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张家口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综合报道)二零一二年,中共邪党在河北张家口市继续利用国家机器,采用多种形式、流氓恶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极为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在中共邪党“两会”、邪党十八大、所谓的敏感日期间,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抄家、绑架、拘留、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绑架迫害案例更是不断发生,中共完全无视法律,更没有丝毫人权而言,以诬赖、流氓加恶棍的手段和嘴脸对待秉持“真善忍”信念、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

根据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公布的信息统计,从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张家口市被绑架法轮功学员达六十三人,被非法劳教四人,被非法判刑一人。这些数据仅仅是真实发生的一部份,但足以说明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和极为残暴、无耻的流氓特性。

被绑架共六十三人

张家口市区(桥西区、桥东区、高新区)十八人,下花园区一人,宣化区三人,阳原县二人,蔚县七人,赤城县四人,怀安县九人,涿鹿县十五人,怀来县二人,沽源县二人。

被非法劳教四人

高新区一人,宣化区二人,涿鹿县一人。

被非法判刑一人

宣化区一人。

邪恶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胁迫、指挥、利用公检法邪党的一切强制工具和各级政府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

一、骚扰、恐吓、跟踪、抄家,上门非法要、抢、抄身份证,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二月,张北县邪党政府、公安系统直接操纵乡、村委、街道、派出所人员以开两会为由,用电话或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

二月,康保县屯垦林场恶人骚扰法轮功学员。康保县屯垦林场厂长闫孝林、会计吴占海,继二零零八年配合屯垦派出所对当时修炼法轮大法的林场工人曹凤桃、吕爱明迫害之后,不断骚扰修炼大法的本场职工,要求在厂部的法轮功学员每天上午八点向场部报到,并且不让去北京,也禁止到其它地方;对于目前在外地打工的本场修炼大法的职工,也不断的骚扰,甚至带着一些雇佣的社会闲散人员冒充公安,采用蹲坑守候、上门骚扰的方式胁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虽通过各种方式多次向他们讲真相,但二人拒听真相,伪善而丑恶,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有恃无恐!

五月十四日晚上七点多钟,蔚县白草乡派出所恶警闯进法轮功学员任继荣(音)家,翻箱倒柜进行抄家抢劫,抢走一台电脑、若干套卫星接收设备及其安装工具等物品。

八月十三日早晨五点多,涿鹿县栾庄乡派出所所长芦学文、副所长张海青,五堡乡指导员等五人,闯入五堡村胥启娥家中,强行要带她到公安局、或五堡乡、栾庄乡派出所都行,诱骗她上警车。她看破了邪党恶警的伎俩,没跟他们走。

二零一二年九月,下花园区煤矿社区中共人员以开“十八大”为由,骚扰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说写了以后从网上删除名字,不再找后账。如不签,以不让孩子提干、当兵、上大学威胁。

从十月二十五日开始,赤城县政法委、公安及乡、村邪党人员分别对样田乡的柳林屯村、郭家屯村、双山寨村、样田村的多名法轮功学员上门骚扰,强行抄收“电视接收锅”。二十六日上午,恶徒闯到郭家屯村胡志忠家,把整套接收器材都抄走,并顺手拿走了放在柜子上的大法书与小音箱,随后又到柳林屯村把法轮功学员冯立新、刘富家的接收锅和大法书抄走,并还抄走了法轮功学员尤太满的几本书。

从十月下旬开始,张家口市区(桥西区、桥东区)的法轮功学员频遭恶人、恶警骚扰,尤其是十月二十九日至十一月一日,中共张家口市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街道居委、办事处人员闯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上门非法搜抄身份证,以保恶党“十八大”为借口,不许法轮功学员自由外出。

十月二十九日,桥西区新华街派出所,堡子里派出所、办事处等单位人员闯到该区法轮功学员家中搜、抢身份证。

二、强行撬开家里的防盗门、抄家、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

从明慧网已揭露的事实看,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极为残酷、泯灭人性的,完全是一副无耻又无赖的流氓嘴脸。

一月六日,蔚县法轮功学员苏金娥、张恩花在集市上讲真相时被绑架。

二月十七日,约七、八个警察骗开张家口市长青路原地委家属院刘建军的家门,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了刘建军及王凤义、高玉琴、杨桂琴等至少五位法轮功学员。警察在室内到处乱翻,抢走了刘建军家中的大法书籍、打印机、笔记本电脑、四万元现金及其它物品。

二月二十四日下午,高新区二台子法轮功学员武俊桃,被姚家坊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恶警抢劫走电脑和大法书、师父法像,还有手机及女儿的手机。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河北省唐山市、石家庄市、沧州市、泊头市、宣化区县等地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中共警察绑架。宣化区县贾家营元台子村的法轮功学员高岩晨夫妇也被绑架。当日早晨四点,张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区县公安局和贾家营派出所恶警闯入高岩晨家非法抄家,抢走家里孩子上学查资料用的电脑一台、手机三部、大法书籍等个人财物。

二月二十六日上午,涿鹿县八名法轮功学员在赵家蓬大庙村附近讲大法真相,被人诬告,后被千树底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到千树底派出所,并扣押汽车。当日下午,除一法轮功学员走脱外,另外七人被县“六一零”和武家沟派出所不法人员劫走。

三月七日,三名女法轮功学员在河北张家口帝达购物广场附近被胜利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绑架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未报姓名。

法轮功学员张凤玲,丈夫早逝,为了生活,在河北省张家口下花园区鹿鸣首座小区一人家当保姆。三月七日上午,来了两位以查户口为借口,进了张凤玲的房间,十分钟左右,又来了七、八个男的,将张凤玲强行绑架至下花园派出所迫害。

三月十四日十时许,法轮功学员王桂琴在蔚县暖泉讲真相救人时,被暖泉镇六一零恶人绑架。之后又抄了王桂琴母亲的家。下午三时恶人们又到县城抄了王桂琴的家,抄走了大法书等物品。

三月二十四日,高新区姚家庄镇西榆林村法轮功学员王秀梅给宣化区县大仓盖镇镇长讲真相时被该镇长诬告,双庙乡派出所恶警绑架了王秀梅,随后又进行非法抄家。

河北省怀来县瑞云观乡法轮功学员王兴海,四十多岁,四月十五日上午去横岭修电视,被人恶告,遭大山口乡和东花园派出所绑架。

五月二十八日下午,一法轮功学员在发真相资料是被人构陷,被张家口胜利路派出所警察绑架。

六月二十五日上午,赤城县法轮功学员季淑君、杨淑娥在后城镇讲真相救人,被人恶告,遭到当地派出所的绑架,并对杨淑娥家进行非法抄家,当天送到了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二十六日一早又被非法送到张家口市拘留所关押迫害。

七月二十六日早八点左右,刚走出家门的沽源县法轮功学员胡海莲被早已等候在门外的国保大队长陈占友和警察李阳推入警车带到公安局。随后陈占友和李阳又开车到刘世英家,以“到公安局谈谈话一会儿就回来”的谎话,把刘世英骗到了公安局。把胡海莲、刘世英非法劫持到了张家口市。胡海莲因体检不合格当晚被送回,刘世英仍被非法关押迫害。

九月十日下午,桥西区法轮功学员秦月林在桥西区光中路被南营坊派出所恶警绑架。

九月二十八日下午,河北省张家口市阳原县高墙乡村干部六七人闯入高墙乡法轮功学员孙玉明家,逼迫写“不炼功保证书”,孙玉明不写,村干部就把他强行绑架到张家口洗脑班(戒毒所)迫害。同天下午还绑架了化稍营镇法轮功学员李改玲。

十月六日上午,蔚县法轮功学员袁金峰,沈美兰到南留庄镇讲真相,被恶警绑架抄家。同日晚八点多钟,李桂林,姓丁,被坏人举报,在家中被恶警绑架。

十月二十五日晚,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法轮功学员杨占梅,女,四十多岁,被张家口市中共恶人绑架。

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到晚上,赤城县法轮功学员刘富、刘俊先后被绑架到样田乡政府,二十七日上午,又被劫持到县公安局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迫害,到期后没让回家,又被拉回到乡政府继续关押迫害。

十月二十九日晚上,河北省法轮功学员秦月林被桥西区新华街派出所恶警会同开锁公司的人强行撬开家里的防盗门,被绑架。这是秦月林今年的第二次被绑架。

十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任麦莲,女,被张家口市南营房派出所、国保大队、国安等多名恶警绑架,并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市(玉宝墩)戒毒所。

十月三十日,郑晓红在北京的女儿怀孕,需要照顾,她在火车站乘车时,身份证在机器上被刷出是法轮功(恶党人员给炼法轮功的学员做了记录),身份证被扣留,警察让她到社区办事处去领。此后,恶人突然去家中,法轮功学员郑晓红、陈德勇夫妇被恶警绑架。

十一月二日,法轮功学员何化钧被绑架。

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蔚县法轮功学员魏文娥及小姑康桂琴被蔚县公安局伙同国保大队六一零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其中电脑、打印机、手机等物品抢劫一空,损失惨重。连没修炼的女儿、女婿也不放过,并胁迫强行抄家。

三、绑架、勒索

四月七日上午,怀安县柴沟堡的六名法轮功学员郝翠花、杨翠云、张月兰、岳爱素、岳爱琴、还有一名仁姓法轮功学员,她们在当地街上讲真相,被铁路警察分别绑架到驻柴沟堡站的铁路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当地柴沟堡公安局非法关押,六名法轮功学员于当晚九点左右回家。在非法关押的过程中,当地公安局还对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走了三本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年画及挂历,其中有四名学员分别被勒索了一千元钱。

四月二十四日晚,河北怀安县怀安城镇两名法轮功学员席春花、杨桂芳出外贴真相标语,被当地怀安城镇政府人员莘某和赵某绑架,后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第二天中午一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席春花、杨桂芳回到各自的家。期间,这些人抢走了法轮功学员的十四本大法书,并分别被勒索了两千元钱。

五月五日十一点多,河北涿鹿县法轮功学员陈玉莲、张萍讲真相救人。被张家堡乡上太府村村主任孙志明诬告,把两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张家堡乡派出所进行迫害。张家堡乡书记葛某某等人,对两位法轮功学员审问、逼供,逼迫叫签邪党的所谓保证,还勒索每人三千元现金。

五月十六日十一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李玉林在参加婚礼的面包车上被涿鹿县国保大队赵卫国、东小庄乡派出所赵艳涛绑架,往石家庄劳教所送。李玉林因检验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回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某某就给李玉林丈夫打电话:让拿一万元钱去领人。最后勒索了三千元现金,十七日才把人放回去。

八月十六日下午二点,河北省怀来县法轮功女学员张连红在怀来县定州营村讲真相时,被人绑架,劫持到新堡镇派出所,并被派出所敲诈勒索现金一万两千元,且未给予办理任何手续和收据,而且继续被勒索一千元现金。

怀安县法轮功学员张丽果被绑架、勒索万元。张丽果,四十三岁,十二月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在向民众讲真相的途中,因司机恶告,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被四、五个警察摁到椅子上铐手铐、恐吓,出现呕吐等状态,但警察无视这一切,闯到她家非法抄家,勒索其丈夫一万元;她家亲戚也被逼请这些派出所警察吃饭,花了三百多元,才于当晚八点左右放张丽果回家。

四、非法劳教、判刑

高新区姚家房镇法轮功学员武俊桃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高新区二台子法轮功学员武俊桃,女,四十四岁,在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下午,被姚家房镇派出所四个警察从家中绑架。绑架后,警察到家中乱翻,抢走家中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打印机,电脑,她和她女儿的手机及其它物品。被绑架到十三里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后,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到石家庄。

宣化区法轮功学员徐涛被非法劳教。宣化区法轮功学员徐涛在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被宣化区县防暴大队秘密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宣化区看守所。七月二十七日,徐涛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唐山市劳教所。

宣化区法轮功学员高岩晨被非法劳教两年。二月二十五日,宣化区法轮功学员高岩晨被宣化区县公安局和贾家营派出所绑架,关押在宣化区看守所。四月六日已送往唐山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涿鹿县法轮功学员武秀梅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五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武秀梅在地里干活时被涿鹿县“六一零”刘美晨等三人绑架,绑架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后,又往石家庄劳教所送。在半路经过保定、高阳的时候,李玉林(后因检验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问去哪里?恶人刘美晨恶狠狠地说:让你们去见周永康,叫你们按手印,然后割舌头挖心肝、肺,取你的肾脏。

宣化区法轮功学员张新华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张新华家属接到维持原判三年的通知,三月十六日张新华被非法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晚,宣化区法轮功学员张新华讲真相时,被宣化区皇城派出所恶警绑架,接着去家中非法抄走大法书籍、电脑主机等。第二天,张新华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看守所,八月十七日,宣化区检察院找到张新华丈夫,让他在批捕书上签字,并说电脑主机就是证据,声称要判张新华三年。

五、典型酷刑迫害案例

1、拳打脚踢,踩在地上,背铐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多,恶人苏卫等七、八个人以“收水费”为名骗开法轮功学员刘建军的家门,其中有办事处恶人苏卫、王锦峰,花园街派出所恶警丁克楠(任副所长)、贾建忠,这几人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四、五个恶警对刘建军拳打脚踢,丁克楠凶狠的把刘建军踩在地上,并给刘建军戴上了背铐。

恶人丁克楠和其他两恶警强行把刘建军绑架到花园街派出所,从家中走时,连鞋也不让刘建军穿,上衣还是在刘建军一再要求下穿上的。从屋里出来时,刘建军高喊:“天灭中共”、“法轮大法好”,恶警丁克楠照着刘建军的口鼻用拳头狠命地打,瞬间血流了出来,刘建军还是不停地喊。

2、铁椅子、背铐,塞外的冬天,只穿着袜子,踩在冰冷的地上……

到了派出所,恶警把刘建军铐在了院子里的一个铁椅子里,从上午十一点多一直到晚上七点多。当天气温零下五度到零下十六度,看着刘建军的人穿着羽绒服、棉鞋都说冷,可刘建军只穿着袜子,踩在冰冷的地上,因戴着背铐,上衣的拉链也无法拉上,一直敞着怀。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3、劫持至市看守所:殴打、野蛮灌食、手铐、脚镣

到了市看守所,一个矮个子警察要给刘建军照像,因刘建军不配合,那恶警左右开弓的打了刘建军几个耳光,刘建军质问他,我没干什么坏事,你凭什么打人?一名姓刘的警察(看守所医生)对刘建军搜身,刘建军拿出随身带的五百元钱。见刘建军身上有钱,矮个子警察说:“有钱,就放101室吧”。

进入101室后,刘建军对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说:“我要炼功,而且不吃不喝,这里的监规跟我没关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月二十日上午,花园街恶人苏卫、派出所王姓副所长、恶警孙文学等六、七人来到了看守所,要给刘建军插管灌食。在押犯人把刘建军抬到看守所门洞内,扔到冰冷的地上。几名恶警按住刘建军,有压腿的、有揪头发的,苏卫狠命的挤刘建军的嘴,刘建军用力挣扎,但还是被灌进去了。刘建军看到给他灌食的人胸牌上写的是市妇幼保健医院内科护士长,给刘建军灌的是奶、盐和药物。等插管拔掉后,刘建军就把这些东西使劲往出吐。之后,刘建军正告他们说:“你们别干了,孟虎群(花园街派出所前任所长)已遭恶报,得了直肠癌。”并念着孙文学的警号,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那么狠毒的打我,他心里发虚,躲闪着说我没打。在此过程中,刘建军高喊:“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

灌完后,几个犯人又把刘建军抬回监室,刘建军急忙跑到马桶处用力呕吐,把灌进去的东西又吐出了不少。在监室内,刘建军除了炼功、发正念,就是给嫌犯讲真相,劝他们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做着法轮功学员该做的事。

二十四日,花园街派出所王副所长、孙文学等人又来给刘建军灌食,嫌犯让刘建军自己走,刘建军拒绝。他们就拽着刘建军的上身,脚拖着地(只穿着袜子),拉到了看守所的门洞。副所长王某从后面抱住刘建军,孙文学用脚踩住刘建军的肚子,其他恶警按住刘建军,给刘建军插管的是妇幼保健医院护士长王梅。灌完后,他们怕刘建军马上吐掉,就搬来铁椅子把刘建军关在里面,不让刘建军吐。

过了十几分钟,姓刘的狱医说可以了,几名嫌犯又架着把刘建军拉回了监室。一进屋,刘建军直奔马桶,又用力呕吐,但还是吐不干净。刘建军躺在水泥地上,心中只有一念:决不向邪恶低头,不能让自己纯净的身体,进入这些肮脏的物质。在冰冷的地上,刘建军一直光着身子,躺了有两个小时。在此过程中,刘建军一直高喊:“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

二月二十七日,看守所姓张的副所长让人把刘建军抬出监室,放在靠墙的地上,找来看守所的医生给刘建军输液,被刘建军拔掉了。他们也没再坚持给刘建军输。后来得知,看守所已报知花园街派出所,说刘建军生命垂危。

4、刘建军手脚已冰凉,呼吸微弱,没有了脉……

二月二十九日凌晨,监室向看守所报告说刘建军手脚已冰凉,呼吸微弱,已没有了脉。医生检查后,怕承担责任,打了120急救,送到市第一医院。医生从刘建军胳膊上抽不出血,输液也输不进去(也许是在花园街派出所背铐时间太长),他们改为从脚上输液,刘建军拒不配合,拔掉了针头。恶警用手铐、脚镣把刘建军的四肢铐在了床上,又用绷带把刘建军的双腿捆的结结实实。医生说这样不行,血脉会不通的,可恶警们根本不听。

三月一日下午四点钟,年近八旬的父母及妹妹、弟媳来到了病房,此时,刘建军仍被手铐、脚镣铐在病床上。刘建军告诉恶警把手铐、脚镣打开,他们给刘建军打开后,即刻灰溜溜地跑了。最终,刘建军闯出了魔窟。

这里,我们奉劝:那些还在追随着末日中共的不明真相或不愿明真相的人,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你和家人能有一个未来,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不要再受中共邪党的蒙骗、胁迫和利用,立刻停止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尽早退出中共邪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你自己和你的亲人生命的永远!

本文归纳的如果有遗漏的,请知情人士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