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案卷:你来审判(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

目录
前言
第1章 善恶选择
 1、1万6千元一条命
 2、谁是骨干分子?
 3、1999年10月
 4、上访中失望
第2章 欺世谎言
 1、法律在说谎
 2、610
 3、用“恶魔”两字也无法道尽
 4、迫害升级
 5、玉林之痛
第3章 “转化”黑幕
 1、“仁至义尽的说服教育”
 2、洗脑班迫害
 3、张成军的“手术室”
 4、北海市戒毒所
 5、“连轴转”迫害
第4章 劳教与判刑
 1、数说劳教迫害
 2、蒙难在广西女所
 3、数说判刑迫害
第5章 谁在害怕?
 1、律法的抗争
第6章 惊心
 1、数说广西13年迫害
 2、祛病有神迹
 3、广西倍数
 4、报应
劝君还
附录

前言

感谢你阅读本报告,无论你从事什么工作,无论你的信仰是什么,你都是我们期待的法官,我们期待你对这份报告所陈述的迫害事实做出良心审判。

本调查报告汇总的主要是广西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事件,而全中国相关的、更严重的迫害事件,本报告并没有更多涉及。但是,发生在广西之外的那些迫害事件,尤其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四川、湖北等地,比广西的情况严重许多倍!

这些迫害事实被中共广西当局、以及中共中央当局刻意掩盖。更甚者,在当今中国,这些暴徒不仅逍遥法外,而且还因为施行迫害而升官发财。

纳粹的罪恶已经在世界人民面前完全曝光出来了,并在纽伦堡被历史审判,今天,中共犯下的罪恶依然被其严密掩盖着,封锁着,企图蒙混过关逃避历史审判。人类世界是有道德标准的,而不是以利益来交换。今天,我们将发生在广西的一些迫害事实曝光出来,期待你来审判!芸芸众生的良心审判,将改变世界!

第1章 善恶选择

1、1万6千元一条命

林铁梅是个女孩,1972年出生在博白县这个地方,后来考上北京医学院硕士研究生。但就这样一条美丽的生命却被中共活活虐杀了。对此,当局只给了家属1万6千元了事。

2002年10月1日,法轮功学员林铁梅因到北京上访而被博白县610人员直接押送广西女子劳教所劳教3年。林铁梅被投入广西女子劳教所教育大队,并立即被教育大队长梁素贞、副队长吕登云施行“严管”,包括把林铁梅手脚大字形地用手铐长期扣在床上,吃喝拉撒睡全在上面。面对惨无人道的迫害,林铁梅开始了持续三个多月100多天的绝食抗议。最后因长期灌食和粘胶封嘴,导致林铁梅口部溃烂。那些曾与林铁梅一起被中共当局劳教的同修回忆说,一次洗澡,看到林铁梅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身上大部份是被电击的青一块紫一块,仅剩五、六十斤。

2003年12月,劳教所认为林铁梅活不了了,便通知其家人拿3万多元来领人。可是,3万元对于林铁梅家属来说,一时之间,砸锅卖铁也筹不出这么多钱。没钱就不能放人。2004年新年,劳教所在劳教人员中放话出来说林铁梅保外就医了,而实际上却把她关在一间秘密屋子里,施行一种“与世隔绝”式迫害。这间屋子由几个“夹控”守着,外面不让人靠近半步。林铁梅在里面每天都被铐着,不许她睡觉,冬天就坐在木板上,也不给被子。因为长期被“与世隔绝”地铐着,她的手脚后来都变得僵硬不能行走,她的脸、手脚都完全浮肿,手铐深深陷进肉里,身体越来越差,随时都会死去。

2005年10月,经中共劳教所3年的“教育改造”之后,原来身材高挑、美丽健康的北京医学院硕士生,被迫害致无法行走、不成人样。但即使如此林铁梅依然坚信“真善忍”,于是,林铁梅还没走出劳教所,就被中共当局挟持到广西玉林市复退军人医院。

广西玉林市复退军人医院是一所地级精神病医院,时任院长叫温益雄,当时负责林铁梅的主治医师叫周雄,相关护士有梁展威、陈文兰、蒋北莲、闵家爱等。虽然当局刻意封锁消息,但林铁梅家人最后还是知道了原本应该释放的女儿被关在这家精神病院里。2005年11月25日,林铁梅家人到医院要求见人,遭到拒绝。2005年12月8日,林铁梅在医院被迫害致死,时年33岁。医院出具的死亡报告单称林铁梅“猝死”。

就这样,一条年轻美丽的生命被中共生生迫害死了。

事后,医院不敢面对记者的采访。家属无法接受,拒绝签字火化。博白县政法委、610办公室相关人员为了封堵林铁梅家人之口,多次上门利诱威胁。最后政府说“谁让你家林铁梅炼法轮功,死了算白死”,给了林家一万六千元安抚费了事。

一条生命一万六千元,这就是中共对生命的价值观!

因为炼了法轮功,林铁梅的死,不仅对于梁素贞、吕登云仕途没有丝毫影响,反而成为她们的“政绩”,甚至因为酷刑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效果突出,梁素贞后来还当上了广西女子劳教所副所长,吕登云则成为教育大队大队长。

难道只要有关法轮功,中共就可以任意而为、不讲法律、没有公义?难道只要炼了法轮功,中共就可以随意劳教、肆意虐杀而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甚至反而升迁?

不仅林铁梅,玉林地区、广西地区、全中国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案例。在林铁梅被迫害致死前,广西当地已经有3名法轮功学员在玉林这家退复军人医院死去。

南宁的何玲玲、梁碧燕,北海的张旭、陈晓,防城港的许志萍,河池的唐安妮,钦州的张靖曼……这些曾经与林铁梅一起被关在广西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修炼者,她们不仅见证了林铁梅在广西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的经过,而且她们本身也是被广西女子劳教所重点迫害的对象。

在本次调查中,我们从明慧网共整理出被中共广西当局迫害致死的广西地区30例法轮功学员死亡案例(有关这30位法轮功学员的基本情况,可查阅“附录1:广西13年迫害致死案例汇总”)。

'图1统计结果显示,广西30例死亡案例中,玉林最多,有11人被迫害致死,其次钦州、百色各5例,南宁4例,北海2例。林铁梅是玉林11例死亡案例中的其中1例。'
图1统计结果显示,广西30例死亡案例中,玉林最多,有11人被迫害致死,其次钦州、百色各5例,南宁4例,北海2例。林铁梅是玉林11例死亡案例中的其中1例。

'图2统计结果显示,在这些被迫害致死案例中,因为胁迫致死(如失去学法炼功环境、持续受到威胁而导致身心被摧残等)有9例,劳教致死7例,审讯致死5例、判刑致死和拘留致死各3例,洗脑班致死2例。'
图2统计结果显示,在这些被迫害致死案例中,因为胁迫致死(如失去学法炼功环境、持续受到威胁而导致身心被摧残等)有9例,劳教致死7例,审讯致死5例、判刑致死和拘留致死各3例,洗脑班致死2例。

这30例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的广西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之前,全都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身体健康,甚至因为修炼法轮功而把绝症都炼好的,但都在中共对法轮功文革式迫害之下去世。

张子强,男,柳州市人,1998年的时候28岁,被查出患了白血病,入住市人民医院,历经多方治疗,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重。最后被告知,就我国目前的技术水平和现有药物,已没有治愈的希望,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医院建议放弃治疗。1999年1月,张子强回到了家里,医生断言他最多能活一个月。当时的一位法轮功学员是张子强姐姐的同事,听说情况来到他家里,看着奄奄一息的张子强,这位学员给了他一本《转法轮》,告诉他也许大法能挽救他的生命。于是张子强认真学炼法轮功,一星期后,他能从床上坐起,一个月后,能下地走路,半年后,他已经是一个完全健康的人了。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没有了公开学法炼功的环境,再加上中共政治高压和舆论造假的胁迫,张子强不敢再修炼法轮功了。看着日益消沉的儿子,本不修炼的母亲多次催促,让他不要放弃,因为母亲非常明白,是法轮功救了他儿子。但很可惜,张子强在中共文革式迫害之下,没把母亲的劝导听进去。2000年9月,张子强因放弃修炼法轮功,白血病再次复发,三个月后不治而亡。

可以肯定,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张子强一定还活着,并快乐地炼着法轮功。象张子强这样,因法轮功而治好绝症,但迫于中共文革式迫害淫威而放弃修炼法轮功致死的不知道还有多少。

杨家业,男,钦州灵山县人,身高一米七六,1999年的时候32岁,曾患骨椎癌,多年卧床不能站立,1997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刚开始修炼时打坐都不能坐着,但经过一段时间修炼,完全恢复了健康,行动自如。1999年7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杨家业通过亲身体会知道,能把自己骨椎癌都炼好的法轮功决非一般的“气功”。

2008年6月30日,杨家业因在大街上播放法轮大法音乐,被灵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梁永深、教导员方道扬绑架,第二天直接劳教二年,送广西第一劳教所迫害,并于2008年11月18日被广西第一劳教所四大队直接迫害致死。当天,杨家业的哥哥和妹妹前往劳教所了解此事,劳教所及中共政法委有关人员给家属施加压力,并在家人未见到杨家业的遗体的情况下,逼迫家属签字同意马上火化,最后家属强烈要求下,才同意于19日上午见尸体,两天后火化。

又一条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挽救的生命就这样被中共迫害死了。

谁善谁恶,谁正谁邪,这不一清二楚了吗?

2、谁是骨干分子?

(1)

广西玉林制药厂也算是玉林市当地有名的大厂了,何爱萍只是这个厂的普通女职工,约40岁,既没钱也没权。但就是这样一位普通员工,却因为有一个“玉林地区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名份,在99年7月20日之后,忽然就成为玉林地区重点迫害对象,甚至在时任玉林市委书记、后调任云南省省长李纪恒的大脑中,何爱萍这个名字都是深刻的。

修炼法轮功除了可以为群众带来身体健康之外,更让何爱萍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宁静,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炼法轮功的商人逐渐抛弃了欺骗的手法而开始诚实经商,甚至黑帮成员、瘾君子、小偷也因为炼了法轮功而洗心革面,开始了新的生活。但是这一切,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却被中共打压、诬蔑诽谤、迫害,并由此在中国制造了无数的人间惨剧。

1999年7月19日,中共发出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随后,玉林市委按照中共中央的文件精神迅速组建了玉林市防范与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610领导小组),由市委副书记韦克义任组长,并设立玉林市610办公室,由时任宣传部长庞汉生任主任,玉林市公安局局长李宏任办公室副主任。

面对“文革”再现,面对这一个权倾玉林的610组织,何爱萍丈夫在害怕与亲情的焦灼中无奈选择了与何爱萍离婚。

何爱萍深知,法轮功的健身功效以及对道德的提升是铁打的事实,就自己认识的玉林铁路系统刘晓鑫和姚南凭两人就是活生生例子。刘晓鑫是玉林铁路系统的职工,40多岁,她在修炼法轮功前身患重疾不能自理,曾在玉林骨科医院治疗,医生说她骨头烂了,做了大手术,修补骨头,背脊缝了36针,住了几个月医院回到家都翻不了身,办了残疾证。1998年玉林铁路俱乐部有了法轮功炼功点,刘晓鑫于是开始了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便可以自理。姚南凭是玉林铁路火车站职工,40多岁,患癌症而被医院判了死刑,正在痛苦等死的时候遇到了法轮功,炼法轮功后,药也不吃了,癌症不治而愈。

1999年9月底,何爱萍避开了玉林当局对她的监视,北上北京上访,然后被抓捕,接着被单位开除,房子也被没收,并于2000年被玉林市当局判刑3年。

2002年10月28日,在玉林市第二届人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时任玉林市检察院代检察长韦国权在报告中说:“批捕”了玉林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何爱萍、副站长卢鼎业、曾盛芳等24人,其中7件17人已起诉到法院,14人被判处有期徒刑……

“韦国权报告”提到的曾盛芳的情况在明慧网上有记录。据明慧网记载,曾盛芳在此之前于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玉林当局从北京抓回后拘留,后因曾盛芳坚持修炼法轮功,并公开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于2001年再次被抓,关在北流看守所,后被玉林中级法院判刑7年。

我们通过明慧网记录到的迫害资料还找到了“韦国权报告”14位中的另一位黎开田。黎开田,广西玉林市兴业县人,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中共中央迫害法轮功后,黎开田因公开向世人散发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传单而于2001年被玉林市兴业县公安局抓捕,关押在玉林市第二看守所,后被兴业县法院判刑4年,押送广西黎塘监狱迫害。黎开田在黎塘监狱被关押期间,因拒绝“转化”、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黎塘监狱第十二监区狱警蒙文戈、丁进、梁本才等人用电棍长时间电击身体,直至晕死过去。2005年1月,黎开田被释放回家。

除了曾盛芳、黎开田两人,韦国权报告所提14例中的其他被判刑者,因为中共当局的消息封锁,直至目前我们在明慧网公开资料中也找不到。

2002年底,刚从监狱出来没多久的何爱萍因向人民群众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而直接被玉林公安局劳教2年。2005年12月,从劳教所出来不久的何爱萍因继续向人民群众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又被抓捕,并因此于2007年被玉林市玉州区法院判有期徒刑9年,现在还关押在广西女子监狱。还原事实真相的合理上访和讲真相是中共最害怕的。

(2)

关海滨,祖籍柳州市,是南宁市国家税务局干部,原广西自治区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副站长,1999年720期间被当地安全部门控制后,关海滨受到胁迫,要求其上电视表态与法轮功决裂。一条路是与党保持一致,一条路是坚持真相良心!

1999年9月,关海滨冲破各种阻力到北京上访,并因此被广西当局判刑5年,关押在广西黎塘监狱,2005年释放,并被南宁市国税局无理开除。2007年6月27日下午,在时任广西自治区610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张振贤授意下,关海滨与妻子徐秀琛在玉林市容县桂南路街中街饭店吃饭时,被广西自治区国家安全局绑架,经过一轮审讯后没发现什么证据,只好将关海滨夫妇释放。8月29日早上,当关海滨在南宁市找工作走到南宁市望州路时,被跟踪至此的南宁兴宁派出所和南宁国保便衣警察绑架到玉林市玉州区第二看守所。

2007年12月13日,玉林市玉洲区法院刑事法庭开庭审判关海滨,主审法官为覃健,由玉洲区检察院检察官陈华宣读诉讼书,以2005年有人指控关海滨参与法轮功资料点的建设和技术指导为由,一审判关海滨8年刑。为了将关海滨送进监狱,2年前的“莫须有”指控也只好拿出来了。

8年,对于广西自治区610办公室主任张振贤、对于广西当权者来说,在这8年里,大可以放心地不会再看到“顽固的广西自治区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关海滨在大街上出现了。至此,中共眼中所有的“骨干分子”都已经被解决了,没了“骨干分子”的法轮功群众是否也随着消失?

3、1999年10月

但实质上,法轮功根本就没有组织,法轮功修炼者眼中也根本没“骨干分子”。每一位法轮功修炼者是修还是不修,上访还是不上访,如何讲真相,完全都是个人在选择。1999年10月,仅在广西地区,我们通过明慧网就整理到36例在这段时间到北京上访的广西法轮功学员案例。

1999年10月,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这些上访案例中,分布在各行各业各年龄段,年龄最小12岁,最大80多岁。也有人在10月这一个月内两次到北京上访的,例如玉林市的姚南凭与陈敏清,在1999年10月初北京上访一次,10月底又再次到北京上访。

对于龙启凤一家来说,法轮功是真真切切的救命福音,玉林市铁路系统炼法轮功把癌症炼好的就是他们家的姚南凭。就凭着这个救命福音,无需谁来动员,本着一颗向善之心,1999年10月,已经79岁的龙启凤,与50多岁的儿子姚武生,50多岁的女儿姚湖萍、40多岁的姚南凭,一家四口纷纷到北京上访。

龙启凤大儿子姚武生在1999年720后连续两次到北京上访,两次被劳教,被中共当局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龙启凤大女儿姚湖萍于1999年10月初到北京上访,12月底二次进京上访。2000年年底被桂平派出所关押在桂平戒毒所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后转玉林第二看守所,后押送广西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三年劳教期满又被延期,延期到期后又被其户口所在地武汉武昌白沙洲派出所从广西女子劳教所直接押送武昌杨园洗脑班洗脑迫害四个多月。

2008年2月10日晚十点多,姚湖萍与玉林铁路职工刘晓鑫联袂在玉林柴油机厂发放《九评共产党》资料和张贴真相不干胶,被玉柴保安举报,遭环南派出所抓捕,后刘晓鑫一个月后被中共当局送广西女子劳教所劳教1年。姚湖萍因证据不足虽被放回,但却遭警察何报宇等人胁迫,要她“转化”,否则判刑。为了躲避迫害,姚湖萍只好带着88岁的老母亲龙启凤于2008年2月底离家出走,至今不知所终。

对于炼法轮功炼好癌症的姚南凭来说,是法轮功给了她第二次生命,这是千真万确的。1999年10月初姚南凭到北京上访,被拘留十五天;10月底,姚南凭和母亲龙启凤一起又去北京上访,被玉林看守所关押数月,回来后即被单位开除。2001年,姚南凭被劳教两年,2003年刚从劳教所回来又被劳教三年。2006年5月,刚从劳教所回来的姚南萍到原单位玉林铁路货房给同事张建雄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遭张建雄举报,致姚南萍被南宁铁路法院判有期徒刑五年,押送广西女子监狱迫害。

纷纷而上访,何止龙启凤一家。玉林李小梅家、北海裴业明家、百色廖春形家,这些家庭因为都是全家多人炼法轮功,于是就全家多人一起到北京上访。这些上访家庭,无不因为全家多人修炼法轮功而家庭和睦幸福美满,但都因为中共1999年7月开始的迫害,而历尽坎坷,甚至家破人亡。

'图3结果显示,99年10月左右到北京上访的广西法轮功学员中,属于“家庭上访”(也就是一家有好几口同时去上访的)占53%。这些家庭因为都是全家多人炼法轮功,于是就全家多人一起到北京上访。'
图3结果显示,99年10月左右到北京上访的广西法轮功学员中,属于“家庭上访”(也就是一家有好几口同时去上访的)占53%。这些家庭因为都是全家多人炼法轮功,于是就全家多人一起到北京上访。

4、上访中失望

从1999年7月至今,13年迫害,具体在广西地区共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曾经上访过,直到今天,这个真相依然被中共严密封锁着。所幸有一些案例已经通过明慧网在国际社会上曝光出来,我们从中整理到了105例广西地区法轮功学员的上访案例。

'图4统计结果表明,在这些上访案例中,92%都是到北京上访的。'
图4统计结果表明,在这些上访案例中,92%都是到北京上访的。

'图5统计结果表明,迫害13年来,广西地区除贵港、来宾、贺州、梧州外,其它10个地区都被记录到有法轮功学员上访。其中,北海地区最多,占40%,其次玉林,占27%,南宁15%。'
图5统计结果表明,迫害13年来,广西地区除贵港、来宾、贺州、梧州外,其它10个地区都被记录到有法轮功学员上访。其中,北海地区最多,占40%,其次玉林,占27%,南宁15%。

'图6结果显示,属于“个人上访”占57%,“家庭上访”占43%。'
图6结果显示,属于“个人上访”占57%,“家庭上访”占43%。

'图7结果显示,“个人上访”数量在1999年低于“家庭上访”数量,但到2000年,“个人上访”则大幅上升,说明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正在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基于个人意愿,以个人行为的方式投入到善意讲真相、揭露中共迫害谎言的洪流中。'
图7结果显示,“个人上访”数量在1999年低于“家庭上访”数量,但到2000年,“个人上访”则大幅上升,说明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正在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基于个人意愿,以个人行为的方式投入到善意讲真相、揭露中共迫害谎言的洪流中。

'图8结果显示,参加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来自于各行各业各工种,有国家干部、企业干部,也有个体户,有普通职工、退休工人还有农民,有学生也有高校老师和中小学老师,也有艺术家、技术员/工程师,甚至还有警察,可以说是各行各业各工种都有人到北京上访。这说明中共迫害的不是一小部份人,不是某个特定行业,而是所有行业、整个社会。'
图8结果显示,参加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来自于各行各业各工种,有国家干部、企业干部,也有个体户,有普通职工、退休工人还有农民,有学生也有高校老师和中小学老师,也有艺术家、技术员/工程师,甚至还有警察,可以说是各行各业各工种都有人到北京上访。这说明中共迫害的不是一小部份人,不是某个特定行业,而是所有行业、整个社会。

但是,来自于各行各业各工种的法轮功学员善意上访并没能唤醒当权者的良心,反而被当权者视为对“党”权威的挑衅,从而对上访者施以各种剥夺人身自由的处罚,甚至精神洗脑。

'图9统计结果表明,上访的广西法轮功学员中,有57%受到拘留处罚,25%受到劳教处罚,8%遭到非法审讯,6%被中共当局胁迫,4%被判刑,1%被洗脑班迫害。'
图9统计结果表明,上访的广西法轮功学员中,有57%受到拘留处罚,25%受到劳教处罚,8%遭到非法审讯,6%被中共当局胁迫,4%被判刑,1%被洗脑班迫害。

本报告中,“胁迫”指中共当局相关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对其采用抄家、或者经常上门对其进行洗脑班、劳教、判刑威胁,以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的目的,也就是说,本报告所述“胁迫”指除拘留、劳教、判刑、洗脑班迫害这些强制手段之外的其它手段,例如抄家、恐吓等。

“拘留”指中共当局通过行政拘留或者刑事拘留的方式将法轮功学员强制关押在看守所,然后释放,以图达到迫使其放弃修炼法轮功的目的。也就是说,本报告所述这种“拘留”不同于刑事诉讼程序中的“拘留”。

“非法审讯”指由警察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拘留所或者其它限制人身自由的地方进行审讯,一般时间不超过3天,然后释放,以达到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的目的,并不属于司法流程规定的“审讯”环节。

“洗脑班迫害”是中共为了让法轮功修炼者放弃法轮功而特别制造出来的一种全新的国家暴力手段,它不用经过审讯、拘留、劳教、或者判刑等法定程序,便可以随时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权利,直接将法轮功学员强制关押在任何地方,例如宾馆、学校、废弃军用基地、戒毒所等等,然后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向法轮功学员灌输诬蔑法轮功内容的文字与音像资料,外加各种酷刑迫害手段,以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写下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

'图10统计结果表明,因为上访而被拘留的法轮功学员中,受到一个月拘留迫害的案例最多,占47%,其次是拘留15天(半个月),占17%。'
图10统计结果表明,因为上访而被拘留的法轮功学员中,受到一个月拘留迫害的案例最多,占47%,其次是拘留15天(半个月),占17%。

'图11统计结果表明,在因上访而被劳教的案例中,被处以一年至两年劳教的案例最多,共19例,占73%。'
图11统计结果表明,在因上访而被劳教的案例中,被处以一年至两年劳教的案例最多,共19例,占73%。

因为上访受到国家司法机关处罚,从胁迫、审讯、劳教到判刑。但这还不是事情的结束,有相当部份法轮功学员还要受单位处罚,包括开除公职、剥夺受教育机会、经济勒索等等。

'图12统计结果表明,因为上访而受到单位开除公职处罚的案例最多,占50%。'
图12统计结果表明,因为上访而受到单位开除公职处罚的案例最多,占50%。

黄焯桃,男,广西北海外贸冷库机工,妻子梁俊健,儿子黄育龙,全家修炼法轮功,住单位宿舍。2000年2月,黄焯桃一家三口到北京上访,结果全家被关进看守所拘留1个月。黄育龙那年才17岁,公安局因此海勒索学校5千元,学校又向家长要1千元,并强制黄育龙停学。3月14日,黄焯桃一家三口刚从看守所回家不久,家中水管和电线就被单位书记梁昌一、厂长林增钦截断,使得黄焯桃家停电、停水。黄焯桃在后来回忆此事时说道:“15时30分,单位书记梁昌一、厂长林增钦拿钢锯、胶钳,带十多个干部锯断我家水管,剪断电线,使我家停电、停水、停工,单位工不得干,私人工不得干,一年多不发一分生活费。当我到外面做私人工,单位书记梁昌一还开小车到我做工的私人老板处施加压力,老板又停了我的工后,迫使我长期处于失业状态,失去生活来源。”

黄圆然是广西南宁民族师范学院美术教师,1999年10月份进京上访后,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专门下发红头文件将她开除。单位领导为了收回分给黄圆然的住房,实行了断电,并在电表上打上封条。当黄圆然搬家离开校园时,单位领导又不允许黄圆然户口留下,强行扣了2千多元作为逼迫她迁走户口的“押金”,并且通知辖区派出所警察前来接管黄圆然。就这样,黄圆然坐着警车离开了曾经工作过的美丽校园。

一方面不仅受到国家暴力机器的强制惩罚,另一方面还要受到单位的最严厉处理,为什么要赶尽杀绝?法轮功学员的善意上访却被中共当局认为是对其政权的公然对抗,并惨遭种种惨无人道的恶意迫害。

杨珍,女,钦州灵山县人,1999年怀有身孕,因到北京上访而被关在钦州市灵山县看守所,并被中共当局强行打掉胎儿,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即被押送广西第一劳教所女子大队(广西女子劳教所前身)劳教。被强行打掉胎儿的杨珍到劳教所后,下身大量出血,极度虚弱,可劳教所仍然不放人,也不给她应有的医疗和休息,一定要她违心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才答应给她一些改善,最后拖了半年多才将杨珍放回家休养。

2000年7月,百色市右江区医院已怀3个月身孕的药剂师陆秋习,因在百色中山桥头广场炼功,被关押在百色市拘留所。虽然是孕妇,但警察却从未把她当成是孕妇,每天半夜“提审”她,不让她休息,且趁百色半夜天气较冷的气候,居然给陆秋习吹冷空调。就这样连续“提审”陆秋习约10天后,致使陆秋习在看守所流产。但即使如此,中共当局非但不放人,还指示拘留所不让其去医院,并将陆秋习转为刑事拘留,继续延长关押,直到2001年4月,判陆秋习劳教2年。

迫害怀有身孕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并想出各种法子下手把胎儿强行打掉,即使用“恶魔”两字也无法道尽其罪恶!

除了因为上访而遭受到迫害之外,还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虽然没有上访,但因为他们坚持信仰,同样遭受到中共各种残酷迫害。从1999年7月20日到2001年这短短两年多时间里,我们就从明慧网找到535例广西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其中因为上访而被迫害有105例,其它430例都是因为拒绝向当地政府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而遭受各种迫害,占所有迫害案例的80%。

'图13统计结果显示,在这430例拒绝放弃信仰而被迫害的案例中,50%217名法轮功学员因此被劳教,12%53名法轮功学员因此遭受洗脑班洗脑迫害,9%37名法轮功学员因此被判刑。'
图13统计结果显示,在这430例拒绝放弃信仰而被迫害的案例中,217名(50%)法轮功学员因此被劳教,53(12%)名法轮功学员因此遭受洗脑班洗脑迫害,37名(9%)法轮功学员因此被判刑。

实际上在这段时间被广西劳教所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到底有多少?根据明慧网2004年7月6日发表的《(广西劳教所)非法关押上千人次,大法弟子集体反迫害》一文估计,从2000年到2003年这几年间,被关押在广西第一劳教所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就超过一千人次,而实际上,被劳教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更多。就这个数字,已经可以让广西当局建造一所专门关押这些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事实也确实如此,2001年,因为被劳教的法轮功人员太多,于是广西当局从原来广西第一劳教所分出了广西女子劳教所,里面有几个大队就是专门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的。

一个个铁的迫害事实,无不让怀着善意上访的众多法轮功学员为之心寒,也让民众从中看清了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在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上的态度。于是,法轮功学员们开始向民众曝光中共迫害事实,讲真相。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