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资阳地区、简阳市中共政法委恶行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据不完全统计,自中共江氏流氓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公开迫害法轮功的十三年以来,四川资阳地区直接被迫害致死及因迫害导致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达三十多人(不包括简阳女子监狱迫害致死人数),被非法判刑六十多人,被非法劳教一百多人,各地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四、五百人,被绑架、关监、抄家、劫财、罚款、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成千上万。

其中简阳市,自迫害一开始,当地六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就被中共入册黑名单,遭逼迫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邪党人员经常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抄家、绑架、关押、洗脑、非法劳教及判刑。十三年来,简阳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十多人,被非法判刑的二十八人,被非法劳教的三十多人,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关押洗脑的数百人,被任意绑架关押抄家罚款的数以千计,还有被迫害成精神病人的、致伤致残的,数人被开除教师公职,数人被多次迫害并被剥夺退休养老金至今,多少人被迫流离失所,多少家庭人去楼空……

因中共极力封锁消息,实质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数倍于民间统计到的人数。而这一切罪恶,都是各级公安局警察、中共人员出面实施,背后由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层层主导的。

行恶主要责任人:

资阳市政法委书记唐永良,市六一零主任王安鹏,市公安局副局长何春萍,洗脑班主任肖惠(已下台)、主任徐红艳;简阳政法委书记钟世全,公安副局长王建勇(专管国保)、国保大队长鄢宜权、范增学,六一零主任杨宗楷;资阳市雁江区政法委书记刘斌,副书记姜崇德,国保大队长黄光武、恶警董德及其他国保,六一零主任杨勇;安岳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杜勇,国保大队长蒋明全、教导员王成兵等及国保,六一零主任黄世富、陈冬梅,维稳办副主任欧贤勇,综治办主任秦加生;乐至县政法委书记曾祥、公安局副政委邓志勇、国保大队长熊方林、余勇及国保、六一零主任杨益。

简阳政法委书记钟世全、610头子杨宗楷、公安副局长王建勇、国保正副队长鄢宜权、范增学、鄢利邦及手下汤元彬、吕会、陈克、罗蛟、李光泉、田伟、施尚游等是主要行恶者,恶行最多。

一、资阳市政法委近期恶行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资阳法轮功学员吴义华被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一月,资阳法轮功学员李华彬被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简阳市“610办”和国保大队的李光全,简城镇及西路居委会主任文三妹等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彭秀华、冯丽及石埝乡的肖会琼等五人,肖会琼被洗脑班头子肖惠等恶人吊在树上三天三夜。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内江法轮功学员蒋莉被资阳市雁江区国保非法关押在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安岳县岳阳镇小学退休女教师蒋明贤被绑架到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十八日,简阳国保有六人窜到法轮功学员王华章家进行骚扰、绑架未遂。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资阳市乐至县中天镇法轮功学员吴光万被乐至国保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资阳乐至县童家镇法轮功学员吴新春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简阳县马代衡、王华、李阿姨、刁继秀、王哥、李勇及三岔湖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简阳市八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梁深辉被简阳国保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九月间,资阳市乐至县法轮功学员吴洪玲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资阳市安岳县县城法轮功学员荆昌许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被迫害致死的简阳市法轮功学员

十三年来,简阳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陈举文、黎茂书、郑戴容、徐彬怀、老三哥、郑云朝、张国栋、周慧敏、胡桂芳、李华彬等十多人:

郑云朝,男,七十三岁,家住简阳市贾家镇武庙乡中坝村坟塆社。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至十二月三日,被非法关押在简阳市看守所遭受迫害,手、脚经常浮肿,甚至有时大小便失禁,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中旬在家含冤去世。

周慧敏,女,二零零八年时四十五岁,户口所在地四川省简阳市简城镇正中街121附9号。曾被绑架六次,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受到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在周慧敏撰写的纪实文学《破晓》中有详细记载。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在成都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

黎孟书,女,七十岁,因讲真相,二零零七年被简阳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黎孟书被非法判刑后,被停发工资,被成都女子监狱残酷迫害致生命垂危,家属强烈要求放人,简阳国保、六一零竟置之不理。老人在监狱出现生命危险,生活不能自理,狱方怕担责任,通知简阳公安去接人。简阳公安一拖再拖,三个多月不去接人,狱方才不得不于二零零九年过年前将黎孟书送回简阳市简城镇安象街的家中。黎孟书的七十岁老伴吴天惠,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悲伤过度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晚离世。吴天惠的子女要求自己的妈妈回家来见爸爸最后一面,可国保却置之不理。黎孟书老人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张国栋,男,在长期迫害中,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离世,终年七十四岁。

胡桂芳,女,六十多岁,家住简阳市草池镇群力村一社,从二零零五年胡桂芳被简阳国保绑架,老人在被迫害的五、六年时间里,被非法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后转到简阳女子监狱。在监狱遭严重迫害生命垂危,邪恶用了不明药物。回家后,双目失明,吃啥便啥,大小便失禁,直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含冤去世。

李华彬,男,七十多岁,资阳地区简阳市新合乡人,被绑架前身体一直很健康。李华彬于二零一一年八月的一天被简阳平武镇派出所恶警绑架,被简阳国保、六·一零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逼写“五书”,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下旬从洗脑班回家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晚九时,突然昏迷不醒,医治无效,于十二日下午死亡。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涉嫌毒药谋害李华彬导致其死亡。死亡症状与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中毒致死的吴义华医生相同。

三、简阳市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1、被非法判刑二十八人

◇徐长征,男,约二十七岁,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广元监狱。
◇徐永梅,女,约二十八岁,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成都市龙泉女子监狱。
◇杨小清,女,约三十六岁,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成都市龙泉女子监狱。
◇王永成,男,约五十八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德阳监狱。
◇王华章,男,约七十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德阳监狱。
◇蔡丽君,女,约三十五岁,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四川女子监狱。
◇叶顺英,女,约四十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四川女子监狱。
◇肖慧清,女,约五十岁,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判三年,关押在四川女子监狱,出狱时又被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
◇陶昌全,男,约四十岁,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枉判三年,关押在四川省德阳监狱。
◇钟泰兴,男,约六十八岁,被枉法冤判两年半,关押地点不详。
◇宋泽先,男,约四十岁,被枉法重判五年,关押地点不详。
◇刘瑞琼,女,约六十岁,被枉判三年劳改,关押在简阳四川女子监狱。
◇胡桂芳,女,六十多岁,被非法劳教后又直接劫持到简阳四川女子监狱。
◇刘顺琴,女,约六十四岁,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简阳四川女子监狱。
◇万林功,男,约七十岁,二零零六年被简阳市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劫持所在监狱地点不详。
◇胡元珍,女,约六十九岁,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三年半,关押在简阳女子监狱。
◇黎茂书,女,约七十一岁,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三年半,关押在简阳女子监狱。
◇刘建容,女,四十多岁,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三年半,关押在简阳女子监狱。
◇钟芳琼,女,约四十八岁,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简阳女子监狱。
◇雷金香,女,六十多岁,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九年六个月,关押在四川女子监狱。
◇贾正芬,女,约四十岁,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六个月,关押在四川女子监狱。
◇张世祥,男,六十多岁,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四川男子监狱。
◇刘德慧,女,四十多岁,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四川女子监狱。
◇彭秀琼,女,约七十岁,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四川女子监狱。
◇黎国才,男,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迫害。
◇胡凌英,女,约七十一岁,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成都龙泉驿的川西监狱迫害。
◇朱子泽,男,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乐山五马坪监狱,二零零七年出狱时被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
◇汪慧英,女,约六十九岁,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四川女子监狱,出狱时被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

2、被非法劳教三十多人次

郑建双,男,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四年,关押在四川绵阳新华男子劳教所。
汪惠英,女,被枉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吴邦容,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曾 义,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汪 超,男,三十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绵阳新华男子劳教所。
于奇秀,女,五十岁,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周慧敏,女,三十岁,三次被非法劳教,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陈淑彬,女,六十一岁,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高琼英,女,三十七岁,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朱慧群,女,三十六岁,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曾 毅,女,三十五岁,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鄢祯祥,男,四十岁,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绵阳新华男子劳教所。
陶菊花,女,三十岁,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戢良均,男,三十岁,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绵阳新华男子劳教所。
杨秀碧,女,四十岁,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骆群英,女,六十岁,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汪慧英,女,五十八岁,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刘瑞琼,女,六十多岁,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徐才元,男,六十岁,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绵阳新华男子劳教所。
叶顺英,女,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刁其秀,女,四十八岁,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蒲有翠,女,三十六岁,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钟芳琼,女,四十八岁,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胡桂芳,女,被劫持劳教,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刘顺琴,女,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韦 勇,男,徐咏梅之夫,被非法劳教一年。
徐长征,男,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开除公职。

四、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的罪行

资阳二娥湖洗脑班位于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迎接镇二娥湖水库边,二娥湖山庄往里三百米左右的一座四层楼里,全封闭式环境,门口有保安把守。该洗脑班主要非法关押、迫害资阳所属资阳市雁江区、简阳、安岳、乐至及资阳属外内江、遂宁、泸州等周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由资阳市六一零主任王安鹏直接主管,手下有现洗脑班主任徐红艳,及骨干李森、刘德斌、唐进华、刘英等;市政法委、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兼管,负责绑架输送被迫害人员。

据局部了解,二娥湖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了至少四、五百名法轮功学员,冤判送监狱的仅简阳就有十多名,迫害致死三人;近两年多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残酷洗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一百零四人,非法劳教两人,枉法冤判七十多岁老人陈洪州,枉法批捕两人,失踪一人,迫害致死两人。

1、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的秘密

据内部人士透露的三点,一是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去二娥湖洗脑班“转化”,邪党政府拨款四万八千元现金给洗脑班做费用。为此国保、六一零洗脑班邪恶之徒为了钱不择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大肆绑架、疯狂洗脑迫害,把人满为患的两层楼洗脑班扩建成四层楼。

二是,四川省六一零邪恶头子贾月成、毛玉康等经常到二娥湖洗脑班,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因洗脑迫害手段邪恶,已经被省邪恶六一零头子升级到专职常年洗脑、“转化”资阳及周边的遂宁、泸州、内江等地市法轮功学员的省级重点邪恶黑窝,在四川省洗脑班中排名第二,第一是邪恶新津洗脑班。在这种邪恶布局下,资阳市六一零头子便不断向各地、各市区县政法委国保施压,要求持续绑架法轮功学员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所以各地六一零、国保有目的、有时序、大批量绑架法轮功学员。

三是,由市六一零洗脑班头子提议、输送枉法劳教、冤判法轮功学员名单,再主要由市政法委头子及附带系统各头子决定。

2、毒杀三位法轮功学员

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恶徒药物毒杀了赵玉霞、吴义华、李华彬等三位法轮功学员。

◇赵玉霞,女,五十二岁,赵玉霞,资阳市四三一厂四分厂工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被资阳610绑架到资阳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强制洗脑,一月后放出,原本健康的赵玉霞从洗脑班出来后,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于零七年五月一日含冤去世。

◇吴义华,男,四十多岁,资阳市雁江区马家巷开诊所治病。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被雁江区黄光武带领国保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洗脑班邪恶坏人在给其喝的水里投放破坏中枢神经及内脏毒药。在后来的几个月里,吴义华经常昏迷,向碰见他的人痛苦诉说:他心胃经常剧烈难受,吃药无效,而且越来越难受。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吴义华全身皮肤发黑起小红包,不能进食,心胃剧烈难受,脸发黑发青。十二月十二日,吴义华停止呼吸。

◇李华彬,男,七十一多岁,资阳地区简阳市新合乡人,被绑架前身体一直很健康。李华彬于二零一一年八月的一天被简阳平武镇派出所恶警绑架,被简阳国保、六·一零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逼写“五书”,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下旬从洗脑班回家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晚9时,突然昏迷不醒,医治无效,于十二日下午死亡。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涉嫌毒药谋害李华彬导致其死亡。死亡症状与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中毒致死的吴义华医生相同。

3、迫害遂宁、泸州、内江等地法轮功学员

◇陈洪州,女,七十多岁,泸州市泸县奇峰镇宝藏乡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四月25日,陈洪州老人在七十寿辰之际,被泸县奇峰镇王智强、田野、张正才等610恶徒绑架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蒋莉,女,内江法轮功学员。四月二十九日被资阳市雁江区国保非法关押在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

◇黄利花,女,四十七岁,遂宁永兴苟桥村法轮功学员。十一月八日晚上被国保支队绑架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

五、四川省女子监狱恶行

位于资阳市简阳养马河的四川省女子监狱恶警使用各种精神肉体酷刑折磨、野蛮奴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折磨,暴力强制“转化”。

1、迫害致死九位法轮功学员

据局部了解,简阳四川女子监狱至今已迫害致死林丽莎、胡桂芳、杨正碧、毛开明、罗英杰、叶占芬、陈文艾、袁永文、谭金会等九位法轮功学员。

◇袁永文,女,六十七岁,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四川省邛崃市法轮功学员袁永文老人在被简阳养马监狱折磨的全身瘫痪、神志不清的濒死状态下被监狱送回家。当时恶徒曾称老人只能活二、三个小时。后来老人在家人精心照料下,延续了一年的生命,但终因遭到的摧残太重,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离开人世。

◇胡桂芳,女,七十岁左右,家住四川简阳市草池镇群力村,在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监狱坏人用了不明药物,致使她回家后,双目失明,吃啥便啥,大小便失禁,直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去世。

◇林丽莎,女,五十一岁,家住乐山市箱箱街附近。林丽莎二零零四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简阳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他被长时间吊铐,最长时一天达到十多个小时,门牙被打掉两颗,在邪恶的长期酷刑迫害、强制洗脑下,被残酷凌虐致精神失常。简阳监狱知其不能生还,为了掩盖罪恶,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叫其家人将她接回家中。精神失常的林丽莎果然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即出狱后二十多天死去。

◇陈文艾,女,六十一岁,四川乐山人,因坚持修炼曾被多次绑架,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再次被恶警绑架后,被乐山法院枉法冤判六年半,关押在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监狱将陈文艾迫害致生命垂危时,知其不能活过去,为掩盖罪恶,才于二零零七年底将她放出来。陈文艾也果然在出狱后不久的一个多月,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就死去。

◇毛开明,女,五十六岁,原住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特木里镇普提下街四十四号,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到四川简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在一监区。在一监区受尽残酷的折磨,她一直坚信大法,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喘气十分困难,不停的咳嗽,肚子手脚浮肿的厉害,连上厕所都无法下蹲,不时的会大小便失禁。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晚九点,受尽折磨的毛开明在枉法劳改期间被迫害致死。

◇叶占芬,女,原是四川邛崃市阀门厂中共党支部书记兼工会主席,曾当过县人民代表。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叶占芬被非法判刑五年之久,关押在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关押期间,她因坚持信仰不“转化”而长期监狱恶警残酷折磨,导致大便出血不断,于二零零八年三月被迫害致死。

◇罗英杰,女,七十八岁,成都市青羊区退休教师,家住成都市九里堤教师苑。罗英杰二零零四年四月被秘密诬判四年,被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离世。

◇杨正碧,女,五十四岁,家住内江市东兴区。二零零一年七月,杨正碧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四川简阳养马河监狱,其夫邱永林被送往四川德阳监狱。杨正碧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含冤去世。

◇谭金会,德阳广汉市新华镇法轮功学员。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多次遭广汉政法委黑恶人员非法抄家、关押、拘留、劳教、强制洗脑、判刑等残酷迫害。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谭金会被广汉市邪恶政法委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简阳女子监狱迫害。到监狱后谭金会在九监区不愿意放弃信仰,更不愿“转化”,遭到残酷迫害。二零零八年元月下旬恶警又把她送到一监区(严管监区)严管,谭金会被吊铐了一次,因吊得较高,手铐卡着动脉血管,有一个多小时手就疼得受不了了,恶警才把她放下,同时被注射不明药物。谭金会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被迫害去世,终年六十七岁 。

2、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残、致精神失常

◇易芳莲,乐山市犍为县人。被简阳三监区副监区长王某多次捆绑和酷刑折磨;被狱警非法关押在警车上三天三夜不给饭吃,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易芳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

◇内江市隆昌县法轮功学员喻斌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在成都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四川省女子监狱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份监狱叫家人把她接回。家人将她送进精神病院医治,至今未见好转。

3、近期恶行

二零一二年以来,简阳女子监狱仍在残酷地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入狱就强迫写“三书”、“转化”,不愿意“转化”的就采取一系列的迫害手段:罚长时间站桩,不准吃饭,不准喝水,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甚至暴打,惨无人道。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该监狱四监区新来的两名法轮功女学员被罚长时间站桩,两人体力不支晕倒在地后,又遭狱警和包夹犯人的暴打,夜深人静,全监区所有人都清晰地听到她俩痛苦凄惨的喊叫声。

该监狱现在更加严密封锁消息,其邪恶的迫害手段以及恶言恶行一直不能传出。

六、迫害修炼法轮大法的老人

四川省资阳地区中共政法委对高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不手软,尤其是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中,绝大多数是六、七十岁以上的妇女、老人,甚至九十岁的老人也被简阳国保绑架关监洗脑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七十六岁的马代衡、男,六十多岁的王华、女,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被四川省资阳地区简阳市国保绑架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至今(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多号,在二娥湖洗脑班头子教唆下,王华、马代衡被简阳市邪恶政法委枉法批捕,妄图判刑。而七十六岁的马代衡、六十多岁的王华曾经反复连年被简阳邪恶国保绑架、六一零洗脑班反复洗脑折磨迫害。

王华,女,六十多岁,简阳市简城镇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被恶警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中午十二点过,王华正在家里做午饭,突然冲进七八个简阳国保、公安、简城镇恶人,抄家抢走价值五千余元的私人财物,将王华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王华的儿女去看望母亲,邪恶的洗脑班还不允许亲人相见,王华的丈夫是已近八十岁的老人,王华被绑架后,其夫生病在家连输液都无人照顾,王华的丈夫非常气愤。王华被迫害后,因为王华的女儿、女婿要到外地跑车做生意,几岁的儿子、三岁的女儿无人接送;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王华再次被简阳市国保、六一零绑架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十二月被非法批捕。

马代衡,男,七十六岁,简阳市法轮功学员,以前是临时工,现没有工作。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中午十二点过,他正在家做饭,二十几个恶人冲入他家中,抢走价值两万余元的私人物品,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马代衡再次被简阳市国保、六一零绑架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十二月被非法批捕。

梁深辉,男,今年八十八岁,因坚修法轮功,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对家庭、对社会都好的好人,从九九年七月以来,被简阳国保大队恶人绑架迫害八次之多,二零一二年就被绑架两次。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下午,梁深辉被绑架和非法抄家,于当晚十一时放回;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梁深辉被国保大队非法抄家,国保大队恶警还多次来家骚扰、照相;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梁深辉被简阳国保鄢宜权、陈克、施尚游、李光泉、田伟、吕会、罗蛟、鄢利邦等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被非法抄家。从洗脑班回家后,国保大队邪恶还多次到家骚扰。梁深辉老人被绑架前,因修炼法轮功原本身体已非常好,白里透红,红光满面,走路生风。可是此次被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放回家后,精神不振、脸色苍白,身体消瘦,走路缓慢无力。

据统计,二零一零年,简阳市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其中75%是60岁以上的老人:徐素华(58岁),胡元珍(65岁)、徐会英(55岁)、谢思琼(60多岁)、向秀英(60多岁)、李世琼(50多岁)、谢冬云(男,60多岁),姜素英(女,60多岁)、方书才(男,64岁)、陈金蓉(女,60多岁),陈永建(男,64岁)、吴邦荣(女,40多岁)、王华(女,时年64岁)、王利萍、马代衡(男,时年74岁)、王化章(男,75岁)、陈竹显(男,时年68岁),王学芬(女,60多岁)、周蓉珍(女,60多岁)、文霞,(女,60多岁),只有五名是60岁以下的。简阳市恶警肆意的残虐修炼法轮功的老人,象家常便饭一样随意,抓人、抄家、罚款、偷存折、抢肥猪、抢黄谷、劳教、冤判、迫害致死等等。

七、结语

据海外媒体报道,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要求中国现政权立即逮捕并定罪江泽民”,并宣告:

“今天中国社会正处于人类文明基本道德尊严与邪恶的空前较量中。面对这样的事情,中共已经不可能还像过去那样,迫害民众后用所谓的平反、纠正然后就可以脱身了事,继续维持统治。在中共对中国民众犯下的种种深重罪恶中,尤其是江泽民对法轮功这样长时间的惨绝人寰的迫害,历史已经不再给中共机会了,中共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在迫害之初,法轮功学员一再给过江泽民及中共机会,但江泽民却将迫害步步升级,到今天还在继续。

江泽民已经把中共彻底拖入了无生之门。对法轮功的迫害必须被彻底清算、送上法庭,迫害元凶必须被绳之以法。

茫茫宇宙携带着无法抗拒的天意或者说是规律,其运行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中共将被解体,文明将在除尽邪恶中复兴,清算邪恶,是历史的必然。”

笔者指问上述行恶者:至今还不回身收手寻找退路,那么,你们怎么面对马上降临的:专门针对迫害正法大道法轮功的邪恶、紧跟中共邪党不悔改的坏人的法律的制裁、人类的审判、神的严惩,以及因你们迫害佛法大罪的连累,对你们子孙、家人、亲朋的恶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