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从十六岁开始修炼大法至今十五年了。在这期间,慈悲伟大的师尊一直在身边保护着弟子,点化着弟子。我知道,何止是今世的十几年,从层层下走到生生世世,师父都在看护着我们,加持着弟子们得法、修炼,一步步走出人,走向神。风风雨雨、磕磕绊绊中,弟子只是遭受了一点点的苦,受了一点点的罪而已,实质的苦都是由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因为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1〕师父所希望看到的就是弟子能够做好三件事,在修炼中提高自己,能早日圆满跟着师父回家。

与同修互相配合证实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九年我来到一家私企工作,工资不高,工作很清闲,我有很多的时间做证实法的事。我在心里默默的感恩师父。我也知道我一定不能辜负师父为弟子安排的良好的修炼环境,珍惜这宝贵的时间,修好自己,抓紧救人,做一名真正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徒。

我们公司除我之外还有三位同修,其中一位是男同修,另两位是年龄大点的阿姨。两位阿姨分别担任公司的会计和出纳。我们兢兢业业的工作,勤勤恳恳的做人,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一言一行用“真、善、忍、”影响着周围的环境。所以在接下来的讲真相中,公司的老总和同事都能接受,工厂的员工我们也几乎都讲了真相,很多人做了“三退”。老总对我们的信仰很尊重,公司的客户来了,我们向客户讲真相,他从不干涉,有时在旁边听到了还说:“等你们讲完再谈工作吧。”公司的环境被我们开创出来了,就这样我们在工作中互相配合证实着法。

有一次,来了一名警察,也是公司的客户。开始和他讲真相时他很激动,不信也不听,还说些不好的话,声音很高的和我们大吵。这时两位阿姨把他请到了屋里,和他心平气和的讲《九评共产党》、信仰自由及大法在国外的洪传,我在旁边发正念。一会儿他出来了,一改刚才激动的模样,手里拿着《九评》乐呵呵的说了些好话后挥手和我们告别。阿姨告诉我他已经“三退”了。我们都为他高兴。

公司里开工资的时候,我就和会计阿姨一起把印好的真相纸币分发给员工。每次進厂子,员工都是笑盈盈的和我们打招呼。老总对我们的信任度也越来越高,有时出差几天,把他的孩子和家都交给我们。我们利用这个机会给孩子讲大法的美好,并把孩子照料的很周到。孩子很懂事。渐渐的老总的太太常让我们替她买菜、买水果等物品,买完后只是问问一共多少钱,把钱给了我们就完事,从不怀疑我们会占她的便宜。我们的真诚感动着他们,大家像一家人似的,公司的保险柜、银行卡连老总的身份证我们都可在取钱时就拿去用,几十万的现金取来取去,从不差一分钱。看来他们对我们这些法轮功很是放心。上班时,除了我老在公司,其他三位同修因工作需要,总是要跑外。在我做完成我的工作后我可以利用我的便利条件上明慧网,把大陆综合消息栏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徒的地址和电话记下来,给他们写劝善信,印好后有时间就出去邮寄。后来我利用工作中的空当,把几年里明慧网登载的这些恶警恶人的详细地址和电话全都抄写下来了,然后又到网上的广告中抄写常人的地址和电话,继续写劝善信,发出去的信我们都不记得有多少了,就是不断的写、不断的寄,还配合着手机发短信以及发电子邮件等救人的项目。

救人中我们并不为我们做了多少而骄傲,也没计较过谁做了什么项目,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赋予我们的,我们只感觉做的还远远的不够。在那段和同修配合证实法的岁月里,我懂得了什么是证实自我,什么是证实法。回想之前,即九九年后的一段时间内,我虽做着证实法的事,心里却总想着我干了什么,我做了多少,做事时几乎都想自己都包揽下来,想让师父看看“这全是我做的”。在不断的与同修的配合中我才慢慢看到了,什么是整体的力量,在配合中怎么样放下自我。因为一张传单从写作、到明慧网的发表、再到下载打印,再传递到众生手中,都是大家背对背相互配合的结果,只有这样的相互配合才能去救人和救了人。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都不可缺少。当我在法理上提高好再去发神韵光碟的时候,我能依稀的看到刻录制作的同修、在台上表演的同修、乐池里伴奏的同修、负责舞台灯光的同修、幕后创作和编排节目的同修等等等等如此众多的同修,还有师父作为总指挥在领着我们整体在做,另外空间的神也在台上演,都是大家在做,缺了谁都不行。我不再证实自己,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大法赋予了我们整体配合证实法的责任与使命,就这样我们互相配合共同发挥着整体的力量,救度着众生。

信师信法 正念走过迫害

二零一零年春,外地同修被迫害而牵连到我们,使三名同修在公司被绑架,另一位同修阿姨走脱。表面是不注意手机安全,被监控定位,实际上是因为我们在修炼中心性上出现了漏洞造成的,学法没跟上,起了干事心。而这个漏洞却没有及时的弥补,导致这么多人被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中我绝食、拒绝干奴工,并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发现了自己的很多的人心:学法不入心,干事心重,向内找只找了表面,实修跟不上等等,所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后我不断的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迫害。有时间我和看守所里的人讲真相,其中有的做了“三退”,和那里的警察讲真相,她们也明白了许多,时常把我叫到办公室以谈话之名了解有关大法的一些事情,我都一一给她们讲明。我被非法劳教的前一天,有个女警偷偷和我说:“我们也知道法轮功好,你放在心里别说,就在家偷偷炼。”我告诉她你能这样说我很为你高兴,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给予了我无限的美好,现在大法被蒙冤,我一定要告诉世人: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那名女警表示理解和尊重我的想法。

很快邪恶把我们关進了劳教所。我和一位阿姨分到一个大队。恶警对我的迫害策略是让我寂寞,把我一个人放在一个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凳子的屋里,让一个人看着我,甚至不让我下楼吃饭,只能把饭给我打来让我在这间屋里吃,更不让我和同修接触。看管我的人也不愿意单独和我在那屋里闷着,有时只有我独自一人。我从没过过那样的日子,时间好像过的很慢,每天我长时间发正念、背法,可是还时常有寂寞的感受,我就唱大法弟子们创作的歌。那段时间我很苦,总是流泪,流泪。晚上做梦师父点化我让我站起来往前走,可我就是坐在那里打不起精神来,对自己没有信心。

有一天来“转化”我的帮教拿了一本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被我看到了,后来同修又传给我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看完后精神起来了,我便开始偷偷在屋子里炼功、学法。后来恶警让我下楼吃饭了。有一位认识我的老年同修(只是在二零零九年我往劳教所给一位同修传递经文时,她听说过我的名字而已),在她临回家的时候问我:“敢要经文吗?”我说“敢啊!”她把她拥有的经文全给了我。我高兴极了,我首先谢谢师父!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心中想: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

于是我晚上白天的看师父的经文。三个月后我不再被单独关押了,也可以和其他同修在一起了。这是因为同修们把环境开创的很好,手里有手抄的《转法轮》和很多经文,包夹大法弟子的那些人中,多半都由于我们讲真相而明白了大法的美好,退出了中共邪党,还帮我们看着恶警,使我们可以天天学法,整点发正念,有的同修在背书。

五个月后我决心背《转法轮》。这是多年来,我一直是在通读大法,看到同修在背法,可自己没能坚持。现在我没有任何借口不背法了。开始我很发愁,因为是在邪恶的环境,我还是要注意时常走过的恶警和看管我们的人,我边干活边背,放在衣服袖子里,一会儿看两句,再放進去,中午我不睡觉,晚上少睡一会儿,或早晨早醒一会儿,把这些时间都用来背法。在背法中我提高的很快,很多的法理往脑子里打,执著心也去的快。我们还给其他大队的学员抄法,利用吃饭刷碗的时候传递给她们。她们有了新经文也传给我们,我们把各个大队被迫害同修的详细情况都写出来让要回家的同修带出去在明慧网上曝光邪恶。我和另一位女同修一起保护着经文,在恶警的搜查中,我们每次都能用正念智慧的求师父,让邪恶看不到经文。恶警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搜查一次,但他们从来看不见,当同修要看经文时,想要看哪篇我就给她拿那篇。看完后再存放起来。

一次,我在和别的大队的同修传经文时被包夹看到报告了警察。大队长邪恶的到屋子里搜查,我们齐发正念她没搜到,走时把我叫到办公室去。我没有怕,一直在发正念,她叫我承认传经文了,说别人看到了,我就不承认。她让我站了许久,我就是不承认,继续发正念,我知道同修都在帮我发正念,我很有信心。后来她的邪恶气焰渐渐消下去了,让我回去了。我知道在今天这场正邪大战中邪恶被消灭了。

在邪恶的黑窝中,我多次学习师父在各地讲法,背了一遍半《转法轮》,抄写了《转法轮》、经文后,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坚定的正念中走过了那段岁月。我悟到只要信师信法,再难行的事都能过去,“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师父帮我跟上正法進程

二零一零年九月我回到家中。那时的我一无所有。但很快慈悲的师父帮助我租到了房子,找到了工作,二十平的屋子,既是卧室,又是厨房,兼做盥洗室。床头的上方有个吊柜,我在上面供了师父的法像。虽然生活看上去很艰难,但我很喜悦。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我抓紧时间又读了一遍所有的大法书籍,一边学法一边做证实法的事,尽我的所能。

二零一二年神韵晚会发表后,我和几位同修买了打印机、光盘、光盘盒等设备,开始大量刻录神韵光盘,在过程中我也出现过很多人心,向内找后都去掉了。只有用纯净的心才能做好大法的事啊。

一次我不细心,把神韵外盒贴切歪了,但当时我想问题不大,没放在心上,就没舍得销毁用了。晚上我做了个梦,有一恶警找到我,让我到他的办公桌前面。他的桌子上摆放着我切歪了的外盘贴,他说:“你看看,我告诉你,你做好的我不管你,你要是做不好,我可得找你。”第二天和同修讲了我的梦,我们都悟到以后要严肃对待做资料,要仔仔细细的,不能有急躁心,要保证质量,精美的包装也是体现大法美好的一面,也体现着大法弟子救人的真诚的心。

三月份左右,语音手机讲真相传到了我地。我和几位同修开始学习刷机,改耳机,初期干扰也大,同修的意见分歧也多,矛盾时有发生。其实都是旧势力干的,间隔着我们救人的项目。技术上,只是照着明慧网上的教程做,一旦出了故障,就要自己想办法试着去解决,有时改完的耳机视听好使后,拿给同修用时就又不好使了。同修就说我们,语气很重。面对同修的批评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可心里还是不平衡。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也就知道是忽视了修自己。在和同修的交流中、在法中我们悟到必须要做好。之后在做这个项目时,经常有手机出现故障需要返工等事情,我们都配合着做好。我很感激同修,有很多的事我只是在中间协调一下,实质的事都是其他同修在做。同修们没有怨言,把其他同修的事都当成自己的事在尽心尽力的做。偶尔也有些小摩擦,但大家都不放在心上。查找自己的不足,修好自己,相互勉励,共同提高,跟上正法進程,助师正法。近两个月我感到自己在面对面讲真相做的还不够,就找到一直在讲真相的老年同修,请她暂时带我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我觉得很好,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学到了老年同修的长处,使我提高的很快。我要在实践中把自己讲真相中不足的地方弥补上,这样就可以在面对面发神韵光盘和破网软件时做的更好,救人更多。

总结了以往的不足,知道了学好法和修好自己是救人的关键。于是我们有时间就集体学法,静心学法,对照大法向内找自己、修自己,证实法中以救人为基点去掉干事的心。

发正念时对自己的要求也提高了,特别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写的文章,天目开了的同修,可以看到发正念除恶时的具体情况,就更认真的对待发正念。我虽然看不到那么高,但也能看到如钢笔尖的亮点,有时很多,我知道那是不好的东西,我就及时清除。对自身的清理也很重要,我感到每次和几位同修发正念时,能量都很强很大,比我一个人发正念时大的多。我看不到什么,我也不执着,我坚信师父赋予我的神通法力,发正念时,我尽量让自己思想集中、没有杂念,在师尊的加持下我想我一定行。

放弃自我 走向无私无我

正法到了尾声,我们所有的同修都在精進的实修自己,更多的发挥救人的作用。但尽管到了最后,旧势力还在钻我们思想意识不到的空子,迫害我们,我们不承认旧势力对我们强加的这种旧宇宙的理,我们是要破除旧理,進入新宇宙的生命,怎样才能全盘否定,我悟到就是用新宇宙的法理要求我们自己。前一段时间我的修炼遇到了瓶颈,冲不过去,很苦恼。在学法中不断的找自己的不足,最后发现就是那个强烈的执着自我,放不下自我,更达不到无私无我。实际上这就是我根子上的严重问题。

通过学法,我终于不再坚持在自我中修自己了,那是在后天的假我中假修,又怎么能认清什么是先天的真我呢。虽然现在认识到了这个根本问题向无私无我迈進,但离真正的做到还是有一段距离,还要靠我的实修。现在脑子里出现不正的念头时,我能认清那是后天自我的观念和旧势力利用我的自我搞出来的假相,我不能让它得逞,我也不能顺着它,那不是我。我告诉那个假我,你不要这样做,你是在干坏事,你坚持这样做会被销毁,正法时期你只有同化大法才能得救。这样我才能彻底否定了它们,在不执著自我中,修出无私无我,走向新宇宙,走向圆满。

我不再执著时间和自我修炼的层次以及我为大法做了多少多少等等,我就做我该做的,我知道师父给予我们的都是最好的。在最后的助师正法路上,同修们都能没有间隔的,共同在有限的时间里多救人,不给自己留下遗憾,这种圣缘将永远留在宇宙中。

平凡的文字表达不出弟子对师尊的诚挚感激和敬意,唯有做的更好。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叩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