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成熟自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日】法轮大法修炼者有健康的身体,让修炼者有为他人着想的高尚品质。我修炼大法最大的感触是我扩大了容量,由自卑变的自信。

我家姐妹四个,我排行老二。从小在农村长大,我是一九七四年生,那个年代正是中国最贫穷的时候。我出生的时候,家里没什么吃的,刚出生时,家人都以为我不能活多长时间。而且妈妈说我是吃玉米糊糊长大的,所以从小的时候就又瘦又小,皮肤粗糙,严重营养不良。而且姐妹四人,数我个子最矮,长得最难看。而且,稍稍长大一点后,姐妹都有自己的特长,会唱歌呀,擅长体育竞技呀什么的。我只会悄悄写几首小诗,没人的时候自己看看。

也许天生就是懦弱的性格,所以对父母言听计从,在学校挨欺侮。上班了,领导也不给安排重要的工作,做些打杂的活。自己也甘于平庸,得过且过。遇到点事,就问自己,我行吗,我好象不行吧。让别人干吧,我没这能力。

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了大法修炼,我才明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生命的轮回都是业力轮报。大法给我带了来福份,我所在单位出纳员要升职,她就向领导推荐让我接她的职位。这个出纳员也是我以后的好朋友,她虽没修炼,可是她在大法中也受益了。于是我的修炼在以后的工作与生活中就开始了。

大法给我开智开慧

我是学文的,对数字根本不感兴趣,可工作中偏偏都是数字,那时还是手工记帐,所以得会用算盘。我就向同事学了几天,自己练了几天,慢慢也就会了。记帐也是,我根本就是外行,同事教我怎么做,我看看就会了,她说我比她还细心,比她记帐记的好。 后来,财会记帐都电子化了,而且各类系统软件很多,都要一一去学,我竟然也都会了。还有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软件,那就是与各个部门连网的,集中的培训几天后,我们各个单位就分别建系统了,还要录入大量相关人员的信息,所以工作量非常大。在这全新的事务中,老资格的会计也没有任何经验。而我们各个单位之间也相互沟通,看看对方的進度,交流一下好的工作方法,以便更好的完成工作。过程中,我的大脑不断的产生新的工作方法,所以别的单位都开始问我,我们单位当然是提前完成的任务,这次全新的系统运行后,领导对我也刮目相看了,背后都说我有才能,同事们也夸我聪明(聪明这个词,在以前是不会用在我身上的)。我知道这都是大法给的。

“你很美丽”

与同事的相处中,我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同事们都说,与你共事,就是不用操心,你什么都考虑到了。她们有的也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时间长了,她们也都感受到了我的善良。有一个同事家生活条件不好,有时候我就拿点吃的给她,她很感动。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事在一起闲聊,说起谁好看谁不好看的话题,她对我说:你很美丽。我说这个词放我身上有点奢侈。她说:不对,要知道人是因为可爱而美丽,而不是因为美丽而可爱。

工作职位三起三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迫害,我也想去北京证实大法。那是我刚任出纳不久,我下了下决心,只身去了北京。回来后单位就不让干出纳这个职位了,对他们来说,这个职位很重要,不能让学法轮功的干(他们当时还不了解真相),于是我又成了一个闲人。当出纳时领导重用,同事也另眼看待,不当了,有的人见面都不说话了。我知道我该扩大容量了,我就想,大法弟子在哪都是好人,都是出色的,拿的起放得下,就是让我去扫地,我要比别人扫的干净。
事实是,没有安排我去扫地,一个看似偶然的安排,一个小部门的账需要我们记,领导不想让财务室再進人,他也明知道,我干财务工作是最适合的,因为我从不贪不占,没找领导报过一张属于个人的发票(有些机关单位有时就虚开发票,为自己套点外快,账务室的工作人员更是方便)。于是这个会计的工作就是我的了。

单位新换了领导,出纳员又提升了,领导想来想去,还是让我当出纳吧,他非常认可我的为人处世方式。又当出纳,我一如既往,不管同事原来怎么对我,我都象没发生一样,每月给他算好工资,及时发放,处处为他们着想。同事有时开玩笑似的说,财会室是文明窗口。

二零零五年,《九评》出世,这以前我差点入邪党,当时都是预备的了,后来才知道,迫害大法的不是个别人,而是这个邪党参与其中,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公开退出邪党,这一下引起轩然大波,领导又把我的出纳撤了。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我的心很平静。只是其中有一个细节,原来那个出纳也是我的好朋友,过后才对我说的,领导当时想彻底让我从财会部门出去,她没让,她帮我说了话。这个朋友也得了福报,不长时间她又升迁了,到了一个好多人都惦记的位置,但相比之下,她是最没背景的了。

我又开始记那个小部门的账,后来,本单位会计提升,我又接了会计工作,也是在常人眼里很重要的位置,接管不长时间,那个小部门的账也不需要我们记了。细想想,几年来,这套账简直就是为我安排的。

帮助别人中让我去掉求回报的心

当会计后,我对桌的出纳员又换了。她刚结婚不久,婚假时,我代理她的工作,一年后生孩子,我代理她的工作,她父母住院,我也帮她,总之,这辈子象欠她的似的,总是有各种原因,我要把她的活儿干了。可是,她回来后,对我总很疑心,工资表错了,怀疑我改的,电脑重做系统了,说我故意把她的资料删了,不分青红皂白,对我摔摔搭搭的。我当时就想,我这么多年怎么对你的,怎能那样想我呢,我根本不是那样的人呀,那么帮你,不感谢我也行,别把我想那么坏呀。有时气的不行。后来,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这点容量都没有吗,她怎么样那是她的境界所在,我怎么样帮她是我的境界所在,怎能与常人争对错呢,难道对别人好还要求回报吗?这是按大法修无私无我吗?于是,我放下了执著心,心里很坦然的面对她的一举一动,后来误解也没了,她找到她的东西,对我也充满了感激,年年过年的时候还给我买点礼物,说谢谢大姐的照顾。

多年来,修炼中我变的有智慧了,有智慧就在工作生活中就会把事情处理好,所以我也更加自信了,遇到事,我不再问自己行不行了,而是思考怎样把它干的更好。

我不再自卑了,因为我修炼大法了,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有健康的身心,我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人世间的荣辱都是过眼烟云。虽然修炼中有执著心要去,有时也是剜心透骨的,但真正放下的时候,才知道,无执无求才是最快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