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里只有大法的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日】

引子

我今年近七十岁,一九九六年上半年喜得大法开始修炼。第一天找到法轮功炼功点,我看到炼功点上空红光罩着一片红,新学员都在炼功点上跟辅导员学炼动作,当时我看到在红光上方站着一个金色的人在教功,心想:这个功可不简单,真是神奇的很啊!我好激动,赶紧跟着那个金色的人学炼动作。

后来我拜读了《转法轮》一书后,才知道原来是师尊在红光上面教我炼功啊!《转法轮》一书中描述的许多现象在我身上体现过:走路感到脚底生风,打坐时身体往起飘,连被子和铁床都跟着飘起来……。修炼后,我不知道什么叫怕,牢记师尊教诲,助师正法已成为我生命的全部。“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1]邪恶迫害十三年来,我一直稳健的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一、得法

我今年近七十岁,修炼大法之前患有多种疾病,关节痛、骨质增生、体质虚弱、特易感冒,夏天都不敢沾冷水。身体不好,脾气也很暴躁。为了治病,我练过多种气功,都不见好转。一九九六年上半年的一天下楼时不慎将腿扭伤,导致上下楼步履艰难。医生说要上钢筋,我听着就害怕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朋友给我推荐了法轮功,特别告诉我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晚上随朋友来到附近的炼功点,看到炼功点上空红光罩着一片红,感觉很殊胜,很神奇,觉得这个功法不同寻常,心里发出一念:“我就炼法轮功!”说来真是神奇,炼功场刚巧就剩下一个空位,我站到空位上想学动作。当时新学员较多,辅导员一个一个的教动作也顾不过来,我正着急哟!一抬眼,看到在红光上方站着一个金色的人对着我教动作,我好激动,赶紧跟着那个金色的人学炼动作。后来拜读了《转法轮》一书后,才知道,原来是师尊在红光上面教我炼动作啊!从炼功点回到家后,顾不上吃饭,一口气看完《法轮功(修订本)》,感觉如获至宝。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很快就能轻松盘腿;看教功录像时,身体剧震,感觉身上有法轮了……。一个星期后,扭伤的腿神奇般的康复。从此,提前到炼功点,主动打扫卫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久,身体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脾气也变好了。《转法轮》一书中描述的许多现象在我身上体现过:走路感到脚底生风,打坐时身体往起飘,连被子和铁床都跟着飘起来。当时刚得法,心里在想:是什么东西在顶我的床啊?我顺手抓起床边的木棍,往床底下戳,心里担心床底下藏了坏人,结果床下空空的没人……。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才知道是师父让我体验通了大周天后的状态。

二、证实法

(一)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如同晴空霹雳,邪恶从天而降,没想到这么好的大法受到迫害,让我们师父与大法的清白蒙冤受辱。我与同修一道来到省政府上访,政府却调来了很多平日不曾见过的大军车,大车一来,武力也跟着就冲我们这些炼功人来了。先是高压水枪对着我们一阵猛冲,军车上跳下的武警们手持电棍把功友们驱赶上车,场面一下混乱起来,不知怎的我被冲到外围去了,看见功友们都被赶上了大车,我急了,我自己就往车门跑,我也要上去,两个武警拦住我不让我上车,让我快走,我不听,我就上去了。大车很快启动了,当大车驶上了长江大桥时,我心里着急,究竟要把我们这些好人拉到哪里去呀?心里想着让这车发生不好的事。另一个功友嘴里也在念叨,让这车发生不好的事。没想到:我们的念头刚出,车胎就爆了。车没法子开了,停在路上。我们当时都没悟到是慈悲的师尊点悟我们快走。武警们又号令好多的吉普车开来,将我们分别一辆一辆的换上了吉普车,不知道把我们拖到什么地方去了。警察做笔录时,我就告诉他们自从炼了法轮功后,我是大大的受益了,我给他们讲述了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找一本《转法轮》读读。警察小伙子听的很认真,我看见他们眼里的光彩,我讲了足足一个多小时,

警察放我走了。

二零零一年,从未出过远门的我带上小孙子一起去了北京,我算是先认认路,之后我又带上同修去过两次。北京是邪恶黑窝的根据地,那里的环境的确很邪恶,三次我都顺利的把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散发到北京各处,让有缘人得到真相。

(二)建立本地资料点,救度众生

二零零一年,同修们都悟到应该加大力度向当地众生讲真相。为了让世人了解大法真相,我把我和老伴在老家县城的房子卖掉,换了几万元钱,就用这些钱建立了一个资料点。那时候在本地懂电脑技术的同修很少,每一步都困难重重,从买设备到方方面面,每一步都在师父的点化和帮助下顺利的走了过来,资料点顺利的运行。现在我们地区整体上都升华上来了,到处都开上了小花,和我合作的小同修也修炼的扎实了,能将这朵小花开得更艳。

(三)将三件事溶于每天的生活中

自从我得到了这部珍贵的宇宙大法,我觉得好幸福,我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同化在宇宙大法中的新生命。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开始,我就再也没有闲下一刻,怎么样能让世人明白大法真相,我想尽了办法,写信,挂条幅,挨家挨户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真相贴,做真相光盘……。寒来暑往,我的身影留在了每一条街街巷巷。只要是明慧网上同修们交流的救人好办法,我都会用来救人,我总是没有睡个好觉,总感觉时间不够用,学法、发正念、做资料、救人,一天也不会落下。就盼着大法早一天正过来,大陆弟子早一天堂堂正正的将师尊接回来,想见一面师尊的真容啊!虽说是“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2]一想到师尊,我们的眼泪不知道流干了多少回!

我没有所谓的邪党“敏感日”,我的生命里只有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每天只有三件事。

邪党两会期间邪气很大,但在师父面前,邪恶算得了什么?!我知道师父时时刻刻就在我的身边!一次,邪党的两会期间,我去集贸市场买菜,遇见了一个年轻时有几面之缘的老乡(部队老干部),我悟到是师父将有缘人送到我身边来了。我赶忙问他:“你听说过三退吗?就是退党、退团、退队。”他回答说:“没有”。我赶紧给他讲真相,告诉他为什么要退?看见周围人多起来了,我就拉大嗓门,好让周围的人都听到真相。果然,周围人都很敏感,侧耳静听,我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从天安门自焚、藏字石、说到了当今中共的贪污腐败。我说:“是我师父让我来救你的,赶快退出邪党吧!”他听明白了,高兴的做了三退,还连声道谢!

有一次,我上外地亲戚那里救人,带上了一大旅行包的真相资料,用正念过了安检。临上火车,那台阶太高,我上不去,这一大包资料也够沉的,就看到几个穿制服的列车员在一起站着说话,我看中了中间一个大个子列车长,觉着他力气大能帮我的忙,我就叫他帮我提一下。列车长问:“这是什么?”我说“是书”。“难怪这么重”,他说着就帮我提上了车厢。我当时心里只有一念:救人的资料不允许被检查。火车上果真没人检查我的包,我一路安全的将真相资料带到了目地地,并顺利发到了有缘人手上。正如师尊在《洪吟二》〈师徒恩〉中说的那样“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有时,有人打错了电话,让我接到。我心里明白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我赶紧对着电话说:“请记住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四)正念显神威

1、门卫没有了思想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再也顾不上过年,越是节假日、除夕夜,我越是不会放过这救度众生的大好时机。忙着大街小巷发资料,贴真相贴,面对面讲真相,时间总是不够用,只能挤出晚上睡觉时间学法。记得有一年的大年初一早上,我来到一家央企大院,用记号笔在最显眼的大柱上写真相标语,刚写完,蓦然抬头,看到值班门卫站在我跟前,我发出强大的一念:“你转过身,往那边去”。果然,那个人很听话,瞬间就象没有了思想,立马转身向相反方向走去了。在师尊的呵护下,同样的神迹在发放及张贴真相资料的其它地方屡屡发生。

2、检察院家属楼送福音

这么些年很多事做过了,我都淡忘了,有些救人的事,还是当时参与其中的同修提醒我,我才有点印象。记得有一次,有个小同修找到我商量说起本地市委小区不远处有个检察院,检察院大楼的后面就是检察院的家属楼,很有几栋,说要让检察院的人及他们的家属都能明白真相,这样好让他们不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也减少他们对大法犯罪,好让他们有个美好的未来。于是,我们三个同修就背了一大包的真相资料和九评,在十几分钟内,三个同修分工合作,一下子将整个检察院家属楼挨家挨户全部送上了真相资料。当时检察院大楼家属楼前面停车场上真是停满了检察院和公安的警车,但我们的正念都很足,也真是师父的法身在看着,在我们進去的十几分钟内,整个大院静静的,没有一个人進出,直到我们离去后,好象身后二十米远的地方,有个人跟着走过来了。我对两个小同修说:“没事,发正念”,我们堂堂正正的离开了。

3、市委大院正念正行

小同修说还有一次也是我们三个人在市委家属小区那一片发真相资料,我在楼下发正念,两个小同修就上楼发,刚发了三栋楼,值班老头见到了我这个生面孔就冲我喊:“你是干什么的?”。同修们还在楼上发,我听到后很镇定,对老头说:“我找人”,也不再搭理那老头。然后就提高了嗓门在院子里高声喊道:“孩子们,亲戚在不在家啊?快点啊”。小同修们一听就知道了这是我们事先商量的报信方式。老头见我不理他,就朝小同修们发资料的那栋楼走过去,我一看不行,边发正念边跟着往老头前面走。正巧两个孩子听到报信已经下楼来了,老头一脸怀疑的大声盘问两个小同修:“你们是哪里的?来找谁?”小同修望着我都不作声,我对老头说:“我们找人”,老头问:“找谁?”。我说了三个字:“我救他!”老头子哑着嘴好像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愣愣的转身回值班门房去了。两个小同修跟着我堂堂正正的离开了。我长期到处发资料,天天都做三件事,根本做过就淡忘了,有的事完全没有印象了。这次小经历是其中的一个小同修帮我回忆起来的。

4、上门骚扰的片警蔫了

片区的两名片警,一直处心积虑的迫害大法弟子及当地资料点。为了找到所谓的证据,趁我买菜回家,事先设“计”在我家的家门口楼梯上等我,伪善的关心我,朝我打招呼,想闯入我家里找证据。我家里就是资料点,我怎么能让他们進去呢?就在这紧要关头,脑子忽然就显出一念:“没有钥匙”。我识破邪恶的伎俩,用严肃的目光看着片警,脱口而出“我没有钥匙”!说完,大大方方的掉头下楼,恶警没想到我无所畏惧,当时就蔫了。事后,我在想我自己说的话真是经不起推敲啊,我的家,我怎么会没有钥匙呢!可当时怎么就脱口而出说自己没有钥匙呢?!我知道是伟大的师父又一次呵护了弟子呀!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邪恶因素解体了,从此再也没有警察上门对我進行骚扰。

(五)到农村开辟证实法的一片天地

老伴父母的老家在偏僻的农村,我惦记着那里的众生能不能了解到大法的真相。借一次探亲机会,专门问当地有没有炼法轮功的,亲戚说:曾有炼法轮功的晚上来发过资料,但被村民当作强盗打的很惨,来一次就打一次,还举报。大法弟子被举报关押。哎哟,我不知道还好,这一听,我的眼泪就直流,心里疼到极点,我们的大法弟子啊来这里救人真是受苦了。后来了解到当地村民受邪党毒害太深,导致当地的众生基本不明真相。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我心里坚定了一念,我要来救度这一方!

我已经退休了,老伴也过世了,毅然决定放弃城里的优越生活。那时,当地农村的生活环境极其艰苦恶劣,电力设施简陋,经常停电,吃水要到几里外的地方去挑,老伴父母过世留下的老房子,在荒凉的山坡上,单家独户,一眼望去,四周渺无人烟,房子空未住人,年久失修,漏水严重,夏天蚊蝇猖獗,一片苍凉,儿女坚决反对我去。儿子、女儿用孙子用亲情来障碍我。面对他们提出的问题,我向内找自己,修掉情。为了让他们无话可说,我留下来了近一年的时间圆容儿女与孙子们的关系。自己的使命不断在召唤我,圆容好了儿孙关系后,我迫不及待的在二零零七年的夏天,只身一人踏進了那个偏僻的乡村。

为了更好讲真相救度这一方,首先得树立大法弟子的良好形像。这个偏僻的乡村公共场所可脏啊,我就先从这公共卫生入手,我买了几个火钳及撮箕,打扫村里没人管的垃圾,清理公共场合的野草,处处为村民着想。当地有些年轻力壮的村民在外地打工,农忙季节,我就无偿帮缺劳动力的农户收割粮食。他们见我这么大一把年纪还这么硬朗,干起活来,不输给年轻小伙子,已经感觉到了大法的超常。我的菜园谁去摘了菜走,给不给我打招呼,我都乐呵呵的,村民也发现我的菜园除了浇点清水,什么肥料也不施,也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可菜长得比他们施了肥料的菜还好。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菜,谁去摘了菜走,我也不在意。见到谁家有困难我都会默默的帮助。

记得有一对夫妇在外地打工,他们的小孩(七、八岁的兰兰)留给了奶奶照料。有一天,奶奶听说村外有一个地方可赚钱,给兰兰备了点吃的也出去挣钱去了,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兰兰在家中天天吃八宝粥和快餐面度日。我得知这一情况后,便把兰兰接到我家,给她做饭、扎小辫、洗脸。兰兰的班主任发现这孩子变得利索干净了。问兰兰,你不是家里大人都不在么?谁给你扎的这么漂亮的小辫子啊?!兰兰就跟老师说是法轮功奶奶给她扎的辫子。兰兰奶奶回来知道后,感激不尽,见人就说:法轮功真好!

有一次,兰兰与小伙伴嬉戏,摔了一跤,紧挨着眼珠的下眼皮摔破了,伤口还不小,按常人就医的标准是要缝针的,我正好路过那里,兰兰的奶奶和兰兰都在哭。看到我后,兰兰的奶奶赶紧问我:“这该怎么办啊?缝针要是破了相,留了疤痕怎么办啊?我怎么向兰兰的父母交代啊?”我告诉小兰兰,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兰兰的奶奶一听,忙对兰兰说:“就听法轮功奶奶的,一定不会有错,快念!”婆孙俩赶紧念起了这九字吉言。几天后,小兰兰康复,没有留下任何疤痕。她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后来,一大家人都办理了三退。

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很快联系到了县城的同修,不定期的从那里取到真相资料,我买来红纸,把真相资料、周报、小册子包好,捆上橡皮筋,在封面写上:“人生一世路漫漫,谁人不想福寿全,明白真相得福报,善待大法福无边,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想方设法将大法的真相福音传给他们。平时身上总带着记号笔,在墙上、在大山路旁的石头上写大法真相,遇到有缘人,我就面对面跟他们讲真相。几年来,我在村镇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大法的福音。

随着这几年深入讲真相,当地的村民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大多数都做了三退。大法的福光也照射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这里不仅改善了电力设施,安上了自来水,修建了公共厕所,而且我住的门前也修了路,以前单家独户,现在周围陆续搬来十几户人家,盖起了楼房。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将有缘人安排到我周围。回想到只身一人刚来住的时候,天一黑就好像聊斋故事里的场景再现一般,而且经常会停电,如果我不是个大法弟子时刻有师尊呵护在身旁,那真是年轻轻的大小伙子一个人恐怕也不敢在这样的环境下久住的,那个苦啊吃的就没法说,我也不说,我只把吃苦当成了乐,就听师父的话,我知道我有师父保护我也不知道怕。

由于门前修了路,过往的车子也越来越多。记得一次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问我路,我又答不上来,就让他去问前面的人家,我就一直看着他离开,发现他根本没有去找别人问路,径直离开了。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师父,我错了,是您将有缘人送到我身边来听真相的啊!我好后悔没能救了那个人!从此以后再碰上问路的,我说什么也不会再错过,主动讲真相救他们。问路的人毕竟不多,干脆我看见从我门口过路的,我就去拦住他们,把大法的福音带给他们。有时候出去在路上走,经常有大货车奇迹般停在我身旁,我就主动上前打招呼把话题往真相上引,一般都能顺利三退。见有犹豫不决的,我就拿出事先准备的比较生动的警察三退声明给他们看。司机们看到后都感觉震撼,有的还说:“共产党实在太腐败了,太邪恶了,警察退了,为了平安,我也退”。对于瞬间停车来不及讲真相的过路司机,我就让他们记住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送上护身符,司机点头连声道谢后离开。

(六)帮助同修走出来

(1)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多一个同修走出来,师尊会多一份欣慰,也会多一份救人的力量。看到有的同修怕心重,不敢走出来做证实法的事,我就主动与他们在法理上切磋,带动同修们走出来。一次我和甲同修以购物名义配合讲真相。按照事先商量好的配合计划,我面对面讲完真相后,就让甲同修面对面送真相资料。待我讲完真相后,甲同修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真相小册子刚要递给营业员,突然发现身旁边站着一位保安,甲同修很紧张,给资料也不是,缩回去也不是。我说:“不怕,给她”。甲同修看到我正念正行,于是大胆的将真相册递给营业员,我一边发正念请师尊加持,一边对营业员补充道:“你看完后请传给身边的朋友,你会功德无量的”。保安看到此情景掉头离开。真是:正念一出,力可劈山!经过几次帮助,甲同修正念越来越强,也成为本地助师正法中的一个粒子。

(2)回想起刚到农村不久的另一件事,那时我刚打听到六,七里路外住着一个功友的消息,心里充满了希望,也顾不上天刚刚黑下来,就迫不及待的请知情村民带路。由于天已黑路也远,按惯例怎么走也要走上一个多小时,正巧该村民腰痛,他们一般也怕走夜路,就不情愿带路。我哪里肯等到第二天天亮哦,我笑着对她说:“你走这一趟,做了善事腰就不痛了”。这段路是当地唯一的交通要道,日夜各种车辆不断。可神奇的是,当晚路上什么车啊,人啊都没有,当晚没有月亮,我又来不及备手电,(因他们一般夜不出门,手电也就不是常用物),可我们脚下的路上真就亮堂堂的。我们半小时就到了目地地,村民的腰也不痛了。村民非常震惊,告诉家人说:法轮功可神啦!还主动把大法的神奇传扬出去,她们一家子最先在村里做了三退。

第二天,我就循着乡民带我走的路,径直联系该同修,可该同修多年受迫害被监视,怕心很重,不敢让我進门。我留下自己的地址,让同修去我家。经过从法理上与同修交流,慢慢的消除了同修的怕心。只要有了新经文、《明慧周刊》等资料我都没有忘记给他送去。时间长了,同修生起了正念,把自己居住的环境也正过来了,也积极参与讲真相救度众生。

后记

自从一九九六年我得到这个大法,我是多么幸运、多么幸福的一个大法弟子啊!九九年迫害开始,将近有一年我们听不到师父的任何声音,除了上访为师父讨回清白,为大法讨个公道,我真的有过茫然,那段时间只想找师父,找到师父。等到明慧网上再度传来师父的新经文及同修的信息时,我就象个曾经丢失过亲人的孩子一般,再也不要丢失亲人了!看见经文,我就象看见了师父,我是个老年弟子,没有多少文化,我就只知道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多少回在救度众生的路上有惊无险!这么多年来天天只有三件事,心里只有三件事。

一路走来,点点滴滴,神奇道不尽,我修的还不够,知道要修的地方还太多太多,唯恐修炼机缘太珍贵有限了,我不敢浪费一分一秒,所以小同修就给我取了个珍修的名字,我只想跟着师父,紧紧的跟着师父,跟着师父的脚步,心中就不会迷茫!我依然是个多么幸运而又幸福的大法弟子啊!

以上所述只限于个人修炼层次,境界有限,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全世界大法弟子、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中秋节好!》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