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呼兰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设有一个集训队,是黑龙江省为数不多的设有所谓“集训队”的几所监狱之一。黑龙江省许多地区被判刑的人都要在呼兰监狱先“集训”三个月,然后再分往各地监狱。在哈尔滨市以外的地区被绑架及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劫持到呼兰监狱集训迫害,关押人员必须劳动并遭打骂种种迫害,以编小车坐垫为主,还有挑牙签等劳动。

呼兰监狱集训队对关押人员的迫害极其邪恶,用丧失人性,惨无人道来形容也不为过,这里如同人间地狱一般,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在这里呆过的人一辈子都忘不掉,想起来议论这个黑窝都痛斥骂这里的警察、杂工,如魔鬼毫无人性、变态扭曲、心狠手毒。

一、恶劣的生活环境

在呼兰监狱集训队关押的人员,初来时都被连续罚站几天,少则三天,或者更多,年轻人最后都站得腰腿酸疼,上年纪的更坚持不住,有病的、倒地的,时有发生。从各地看守所刚转到这里的人,体质都非常弱、营养不良、长期坐着导致体质差、体能低,而监狱全然不考虑。

睡的床铺正常能容纳三人,都要睡五、六甚至七人(七人以上时就一颠一倒)最多时睡九人,人只能立肩睡姿,非常拥挤,如有上厕所的,回来时位置就没了。花钱拉关系、走后门的能睡4人铺、再多花钱,能睡杂工单人铺。这里被褥都是十几年的旧行李,非常脏,露棉花,又薄又湿。因为人多出汗不及时晒,直接铺在木板铺上,尤其到了秋冬时节格外凉。在中国大陆几乎都灭绝的虱子在这里到处可见,主要藏在被褥中,然后再爬窜到每一个关押人的衣服内,繁殖快,永远也抓不净,甚至警察的行李中都爬上了虱子,劳动车间的绳线上、坐垫上都是。咬的人每晚半夜起来抓。一种叫疥的疾病也都通过虱子传播,破坏人的皮肤和生殖器,让人奇痒,非常恐怖。来到呼兰监狱时很健康,身上无疥的人,三个月离开时最严重的有90%以上的人都染上了疥病,有的人处于潜伏状态,到三个月分到各监区、各监狱后才复发疥病。人人痛骂呼兰监狱集训队,指责那里是人间地狱,关押人员分到新的监狱,身上穿的衣服只能烧掉了,不然会传染给其他人。

每天上厕所都是定点的,早晨四点半起床,早饭后、中午饭后、下午三点、晚七点收工后,几次钟点。最不讲人性的是有人大便时,两、三分钟就撵人出来,慢的骂,再慢伸手就打。有的坏肚子的单独大便也不让,拉裤子的现象时常出现。大便时给一张小条报纸或小小的一块手纸用。擦不干净有的只有偷偷用水洗,被发现也要挨骂,也不让用水洗手。可想而知这种环境多么恶劣。关押人员之间任何场合不让说话,轻者挨骂重者遭体罚挨打。穿的衣服脏的无法及时换洗。有的牙具被偷,长时间不能刷牙,牙齿损伤很重,掉牙的人很多。

吃饭也是只有三、四分钟时间,就开始吵骂。往下撵回工作台。有的稍有不满那些管理的犯人组长便遭到一阵毒打。三个月集训下来从身体都伤害的很大。法轮功学员被殴打被超期关押半年、一年、两年的都有。其身体伤害程度更可想而知。劳动之余回监舍后都是坐在木板铺上,无论春夏秋冬都是如此。有的人屁股坐坏了、坐烂了、生疮化脓的随处可见。人多空气不好,衣物长时间得不到清洗,室内空气味道可想而知,冷天也得开窗通风,有的人冻的受不住关窗也要挨骂。

二、奴役劳动

监狱的关押人员每天四点半就得起床,方便后再坐等至六点下车间。早饭是喝点稀粥,一天的奴工就开始了,除了吃饭上厕所的时间外,中午不给休息时间,到晚上7点多收工,一天工作十二小时,人显的极其疲劳。每天的产量能编六、七十套坐垫,加工费每套约一百元,完不成劳动额的人员,在车间受罚挨骂、被打。从上工作台开始每人的产量定额逐天增加,从第一天的三十公分到后来的一百三十公分左右,若减产了也要挨骂、挨打。

那些犯人管理者可以随便打人,都是警察默许的,打人有“许可证”的,用那种编垫子的线筋做的鞭子打人。有的人背后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血道子向外渗血。象中共宣传的恶霸一样。其中有个叫周河和冯万涛两个组长最能打人,靠打人施压维持每个组的产量,若想不挨打,只好拼命的编。有的关押人员产量上不去,遭体罚后不满的警察也会助阵叫到办公室打嘴巴子,或用电棍击,反抗的干脆用手铐子把手脚镣在床上,除了吃饭,上厕所之外其余时间全都铐在床上,少则三天多则七天、十天,痛苦不堪,直到承认错误为止。来自天津的两个贩毒人员付车辉、宋凯及一个李怀风的都被这种酷刑体罚过。

劳动态度不好的人,有的干脆被罚站,长时间站着,那种疲劳滋味也可想而知,比干活还难受。

在车间吃饭时间很短,不等吃完就被赶到工作台上开始干活,慢了要挨骂。互相之间有说话的被抓到典型,要挨打体罚。

三、法轮功学员遭更加残忍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到集训队时,其迫害程度更超出想象,来的第一天就逼迫穿带严管字样的马甲,前后安排两个包夹人员,警察指使犯人管理者逼迫照抄、写悔过书之类的不炼功保证,而且说写了给宽松,让炼功,大部份人都被打过,轻伤、重伤、甚至伤残的都有,身上、腿上、腰部青紫,有的鲜红,长时间走路、上厕所都困难,有一个大学生都被犯人打残了。还有的长期不让下队达半年以上。如肇东的窦长营,被关押一年半;阿城的郭刚达八个月,还有叫朱云鹏的关押一年;还有不知名的被非法关押两年,严重的违法,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之外的更严重的迫害。那种环境下人的体质在三个月已极度下降。

集训队主要负责人:大队长史国清(前任:张凤良)、指导员李友、副队长王猛。犯人管理者:如孙祥龙、赵立国、谭晓波等人都是打法轮功学员的凶手,打嘴巴,拳打脚踢、拧胳膊、踢腿、踹腰等手段打人,狠招无所不用,还有的用烟头烫脑门,用牙签扎手指甲盖里面,其恶毒程度令人发指。无论是犯人还是警察都是扭曲、变态的人格,他们毫无人性与良知,毫无善念、不讲道德、道理,完全都是邪恶的暴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