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沈北新区国保副大队长段庆祝悬崖勒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许多大陆警察沦为了中共的工具,稀里糊涂的参与迫害正信“真、善、忍”的大法徒,对神佛犯下了大罪。但通过大法弟子多年来的慈悲讲真相,很多警察认清了中共本质,选择退出中共恶党,不再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然而,还有一些警察,至今执迷不悟、不知改悔的干着伤天害理的事,好象完全丧失理智,从不为自己和家里亲人的未来着想。沈阳市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段庆祝就是这样一个恶警。

自中共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沈阳市沈北新区这个人口仅有四十万的农村郊区,竟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间接迫害离世;两名女学员被迫害精神失常;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几十人被非法劳教;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看守所、洗脑班、多人被单位开除,数名法轮功学员被逼妻离子散……,可以说,桩桩迫害案件,都有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段庆祝的黑手。

段庆祝,今年五十岁左右,八四年毕业于长春市地质学校,分配到辽宁省物探大队(省地矿局下属单位)。段庆祝并不是警校出身,后来报考公务员时考入沈北公安分局。

物探大队办公与家属区都在沈北新区。段庆祝的妻子叫于红堃(坤),原来也在物探大队工作,有一个女儿叫段浩玉,二零一二年毕业于沈阳体育学院。

段庆祝在沈北公安分局工作的十几年中,他所干的事主要就是迫害法轮功。沈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队长几经调换,而段庆祝从一个普通警察很快提升到国保副大队长,就是因为他积极的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几年来,段庆祝改变的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越来越圆滑、阴损;不变的是他的邪恶本性。

一、段庆祝暴打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1、将法轮功学员老太太暴打后扔到农村大地里

中共迫害初期,段庆祝毫无掩饰的当众殴打法轮功学员。一老太太进京上访被抓回后,拒绝回答自己的姓名、家庭住址,气急败坏的恶警们将老太太一阵暴打,把老太太打个半死,恶警们见要出人命,半夜里把老太太抬上警车,拉到新城子化工厂附近的农村大地里,往外一扔,死活也不管。天亮后老太太醒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才回了家,幸好是夏天,要是冬天,老太太就冻死了。段庆祝是这起案件的参与者。

2、法轮功学员旋兰柱遭恶警段庆祝殴打

二零零四年一月七日下午,恶警段庆祝,为逼迫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旋兰柱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对旋兰柱大打出手。他抓住旋兰柱的脖领子,手腕使劲一拧,憋得旋兰柱一口气险些没上来。然后又用擒拿的方法,把旋兰柱的腿别住,把旋兰柱按倒在凳子上,反复多次打旋兰柱耳光。

多位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段庆祝的殴打(鉴于目前大陆的邪恶的迫害,还不能详细调查出到底有多少人遭到过他的殴打)。世人皆知打人犯法,何况法轮功学员都是修佛的好人,就是对真正的罪犯,法律也不许刑讯逼供。段庆祝殴打法轮功学员,不仅是违反法律的问题,也不仅是警察职业操守的问题,段庆祝甚至把昏迷的老太太人扔到大野地里,可见其道德的败坏,人性全无。

二、段庆祝践踏法律,构陷法轮功学员有罪

一九九九年以来,沈阳沈北新区已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几十人次被非法劳教。这些非法判刑、劳教案件中,作为当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段庆祝几乎都各个案件的主要参与者。

1、二零零一年,吕国琴、王敏,梁志群,梁志宏,刘营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吕国琴,女,四十多岁,沈北新区虎石台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被新城子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遭陶德军为首的六、七个恶警轮番毒打致重伤。二零零二年二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后非法关押到辽宁女子监狱。

王敏,女,沈阳市沈北新区第一小学体育教师。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下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学校开除公职,后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在狱中遭迫害导致胸部生肿瘤。

二零一零年九月,王敏被国保大队再次绑架。沈北新区法院对王敏非法庭审,王敏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梁志宏,男,沈北新区新城堡人。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被新城子街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先后非法关押于沈阳第二监狱、凌源监狱、鞍山监狱。梁志宏在狱中被打成骨折,头部颅骨被打塌。

梁志群,男,四十七岁,沈北新区新城堡人。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诬判三年。

刘营,男,五十岁左右,虎石台地质机修厂工程师。二零零一年六月被新城子区公安分局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关在辽阳铧子监狱。

2、二零零八年“沈北冤案”,奚常海、王素梅、孙玉书、霍德福分别被非法判十一年、十年、八年、六年的重刑。

奚常海,男,财落镇的小学退休教师,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被绑架抄家,被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现关押在沈阳监狱城;

王素梅,女,尹家乡光荣村的一名善良农妇。二零零八年九月被绑架,被非法庭审中遭法警暴力殴打,被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目前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孙玉书,男,大辛三村农民。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下午被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后被沈北新区法院判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本溪溪湖监狱,其间孙玉书被一汪姓犯人殴打致脑震荡;

霍德福,男,大辛三村朴实的农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晨五时左右,被财落派出所所长王某带领一帮恶警绑架,被沈北新区法院判刑六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本溪溪湖监狱遭受迫害。

3、逄玉娟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

逄玉娟,女,六十七岁,家住沈北新区街内。逄玉娟两次被绑架,一次被非法判刑,多次被骚扰。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晚,逄玉娟、金云芝到黄家乡王家村发真相,被一位五十多岁中年妇女诬告,被国保大队恶警段庆祝非法抓住审问。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开庭,逄玉娟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

4、二零一一年,刘淑兰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

刘淑兰,女,五十多岁,沈北新区清水供销社退休职工。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被国保大队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沈北新区法院非法秘密开庭,刘素兰当庭高喊:“法轮大法好!”后被诬判三年,缓期四年执行。

5、二零一二年,吴丽梅被非法判刑五年。

吴丽梅,四十二岁,锡伯族,沈阳市新城子区黄家锡伯族乡人,现家住新城堡村。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吴丽梅在家中突遭破门而入的一帮警察绑架,警察抢走家中电脑及大量私人财物,价值二万多元。吴丽梅的丈夫和十八岁的儿子也同时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夜。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沈北新区法院对吴丽梅非法开庭。吴丽梅被迫害出现高血压二百一十、心脏病,在法庭几次差点倒地,身旁有两人搀扶。法官以“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诬陷吴丽梅,吴丽梅说:“我没破坏任何法律,是你们执法犯法,一切都是沈北新区国保副大队长段庆祝写的,拿我的手按手印,他们不让我吃饭,不让我上厕所。”法官无言,吴丽梅拒绝回答一切非法问话,所谓庭审草草收场。后来,吴丽梅被秘密判刑五年。

据悉,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晚,法轮功学员牛桂芳与曲丽红等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于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沈北新区国保副大队长段庆祝等恶警正罗织罪名,构陷牛桂芳与曲丽红有罪,案件已送到检察院。

三、恶行被曝光,段庆祝被揭到痛处原形毕露

段庆祝作为一个执法人员,却执法犯法,编造假证,明目张胆的践踏宪法、刑法等相关法律。作为执法人员,段庆祝不执行法律,只积极执行所谓“上级”的命令,甘心作恶党的打手。

段庆祝的恶行被曝光后,受到了正义人士的指责,段庆祝迫于压力,开始以伪善包装自己,见到法轮功学员家属后,不再凶恶,但法轮功学员家属讲到修炼法轮功无罪,中共迫害法轮功违法要求放人时,段庆祝就原形毕露,威胁法轮功学员家属:你再要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就把你抓起来。

段庆祝多次威胁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说:要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就把你抓起来。二零零八年 “沈北冤案”,家属聘请了两位北京律师。段庆祝到处找是哪位法轮功学员帮助请的。

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晚,沈北新区公安分局绑架虎石台镇法轮功学员邱铁艳,恶警段庆祝扬言说:要有活摘器官的就摘邱铁艳的。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沈北新区法院对吴丽梅非法庭审时,吴丽梅当庭揭露了段庆祝逼迫按手印,编造证据的犯罪事实,可见段庆祝的邪恶本性不变,依然干的是执法犯法、迫害好人的恶事。

四、恶警段庆祝的下场注定是可悲的

古语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恶警段庆祝十几年来恶行不断,屡劝不改,他的所作所为给自己留下的是江泽民的“邪恶打手”的罪名。

“人之初,性本善”,恶警段庆祝的善良本性似乎被埋没的太深。段庆祝毕业于长春市地质学校,按理说受过教育,应该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在迫害初期,有许多警察受恶党谎言毒害,迫害大法弟子,可是他们经过与大法弟子的零距离接触,认识到法轮功弟子都是好人,共产党迫害的无理,很多警察改变了对法轮功的态度。十几年来,段庆祝对法轮功真相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却依然死不改悔的迫害大法弟子。为什么?是被中共恶党迷惑的太深,还是段庆祝天生本性邪恶,无论怎样,留给段庆祝给赎罪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善恶有报”是天理,靠迫害法轮功往上爬的薄熙来、王立军之流的下场,更是验证了这一天理的无可辩驳。一人作恶,全家遭难。可以预见,段庆祝最终必定是害人害己害家人。老人都说:多干好事积点德,给子孙留福。段庆祝会给自己的子女留下什么,只有耻辱与报应。

再次奉劝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党官员去恶从善,退出党团队,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相关信息:

段庆柱的电话: 13998125898(手机):024-8962-3418 (座机)
段庆祝的妻子于红堃现开驾校
驾校名称:“国安汽校”
沈北新区报名点、地址:沈北新区北斗街29号
报名处电话:89861866;练车场电话:15840158159,考试电话159401158159。
段庆祝的女儿段浩玉,2012年沈阳体育学院毕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