的勒索,恶人恼羞成怒加长刑期);林慧娟1年(因出现高血压,脑动脉硬化症状,现已保外就医)。

2003年9月中旬,普宁市恶警肆意闯进民宅,无故将流沙镇法轮功学员纪志桐、亚川绑架。

2004年1月31日,揭东县曲溪镇寨内村54岁的法轮功学员马美婵女士,在家被揭东城西派出所恶警绑架,第二天被送揭东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后遭非法判刑。马美婵曾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请愿被非法劳教。

2004年3月17日夜12点左右,普宁三位大法弟彭辉生、郑泽强、陈泽娜,被普宁公安局绑架。

2004年4月23日晚,揭东县近十名学员被当地“610”和派出所的恶警抄家,并从家中绑架至派出所(之后有的家中没搜到大法资料的被释放)。现在至少有五人被送至揭东县看守所,分别为:揭东县月城镇德桥村的陈婵磊、张丽丽,白塔镇的张惠芳、张建芳、林惠婵。还有另一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具体情况不详。

2005年9月3日上午,惠来县“610”伙同城东派出所分别对在家(惠城镇祚通管区)的两位学员詹玲和陈婵凤强行绑架,并于当天送去三水劳教所迫害。

2006年1月12日晚9点多,揭阳市公安局“610”恶警在张友财的带领下,分别对林彦平、袁吟英、黄建民、华卿进行非法抄家。马莉去送衣服给其夫林彦平的时候因询问丈夫被打的情况当场遭扣押,被闻讯赶来的林彦平的母亲和马莉的母亲拼命阻止,恶警才不得不释放马莉。林彦平后被诬判5年。

2006年6月8日,普宁法轮功学员江佳茵、江蓝蓝早上正准备出门做工时,被城东派出所绑架;同天上午,法轮功学员吴锡源到儿子的店里时,被村治保吴壮波带头蹲坑绑架。 江佳茵、江蓝蓝去年12月曾被绑架关押在普宁看守所,直到今年2月才放回。

2009年9月,恶妇郭两娜向白塔派出所恶告,致使袁小兰及父亲袁奕成被绑架至今。

(五)利用特务迫害

2005年以来,揭阳市提出“情报主导维稳”。 2007年揭阳市公安局被省评为”610”工作先进单位。所谓“情报主导维稳”,就是实行全民监控、“特务统治”,“全面搜集”“深层次、内幕性、预警性情报信息”,“情报信息工作的重点,要放在隐蔽战线斗争”。重心之一是搞所谓“法轮功情报”,例如:

明慧网2005年9月27日曝光:揭阳“610”已派15名特务到外地培训,回来后冒充学员,妄图以“讲真相”等形式骗取本地学员的信任,意在套取资料的来源和资料点的情况,以达到破坏资料点和法轮功学员救度众生的目地。

明慧网2006年3月10日曝光:揭阳市“610”为查找资料点,从2002年起派便衣暗中非法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杨壮凯,采用无牌或非警牌小车、摩托车,分地段、接力式的非法跟踪,有时也采用背后拍照等见不得人的方式。在对杨壮凯非法监视跟踪一无所获的情况下,最近又把非法跟踪对像转移到法轮功学员林介珊上。

明慧网2006年9月19日曝光:近日,邪恶势力已在揭阳榕城收买100名退休的邪党党员,分布在榕城各个角落,企图对讲真相、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進行蹲坑、监视、跟踪。明慧网2007年6月29日曝光:揭阳邪恶势力已布置国安特务、治保会、闲杂人蹲坑、跟踪法轮功学员。

(六)仇恨灌输

迫害是全民性的。对法轮功的仇恨灌输覆盖了社会的各个方面。由于形势变化,中共的仇恨灌输由初期的铺天盖地转变为“偶尔露峥嵘”,但在中共党内、党政军系统、教育系统等却是紧抓不放,外松内紧。以下是揭阳当局仇恨灌输被曝光的几则案例。

2003年,揭阳市“610”编印了一本诽谤大法的书籍,并指使一些地方基层干部强制送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说是让学员先看这本书,然后再送去洗脑班。

2005年10月18日晚,在揭阳市榕城在望江广场放映诬陷大法电影《深渊――X教的本质》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揭阳日报》21日又对此做了报导,更加恶毒攻击、诬蔑法轮功。此次活动系揭阳当局利用“2005广东社会科学普及周”搞的所谓“反邪教影展”,广东全省也仅揭阳、河源、梅州、江门四市。

自2005年以来,中共为应对奇书《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引发的“三退”(退出中共、共青团、少先队)大潮,在党内大搞“保持先进性教育活动”(“保先”),活动的一项主要内容就是攻击法轮功。例如,揭阳海事局机关党支部在“保先”中组织全体党员观看《反对X教 警钟长鸣》(内部)学习资料片,并进行了表态式讨论。而揭东县的“保先”,更是与县“610”密切配合,抓好“七个一”开展反X 教警示教育。所谓“七个一”,即:一是开好一场动员会。二是参观一次“崇尚科学、关爱家庭、珍惜生命、反对X教”为主题的图片展。三是上好一场辅导课,县“610办公室”派出专人到各单位巡回做报告。四是观看一部《反对X 教,警钟长鸣》教育片。五是自学一本《共产党员要旗帜鲜明地反对X教》小册子和相关资料。六是开展一次讨论。七是撰写一篇心得。

(七)勒索钱财

在十年多的迫害中,揭阳全市学员被拘、被禁、被送洗脑班、被高额罚款、被恐吓,被敲诈勒索的次数之多无法统计。恶警们往往以抓人为借口和手段,向学员或学员家属要钱要物,暗肥私囊,而以榕城区各办事处最为疯狂。

如对于去北京上访的学员,不法人员勒索每人罚款3000元-10000元不等;对于被拘留、被关禁、被送洗脑班的学员,每天索要30元-50元的费用,被非法抓捕的学员往往要交上千甚至几千元,才肯放人;遭受类似迫害的学员有数千人次。不法人员还瞄准经济条件好的学员下手,经常以加重迫害或劳改或劳教为借口,敲诈勒索学员家属的钱物,如东山区学员林鹏辉一人,在过去的几年中被勒索的钱额累计超过一百万元,他本人被迫移居外地。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