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对香港同修的感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一个新弟子。在最近同修交流文章中了解到香港同修半年来被邪恶干扰的事,很难过,因为我的得法和香港同修的讲真相是分不开的。我想把我得法的经过和香港的同修交流一下,也表达我对香港同修的感激。

第一次去香港的时候就看到法轮大法的真相点,当时我还是一个被邪恶欺骗的常人,很震惊,虽然没有接触到真相,但至少了解了法轮功在中国大陆以外是自由的。接下去的几年,每次去香港都能看到大法的真相点,思想中逐渐对法轮功不排斥了。有一次看到大幅的真相海报上写着“一亿人三退(党,团,队)”,当时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这么多人是怎么退的?又过了一年,在真相海报上看到一句“爱国不等于爱党”,当时心里深深赞同这句话,可不就是这样么!就是这一念的产生,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才能够在八个月后得法。从第一次在香港看到大法真相点,到得法,前后一共三年时间,去香港八次。我无法想象在这三年中师父为我做了多少安排,才让我这个在地狱中挣扎的人终于得到救度。如果没有香港的大法弟子常年坚持在大街上挂横幅和海报,派发真相报纸,师父安排我得法可能会更困难。感谢师父的救度,感谢香港的同修们!

因为我自身的因素和周围环境的因素,至今都是一个人独自修,偶尔可以和一位同修在邮件中交流体会,直接面对面接触过的大法弟子就只有香港的几位同修。在我的心中,香港同修的形像就是大法弟子的形像。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对我这个刚得法的学员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有一次我帮助一位香港同修派发真相报纸,她派发报纸的时候,那些常人都绕开她走,她就探身把手伸的很远去递报纸给他们。有的同修一只手拿着中文版的真相报纸,另一只手拿着英文版的真相报纸,只要有人拿走,他们就弯腰去拿一份新的继续发,如果外国人要拿中文版的真相报纸,他们是不给的,这些报纸都是用来救命的,也是大法的宝贵资源。在香港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他们看上去都是很普通的人,可是那种慈悲祥和的场与周围的常人是不同的,这是我作为一个新弟子感受到的。

香港的同修不但对我这样的新弟子来说代表了大法弟子的形像,对常人也代表了法轮功的形像。其实在派发报纸的时候,我观察到的是:大约每四十个左右的人中有二十人会伸手接过报纸,这二十个人中大概有一到两个人是很认真的接过报纸读的。而那些绕开走的人,当同修探身去递报纸时,大部份都会伸手接过去。对许多大陆的常人来说,香港是一个所谓物质天堂,香港社会中的任何一样事物对他们来说接受起来都不那么困难,有的甚至想多多了解,所以给他们报纸时他们会认真的阅读。当我还未得法时,第一次去香港的时候是很兴奋的,尽管那时不明白真相,但回来还是和身边的人说:“香港真是一个开放的社会环境,我看到了很多人宣传法轮功。”在无知的情况下,一个常人就把法轮功在大陆以外的情况带回去了,至少说明除了大陆,法轮功在其他地区都是被允许的,连在中国特别行政区都是允许的。

香港同修的讲真相对于大陆的众生真的是非常重要!除了救度众生外,师父还会安排象我这样的有缘人不断看到真相点,让有缘人得法。如果香港的同修在派发报纸的过程中能更积极一些,救人的效果会不会更好一些呢?曾经当我看到“一亿人三退(党,团,队)”产生疑问时,如果当时有一个大法弟子走过来问我:“请问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我很可能就回答:“我想知道。”那么也许我就顺利三退了。当我看到“爱国不等于爱党”这句话产生赞同的想法时,如果有大法弟子过来告诉我:“你知道吗,在香港法轮功是自由的,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是被允许的,只有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这是一个多么反常的现象!”也许我就会提出一些疑问,最后我就了解了法轮功,说不定提早得法。众生明白的一面急切的盼望着大法弟子的救度。

我悟到:就是因为香港地区的讲真相对于大陆的众生来讲是那么重要,所以邪恶才会想方设法的干扰。香港同修们更应该象一个整体一样,不让邪恶钻空子。可是我曾经看到有的香港同修讲话时有高人一等的态度,甚至有命令式的语气对待别的同修。学法深入以后才知道,这是师父让同修暴露出人心,从而修去。可是邪恶就是钻这些有漏的地方从而干扰同修讲真相救人。

香港同修们,作为一个曾经和现在受益于你们的同修,我感激你们!是你们这样每年、每天风雨无阻的坚持讲真相,为师父安排象我这样的有缘人得法提供了方便。一幅幅真相海报,消除了一个被邪恶欺骗的人思想中对大法的误解,進而得法。你们所做的事情产生的效果,真的比我们能够想象到的要大的多啊!

谢谢你们!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