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揭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2)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接上文

二、迫害黑窝

揭阳市非法关押、摧残甚至虐杀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主要有:1、揭阳市第一看守所(地址:原市榕城区衙前),2、揭阳市第二看守所(地址:市东山区东山围加丹啤酒厂附近),3、揭东县看守所,4、揭东县拘留所,5、榕树城区拘留所(地址:榕城区梅云镇汤前村附近),6、榕城区收容遣送站,7、惠来县看守所,8、惠来县拘留所,9、揭西县看守所,10、揭西县拘留所,11、普宁市拘留,12、普宁市看守所。

此外,还有全市、各县、区甚至办事处非法设立的“学习班”(强制洗脑班),其大多设在拘留所或临时借用地方,大肆勒索学员钱财。同时,各个派出所也都参与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行动,有个别派出所如榕城区磐东派出所,在毒打折磨学员方面也极尽残忍。

(一)揭阳市第一看守所

在揭阳市几个关押法轮功修炼者的黑窝中,揭阳市第一看守所手段之残忍、气氛之恐怖首屈一指。女法轮功学员黄素君即被该看守所迫害致死。2003年得悉:看守所副指导员吴林锋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已癌症晚期。

揭阳市第一看守所的前身是揭阳县看守所,此处作为专门关押人员的历史可以上溯到清朝,是揭阳地区历史最长的、恐怖程度最深的看守所,当地人称之为“大监”。

揭阳市看守所本来就是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里面的管教人员对犯人们各种阴险手段以及指使犯人管犯人,犯人打犯人已成惯例。虽然有揭阳市检察院驻该所的工作组,但实质上也是形同虚设,甚至狼狈为奸、串通一气。

揭阳市第一看守同时关押着男、女人员,一般巡查的都是男警察,而巡查的对像也包括女的。所以里面的女犯人和被非法关押的女法轮功学员便没有任何隐私可言,有时女人们洗澡和换衣服的时间,那里的警察还以巡查为由在上面窗口直接观看,或讲些极下流和肮脏的话。

对于被送進里面的法轮功学员来说,坚贞不屈便会受到其他犯人们的集体毒打,其中有很大程度是办案人员或所里的恶警指使的,有时二、三十人手脚并用,狠毒的折磨法轮功男学员,对于绝食表示抗议的学员,摧残的程度会更惨烈。

恶警们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另一恶招是“连夜提审”,威胁、恐吓、酷刑并用,如对待法轮功学员蔡永华(遭非法判刑)就是这样多种毒手段并用,在揭阳市第一看守所被严重摧残的男性大法修炼者还有谢惠亮、孙洁丰、吴凯涛和黄华杰等,至少都是遭受犯人们集体毒打。

对于女法轮功学员的绝食抗议,揭阳市第一看守所更是采用令人发指的手段:指使七八个男犯人强行将女法轮功学员坐在一张椅子上,犯人们按住学员的手、脚、头部,捏住鼻,或下踩在地上,强行灌食。犯人们都是长时间未与女性接触,且其道德多为败坏之辈,故仗着邪恶撑腰,以帮助灌食为由顺势在女学员身上乱摸甚至于敏感、隐私部位,以此取乐,事后还津津乐道,使女学员的身心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

由于学员绝食期间,邪恶之徒拒绝放人甚至加重迫害,致使5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黄素君被虐杀,当送出看守所时已奄奄一息,随后去世。

就是这样一个恐怖的地狱,还被评为“三级看守所”,这块嘉奖匾至今还挂在该所门口。

揭阳市第一看守所现已搬迁往东山区东山围,位于榕城区衙内的原地点现由榕城区中山派出所作办公地点。

(二)揭东拘留所

1999年7月20日以来,揭阳市一些执法机构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揭东拘留所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许多大法轮功学员在揭东拘留所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以所长郑锐鹏为首的不法人员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進行残害,既践踏了《宪法》和法律的尊严,又践踏了公民的基本人权,罪责难逃!

拘留、罚款

迫害开始后,揭东县多名法轮功学员本着对政府的信任、对国家和人民的负责,到北京向有关信访部门说明事实真相,都被分别遣送回本地拘留半个月,勒索罚款几千元至上万元。

2000年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因炼功被非法拘禁在揭东拘留所,均被处以几百元的罚款。

挂上“学习班”的牌子

2001年新年前夕,各地派出所依”上级指示”非法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抄家,并非法抓了十几名家里有大法书籍或经文的学员。按规定,拘留所拘留时间不得超过半个月,不法人员们就弄了一块”学习班”的牌子挂上,以达到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地。

在所谓的“学习班”里,法轮功学员遭到无故殴打、经常被剥夺睡眠,还被迫每天做十多个小时的劳役,而劳役所得报酬都被该所管理人员私吞。一名原来身患重病的法轮功学员,修炼大法后身体恢复了健康。可是被拘禁在该所期间的病复发,他向管教要求汇报时,管教都不予答理,直到这个学员全身浮肿得不象样,只剩下十个指头不肿,身体难以挪动,在同室囚犯的强烈要求下才经层层汇报,同意他保外就医。

2001年冬,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林犹辉在揭东拘留所受到了精神、肉体、生活的多重折磨,老人被折磨得吐了三次血,但拘留所还无动于衷,迟迟不肯放人。由于受到多次的骚扰、恐吓、拘禁等迫害,一个安分守己且善良的林犹辉老人,身心遭受了极度摧残,身体又出现了旧病复发的症状,于2004年农历二月十四日不幸去世。

酷刑

对于一些坚持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揭东拘留所不惜用尽难以想象的酷刑和卑劣的手段长期对其進行折磨。有一位学员被关進去时还是个壮壮实实的年轻人,可是四个月后放出来时却变成了骨瘦如柴、不能起身、要人把他抬回家的重病人。

所长郑锐鹏经常指使犯人“看管”学员,包括不许学员睡觉、不许学员与别人说话,强迫学员做手工等。学员稍有不从就会随时被几名犯人殴打。郑锐鹏还给表现“积极”的犯人减期,一个外号“蛤究”(青蛙的俗称)的抢劫犯就因为打人打得最狠而被提前释放。

2002年正月,法轮功学员吴凯涛被非法拘禁在该所,所长郑锐鹏和手下打断了他的两个门牙,还指使四个恶棍分别抓起他的手脚,把他抬到半空,然后一起用力把他狠狠的摔在地上,直到几个恶棍累得气喘如牛、满头大汗,而吴凯涛已经起不了身他们才住手。

2002年夏天,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拘留所,在被非法提审时,因该名学员不肯配合,被恶警吴楚生狠狠的打了几个耳光。当天午饭后,恶警又把他拉出去,剥光他的衣服,只剩下一条短内裤,并强令他赤身在沙地上爬。恶警见他不肯,就指使几名犯人殴打他,打完了还硬拉着他在沙地上爬,直到全身多处皮肤擦破、血流才罢手。这位学员以绝食抗议他所受到的迫害,但还是被处以每天五十元的罚款。

2002年中共“十六大”会议召开前夕,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揭东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质问不法人员:“你们为什么肆意抓人,无故剥夺我们的人身自由权利?这是违法的!”所长郑锐鹏气急败坏的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上级叫抓就抓,你敢顶嘴就要挨打!” 所长郑锐鹏说着从脚上脱下一只皮鞋,朝女法轮功学员劈头盖脸的猛砸猛打,还有两个帮凶也各拿出一只皮鞋帮着打,直打得她头部肿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才住手,把她抬進牢房。

一位年轻女学员被该所警察非法提审时,警察不惜用尽最下流、肮脏的语言来侮辱她,还故意编造许多谎言来挑拨离间她与丈夫的关系。

学员们看到该所用来对付法轮功学员的既残酷又卑劣的行径,以绝食表示抗议。所长郑锐鹏就指使无医学知识的犯人对学员强行灌食。有一次一位学员因被野蛮灌食而窒息昏迷过去,而更多的学员则被“开口器”撬得牙齿松动,牙龈出血。

(三)、教育系统沦为迫害重灾区

在中共治下,“教育”历来就是政治运动的重要工具之一。在中共长达十余年的倾尽国力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教育”沦为中共推行迫害政策的最重要领域之一。作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揭阳市教育局直接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和毒害世人。广大师生员工深受其害。揭阳教育系统所受迫害政策的摧残,至少有如下三个方面:

大搞迫害活动,迫害政策和谎言”進教材、進课堂、進头脑”,毒害广大师生

搞迫害运动需要造势。自1999年迫害以来,中共在揭阳市教育系统大搞迫害活动,仅举几例:

2001年揭阳市教育系统组织各学校师生搞所谓“揭批”、“签名”。

2005年6月,揭东县教育系统在学校内播放诽谤大法的光盘。

2007年寒假和五一休假,揭阳市实验中学发给学生的《假期遵守规则》等中有诬陷法轮功的条文,逼迫几千名学生及其学生家长签名。2009年,揭阳市实验中学发给学生的公约中又有诽谤大法的内容。揭阳市实验中学地址:广东省揭阳市东山区八号街三号路口。

2007年,揭阳市教育局局长林润生与各学校领导签所谓“责任书”,“责任书”第一条中即有对法轮功的诬陷与对教师、学生及家长进行毒害的内容。

2010年3至4月,中共揭阳市委政法委员会、揭阳市教育局联合举办以“崇尚科学,珍爱生命,远离X教毒品,做阳光少年”为主题的全市中小学生毛笔书法大赛。

在逾十年的迫害中,中共妄图使迫害长期化、常规化、固定化,在教育系统提出了所谓“三進”,即迫害政策和谎言“進教材、進课堂、進头脑”。揭阳市当局对此也执行不二。如:揭阳市二零零七年中学初一级的《思想品德教育》教材,系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其中第54页和第56页有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诸多诬陷之词句,对学生毒害甚深。又如: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4年初审通过,由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李培林、韩绪金主编,义务教育课程标准试验教科书五年级(上册)《品德与社会》教材第六十九页有攻击、污辱法轮大法的内容,尤其是又搬出来邪党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来毒害师生。长期的迫害环境,致使一些教师受毒害很深,在教学中诋毁、谩骂法轮功,误导学生。

“揭阳市中小学德育基地”的强制洗脑

“揭阳市中小学德育基地”创办于2004年6月,由揭阳市教育局主办,原粤东中专学校承办,位于揭东县玉滘镇东径劳改场附近,占地面积1500亩,远离市区。其实是一所官民合办、勒索老百姓钱财的洗脑班。

揭阳市某些不法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打着德育的幌子,在利益的驱使下,以强制手段要求揭阳市各所中学的初一级、高一级新生到这个所谓的德育基地進行“军训”, 每名学生除生病外不得请假,就是交钱不去也不行,搞得学生、家长们一肚怨言,就连领队的老师都说:“上级有命,我们也没办法,谁不知道这是巧立名目敛财啊!”

该基地“德育”,初中生每人交180元、每期5天,高中生每人交210元、每期7天。学生如果不想去,便以不发毕业证书加以威逼,或高中生高考可加学分2 分等手段加以利诱,部份学生即使不想去,也不得不去。从2005年的新学期开始将军训费加進了缴费项目,这种违法的强制加收使许多家长感到不满和无奈。

该基地以军训为名,实是蒙骗、毒害揭阳市的所辖县、市、区的中学生,其实是对中学生强制進行党文化的洗脑,并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图片展、光碟等,以挑起学生对大法的仇恨。

据了解,基地里学生们每天除了做一些队列训练外,就是观看宣传××党的电影和一些图片展,甚至组织学生集体宣誓忠于“××党”。强迫学生歌唱邪党的歌曲,稍有不从或不够卖力,所谓的“军人”便对学生大声辱骂、拳打脚踢,并强制学生发毒誓。

在播放污辱大法的光盘中,针对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光盘又在造假,说刘春玲脑后飞起的东西是手表之类;王进东不会结印的姿势说成是手伤了。而刘思影全身包紧绷带改成全身没穿衣服等等。就连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也做了篡改,企图让学生们盲目接受他们的灌输。

什么是德育?顾名思义,就是道德品质的教育。一个人有良好的道德素养,离不开社会、学校、家庭三个方面教育的有机结合,经过长时间循序渐進的教育才能形成的。而当今的社会世风日下,黄、赌、毒、偷、骗、抢、贪官污吏无不横行于世,这样的社会环境对学生的成才有什么好处呢?另一方面从小对学生灌输“党文化”,强迫学生入队、入团,宣誓上总有一句“自愿加入××组织”,可实际上如果你不加入、不配戴其组织的标志,就会受到各种形式的处罚(包括扣分、罚站、罚抄功课等),甚至遭到校领导、老师的孤立、歧视,除此之外,还要强迫参加各种各样宣传××党的活动,把爱国主义教育混同于“爱党教育”。

截至2008年底,该基地已举办了三百五十多期班,每期班有学生一千人左右。据说该基地从每个学生身上可赚取纯利润100元,照这样计算,该基地为某些官员赚取了多少不义之财?三千多万!而这只是一个粗略的统计。

修炼法轮功的教师遭迫害部份案例

吴燕娜女士,揭东县梅岗中学英语教师,2001年底从揭东县洗脑班走脱后一直流离在外,在颠沛中仍一心讲清真相、唤醒众生,2004年4月18日夜被广州市天河区”610”绑架,遭诬判八年,现仍被劫持在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陈苏兰,揭东县桂岭镇才林学校优秀教师,工作兢兢业业,为学校培养好学生自己却弄来一身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为学校为国家节省了许多医疗费,有了健康的身体又能为国家的教育事业多做贡献。可是揭东县610只管迫害,不管老百姓死活,多次非法关押不愿放弃修炼的陈苏兰老师。

郑少卿,揭阳惠来人,2004年3月2日在学校上班时被强行绑架至广东省洗脑班,并被勒索5000元“洗脑费”。家中70多岁患有脑血管堵塞的公公也因此受到打击,病情恶化。

吴春梅,普宁大南山镇大南山中学(普宁十八中)教师,2006年4月13日在教书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普宁乌石拘留所,之后失踪。后调查获悉,吴春梅于当天被送往位于佛山三水的广东省洗脑班迫害。参与迫害吴春梅的有普宁市“610”、国安大队和大南山中学领导,有一副校长一同押送。据说洗脑经费还是校方所付。吴春梅为反迫害绝食多天,邪恶之徒对她進行野蛮灌食,她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往医院抢救。

李敏宇,普宁市教师, 2006年4月遭绑架,邪恶给李敏宇的家人的唯一解释是“太顽固,要送去学习” 。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